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伟人发展下去就是恶魔]
谢选骏文集
·马可·奥勒留的《沉思录》是婊子的牌坊
·凯撒首先不是大帝而是革命的发起者
·谢选骏:“法广网”老是误判中国事务
·习近平遭到了亿分之一的批评
·世代健忘症
·不能牺牲儿女的就不能成为大帝
·“对立统一”的南北朝缺一不可
·抗美援朝是毛泽东对中国人欠下的巨额血债
·蒙面歹徒必须退出社会生活
·淫乱的佛教“啊ME TOO佛”
·淫乱的佛教“啊ME TOO佛”
·Twitter推特的老板是共产党还是人民币
·自决是创造文明的开始也是毁灭文明的开始
·自由的人创造人工智能
·贸易战是推动中国进步的唯一动力
·自由的人创造人工智能
·一个社会已经恶贯满盈
·川普正在帮助好朋友习近平获得更大的权力
·穆斯林兄弟会被谁洗了脑
·美国多给了共产党十年时间
·中国为何需要改朝换代
·万精油并非绝对权威
·没有隐私就是最好的保护隐私
·美国正在兴起的义和团(乱枪党)
·清朝为何提高达赖喇嘛的地位
·毛泽东是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甚至不如慈禧妖婆
·恐怖主义是一把双刃剑
·“华航”改名“台航”皆大欢喜
·“华航”改名“台航”皆大欢喜
·废垃的呼声
·秦岭违建别墅伤了龙脉吗
·不是生活沦陷而是生命露馅
·中国的改革开放在东欧和苏联成功了
·专制可以,马列不行!
·中国基督教化的标志
·北欧海盗的赎罪之旅
·广岛悲惨还是海兰泡悲惨
·特朗普帝国的最新例证
·国家不可能属于人民
·脚踩两条船的危险
·脚踩两条船的危险
·基辛格真是一个跟屁虫
·经济周期就是贪婪和恐惧之间的心理波动
·选个好点的坏蛋出来主持工作
·四论习近平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珍妃与瑾妃代表两种为官之道与两种命运
·气候暖化与白种人灭绝——白种人的命运会不会像北极熊一样?
·“2018年危机”应验了“70年周期”理论
·艾森豪威尔为什么污蔑美国
·中国终于恢复了连坐法
·《世界日报》危害全美500万华裔真该死
·日本想第三次解放中国吗
·无神论政权欺软怕硬
·《澎湃新闻》举起了可耻的白旗
·只有美国能够教训土耳其病夫
·废垃加废垃还是等于废垃
·桃花源记的丑陋
·布伦森牧师终于激活了美国的良心
·土耳其恨不得把自己的脸皮都换成里拉
·法国人真能破案说实话吗
·小康社会就是中等收入陷阱
·中央社逃台太久不知可能出现新的反右运动
·古人只知“其心必异”不知“其性必异”
·华航偷工减料导致的空难
·共产党中国会和土耳其一起沉没吗
·是败家子还是败家的政权
·苏区、匪区、红区、解放区
·川普模仿独裁者还是独裁者模仿川普
·泥足的警察国家——从巴比伦到中国
·不去伊斯兰化就不能阻止新疆变成第二个叙利亚
·战场经济VS市场经济
·独裁可使专制国家避免迅速崩溃
·我们的自由与未来就是出卖你们的自由和未来
·土八路毛泽东只知国内不知国际
·中国需要一个少吃黄豆的运动
·美军开始肃清华裔军人了吗
·穆罕默德不如自杀攻击者
·周立波分不清楚华北和西北
·神职的邪恶
·中国现在依然是苏联的势力范围吗
·中国的国库已经被掏空了
·网络民主还是网络主权
·圣女贞德与纽伦堡审判——《审判圣女贞德》是对纽伦堡审判的反思吗
·最初的社会化就是吃螺丝钉、就伴随着杀机
·三国演义和三国志哪个更真实
·蚂王在蚁国如此操纵蚁民的生死
·中国的崩溃与重建才是人类社会里规模最大的
·真冒险与假冒险
·经济崩盘只会更加强化习近平权力
·“妄议中共”比“妄议中央”处罚更重
·美军才是人民的军队
·中国不可以说不
·中国为什么不会崩溃
·美国开始红色恐怖的进程了吗
·国家公园是剥夺土著人生存的法宝
·马来西亚硬不起来
·没有基督教就有个人崇拜
·李大钊双手沾满了中国人的鲜血
·没有皇帝,哪来帝师
·吴国光不懂毛泽东的王八道
·日本不对慰安妇道歉因为没有基督教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伟人发展下去就是恶魔

   谢选骏:伟人发展下去就是恶魔
   
   网文《希特勒,这个恶魔曾经也是伟人!》(五色金砖 )报道:
   
   称希特勒为恶魔,应该是当今世界最少争议的对一个人的定性之一。


   
   然而,翻看希特勒的历史,我们就会惊讶地发现,如果他没有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没有在战争中犯下种族灭绝的滔天罪行,那么他完全堪称德国历史上最伟大的领袖,其成就甚至超越铁血首相俾斯麦和腓特烈大帝。
   
   这个43岁才加入德国籍的奥地利人,如果仅从民族主义的角度来看,可以说是将一生献给了日耳曼民族的伟大复兴事业。一战时,他加入德国军队,虽然他在战争中的具体作战经历无从知晓,但是作为一名普通士兵,竟然能够获得表彰英雄的铁十字勋章,而且是两枚,足以窥见他战斗时的勇敢无畏。
   
   一战结束后,他脱掉戎装,在以画笔维持生活的同时,梦想做一名教师。但是,由于他语言表达能力欠缺等原因而应聘教师失败。这时,他偶然结识了一个小党——德国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这个党的党纲和宗旨使他如拨云见日般心胸豁然开阔,从此他的人生目标直插云霄:洗刷一战战败所签订的《凡尔赛和约》给德国带来的割地赔款的耻辱,复兴日耳曼民族!
   
   他针对自己的弱点,走上街头,苦练演讲能力,在很短的时间内迅速成为当时世界上只有列宁能够望其项背的超级演说家和鼓动家。在这个奥地利小个子的极富煽动性的宣传和运作下,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即纳粹党)火箭般发展壮大,他也自然而然地成为了该党领袖。到1933年,希特勒加入时只有十几人的纳粹党已经成为德国第一大党,从而得到德国民众的广泛支持,一举赢得国会大选,希特勒就任总理。1934年,总统兴登堡病逝,至此,他实施自己宏大梦想的最后一个掣肘消失,得以一身独揽总统和总理大权,成为“元首”。他开始大展拳脚了。
   
   希特勒执政十二年,可以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前六年(1933-1938),振兴德国,成绩卓著;第二阶段,后六年(1939-1945),发动战争,成为恶魔。
   
   无论多么痛恨他的人,都无法否认这样一个事实:执政前六年,他创造了一个前无古人的奇迹,在很短的时间里,使百废待兴、千疮百孔、民生凋敝的战败的德国,迅速从废墟上爬起,发展成为世界第二经济和军事强国。这一时期的希特勒,光芒四射、万众拥戴,以这六年“盛世”为判断,说他是德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巨人之一绝不为过。
   
   那么,他是凭借什么做到这一切的呢?——权力。
   
   成为“元首”以后,拥有了无所遏制的绝对的权力,他就能够完全按照自己的构想绘制蓝图。我们来看看希特勒宏伟的“德国梦”蓝图以及他都做到了什么。
   
   首先,他带领德国实现了经济腾飞,创造了至今也无人企及的经济奇迹。一战后,德国经济凋零,民怨沸腾,他上台时,面临的是近千万张着大嘴无饭可吃的失业大军。然而,仅仅用了三年的时间,他就给这些人的嘴里塞进了面包,实现了充分就业。此时德国GDP增长率,达到令人瞠目的102%,而且,在实现这一不可思议的高增长的过程中,竟然没有发生任何通货膨胀,这一点,迄今为止还没有第二个国家能够做到。
   
   希特勒有一句很著名的话:“让每一个德国家庭都拥有汽车。”他没有吹牛。仅仅六年时间,他基本做到了。
   
   他修建了世界上第一条高速公路,长达3千多公里,至今德国人还在享用这一果实。
   
   
   他创造了世界上最早的“全民带薪旅游”计划,不仅带薪,还向参加这一计划的国民提供包括旅游、展览和音乐会在内的现金补贴……
   
   以上种种,近百年以后,能够做到的国家也是极少数。
   
   在政治层面,希特勒也实现了诺言,打破“凡尔赛体系”,将德国人认为是耻辱的“最恶意的强奸”的《凡尔赛和约》一页一页撕毁,在不费一枪一弹的不流血的情况下,以“和平”的方式把一战后划割出去的土地全部收回,顺带使自己的祖国奥地利也“回归”了德意志大家庭(历史上两国一体)。
   
   毫无疑问,至少在希特勒执政的前六年,绝大多数德国人是非常爱戴他的,将其视为带领德国走出困境、使国民丰衣足食、完成祖国“统一大业”的伟大人物。
   
   那么,又是什么使这样一个“伟人”成为反人类的恶魔的呢?——还是权力。
   
   权力如果无所约束,必将演化为魔,这已经被无数历史事实所证明。
   
   手握绝对的权力以及取得的巨大的成就,不可避免地使希特勒的自我感觉、欲望和蓝图急剧膨胀。他傲视四海,开始觉得整个世界都能被他轻而易举地踩在脚下。
   
   希特勒执政的后六年,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和疯狂屠杀犹太人,简直如同川剧中的变脸一样,从一个复兴民族的伟大巨人一下子成为人类史上最著名的独裁者和嗜血恶魔。
   
   权力是个好东西,它能够助一个人成就伟业。
   权力是个坏东西,它能够使一个人膨胀发疯。
   
   有人提出这样一个假设:如果希特勒1938年因病或者被刺杀身亡,不仅人类可以避免一场空前的灾难,德国也将树立起一座伟大的丰碑,希特勒的名字必将因功绩卓著而彪炳史册。对此,应该很多人都会表示赞同。
   
   但是,在历史这个大棋盘上,没有假设,落子无悔。
   
   而且,这种假设还有一个硬伤,那就是以为希特勒之所以成为恶魔,完全是由于他自身的原因造成的,因此只要这个人被消灭,就万事大吉了。其实不然。希特勒之成为恶魔,固然是其法西斯思想理论的外露和实施,但是,如果他没有大权独揽,如果没有他建立的法西斯独裁制度作为其实施狂妄梦想的基础和催化剂,他想成为恶魔也绝无可能。
   
   这里不妨也做一个假设:1938年,希特勒由于某种原因真的死了,但是他所建立的法西斯独裁制度还在高效运转,那么,谁能够保证他的继任者不会沿着他设计好的路线走下去呢?也许,一个杀人狂魔干特勒就诞生了。
   
   所以,建立一个权力间相互制衡的制度,才是避免产生恶魔的保证。
   
   在当今的德国,如果哪个执政者妄想成为恶魔,制度就会立刻把他杀死。
   
   谢选骏指出:作者只知“这个恶魔曾经也是伟人”,却不知道伟人为何变成恶魔。道理其实简单,因为伟人赶不上恶魔。试想,要是希特勒在1939年战争爆发之前死去,那他充其量只是德国历史上的伟人,而无法变成世界历史性的人物,而世界历史性的人物很少有不成为恶魔的。所以我说,“伟人继续发展下去就是恶魔了。”而面对这个诱惑,很少伟人能够把持得住,结果除了成为恶魔之外别无选择——除非他能力不够。这个从伟人到恶魔的原理,是由人的原罪决定了的。
(2019/04/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