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俄罗斯人为何狗仗人势]
谢选骏文集
·13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俄罗斯人为何狗仗人势

   谢选骏:俄罗斯人为何狗仗人势
   
   《俄罗斯的朝鲜人 几乎就像奴隶一样》(2019-04-27 BBC中文网)报道:
   
   这家在莫斯科的朝鲜餐馆由朝鲜人拥有,服务员也是朝鲜人。


   
   联合国2017年通过对朝鲜的新一轮制裁,要求在俄罗斯工作的朝鲜人在今年内回国。BBC俄语记者纳帕科娃(Anastasia Napalkova)报道,俄罗斯总统普京和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会面之际,外界关注两国能否达成协议,让这些朝鲜人可以留下。
   
   俄罗斯首都莫斯科市中心外不远的一个商场开设了朝鲜餐馆。这家餐厅像一个小平壤,店主和店员都是朝鲜人,电视播放着朝鲜音乐,奉客的是泡菜和冷面等朝鲜菜。这家店子过去数天都挤满了人。
   
   记者问服务员:今天是朝鲜假期吗?对方用不太灵光的俄语回答:不,今天只是普通的一天。
   这名店员是八千多名在俄罗斯工作的朝鲜人的其中一员。相比两年前,这个数字下降了不少。俄罗斯外交部的数字显示,2017年有约四万名朝鲜人在当地做工。
   普京和金正恩在符拉迪沃斯托克实现了首次会面。
   数字下降的原因,是因为俄罗斯要执行联合国针对朝鲜核计划而实施的制裁,把这些来自朝鲜的劳工送回国。俄罗斯劳工部对BBC表示,制裁在2017年9月实施后,只有一些在之前已经签订合同的朝鲜人才能继续到俄罗斯做工。
   目前俄罗斯境内的朝鲜工人当中,约85%做一些与建筑相关的工作,其他人就在制衣、农业、伐木、餐饮和传统医药等领域工作。
   韩国首尔国民大学教授安德烈·兰科夫(Andrei Lankov)形容,对穷困的朝鲜人来说,能在俄罗斯工作是梦寐以求的一件事情。“没有(在朝鲜)给贿赂的话,不可能在俄罗斯找到工作。”
   这些朝鲜人的工作和住宿环境并不理想,几乎就像奴隶一样。俄罗斯官方数字显示,朝鲜人平均月薪约415美元,比俄罗斯人平均薪金少40%。但这并不影响对朝鲜人的吸引力。
   兰科夫说,朝鲜工人要把自己一半的工资交给朝鲜官方,但剩下的钱仍然比他们在朝鲜打工的工资要多。
   俄罗斯移民局官员2015年曾发现,数名受雇为农业学家的朝鲜人在远东地区清扫积雪。这些朝鲜人是一家俄罗斯和朝鲜联合营运公司的员工,公司解释说他们只是刚好被指派去清扫积雪,不是长期的安排,但这三人最终仍被驱逐出境。
   
   目前约有8000名朝鲜人在俄罗斯打工。
   俄罗斯公司要招朝鲜劳工必须向劳工部申请配额,费用每名劳工约200美元。许多朝鲜劳工都在俄罗斯远东地区工作,就是这次金正恩和普京见面的地区。
   俄罗斯远东地区人口近年不断减少,面临劳工短缺,但因为联合国的制裁,当地朝鲜劳工近年仍然不断减少。俄罗斯政府去年只发出900个朝鲜劳工配额,比前一年大幅减少。
   除了远东地区,俄罗斯政府发出的朝鲜劳工配额中,约40%在莫斯科和第二大城市圣彼得堡工作。在圣彼得堡,这些工人据报参加建造当地去年举行世界杯的其中一个场馆。
   另外,一家为俄罗斯军队缝制军服的公司BTC在2017年也获得270个配额,可以聘请朝鲜人,但公司发言人否认他们当时真的有聘请朝鲜人。BTC在2018年改为聘用越南工人。
   大部份在俄罗斯工作的朝鲜人都为朝鲜公司打工。在2018年,当地约有300家朝鲜公司登记。它们大多是建筑公司,例如一家称为Enisei的公司早前就在当地兴建了一所监狱。
   这些公司大多是私人拥有。韩国首尔国民大学教授安德烈·兰科夫认为,这显示朝鲜商界不再集中在一个单位。他形容,朝鲜的对外经济省最多是众多同等机构的其中一个。“一家私人公司的老板可以是一名朝鲜官员、一名在情报机关工作的人、也可以只是一名有钱又有人脉网络的朝鲜商人。”
   联合国的制裁对许多在俄罗斯的朝鲜公司都是坏消息。例如一家在符拉迪沃斯托克的公司Yav-Stroi,多年来聘请了大量朝鲜人。公司在2017年朝鲜员工数量高达400人。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公司发言人对BBC表示,他们“没有这些移民工不行”。
   位于莫斯科的远东医疗诊所(Eastern Medicine Clinic)在联合国实施制裁前,聘请了10名朝鲜医生,但2018年诊所的朝鲜劳工配额下降到只有四人。
   联合国实施制裁后,当时的诊所负责人茹科娃(Natalya Zhukova)对BBC说,朝鲜医生离开的话,诊所许多病人都会失去治疗机会,其中“很多都是伤残儿童”。
   联合国的制裁同时禁止朝鲜与外国合组公司,但当中不乏例外。例如,一家称为Rasonkontrans的联营公司仍然可以运作,在俄罗斯远东地区参加建造铁路和港口工程。
   俄罗斯在过去许多场合都表示,它希望找方法减轻联合国对朝鲜制裁的影响。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Sergey Lavrov)2018年与朝鲜外长会面后透露,双方曾讨论如何在不违反联合国制裁的同时,加强两国经济关系。拉夫罗夫当时形容,这样是“有可能做到的”。
   俄罗斯国会议员早前访问朝鲜,也是为了相同目标。其中一名议员在会面结束后向BBC形容,俄罗斯和朝鲜是邻居,“两国之间受友谊和伟大胜利连系起来,我们必须互相帮助……尤其是因为朝鲜过去70年来都受到制裁,我们的国家现在也受到制裁”。
   在莫斯科那家朝鲜菜馆,服务员都不太愿跟BBC说他们认为自己的将来会是怎样。但BBC记者纳帕科娃认为,如果莫斯科吃货想要一尝朝鲜菜,最好在机会消失前尽快光顾。
   
   谢选骏指出:俄罗斯人喜欢欺侮弱小民族,好像狗仗人势。那么,俄罗斯人为何狗仗人势呢?因为他们自以为自己是欧洲人,依仗欧洲势力就可以横行亚洲了。其实俄罗斯人不是欧洲人,而是欧亚混种的怪胎。他们在美国也冒充白人,但却没有白人的宽容,特别小气,对人刻薄——因为他们充满自卑,必须要欺侮弱小民族,才能获得自尊。所以,俄罗斯人特别表现出一副狗仗人势的样子来。尤其是因为,他们的土地都是从亚洲人手里抢劫的,所以他们急于表现得像是主人一样,把签证卡得死死的,害怕原来的亚洲主人回到祖先的土地——朝鲜人只是不幸被他们错认了。
(2019/04/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