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希特勒差点把德国人变成了废垃]
谢选骏文集
·苏区、匪区、红区、解放区
·川普模仿独裁者还是独裁者模仿川普
·泥足的警察国家——从巴比伦到中国
·不去伊斯兰化就不能阻止新疆变成第二个叙利亚
·战场经济VS市场经济
·独裁可使专制国家避免迅速崩溃
·我们的自由与未来就是出卖你们的自由和未来
·土八路毛泽东只知国内不知国际
·中国需要一个少吃黄豆的运动
·美军开始肃清华裔军人了吗
·穆罕默德不如自杀攻击者
·周立波分不清楚华北和西北
·神职的邪恶
·中国现在依然是苏联的势力范围吗
·中国的国库已经被掏空了
·网络民主还是网络主权
·圣女贞德与纽伦堡审判——《审判圣女贞德》是对纽伦堡审判的反思吗
·最初的社会化就是吃螺丝钉、就伴随着杀机
·三国演义和三国志哪个更真实
·蚂王在蚁国如此操纵蚁民的生死
·中国的崩溃与重建才是人类社会里规模最大的
·真冒险与假冒险
·经济崩盘只会更加强化习近平权力
·“妄议中共”比“妄议中央”处罚更重
·美军才是人民的军队
·中国不可以说不
·中国为什么不会崩溃
·美国开始红色恐怖的进程了吗
·国家公园是剥夺土著人生存的法宝
·马来西亚硬不起来
·没有基督教就有个人崇拜
·李大钊双手沾满了中国人的鲜血
·没有皇帝,哪来帝师
·吴国光不懂毛泽东的王八道
·日本不对慰安妇道歉因为没有基督教化
·朱军与芮成钢一丘之貉
·外国学者是地震海啸前夕率先颤栗并逃走的动物
·蛮力巧计将计就计
·胡鞍钢成了坏人的代号
·樱花是日本人的公共生殖器就像是艺妓
·老龄社会的颤栗哀鸣
·马恩列斯毛都是眼神催眠大师
·普京饥不择食还有牛郎羡慕
·西方国家都是蛮荒丛林
·孔子学院是毛泽东思想的大学校
·是辩证法杀死了古拉格的小罗卜头兼论救赎
·你不干预政治政治就要干预你
·亚洲人比欧洲人早四五千年抵达澳洲
·长城精神扎根美国
·毛主义与伊斯兰主义一丘之貉
·中国海洋文明的最早范例
·中国海洋文明的最早范例
·中国人为什么兽性十足
·单一民族就是土著
·土人吃土
·什么叫做“风流人物”?就是“今朝”
·中国人口减半符合毛泽东邓小平的计划
·毛泽东是“娘炮”的大姐
·革命都是模仿来的
·革命都是模仿来的
·文革的面向之一就是“造党委的反”
·大火和雾霾都是炒地皮惹的祸
·大饥荒强化极权主义
·共产党为什么战胜不了宗教——只有基督教能够统一中国
·“弃国病”与“亡国奴”
·两个门罗主义之间的冲突拉开序幕
·两位功勋演员上演我的《小国时代》
·库克船长死于冒充上帝的邪教崇拜
·左派和右派都可以救命
·新疆为何无法独立
·滴滴顺风车是一个犯罪团伙
·赌城为何起诉受害者
·中国知识分子是一种“党产”
·天不生猪头,万古如长夜
·川普为何不敢宣布中国是汇率操纵国
·中共是美国的盟友还是对手
·教会组织的人员首先学会教育自己吧
·跟着老毛子死路一条
·中共是美国的盟友还是对手
·邓小平成功地愚弄了美国
·“禅宗”和“佛教”同样可笑都是胡闹
·共产党扼杀学术研究
·只有君主可以制止贪腐
·上山遗址与天子万年
·川普的圣战——把传统纸媒送进棺材,连同主编和记者控制的电子媒体!
·海纳百川与长城精神
·共产党中国如何暗度陈仓
·台湾日本的武器都是玩具吗
·美国为什么没有欧洲那么臭
·中国的“抗生素崛起”
·为何说警匪一家
·他们是怎样传教的
·无神论的流行让美国出现了《毒疫》
·Uber变成了滴滴、谷歌变成了百度
·飞行会让人类变态吗
·借来的幸福能够持久吗
·吹牛也是要交税的
·曼德拉终于搞垮了南非
·中国的三重陷阱就是三个三十年
·共享经济崩盘因为中国不适合社会主义
·中共海军能否走出长城精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希特勒差点把德国人变成了废垃

谢选骏:希特勒差点把德国人变成了废垃
   
   德奥合并(德语:Anschluss ,意指联合或政治联盟,也称为Anschluss Österreichs;同样指德奥合并) ,是1938年3月12日纳粹德国与奥地利第一共和国统一,组成大德意志的事件。一个历史渊源是,奥地利和德国实际上同为日耳曼民族为主体组建的两个国家,且主体曾经同属于神圣罗马帝国,因此当时的“统一”(合并)思潮能较容易地得到德奥两国公民的响应。
   德国与奥地利合并,是纳粹党领袖阿道夫·希特勒扩张德国版图的第一步。德奥合并发生在萨尔区回归德国之后。1935年1月13日,根据《凡尔赛条约》规定,该区在国际联盟控制15年后举行公投,最后回归德国。德奥合并后,根据《慕尼黑协定》,德国获得苏台德地区,并在1939年先后侵略余下的捷克斯洛伐克以及波兰。
   事件发生前,德国先向奥地利施压,要求奥地利政府承认奥地利纳粹党的合法地位,甚至让该党参与奥国政府事务。1938年,奥地利总理库尔特·舒斯尼格为了保存奥地利的独立,宣布进行公投,来决定奥地利应否与德国合并。德国政府随即向他施压,要他将权力交给奥国纳粹党。奥国纳粹党在3月11日以政变推翻了奥地利的共和政府。在德国国防军进驻奥地利时,不但没有遇到任何对抗,而且受到很多奥地利居民的欢迎。

   其他国家对事件反应温和。一战协约国实行外交抗议,但没有采取实际行动阻止合并之事,纵使《凡尔赛条约》阻止德国与奥地利合并。
   奥地利在事件后失去独立国家之地位,直到德国战败后,两国再度分家,1945年4月27日奥地利临时政府成立,数月后得到二战盟国的承认,延至1955年奥地利正式恢复主权。
   
   神圣罗马帝国在1806年灭亡后,人们一直为建立一个统一德国之建议争论不休。在1866年前,一般认为德意志之统一,只能够由奥地利帝国主导,此称为大德意志。然而,奥地利在普奥战争失败,令俾斯麦建立了由普鲁士主宰的德意志帝国,并排除奥地利领土于新德国之外,亦即小德意志。1918年,奥匈帝国分裂,故此原属奥地利的德语地区就想和德国统一。不过在巴黎和会上,英国和法国担心德国会迅速坐大,所以《凡尔赛条约》与《圣日耳曼条约》阻止德国与奥地利统一。
   在1930年代初,支持德奥合并的呼声甚高,而奥国政府更在1931年提议与德国建立关税同盟。不过,希特勒与纳粹主义在德国崛起,令奥国政府热情减退。生于奥地利的希特勒,在初期领导纳粹党时就已经提出要建立一个统一所有日耳曼人的国家。他在1924年写作《我的奋斗》时,更声言他会尝试统一,甚至不惜使用武力。
   1929年前,奥地利一直面对经济低迷、高失业率与工商不振,正如她的南北邻国。这就令初生的民主十分不稳定。在1920年代末期,奥地利基督教社会党在奥地利第一共和国政府主政。1933年,由于议会被解散,爆发1934年的奥地利内战。最后由基督教社会党政府获胜,逐渐走向独裁法西斯之路。这个基督教社会党专政的政府和保安团(Heimwehr)统治国家,镇压其他政党、禁止言论自由。首相拥有大权,而基督教社会党则拥有很大的影响力,令政府具有宗教专政的特色,有别于德国的纳粹主义。
   最初,总理恩格尔伯特·陶尔斐斯及其继承人库尔特·许士尼格都向意大利求援。其实,奥地利法西斯主义与意大利的法西斯主义比较相似,更甚于纳粹主义。墨索里尼基于国家安全,支持奥地利独立,防范德国扩张。但后来,由于他想借助德国的帮助去征服埃塞俄比亚,于是与希特勒结盟,孤立了奥地利。
   1934年7月25日,被定为非法的奥地利纳粹党发动政变,刺杀了陶尔斐斯,但政变最终失败。事后很多奥国纳粹党人逃到德国,然后与仍在奥地利的同党策划恐怖袭击,针对奥国政府,造成超过800人死亡。许士尼格跟随陶尔斐斯的政策,坚持镇压纳粹党。
   
   谢选骏指出:希特勒是古往今来唯一一个把德国人统一起来的人。但也因此,他差点把德国人变成了废垃——因为事实证明,所有的废垃都是统一帝国的产物。很明显,希特勒的目的不仅仅是要建立一个统一的民族国家,还要建立一个大一统的欧洲帝国。这只能把德国人变成像意大利人和希腊人那样的废垃。
   
   网文《德国人为什么曾把希特勒当成大救星?》(经济观察网 2008-05-30)报道:
    在世界现代历史上,德国人为人类文明贡献了众多的杰出人士,诸如马克思、爱因斯坦等大家巨匠,德意志又是一个具有崇尚理性传统和特征的民族,现代德国文明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诉诸理性。但在上世纪30—40年代,在德国人身上表现出的除了狂热还是狂热,整个德意志民族都卷入了纳粹的战争,导致了德国和人类文明史上一场空前的浩劫。德国人为什么会那么疯狂地拥戴纳粹党,把希特勒这个大魔头当成了大救星,任由其将整个国家带向毁灭之路?他们的理性到哪里去了?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
    以往谈及这个问题,多半都会强调希特勒的作用,说是希特勒这个大魔头善于蛊惑人心,对德国人施行了集体催眠和“洗脑”,使他们不由自主地支持纳粹或者情愿被纳粹所控制,因而德国大多数民众在一个很短的时间内都卷入了纳粹歇斯底里地反犹、反共活动,并任由希特勒引导德国走向了战争。这种解释有一定道理。的确,如果希特勒没有反犹、反共和侵略扩张的思想,对犹太人的种族清洗就不可能实施,二次大战也就不会发生。但纳粹集中营的屠杀这类大规模的侵犯人权行为,是早已超出了现代文明底线的种族灭绝和政治清洗,就很难说完全是领袖意志的结果,因为如果没有德国民众对纳粹政权的狂热支持或者因畏惧而放弃抗争,这样的行动是不能付诸实行的;而“通往毁灭之路”也早就无法继续走下去了。几十年来所有的客观研究都证明,无论从参加的人数还是从阶层分布来看,纳粹运动都是十分广泛的群众运动。在相当长一个时期内,希特勒纳粹政府与民众的关系是相当融洽的,当时的大多数德国人是真心和自觉地拥戴这个政府的。而第三帝国之所以能够有这样广泛坚实的群众基础,概括地说,主要有如下两方面的因素。
    第一,当时德国上下弥漫的民族主义情绪,让德国民众把实现“强国梦”的希望寄托在了希特勒纳粹政府身上。
    19世纪起,德意志经济社会发展明显落后于英、法等国,这刺激出德国人对国家强大的期盼和“落后就要挨打” 的焦虑,由此逐渐形成了德意志必须强大的民族共识。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按照《凡尔塞和约》的规定,战败的德国被解除了军备,民族屈辱、经济萧条、政治动荡、社会混乱交互作用,让骄傲的德意志民族更加渴望实现“强国梦”。而希特勒的纳粹党,敏感地把握住了这种国民心态,适时提出了“修改《凡尔塞和约》、收回失去的领土,把相信国家主义和社会主义的人联合起来,团结整个德意志民族”的宗旨,并允诺要尽快改变战后700万退伍、复员军人和军工企业停产造成的大量工人失业以及恶性通货膨胀的局面。这在当时的不少德国人看来,简直就是使德国摆脱困境的良方。1928年后的几次选举结果,表明越来越多的德国人,把纳粹党视为解决德国社会主要问题、实现德意志民族强盛的希望。1928年纳粹党在国会选举中只获得了2.6%的选票和12个议席,这还主要是来自农村地区的选票。而在1930年国会选举中,纳粹党的议席就猛增至108席。纳粹党在1932年的选举中更是大胜,得票率达37.4%,成为拥有230席的国会中第一大党,希特勒由此获得了组阁大权。
    取得执政地位后的希特勒和纳粹党,用国家(民族)社会主义将国家再魔法化,以便从拟人化的国家那里去寻求正当性,第三帝国吞噬了市民社会,代之以国家、运动与政治的三分法,实现了国家与社会的合一,在“决断论”基础上建立了一个全权主义的国家。这在当时的德国几乎没有遭遇什么反对,反而是一片欢呼声。在上上下下充斥着民族主义狂热的时候,通过建立一个强大的现代国家以迅速实现德国的复兴,很轻易地就成为了德国人最大的共识。有了这样的共识,纳粹宣传的所谓“德国民族共同体”的概念一下子就俘获了整个德国民族的心,“德国不强大就完蛋”似乎成了绝对真理,为了国家经济发展、一圆“强国梦”,以牺牲思想自由和个人政治意识为代价也是可以接受的。正因为如此,纳粹的消灭异己思想、反犹和反共的罪行,也就容易在复兴民族主义的旗帜下被德国人容忍,整个德国也就心甘情愿地被纳粹党的宣传魔笛引上了通往战争的毁灭之路。
   第二,希特勒上台后,德国经济的高速发展,民众生活水平的提高,德国国际环境的改善和国际地位的提高,让纳粹党获得了“政绩合法性”,得到了更多民众的支持和拥戴。
    1933年1月30日,德国总统兴登堡任命希特勒为德国总理,纳粹党从在野党一跃而成了德国的执政党。当时的德国经济凋敝、民生困苦、社会动荡。6600万人口中,几乎一半挣扎在饥饿和贫困线上,失业人数更高达600万。在国际上,德国不仅在1929年开始的世界经济大萧条中受创最深,而且还饱受英、法等战胜国的挤压,是一个地位低下的战败国,而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正常国家。可以说,希特勒和他的纳粹党是在内外交困的危机中开始执掌大权的。
    希特勒把新官上任三把火中的第一把火,烧向了消灭失业现象。上台后的第三天,他就在广播电台发表《告德意志国民书》,声称政府要“拯救德意志的农民,维持给养和生存基础!拯救德意志的工人,向失业展开一场大规模的全面进攻!”希特勒这样倒不是单纯的政治做秀,而是切实在多方设法解决失业问题。因为在纳粹当局的努力下,到1938年,德国失业率降到了1.3%,而同期美国失业率为1.89%,英国为8.1%,比利时为8.7%,荷兰为9.9%。这样比一下,纳粹党宣传自己“创造了消灭失业的经济奇迹”,还真不是在自吹自擂。
    希特勒上任后的第二把火,烧向了改变德国几乎陷于停顿的经济状态,宣称要尽快让德国经济发动机高速并持续地运转起来。平心而论,这也不完全是在吹政治牛皮。从1932年到1937年,德国的国民生产总值增长了102%,国民收入也增加了一倍。这些实在的数据表明:纳粹当局的确在不长的时间里,创造了德国经济复兴的奇迹。
    希特勒对内烧的第3把火,是重建社会保障体系、落实社会福利政策。早在1930年希特勒就说过,“用警察、机关枪和橡皮棒,不能持久地单独维持统治”。因此,他上台后大力推行社会保险制度,增加和提高国民的社会福利,在通过“劳动美化活动”来改善工人的劳动条件和劳动环境的同时,还扩大了职工的有薪休假制度。纳粹的属下工会劳动阵线,在疗养胜地鲁根岛等地,修建了一批疗养院和旅馆,建造“力量来自欢乐”旅游船,组织普通工人参加“力量来自欢乐”的休假旅游活动。仅1937年1年内,全德就约有1000万工人享受到了这项福利。用当时纳粹广为宣传的话说,就是 “过去只有资产阶级才能享受到的休假旅游,现在纳粹德国的工人也可以享有”。到1938年夏天,希特勒甚至允诺,要实现“每个德意志职工拥有一辆小汽车”。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