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美洲难民入美犹如印第安人北伐]
谢选骏文集
·五色海引言
·五色海第一卷:春天的书
·第一章痛苦的零
·第二章文化史定律
·第三章历史的天空
·第四章弱者的力量
·第五章被压制的德
·第六章民族与思想
·五色海第二卷:夏天的书
·第一章文化的本体论
·第二章压制与反击
·第三章心灵界域的暗礁
·第四章社会界域的困扰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美洲难民入美犹如印第安人北伐

   谢选骏:中美洲难民入美犹如印第安人北伐
   
   《援助突銳減 中美洲移民大軍在墨西哥陷困境》(世界新聞網2019年4月21日)报道:
   
   中美洲想逃離貧窮與虐政的移民大軍,因為各方支援突然銳減,在墨西哥陷入困境,其一就是22歲的門多扎(Madison Mendoza),兩周前誤信姑姑,帶著兩歲的兒子加入篷車大隊,如今雙腿痠痛、炙陽烤曬,拿不出什麼餵小孩。


   
   她哭著告訴美聯社記者,姑姑「騙」她說離開宏都拉斯沒關係,一路上墨西哥人會好心幫忙,一如去年10月的「盛況。」
   
   此一時也,彼一時也,去年潮水般湧入幫助蓬車大隊移民的各項支援如今幾乎枯竭,5000到8000名擬北上到美墨邊境的中美洲移民,如今困在墨西哥南部的奇亞帕斯州。門多扎說,最讓她傷心的是孩子哭著討吃的,她卻好幾天都拿不出吃的給孩子。
   
   她身上又沒錢,因為倉皇出走,怕孩子的爸找麻煩。「我還以為有小孩在身邊,會有人幫助我。」
   
   去年篷車大隊沿路有地方政府、教會和路人提供食物和一席過夜之地,卡車司機會停下來幫他們趕一程路,現在連設法給他們臨時工機會的地方政府,都處處刁難,開車族誰敢給他們方便,就可能被開罰單。
   
   同是天涯淪落人,移民沿路採到的芒果等水果,會和同路人分享,就這樣,門多扎和兒子荷西(Jose)20日終於來到奇州馬帕斯特裴克鎮,和數千困在當地的移民,一起祈禱地方政府會給他們臨時打工許可,再設法繼續北上。
   
   地方傳教士瓦斯喀茲(Heyman Vasquez)說,沿路居民聽到這些中美洲移民大隊涉嫌犯罪、擾亂治安後,就不再伸出歡迎的雙手了。
   
   「這都是社群媒體和主流媒體利用奇亞帕斯州治安問題,炒作歧視移民和仇外心理的結果。」瓦斯喀茲說。
   
   在沿路小鎮屋拉帕(Ulapa)賣煮熟的豬肉的裴瑞茲(Oscar Perez)說,本地人不再熱情看待北上移民,因為「聽說」有些移民變得很「侵略性」,但是他自己倒沒聽過有誰被移民施暴過。
   
   谢选骏指出:种种迹象表明,中美洲难民的背后,显然有某种组织迹象——这不是孤立的,而是印第安人的历史性的北伐运动,这种“无意识的反攻”,意在填补北美印第安人的消灭所留下的种族真空。难怪川普总统惊恐地大叫,“不要再来了,这里已经满员了!”
(2019/04/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