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人权也是一种商品]
谢选骏文集
·19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9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权也是一种商品

   谢选骏:人权也是一种商品
   
   《西方学者或成为北京侵害人权的帮凶》(2019-04-22 美国之音)报道:
    
   近日,一个由海外维吾尔知识分子组成的团体对一名美籍维吾尔族生物科学家与中国公司合作,从事DNA研究表示深切忧虑。


   
   14个国家的海外维吾尔人走上街头,抗议中国政府在新疆的高压政策——这场争端的核心人物是舒凯拉特·米塔利波夫(Shoukhrat Mitalipov),一位出生在前苏联,后加入美国籍的维吾尔生物科学家。他是美国俄勒冈卫生科学大学胚胎细胞和基因治疗中心主任。
   
   2014年,他的一项基因编辑手术撼动了遗传界。当时他把一枚人类卵子从细胞核中剥离出来,放进另一枚卵子中。这项实验的目的是为了帮助女性避免怀上带有某些基因缺陷的孩子,但由此引发巨大医学伦理之争将米塔利波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他也因此受到美国联邦监管机构的调查。
   那场风波过后,米塔利波夫去了中国,与曾被曝光学术造假的韩国干细胞科学家黄禹锡一道和中国科学家建立实验室,合作展开科学研究。
   
   今年2月,《纽约时报》的一则报道称,中国借助美国的技术知识,用DNA追踪维吾尔人。报道指出,美国赛默飞世尔(Thermo Fisher)公司研制的设备和耶鲁大学著名遗传学家肯尼斯·基德(Kenneth Kidd)的DNA数据都被中国利用,成为北京“DNA行动的一部分”。
   
   “如果米塔利波夫博士也是协助中国打造迫害维吾尔人科学设施的专家之一,那么这显然不是一个科学问题,而是一个严重的道德伦理问题,” 这个名叫“维吾尔知识分子论坛”的组织在一份书面声明中说。
   
   尽管没有确凿证据,一些人担心,被中国政府大规模拘禁的维吾尔人中,有的可能成为米塔利波夫的研究对象。玛雅·米塔利波娃(Maya Mitalipova)是他们中的一位。
   
   她是舒凯拉特·米塔利波夫的妹妹、也是一名美籍生物科学家,在麻省理工学院怀特黑德生物医学研究所主持人类干细胞实验室。
   
   “我不是说他用了维吾尔妇女的卵子,我只是说有很大的可行性,”她说,“相比那些自愿为科学研究捐献自己卵子的女性来说,从女囚犯身上获得这些原材料要容易得多,因为她们没有任何为自己发声的权利,”她对美国之音说。
   
   玛雅·米塔利波娃说,中国在人体临床试验方面的监管比美国松散得多,且中国政府有不良人权纪录,这让和中国机构合作本身就成为问题。
   
   “当你知道一国政府侵犯本国公民的权益,比如中国,作为一名科学家,我当然不能在那个国家工作,也不能和那个国家合作,”她说。
   
   玛雅·米塔利波娃对美国之音说:“即便是私营机构也不行,因为即使是这些机构,也受中国共产党控制。 在中国,没有真正独立的私营机构。”
   
   美国之音无法联络到舒凯拉特·米塔利波夫本人对此置评。
   
   顶尖西方学者与中国机构合作,协助北京研发控制和压迫技术正在引发忧虑。来自学界、政界、人权团体和草根活动人士说,缺乏监管可能导致西方学界成为中国政府侵害人权的帮凶,尽管一些与中国合作的西方学者坚持认为,他们只是在从事科学研究,并无政治立场,也不清楚这些研究可能被用于何种用途。
   
   英国《金融时报》近日披露,至少九篇有关面部识别和视频监控的学术论文都是由知名美国研究机构和中国企业的研究人员共同合作完成的。这些中国企业向国家或与军方有联系的机构出售监控技术,比如中国国防科技大学。
   
   报道说,这些论文中的美国作者中,有四位与谷歌公司有关联。 谷歌公司否认参与了这些项目,也否认受到质疑的中国大学有合作。
   
   一些专家指出,学术研究合作是美国立法方面的一个重大盲点,也让中国政府可以轻易地获取美国在人工智能等领域的高精尖技术。
   
   美国共和党籍联邦参议员马可·鲁比奥说:“鉴于中国的人权侵犯,和企图取代美国全球领导力的努力,美国企业和大学应重新考虑与中国的合作。”
   
   澳洲智库“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研究员周安澜(Alex Joske)的研究显示,近年来,数千名与中国军方有联系的科学家前往西方国家学习、访问。
   
   谢选骏指出:在商业社会,在商言商,不在商也言商,什么都可以拿来交换贸易,结果人权也是一种商品了!不仅科学家拿人权进行交易,政治家也拿人权进行交易——甚至“人权工作者”也拿人权做交易,只要有利可图,他们不仅吃人权、喝人权,甚至可以吃人肉、喝人血,还标榜这是所谓的“狼性”、“狼图腾”,也文学家也不能免俗!为了自己发财,连同胞都可以出卖,这样的民族如何独立呢。
(2019/04/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