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独立中文笔会不懂“‘红区’不是‘大国’”]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独立中文笔会不懂“‘红区’不是‘大国’”

   谢选骏:独立中文笔会不懂“‘红区’不是‘大国’”
   
   
   《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大国竟惧几个书生 够荒谬了》(2019年4月20日 综合新闻)报道:
   


    独立中文笔会「五四百年文化研讨会」暨笔会年度颁奖典礼,昨日在香港举行,有少数内地会员,突破中国国安严密监控抵达。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向《苹果》表示,会员来参加香港会议是合法的,国保阻拦他们来港是非法的。但即使如此,许多人必须有勇气和智慧才能成功出行。好在按以往的经验,他们都能平安返回内地,这是令人欣慰的。
   
    廖天琪透露,这次有几名会员事先被通知不可与会,另有2名在边境被阻,「当局这样公然犯法,大家都见怪不怪了,但我依然感到愤怒,一个大国竟然畏惧几个书生的自由行动,参与文学会议,够荒谬了!我们希望每年能在香港举行会议,这也是香港本地同行友人们的愿望。」
   
    廖天琪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指,在香港举行会议有特殊意义,因为香港地位特殊,香港的言论自由也受到限制,「我们在这里举行活动好像是一个风向标一样,我们看看我们(中国)国内的会员能够出来多少来参加这个会议」。她说:「这次来了有10几个人,我觉得还是不错的,因为现在中国大陆对于言论的压制、言论自由、出版自由、新闻自由的形势越来越严峻。能够在这里成功举办这样的一个会议还是不错的」。
   
    另外,获得2019年独立中文笔会「刘晓波纪念奖」的民主党前主席、律师何俊仁发表感言时说:「虽然香港跟内地的环境不同,但是处境是越来越近,越来越相似。『无形之手』正在慢慢收紧。所以,我们很多地方是共同的,面对的都是专制的政权。」
   
    内地成员亦在会上讲解如何摆脱中国国安监视,到香港出席会议。有大陆成员表示在会议举行4日前就动身,并且关掉手机,到了澳门后一开机,马上电话响,国安对他说:「我们找了你2天,打了10几通电话,你在哪里?」他说:「我到哪里跟你们有什么关系?」国安说:「你是不是到香港参加笔会?」他说:「是的,这是我的权利,我是笔会的成员。」国安接着问:「你是不是在海关,在深圳,在珠海,你告诉我们。」及后知道他已经抵达澳门,国安才罢休说:「你跑得倒是比较快的。」
   
    另一名大陆成员说起在内地发稿的问题:「没有地方敢给你发!不是公安找你的麻烦,弄起来,而是没有人给你发,有人给你发就要承担责任了。」
   
    此外,维权律师唐荆陵、维权网站「民生观察」刘飞跃、刘艳丽和谭松等人,也获颁独立中文笔会奖项。其中,刘艳丽获得本年度「林昭纪念奖」。不过,他们都不能亲临会场领奖。
   
    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秘书鲍彤、内地独立记者高瑜、八九时北京最大民营企业家万润南也有致贺辞。
   
    独立中文笔会是全世界用中文写作、编辑、翻译、研究和出版文学作品者组成的组织,维护中文写作者的言论自由,尤其关注内地因言获罪的写作者,内地会员众多,为自由写作的努力可追溯到上世纪50年代,以及后来北京民主墙运动,以及1989年的天安门事件。
   
   
   谢选骏指出:独立中文笔会不懂“红区”不是“大国”——这也难怪,既然“独立”,何来“笔会”?
(2019/04/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