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蒋经国享受大奶、牺牲二奶]
谢选骏文集
·国家公园是剥夺土著人生存的法宝
·马来西亚硬不起来
·没有基督教就有个人崇拜
·李大钊双手沾满了中国人的鲜血
·没有皇帝,哪来帝师
·吴国光不懂毛泽东的王八道
·日本不对慰安妇道歉因为没有基督教化
·朱军与芮成钢一丘之貉
·外国学者是地震海啸前夕率先颤栗并逃走的动物
·蛮力巧计将计就计
·胡鞍钢成了坏人的代号
·樱花是日本人的公共生殖器就像是艺妓
·老龄社会的颤栗哀鸣
·马恩列斯毛都是眼神催眠大师
·普京饥不择食还有牛郎羡慕
·西方国家都是蛮荒丛林
·孔子学院是毛泽东思想的大学校
·是辩证法杀死了古拉格的小罗卜头兼论救赎
·你不干预政治政治就要干预你
·亚洲人比欧洲人早四五千年抵达澳洲
·长城精神扎根美国
·毛主义与伊斯兰主义一丘之貉
·中国海洋文明的最早范例
·中国海洋文明的最早范例
·中国人为什么兽性十足
·单一民族就是土著
·土人吃土
·什么叫做“风流人物”?就是“今朝”
·中国人口减半符合毛泽东邓小平的计划
·毛泽东是“娘炮”的大姐
·革命都是模仿来的
·革命都是模仿来的
·文革的面向之一就是“造党委的反”
·大火和雾霾都是炒地皮惹的祸
·大饥荒强化极权主义
·共产党为什么战胜不了宗教——只有基督教能够统一中国
·“弃国病”与“亡国奴”
·两个门罗主义之间的冲突拉开序幕
·两位功勋演员上演我的《小国时代》
·库克船长死于冒充上帝的邪教崇拜
·左派和右派都可以救命
·新疆为何无法独立
·滴滴顺风车是一个犯罪团伙
·赌城为何起诉受害者
·中国知识分子是一种“党产”
·天不生猪头,万古如长夜
·川普为何不敢宣布中国是汇率操纵国
·中共是美国的盟友还是对手
·教会组织的人员首先学会教育自己吧
·跟着老毛子死路一条
·中共是美国的盟友还是对手
·邓小平成功地愚弄了美国
·“禅宗”和“佛教”同样可笑都是胡闹
·共产党扼杀学术研究
·只有君主可以制止贪腐
·上山遗址与天子万年
·川普的圣战——把传统纸媒送进棺材,连同主编和记者控制的电子媒体!
·海纳百川与长城精神
·共产党中国如何暗度陈仓
·台湾日本的武器都是玩具吗
·美国为什么没有欧洲那么臭
·中国的“抗生素崛起”
·为何说警匪一家
·他们是怎样传教的
·无神论的流行让美国出现了《毒疫》
·Uber变成了滴滴、谷歌变成了百度
·飞行会让人类变态吗
·借来的幸福能够持久吗
·吹牛也是要交税的
·曼德拉终于搞垮了南非
·中国的三重陷阱就是三个三十年
·共享经济崩盘因为中国不适合社会主义
·中共海军能否走出长城精神
·安纳塔汉岛杀戮揭示共产主义天堂鬼话
·韩国人就是笨
·台湾至今还是一个拉美化国家
·最安全的制度也是最危险的制度
·重庆党委为何纵容滴滴杀人犯归山
·重庆党委为何纵容滴滴杀人犯归山
·烈士都是求来的
·烈士都是求来的
·白富美的美国
·文革其实从未间断
·剪毛人除了欺负绵羊还能欺负谁
·新兴市场原来都要仰美国之鼻息
·女真蒙古满洲日本苏联为何能够入主中国
·中国怎样才能成为超级大国
·“爱国宗教”的典型代表
·川普不解小国时代的风情
·文化阶层能否统治中国
·戊戌过后两年就是灭顶之灾
·从《西方的没落》到《全球化的陷阱》
·横行霸道的公路杀手大货车
·除了美国谁会买中国和日本的货
·一带一路不如万国来朝
·极权和开放无法并存
·不是淫僧不会长
·财富就是毒药
·俄国占领的远东与外蒙古都离不开中国的滋养
·非洲君子,中国小人
·法国的文物古迹是安乐死的最佳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蒋经国享受大奶、牺牲二奶

   谢选骏:蒋经国享受大奶、牺牲二奶
   
   
   《蒋经国:牺牲享受、享受牺牲》(网文)报道:
   


    蒋经国一生的信仰分裂,史论无法将其完整归纳。叛徒、信徒、使徒?哈佛大学的一位教授称他是一个“复杂的历史人物,无法归类”。他的一生都是在否定与背叛自己。他在15岁时,参加五卅运动,走在游行队伍的最前列。而他的父亲则是当时政府的一个头面人物。这个激进的革命青年,受吴稚晖启发,前往苏联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在苏期间,他正式加入联共(布)。而在离开中国时,他的父亲蒋介石要他秘密加入了国民党。这个国民党员迅速地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他是父亲的背叛者,不管真假,在苏联时期,小蒋公开与反共的蒋介石划清了身份,但12年后他回到父亲的身边,又重新加入了国民党。这种身份的互换并没有换掉小蒋与老蒋的亲情,也没有换掉他对于国民党的认同。其后在信仰问题上,据称已信教的老蒋也使小蒋归化。
    蒋经国终其一生都在两种倾向中晃动。他骨子里的苏式思维,使他在事实上与美国保持着相当的距离,但表面上的亲美又使他对苏联有着深切的反感。
    这个中国台湾最复杂的领导者,曾用特务极权保固蒋家统治,破坏中共台湾地下网络,囚孙立人,驱元老,固地位,放张学良……但他却称,自他之后,蒋家人不再参与政治。
   
    他为什么会开放报禁、党禁?他为什么会用一生捍卫蒋家天下,但却在最后迅速打碎?
    幸运的是,在他身后,反对他与拥护他的人都称他:台湾最好的独裁者。
    他说:“今后,只有民族和三民主义的万岁,没有个人的万岁。政府在哪里,法统就在哪里。”他承认,我知道我是专制者,但我会是最后一位——我以专制来结束专制。
    “权柄,很容易去用它。难的是,什么时候不去用它。38年的‘戒严令’是国民党的恶名与黑包袱,一定要想法解除与开放,否则永不安宁。”——蒋经国自述。
   
    蒋经国还有一句名言——牺牲享受、享受牺牲。蒋经国深知,人民基本生活的照顾是国民党“执政”有无未来的唯一标准,他也花尽了所有的心思,在基层关怀与政治风气的导正上,希望能有所突破。
   
    小蒋正式就任后,就以不便参与私人宴会为由,与蒋方良深居简出,使得蒋方良几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除了洗发、去妇联会、劳军,很少活动,充其量就是和蒋经国在院子里散步;她根本没有贵重首饰或珠宝,就算想吃些什么东西,也只托司机买回来。蒋经国只要没有出访,中午与晚间都会返回七海用餐。
    此外,小蒋不但厌恶社会大谈“豪华公寓”“豪华汽车”这些字眼,还指示台湾当局必须厉行“均富”的原则,把分配所得差距拉近。他强调官员要遵守不收礼的原则,如果有人送礼给他,蒋经国一律统一保存,到年终再决定分送机关学校还是由工作人员联谊摸彩。
    据说蒋经国因为节省,衬衫经常两三天才换洗一次,有时流汗弄湿衬衫,还自己把衬衫用衣架挂在书房,晾干了,再穿上去上班。七海的地毯变了颜色,蒋经国认为还可以用,十多年也不准换。
    七海墙壁发霉,壁纸破裂,椅子把手失灵。侍卫用三夹板挡住墙的破口,以免下雨渗水。蒋经国衣柜里也只有两三套衣服可更换,蒋方良有次给蒋经国买了双皮鞋,还被骂了一顿,说是浪费。
   
    当时台湾只要发生台风灾情,断电缺水就是家常便饭,台风结束后蒋经国总会迅速前往灾区巡视。回到家里,有时看到开着冷气,马上要蒋方良把冷气关掉,连冷气坏了修不修,也要由蒋经国做决定。
    蒋经国的节俭风格还反映在七海官邸的菜钱上。由于蒋经国担任公职,当时他的任职单位都会派专员,每个月固定把月俸、眷粮等一些经费和生活日用品,送到官邸给蒋方良签收。至于菜钱,则由蒋方良和总管阿宝姐共同管控。
    20世纪70年代末期,蒋经国家中每日菜钱约二百元,十几口人吃饭,连中等家庭都不如,往往一餐就是一顿蛋炒饭。就连全家聚餐,大厨杨焕金帮蒋经国准备爱吃的砂锅鱼头,吃不完一定打包,隔餐再吃。即便到了他晚年,台湾经济起飞,据说七海菜钱还是绝对控制在每天新台币1000元内,如果大厨采买超出预算,蒋方良还会亲自查账。
   
    以早餐为例,通常蒋经国夫妇只要一杯咖啡、几片烤面包,有时加点水果就能打发,一切以节省、俭朴为原则,更没有宵夜、点心。七海官邸餐厅的冰箱数十年不换,时常放着一包包吃剩的东西,头顿菜没吃完就加热隔餐再吃。采购的水果放冰箱,由旧的先吃,一旦烂了,削一削,蒋经国夫妇也照吃不误。
    当时七海官邸,每周一、周四由蒋孝勇全家陪蒋经国夫妇吃晚饭;周二、周五是蒋孝武全家;周三、周六是蒋孝文全家。每餐固定是四菜一汤的家常便饭。
    蒋经国在他任内前四年,共下乡197次,造访金门123次。在巡视期间,只要看见民众办喜事,一定下车看新娘,向民众道贺。到了地方,对饮食的要求就更随便,吃冷便当是家常便饭。
    影响所及,蒋经国时代,连商贾都不敢拿鱼翅燕窝等饮食在外招摇。郝柏村也说,蒋经国完全没有企业界的私交,穷苦的农民或是摆摊子的小贩这样的朋友反倒结识了不少。只是密集地下乡累了七海的侍卫,受不了每天奔波而求去者大有人在。
   
    蒋经国忙于政事,忽略饮食管理,不听医生专业意见,到了民间有什么吃什么,毫不控制饮食,自然埋下了不利因子,失眠问题也日益严重。
    熊丸曾说,蒋经国的就医态度始终是只要医生说这个病“死不了”,他就抱持着“死不了就好”的心态,能拖就拖。医疗小组曾建议增加医生人数,方便照顾,他也以“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回绝。
   
    由于服用太多西药、安眠药产生的副作用,蒋经国更出现视力问题,左眼微血管破裂,加上视网膜剥离与白内障等状况,导致视力极速恶化,必须两度动刀,最后还将左眼换上了人工晶体。传言蒋经国开完刀后还一度轻微中风,只是没大碍,亦未对外公布。
   
    自1983年年初,蒋经国已无法再下乡探访民众,时常躺卧在床,避免不适;只能在周末、假日固定时间召见俞国华、郝柏村、沈昌焕、宋楚瑜、蒋孝武、蒋孝勇等亲信到七海官邸谈话。当时美国在台协会处长李洁明,也是直接能到七海晋见蒋经国并辟室密谈的人士之一。
   
   谢选骏指出:共产党员蒋经国虽然放下了屠刀,但依然是魔鬼出身,他的父亲追随孙文引入赤祸,罪莫大焉;他鞠躬斯大林,出让外蒙古,罪亦大焉。蒋经国号召下级“牺牲享受、享受牺牲”,自己却包有二奶——用他的行为解读一下他的言论,他所谓的享受就是大奶,他所谓的牺牲就是二奶——牺牲享受就是说他牺牲了大奶,享受牺牲就是说他享受了二奶;虽然,最后蒋经国牺牲了他的二奶章亚若,而让他的大奶蒋方良享受了晚年。蒋经国的问题,根源在于他竟然把主义抬到了和民族同样的万岁高度,还把政府抬到了和法统同样的高度——他怎么可能建立一套有效的制度呢!
(2019/04/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