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随意吹牛可能致命]
谢选骏文集
·国家主权拔河赛的牺牲品
·自由主义的限度
·中共外交部沦为“西奴”
·08宪章颠覆共产党中国
·08宪章颠覆共产党中国
·徐文立的捏造露出马脚
·中国为何割让大片领土给俄国
·李煜和刘晓波
·08宪章与警察暴力
·诺贝尔肝癌奖与诺贝尔恐怖奖
·郭文贵代替刘晓波成为“核心”
·刘晓波愿意归入上帝怀抱
·《金融时报》的骗术
·习近平真被架空了吗
·“习近平思想”不如“习近平主义”
·中国缺乏以色列研究
·“三百年殖民地”的血淋淋样板
·每个国家都需要自己的偶像
·理解力与创造力
·人权与种族
·中国准备建立全球政府
·论习近平主义之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五
·论习近平主义之六
·论习近平主义之七
·论习近平主义之八
·论习近平主义之九
·向中国政府特进一言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五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六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七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八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九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五
·邓小平终于失败了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六
·解放军会死于背后一刀
·明星从嘉宝那时变成了妓女
·善心汇与太平军
·中美两国资产者已成战略伙伴
·一带一路面临腰斩
·22年前的预言和42年前的预言
·遗产真的是遗祸无穷
·北京已是空城计
·萨哈罗夫原来是个魔鬼的孩子
·后纳粹主义的文明自杀
·《纽约时报》希望新疆变成中东的乱局
·民主政治不如廉洁政治
·华人社会为何流行以黑治黑
·现代南北朝即将结束、中国即将统一
·指望外国夷狄不如指望天子自己
·为什么福建人容易出事
·郭文贵是中国领袖的私生父亲
·全世界基督徒夺回君士坦丁堡
·美国的敌基督力量十分猖獗
·“现实站在暴君一边”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烈士与逃兵
·俄国真会支持中国对付印度吗
·贱民的中文与贵族的中文
·专制未必胜——民主未必败
·以色列为何支持伊斯兰国
·白色蒙古俄罗斯
·联合国总部可以搬到北韩
·大脑的宫刑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马克思与虚无主义
·网络主权是对思想主权的误解
·全世界资产者按照我的剧本联合了起来
·六四受益人铲除六四受益人
·拿下台湾、建立新的隋唐
·台湾人投靠“百年马拉松”
·妈妈的浮肿
·毛泽东就是现代儿皇帝石敬瑭
·“瓷房子”隐喻中国社会政治的脆弱
·华人为什么喜欢拥戴恐怖统治
·中国是全球民主革命的策源地
·三民主义与神汉建国
·1980年代的出版圈子不是文化思想派别
·美国缺乏“神化的标本”
·60多岁中国公民建军节对60多岁国家连开18枪自杀
·中国基督教化的重要步骤
·军备优势是否毁掉了中国军队
·统一中国的是隋朝而不是唐朝
·刘晓波与“左联五烈士”
·缅甸和平有待于中国领导
·大国小国平起平坐
·余杰为刘晓波树了一个死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随意吹牛可能致命

   谢选骏:随意吹牛可能致命
   
   《毛岸英牺牲时的真实情景被揭开》(2019-03-21 文汇网)报道:
   
   第二次战役发起前,毛岸英参加了对我军抓获的第一名美军俘虏莱尔斯少校的审讯,担任翻译。


   审讯后,他在作战室先整理了审讯的笔录,又按彭总的指示,写一个通报,把莱尔斯提供的情况通报全军。这时杨凤安走进来,问:“毛秘书,通报起草得怎么样了?”毛岸英打了一个哈欠,说:“差不多了,就剩下个尾巴了。”
   杨凤安关切地说:“我们出国30多天了,你爸爸可能惦记你呢。你写封信吧,把记录稿给你爸爸附上,也算是你的汇报吧。”
   
   毛岸英说:“我是该给爸爸写封信了。”
   
   这一天,美机光临了大榆洞,先是来了4架,在大榆洞的上空盘旋。其间,扔下两次炸弹,把山坡上的变电所炸掉了。黄昏时,美国野马式侦察机又飞来了,像是目的很明确似的,在高空游弋了一阵,然后飞走了。志愿军司令部进住大榆洞后,美机不断光顾,引起了党中央的注意,不断来电,让他们注意防空和安全。洪学智因为分管司令部和后勤,所以防空问题也让他管。
   美机的行动引起了他的注意。“既然轰炸机炸了大榆洞,侦察机为什么接着又来呢?”他觉得此事有些蹊跷。
   根据入朝一个多月的经验,凡是敌人侦察机转过的地方,第二天准挨炸。
   他想到毛主席和周总理多次指示志愿军司令部要切实注意安全的电报:“你们的指挥所应建筑可靠的防空洞,保障你们司令部安全。你们现在的位置不好。你们指挥所应速建坚固的防空洞。请你们充分注意机关的安全,千万不可大意。”
   毛主席、周总理对志愿军司令部的安全牵肠挂肚!邓华和他因为这个问题,还专门向中央军委发电请示。后来党委分工,让他负责此事,他得找邓华商量一下怎么办了。“伙计,我看不对劲儿呀,”他匆忙地找到邓华,说:“明天敌机肯定会来炸大榆洞,研究一下防空吧?”
   
   ▲毛泽东与毛岸英(右)
   “那你去叫老总吧。”
   “老总呀”,洪学智跑到彭总屋内,说:“敌机今天来侦察过了,明天可能要来轰炸,邓华让去研究一下防空问题。”
   彭总沉着脸,说:“我不怕美国飞机,也不躲,我不去开会。”
   洪学智摸摸头,没法子,只好回来告诉邓华,说:“伙计,你知道老总的脾气,你还叫我去叫,老总一听说防空、躲飞机,就很不高兴。”
   邓华笑了。“你呀,你!”
   洪学智指着邓华说。邓华说:“老哥,甭说了,把解方、杜平叫来吧。”
   邓、洪、解、杜经研究后决定:志愿军司令部机关干部、战士,明天天亮以前吃完饭,天亮以后不准冒烟,一律进防空洞,疏散隐蔽。
   第二天只有一个人不服从决定,就是彭老总。
   邓、解、杜都不敢去叫,一致意见让洪学智去叫。洪学智进了彭总的办公室,说:“老总呀,进防空洞吧,敌机可能马上要来。”
   “哪个要你多管闲事!”彭总不予理睬。
   “出了事就晚了,老总!”洪学智着急呀。
   “来朝鲜是来躲飞机的吗?”彭总厉声问。
   洪学智一看天已亮了,他怕彭老总被炸,上去就从背后把老总抱起来,招呼警卫员郭风光、黄有焕快来帮忙。这样几个人且拉且拽,且扶且搀,勉强拉着彭老总上了山。
   “我的地图呢?”半道上,彭总嚷道。
   洪学智说:“都拿上去了,快走吧,老总。”
   邓、解、杜见洪学智把老总拉上来了,心中一块石头才落了地,对洪学智说:“跟老总下盘棋吧。”邓华对杨凤安说:“赶快把火烧旺一些。”棋摆起来,彭总脸上才舒展开了,“娘卖的,咱就下一盘吧!”邓、解、杜围着助兴。
   这时,杨凤安见毛岸英披着杨凤安的呢大衣同高瑞欣又下山了。“喂,你们干什么去?”
   “下去取东西。”
   “赶快上来,敌机马上就来了。”
   “马上就回来。”两个人跑下山去了。
   转眼间,敌机直飞大榆洞,连盘旋也不盘旋,对准彭总的房子和作战室扔下几颗凝固汽油弹。
   成普曾经给洪副主席画了一张示意图。首长批转给了作者。彭总的作战室呈东西长方形。门口在西南角。毛岸英、高瑞欣坐在会议桌后排;成普和警卫员坐在南面。成普坐在靠近作战室的门口,一个鱼跃从房子里冲了出来,脸上烧焦了一块,抓了一把雪捂上了。
   毛岸英和高瑞欣在作战室大会议桌的后排,没能跑出来。
   彭总以为大家都安全撤到山上来了,当敌机飞来时,他们无心下棋了,都站在洞口看飞机。彭总问杨凤安,都出来了吗?杨凤安说,好像高瑞欣和毛岸英没跑出来。彭总的脸顿时严肃了,说:“快去看看!”
   但这时两位同志都已牺牲了。
   彭总快步走下山站在荡然无存的作战室前,呆呆地看着两具烧焦了的遗体,半天说不出话来。两个烧焦的尸体一大一小,在大尸体的旁边有一块手表,大家知道那是毛岸英的。
   人们把彭总拉到山上后,他还默默地念叨:“唉,为什么偏偏把岸英给炸死了呢?岸英呀,你非要随我来,你说你有战争经验,你说你参加过苏联红军,参加过苏联装甲兵部队,是上尉,哪想到你年纪轻轻的……”
   
   高瑞欣是彭总在西北时的作战参谋,彭总用得很顺手。彭总入朝时,他正结婚,新婚之后,到19号才入朝的。同一天,张养吾回国去了。志愿军司令部的同志习惯叫他“高参”。
   “高参”和毛岸英之死,使彭总许多天内都陷在深沉的悲痛之中。沉默寡言,郁郁不乐。
   
   ▲本文摘自《彭德怀入朝作战始末》,王波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
   
   谢选骏指出:毛岸英毫无军事经验,却随意吹牛说自己战胜国德国人,结果周围的人都把他当偶像崇拜,忘记了他只是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孩子,没有对他进行特别保护,结果让他枉送了性命。由此可见,随意吹牛可能致命。许多人认为,毛岸英死的正好,否则中国也会像北韩一样陷入家族统治的毛坑,但是大家忘了,毛岸英只有毛泽东的败坏,却没有毛泽东的诡诈——或许他不死,也只能像毛泽东的侄子毛远清那样潦倒,成不了大器。毕竟中国太复杂了,不是北韩那样只有一个省级规模的地方。
(2019/04/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