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随意吹牛可能致命]
谢选骏文集
·美国校园暴力的根源
·退伍军人问题是战场经济的后遗症
·明星都属高棺的后宫
·学坏容易学好难
·高层建筑都是居民的活棺材
·高层建筑都是居民的活棺材
·工作越勤奋就会越是贫穷
·墨西哥向美国转移内战
·第二次内战将使美国成为世界帝国
·美国人厌恶台湾的血汗工厂
·中国只有一个发明——“以夷制夷”
·无神论者讳疾忌医、麻木不仁、只有自杀
·曾侯乙墓里的魔鬼崇拜
·以色列总理恶意诅咒中国的辛德勒
·1989年阎明复的特务调停活动为何失败
·中国必须向苏联纳贡——马克思主义者就是蚂蚁
·世界首富用马克思主义来消灭蚊子
·犹太大屠杀是马克思主义的反馈
·马克思的幽灵在美国使馆区游荡
·墨西哥左派总统会不会率众直接排队进入美国呢
·忧郁症患者才是清醒的人
·网友不懂美人计
·从悲剧到天国
·中国人为何不能接受上帝
·中国人为何不能接受上帝
·希特勒仅仅是个圣女贞德吗
·一带一路只去那些不能透明的地方
·职务让人变成植物人
·达赖喇嘛承认喇嘛教不是佛教
·美国人为何蔑视憎恶满洲人
·缺乏救赎的中国人
·伊斯兰的阿拉安拉为何没有能力
·种族平权就是种族歧视
·CNN这是在中国培训妓女吗
·“后清人民共和国”可能长期统治中国
·美国每年X个航母编队沉沦
·美国正在模拟全球中央政府的职能
·强盗转型为企业家的困难
·法国是一个危险的国家
·不是贸易战,是征收国际安全税!
·逃避国际安全税的后果很严重!
·投降不一定要举白旗
·中苏决裂才能让老毛在国内称霸
·毒贩的理论
·有什么可以取代死刑的办法
·中国人扎堆的地方特别危险
·非洲人民的解放军
·非洲人民的解放军
·车祸节乃见,一一现原形
·德国也害怕美国的国际安全税
·共产党快要变成廉政党了
·共产党快要变成廉政党了
·傅国涌跳梁小丑竟敢妄议全球政府
·格林斯潘搞乱美国的原因终于暴露出来了——卧底和犹奸
·北京人是满蒙余孽吗
·怪兽吞吃自己的孩子
·林彪吃了败仗打老婆
·川普被金正恩骗了还是选民被川普骗了
·国民党早已是过海的卒子
·一条德国人命不到两万美元
·对贪官污吏网开一面
·卡扎菲和毛泽东都是吃软饭的
·俄罗斯是中国假货的根源
·俄罗斯是中国假货的根源
·智馕智裤可以包治百病
·香港的后院不堪入目
·香港的后院不堪入目
·“贸易战”救了刘霞一命
·移植记忆培养认贼作父的奴才
·刘霞从中国政府的人质变成德国政府的人质
·中国的人均监控率即将赶上美国
·远藤誉以为中国人都没有去过靖国神社
·突厥人不该听从阿拉伯人使唤
·一条中国人命价值50美元
·日本拍摄的侵华战争纪录片《上海南京1938》
·毛泽东崇拜的心理基础
·政治正确不正确都无济于事了
·悼念恶性竞争的红色中国(纪念《河殇》30周年)
·原子弹确保贸易战不会成为世界大战
·林毅夫是个丧心病狂的叛徒
·火刑与烧烤(barbeque)
·解放非法移民将使美国成为世界帝国
·解放非法移民将使美国成为世界帝国
·哈佛大学的垂死挣扎
·狗官相护与狗棺相护
·美国不是反华而是反共——世界日报故意混淆二者
·没有圣父圣子圣灵就没有长进
·毛泽东的老婆就是毛泽东的老娘
·德国企图人质刘霞窃取世界领导地位
·德国人真的很阴险——竟想以贪污罪把加泰独派领袖送给西班牙处置
·涉外婚姻的神经敏感而脆弱
·毛泽东的死亡之吻
·全球闹剧主角缺席
·毛粒子与毛栗子
·五眼联盟血浓于水
·墨西哥向美国输出内战
·为什么一切新闻都是假新闻
·中国对美国增税为何是一招臭棋
·彭博通讯社不懂邓小平式的逃跑主义
·社会信用系统可以整合全球
·秦永敏死到临头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随意吹牛可能致命

   谢选骏:随意吹牛可能致命
   
   《毛岸英牺牲时的真实情景被揭开》(2019-03-21 文汇网)报道:
   
   第二次战役发起前,毛岸英参加了对我军抓获的第一名美军俘虏莱尔斯少校的审讯,担任翻译。


   审讯后,他在作战室先整理了审讯的笔录,又按彭总的指示,写一个通报,把莱尔斯提供的情况通报全军。这时杨凤安走进来,问:“毛秘书,通报起草得怎么样了?”毛岸英打了一个哈欠,说:“差不多了,就剩下个尾巴了。”
   杨凤安关切地说:“我们出国30多天了,你爸爸可能惦记你呢。你写封信吧,把记录稿给你爸爸附上,也算是你的汇报吧。”
   
   毛岸英说:“我是该给爸爸写封信了。”
   
   这一天,美机光临了大榆洞,先是来了4架,在大榆洞的上空盘旋。其间,扔下两次炸弹,把山坡上的变电所炸掉了。黄昏时,美国野马式侦察机又飞来了,像是目的很明确似的,在高空游弋了一阵,然后飞走了。志愿军司令部进住大榆洞后,美机不断光顾,引起了党中央的注意,不断来电,让他们注意防空和安全。洪学智因为分管司令部和后勤,所以防空问题也让他管。
   美机的行动引起了他的注意。“既然轰炸机炸了大榆洞,侦察机为什么接着又来呢?”他觉得此事有些蹊跷。
   根据入朝一个多月的经验,凡是敌人侦察机转过的地方,第二天准挨炸。
   他想到毛主席和周总理多次指示志愿军司令部要切实注意安全的电报:“你们的指挥所应建筑可靠的防空洞,保障你们司令部安全。你们现在的位置不好。你们指挥所应速建坚固的防空洞。请你们充分注意机关的安全,千万不可大意。”
   毛主席、周总理对志愿军司令部的安全牵肠挂肚!邓华和他因为这个问题,还专门向中央军委发电请示。后来党委分工,让他负责此事,他得找邓华商量一下怎么办了。“伙计,我看不对劲儿呀,”他匆忙地找到邓华,说:“明天敌机肯定会来炸大榆洞,研究一下防空吧?”
   
   ▲毛泽东与毛岸英(右)
   “那你去叫老总吧。”
   “老总呀”,洪学智跑到彭总屋内,说:“敌机今天来侦察过了,明天可能要来轰炸,邓华让去研究一下防空问题。”
   彭总沉着脸,说:“我不怕美国飞机,也不躲,我不去开会。”
   洪学智摸摸头,没法子,只好回来告诉邓华,说:“伙计,你知道老总的脾气,你还叫我去叫,老总一听说防空、躲飞机,就很不高兴。”
   邓华笑了。“你呀,你!”
   洪学智指着邓华说。邓华说:“老哥,甭说了,把解方、杜平叫来吧。”
   邓、洪、解、杜经研究后决定:志愿军司令部机关干部、战士,明天天亮以前吃完饭,天亮以后不准冒烟,一律进防空洞,疏散隐蔽。
   第二天只有一个人不服从决定,就是彭老总。
   邓、解、杜都不敢去叫,一致意见让洪学智去叫。洪学智进了彭总的办公室,说:“老总呀,进防空洞吧,敌机可能马上要来。”
   “哪个要你多管闲事!”彭总不予理睬。
   “出了事就晚了,老总!”洪学智着急呀。
   “来朝鲜是来躲飞机的吗?”彭总厉声问。
   洪学智一看天已亮了,他怕彭老总被炸,上去就从背后把老总抱起来,招呼警卫员郭风光、黄有焕快来帮忙。这样几个人且拉且拽,且扶且搀,勉强拉着彭老总上了山。
   “我的地图呢?”半道上,彭总嚷道。
   洪学智说:“都拿上去了,快走吧,老总。”
   邓、解、杜见洪学智把老总拉上来了,心中一块石头才落了地,对洪学智说:“跟老总下盘棋吧。”邓华对杨凤安说:“赶快把火烧旺一些。”棋摆起来,彭总脸上才舒展开了,“娘卖的,咱就下一盘吧!”邓、解、杜围着助兴。
   这时,杨凤安见毛岸英披着杨凤安的呢大衣同高瑞欣又下山了。“喂,你们干什么去?”
   “下去取东西。”
   “赶快上来,敌机马上就来了。”
   “马上就回来。”两个人跑下山去了。
   转眼间,敌机直飞大榆洞,连盘旋也不盘旋,对准彭总的房子和作战室扔下几颗凝固汽油弹。
   成普曾经给洪副主席画了一张示意图。首长批转给了作者。彭总的作战室呈东西长方形。门口在西南角。毛岸英、高瑞欣坐在会议桌后排;成普和警卫员坐在南面。成普坐在靠近作战室的门口,一个鱼跃从房子里冲了出来,脸上烧焦了一块,抓了一把雪捂上了。
   毛岸英和高瑞欣在作战室大会议桌的后排,没能跑出来。
   彭总以为大家都安全撤到山上来了,当敌机飞来时,他们无心下棋了,都站在洞口看飞机。彭总问杨凤安,都出来了吗?杨凤安说,好像高瑞欣和毛岸英没跑出来。彭总的脸顿时严肃了,说:“快去看看!”
   但这时两位同志都已牺牲了。
   彭总快步走下山站在荡然无存的作战室前,呆呆地看着两具烧焦了的遗体,半天说不出话来。两个烧焦的尸体一大一小,在大尸体的旁边有一块手表,大家知道那是毛岸英的。
   人们把彭总拉到山上后,他还默默地念叨:“唉,为什么偏偏把岸英给炸死了呢?岸英呀,你非要随我来,你说你有战争经验,你说你参加过苏联红军,参加过苏联装甲兵部队,是上尉,哪想到你年纪轻轻的……”
   
   高瑞欣是彭总在西北时的作战参谋,彭总用得很顺手。彭总入朝时,他正结婚,新婚之后,到19号才入朝的。同一天,张养吾回国去了。志愿军司令部的同志习惯叫他“高参”。
   “高参”和毛岸英之死,使彭总许多天内都陷在深沉的悲痛之中。沉默寡言,郁郁不乐。
   
   ▲本文摘自《彭德怀入朝作战始末》,王波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
   
   谢选骏指出:毛岸英毫无军事经验,却随意吹牛说自己战胜国德国人,结果周围的人都把他当偶像崇拜,忘记了他只是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孩子,没有对他进行特别保护,结果让他枉送了性命。由此可见,随意吹牛可能致命。许多人认为,毛岸英死的正好,否则中国也会像北韩一样陷入家族统治的毛坑,但是大家忘了,毛岸英只有毛泽东的败坏,却没有毛泽东的诡诈——或许他不死,也只能像毛泽东的侄子毛远清那样潦倒,成不了大器。毕竟中国太复杂了,不是北韩那样只有一个省级规模的地方。
(2019/04/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