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法兰奇不懂中国]
谢选骏文集
·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
·误解创造价值,是创新之母
·再论战争与国家
·宗教与国家之间的缠斗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古代南北朝与现代南北朝
·信仰扩充了野蛮民族的势力
·皇权与教权的斗争及其延续
·野蛮民族被思想开化
·宗教和语言、民族的关系密切
·儒教、佛教、道教缺乏牺牲精神
·独立思考与独立空间
·“历史的终结”三百年前开始
·弥赛亚的保护者斩首示众
·贪婪永远是人类行为的第一动机
·阿訇醉心学问和国家财富
·“万恶的思想”并非人类的发明
·妥善地使用残暴手段
·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
·帝国没落,人口与税收减少
·官二代的自肥导致政权没落
·西方的真理祸乱中国
·革命、战争、生态失衡
·中国的名字让人感到羞耻
·科学逻辑不让别的种族活下去
·类似于先秦礼制的民族习惯法
·理性的判断通常不会受到蒙蔽
·达尔文主义的真理
·达尔文主义者是这样的禽兽
·世界上什么奇谈怪论都有
·思想主权可以带来幸福感
·所有生命都遵从“思想主权”
·无私的人很容易绝种
·纽伦堡审判临时杜撰的法则
·苏联把政治犯当精神病镇压
·没有选举权的中国店小二
·中国农村户口起源于意大利德国的中世纪
·华人满足于赚钱,极少问鼎政权
·思想有其自我设限的瓶颈作用
·西伯利亚重见天日,为期不远
·战略家不过是历史命运的工具
·思想主权第四部上“人性·内篇”第一章
·“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是指控上帝
·批量烧名画,诞生新艺术
·任何角落都在大地母亲的怀抱中
·欧洲中心主义的敌基督
·生产和财富的奢侈造成生态灾难
·“经济基础”不过是思想的排泄物
·穷得剩下上帝,才看见了真相
·思想救人的最高形式就是福音
·思想主权第四部下“人性·外篇”第一章
·我们的思想割裂万物、分别彼此
·科学主义和传统宗教
·科学无法提出终极的答案
·只要动念,就可能落入陷阱
·传统宗教与新兴宗教
·人类成为自己最危险的敌人
·理想是水中流动的思想
·国家女神屠杀人类作为祭献
·贫困令人变蠢,智商下降十三点
·神权政治的基础是地下水源
·每个人都有两个祖国
·第三期中国文明吸收基督教文明的元素
·一胎化思想消灭“过剩人口”
·全球化进程政治上失控
·社会混乱是思想混合的结果
·多重的价值是人性的一部分
·在社会荒漠中创造一个社会结构
·人类基因组序列这本书由DNA语言写成
·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
·地球能养活1570亿人,是思想并非事实
·战争与和平都起源于人之思想
·思想主权第五部“途径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五部第二章、国家主权的来源
·国家主权制造爱国主义
·各种国家主权的冲突
·国家主权的野蛮性
·上帝的主权与国际法
·结构主义与思想主权
·谎言、个人主义、与之合一
·如何确认“思想主权”的存在
·思想主权的人形典范
·思想主权的基础就是正义
·人间没有终极对错,只有思想
·上帝的思想与不朽的原罪
·一念之差创造了不同的制度
·思想家和梦幻家都是被动的
·科学是语言而不是客观事实
·“三个世界”的文字游戏
·真正的美景仅存于内心
·感动自己,震动世界
·人的贫穷或富足取决于自己
·习惯成自然的人与禽兽
·如何可以不让悲剧降临呢
·划时代人物的生命代价
·没有历史的人最为富足
·苦行就是“被鞭打快乐”
·思想主权第六部“钩沉篇”第一章
·国家与器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法兰奇不懂中国

谢选骏:法兰奇不懂中国
   
   法兰奇不懂中国,因为他竟说“很多跟随汪精卫的人都被处决了,他们没有太多地方可以去。不能待在中国大陆,也不能逃到台湾;如果他们跑到香港,也会遭到逮捕。”他太小看中国人的生存智慧了。我就知道不少汉奸逃到了日本,而且去了日本妻子。例如在东京新宿御苑附近,有一家中餐馆就是这样的人开设的。此人的女儿虽然不会说中文了,还是被人当作中国人予以歧视,尽管日本政府收留了她爹,以日本女人的丈夫这一身份,但是与此同时,他必须改姓名“佐藤”,以便“符合日本习俗”。也许到了第三四代,经过“和平演变”之后,日本人会慢慢地忘记了它的来源。我曾问过一个日本专家,你们所说的在日华人,都是明治维新以后来日的;可是每当中国动乱都有大量华人来日,这些人的后裔估计占有日本人口的百分之二十以上,他们算什么呢?日本专家认为,这些华人后裔都被视同日人了……。法兰奇所说的“汉奸”,显然没有把这些人算进去,法兰奇之不懂中国,由此可见一斑——中国太复杂了,岂是一个英夷所能了解的?
   
   《这场离奇午夜谋杀案,成为他透视近代中国的窗口》(2019-04-22 新京报)报道:

   
   1937年初,在北平城墙东南方向的角楼下,人们发现了一具残败破损的尸体。气管破裂,肋骨折断,连心脏也被挖去,手段残忍之极……受害者是一位不到二十岁的少女,她是前英国驻华领事倭讷(E.T.C.WERNER)的女儿帕梅拉。
   
   一位上流社会的外国人在北平竟遭到如此虐杀,一时之间北平居民人人自危,就连大洋彼岸的《纽约时报》也报道了这起惨案。在后来的许多文学、影视作品里,都能看到这起发生在民国年间的北平奇案的影子。从《侠隐》到《邪不压正》,从《施剑翘传》到《一代宗师》,后世的人们免不了去一次次回想、猜测,那一场神秘谋杀案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而对于英国作家保罗·法兰奇来说,这场神秘的谋杀案不仅是一次意外,也不只是一层神秘的面纱,更是一个入口,让他带领读者一起,探究一个或许被遮蔽与被忽视的近代中国。
   
   自《让子弹飞》开始,姜文的电影总是充满着历史性的隐喻。在最新的电影《邪不压正》中,姜文从隐喻性的历史阐释走向了直接挪用民国历史的现实梗儿。尽管这部电影宣称改编自张北海的《侠隐》,但更像是民国历史桥段的挪用和拼接。在整个故事中,从“美国爸爸”让“中国儿子”去美国留学到协和医院的“梁启超的肾”,从“吾师庄士敦”到“老西儿,小诸葛”,从“潜龙在渊”到“凤仪天下”,从“指望张将军抗日”到讽刺“蒋介石写日记”……当然,最大的两只梗儿都出自于真实的民国案件:施剑翘复仇案和帕梅拉惨案。
   
   誓报父仇的施剑翘卧薪尝胆十年之久,成功刺杀孙传芳后在社会上激起轩然大波,引起了“知识分子的内战”:女权主义者们认为她是“现代侠女”,引为“挽救世风的道德典范”;左翼精英们认为她是“封建愚孝”,私人复仇将引发暗杀之风。由于法庭中的煽情陈述和报纸上的舆论导向,获得中华民国政府的特赦释放,晚年还担任北京政协特邀委员。围绕民国时期的这场施剑翘复仇案,美国汉学家林郁沁(Eugenia Lean)将之撰写成了《施剑翘复仇案:民国时期公众同情的兴起与影响》。在王家卫指导的影片《一代宗师》中,章子怡饰演的宫二,原型就是施剑翘。
   
   施剑翘在天津监狱被特赦之时,事后被掏空了身体器官的女学生就在天津读书。当施剑翘离开天津之后,在天津就读的那位女学生一回到北京,就遭遇神秘谋杀,支离破碎的尸体被抛尸在古老城墙的狐狸塔下。由于死者帕梅拉的父亲曾是英国驻华领事,这场神秘谋杀在鬼魅的民间传说和微妙的国际外交中,引发了诸多的悬疑和莫名的猜忌。在混乱的北京城内,不仅笼罩着惊魂的神秘,还弥散着紧张的外交。尽管有着跨国之间的联合调查,彼此都因深谙个中微妙而心怀鬼胎。惨案发生的“午夜北平一九三七”,侵华战争的硝烟正逐渐逼近,卢沟桥的炮声中断了这场神秘谋杀的跨国调查,砸锅卖铁也要调查真相的帕梅拉父亲,最终也被日本人送往了山东的集中营。就此,北平神秘谋杀案在战争与革命的号角中逐渐地被遗忘了……
   
   七十五年后,英国作家保罗·法兰奇从蒙尘的档案中爬梳出历史的真相,这场真相不明的世纪悬案终于大白于天下。再后来,姜文读到了这本用阿加莎·克里斯蒂手法写成的历史著作《午夜北平:民国奇案1937》。经法兰奇同意,姜文将这场神秘谋杀挪用到《邪不压正》中去了。在电影中,朱潜龙对李天然讲述的帕梅拉惨案比较明显。此外,在电影里,唐凤仪第二次去打针时,李天然问她父亲去哪了;唐凤仪回答说:“去参加派对,你爸爸在外面乱搞女人,他们参加的派对叫’香山天体营’你说恶心不恶心。”这也是《午夜北平》这本书中不断提及的民国神秘往事。
   
   很有意思的是,姜文似乎对这两个民国案件甚是有心。近些年,姜文放话说他正在筹拍《施剑翘传》,由他的现任妻子周韵出演施剑翘;保罗·法兰奇则透露,《午夜北平》也将由Netflix拍成美剧,姜文则出演书中的中国警长韩世清。
   
   《邪不压正》(2018)电影剧照。
   
   当你翻开《午夜北平:民国奇案1937》时,不仅会被扣人心弦的悬疑氛围所吸引,还会对法兰奇笔下的老北京生活细节所惊诧。在整场案件的来龙去脉中,法兰奇不仅对老北京各个角落的地理方位如数家珍,甚至在书写民国时代的居民生活方式时,如同他自己曾经在那个年代生活过,很可能中国人自己也没法写出这么地道而又细致的老北京生活场景。他像是一位地道的老北京人,以导游的身份向读者娓娓道来每一个案件现场的生活细节。
   
   在现实生活中,保罗·法兰奇谈起中国的城市,尤其是北京和上海,无论是近代恶土还是现代都市,他都能滔滔不绝地道出那些城市的生活细节和生活习性,甚至这座城市从近代史一路走来的种种变迁,他都了然于胸。他的写作,集中于发掘近代中国的租界与“恶土”,探索那个混乱而又冒险的民国时代,以及生活在那个年代的外国侨民们。他已经撰写了九本关于中国的历史著作,去年他出版了一本关于旧上海外国侨民黑帮史的《魔都》(City of Devils : The Two Men Who Ruled the Underworld of Old Shanghai),今年在香港又出版了一本关于一群外国侨民上海冒险史的《到上海去》(Destination Shanghai),在饭局中他还透露即将写作《到北平去》(Destination Peking)。
   
   这本今年三月由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甲骨文工作室推出的《午夜北平:民国奇案1937》,还特别附录了一册《“恶土”北平的堕落乐园》,讲述的正是《民国奇案1937》中出场的妓女老鸨、舞女毒贩以及暗中控制整个堕落乐园的“恶土之王”的真实历史故事。由于他对这场民国案件的细致梳理,企鹅图书还曾与他一起合作,带领外国读者一起重返“午夜北平”现场,在经过反复拆毁建筑的北京城内,为外国读者讲述民国老北京的案发现场及其往事。今年三月底,保罗·法兰奇与止庵等人再度重临现场,重温早已被北京人遗忘的世纪悬案。
   
   之所以他对中国及其近代史这么熟悉,除去他的祖父曾在上海当过海军的家族缘故之外,他自己也已经与中国接触了近三十年之久。
   
   在中英双方经过两年多达22轮的谈判之后,1984年12月19日正式签署了《中英联合声明》:英国政府于1997年7月1日把香港地区交还中国政府。对于长期闭关锁国的中国来说,当时的英国人对中国及其文化、语言等方面感到十分陌生,政府希望培养一些能够懂中文的人才,由政府出资送往中国留学。保罗·法兰奇回忆说,当年学校给出了北京大学和复旦大学两个选项,但二者他都未曾听闻,索性就随便选了后者。从此,开启了他与中国的“亲密接触”。就着祖父与中国的历史因缘,他从复旦毕业后,一方面撰写关于中国文化和历史方面的文章,另一方面还与朋友共同创办了专注于中国消费市场调研的咨询公司AccessAsia。2011年,该公司被伦敦的大公司Mintel收购,让他大赚了一笔。
   
   在2009年的时候,他为香港大学出版社撰写了一本《镜里看中国:从鸦片战争到毛泽东时代的驻华外国记者》(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 China Foreign Journalists FromOpium War to Mao)。在写作这本记者群英谱的过程中,当他写到《西行漫记》作者埃德加·斯诺时,发现他的传记中有一处脚注。它讲述的正是《午夜北平》里的那场神秘谋杀案,抛尸的现场是斯诺妻子海伦晚上骑车独自回家的必经之路。身为左翼记者的斯诺夫妇,一直就担心国民党的蓝衣社对他们进行暗杀行动。帕梅拉惨案所引发的种种社会谣言和大众恐惧,让她提心吊胆。当警察前来找斯诺夫妇问话之时,海伦还对被调遣来查案的天津英租界总督察谭礼士声称,这件谋杀案或许是戴笠下令的:“他们追杀的是我,不是帕梅拉。”在她看来,蓝衣社特务们意欲干掉斯诺,借此干掉《西行漫记》的写作与出版……
   
   这小小的脚注,在他脑海里萦绕不去……
   
   保罗·法兰奇(Paul French),1966年8月27日生于英国伦敦,英国作家。毕业于复旦大学、格拉斯哥大学,曾获爱伦坡奖。他擅长撰写有关中国近代史和当代中国社会的书籍,代表作品包括《午夜北平》《镜里看中国》《恶土》等。
   
   “中国何以成为中国”
   
   新京报:你这次重走《午夜北平》中的谋杀现场及相关的线索地带,有什么感触吗?
   
   法兰奇:每次在这条路线上行走时,我就意识到这是一个多么小的世界。东便门、船板胡同、后沟胡同、东郊民巷……我每次走过这些地方,我就想到帕梅拉(谋杀案受害者)从法国大使馆走出来,经过牙医诊所,走到“恶土”。故事发生在这么小的一个世界里,这对于我的写作也很有帮助。因为你需要的是一个可以被理解的世界。
   
   遇害者帕梅拉·倭讷
   
   同样,这次行走也提醒我,这个故事恰好包括了北京的各种元素,比如胡同是北京的标志,角楼和城墙说明北京也曾是一座战争城市,东郊民巷暗示着外国人入侵中国的历史,以及被人遗忘的“恶土”。对我而言,这里融合了中国元素的方方面面。当我们谈论北京的时候,我们通常指的是一个巨大的城市。但帕梅拉时代的北京,是一个非常紧凑的小城市。尽管当时北京也有300万人口,是世界上排名第十或第十二的大城市。但较之现在这个超过2000万人口的超大都市,20世纪30年代的北京相对而言是一个小世界。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