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斯里兰卡的今天就是缅甸的明天]
谢选骏文集
·李鹏家族想当皇帝死期不远
·共产党中国重蹈苏联和奥斯曼帝国的覆辙
·美国参院力避美国沦为残垣
·中美争夺整合世界的权力
·德国总理就是中国人权
·中国领导人都患有老年痴呆症吗
·北大西洋联盟的分裂
·侵犯公民个人信息还是侵犯政府垄断公民信息的权力
·中国进出口银行敢于挑战北京修宪吗
·政治正确不正确都无济于事了
·好莱坞、九一一恐袭、纳粹灭绝营
·大陆人民成为“新时代呆胞”
·僵尸国越南向中国走私僵尸肉
·每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女人
·毛泽东的后代是小三的先锋队
·加拿大人权保护远远不及美国
·日本天皇即将成为中华民族的大英雄
·唯心主义的科学基础
·精日分子与毛粉同志都因崇拜强权霸道
·比“北上广深”的总和还大几倍的城镇
·“蝴蝶迷”对现实社会的反作用力
·格瓦拉得陇望蜀、引火烧身——反资本主义还是一种资本主义
·美国强大的秘诀何在
·能够怀胎产仔的男性1.3%都不到
·印度人在中国都可以冒充西方人
·中国政府敲骨吸髓、国民生产毛额像火箭
·香港怀念满清统治
·毛主席只有毛贼贼窝没有专用行宫
·俄国还是有点希望的
·像希特勒一样的默克尔坑害了中国维权律师
·像希特勒一样的默克尔坑害了中国维权律师
·恢复终身制带来的三逼人
·法国人又懒又小气
·霍普金斯大学能够篡改人的记忆
·#Metoo运动不是女权而是网络主权的体现
·Metoo运动不是女权而是网络主权的体现
·Metoo运动不是女权而是网络主权的体现
·“国梦”过后吸毒上瘾
·美国的指数为何偏低
·美军正在积极应对第二次太平洋战争
·逐出教会还是被教会逐出
·律师和法官都没有上帝重要
·中国比美国落后三百年
·废垃民族对知识没有兴趣
·僵尸国越南向中国走私僵尸肉(新)
·川普涉及全球腐败吗
·西方世界需要一位亚历山大那样的统一者
·六四屠杀促成了东欧的自由
·人猴HUMONKEY理论家王小东
·六四屠杀与军人维权
·六四屠杀塑造“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川普的动作就像一个溺水的人
·毛泽东可以僵尸不能复活
·长城精神如何指导海战
·川普没有律师的脸皮厚
·谢选骏:美国精神就是和稀泥的实用主义
·易经乡土的阴阳合同能够逃过历史的宿命吗
·习近平对六四难属比较良善吗
·欧盟国家也算一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廖亦武的话绝不能相信
·火上浇油的灭火方法十分普遍
·美国2015年才开始思考第二次太平洋战争
·胡锦涛也是靠老婆上位的
·美国对共产党中国围点打援吗
·中国人欢迎美军到台海保卫自由
·税务局的黑幕撕开了一角
·中国和乌克兰的吃人爱好
·高干子女的翅膀硬了
·特朗普难道是孤立美国的俄国木马
·挑战自我的孔雀让我想到了人类
·法国人也变成了战国末年的猴子
·普世价值从全面进攻转入重点防御了
·政治统一窒息思想发展
·中国的进步是“从管制到监控”
·老狗幸免烹杀还有奖励
·美军真在学习解放军吗
·党八股与党股八
·中国废垃毁了自己的只能疯抢外国的名城豪宅
·中国人是崇拜恶魔的民族
·美国会不会投靠魔鬼
·中国和乌克兰的吃人爱好(校对)
·中国和乌克兰的吃人爱好(校对)
·美国会因中国失去霸权吗
·美国会因中国失去霸权吗
·冤案也是一种弱肉强食的生存竞争的结果
·美国会因中国失去霸权吗
·冤案也是一种弱肉强食的生存竞争的结果
·如何避免被自杀、被病死、被歧视
·瑞典的秀才遇到中国的兵
·中国现在还是一个野蛮国家
·中国现在还是一个野蛮国家
·犹太人隔离区是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的产物
·人民的权利还比不上马和驴
·第三期中国文明的杀伤力
·种族斗争没有“解放”可言
·奥运会缘何走进末日
·大叫“盛世”就是希望中国永远分裂下去——缅甸的内战哪有中国的内战持久
·医疗品质下降有助种族生命提炼
·奥运会缘何走进末日
·奥运会缘何走进末日
·中国是英语的次次殖民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斯里兰卡的今天就是缅甸的明天

   谢选骏:斯里兰卡的今天就是缅甸的明天
   
   《斯里兰卡系列炸弹袭击死伤人数接近800》(2019年4月22日 美国之音)报道:
   
   斯里兰卡警察在科伦坡香格里拉酒店检查炸弹袭击现场。


   斯里兰卡警察在科伦坡香格里拉酒店检查炸弹袭击现场。
   
   斯里兰卡星期一说,一系列教堂和酒店的爆炸袭击中的丧生人数上升至290人,还有大约500人受伤。
   
   斯里兰卡官员说,已经拘留了与炸弹袭击有关的13人。与此同时,袭击发生后实行的戒严星期一取消。
   
   斯里兰卡总理维克拉马辛哈星期天说,袭击发生前已获得了可能发生袭击的情报。他说,将调查为什么没有采取适当的防范措施。
   
   斯里兰卡官员说,死者中有大约30名外国人,包括美国、英国、印度、中国、日本和葡萄牙的公民。据报道,星期天早晨的6次炸弹袭击发生在3座教堂和3家酒店,随后在首都科伦坡附近的代西瓦里和迪马塔哥达又发生了两次爆炸。科伦坡主要机场一枚自制炸弹发现后被排除。
   
   斯里兰卡总理维克拉马辛哈向遇难者亲属表示慰问。他对记者说:“我将此视为一场重大危机,将把国家和经济带向不稳定。我强烈谴责这些以宗教场所和高档酒店为目标的袭击。我们所有人都必须捍卫国家法律。”
   
   警方官员说,至少两起爆炸袭击是自杀炸弹手发动的。
   
   当局说,受到袭击的教堂之一圣安东尼教堂和所有遇袭酒店都在科伦坡。其它受到的袭击的教堂包括科伦坡附近的内贡博的圣塞巴斯蒂安教堂和拜蒂克洛的锡安教堂。
   
   领导圣塞巴斯蒂安教堂和圣安东尼教堂的科伦坡红衣大主教兰吉特呼吁当局找到炸弹袭击的幕后真凶。
   
   目前没有人宣称对袭击事件负责。
   
   联合国秘书长古铁雷斯的发言人说,古铁雷斯秘书长对“发生在全世界基督徒神圣日子里”的“恐怖袭击愤慨万分”。
   
   谢选骏指出:没有人出面认领宣传自己战绩的恐怖袭击,可能另有图谋,那就是挑动不同宗教之间的仇杀。
   
   《斯里兰卡的佛教激进思潮》(2014年6月26日 刘海涛)报道:
   
   2012年5月19日,在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总统拉贾帕克萨检阅武装部队,庆祝结束长达三十多年的内战3周年。
   
   斯里兰卡原名锡兰,1972年改为现名。公元前3世纪,佛教传入斯里兰卡,目前全国总人口中,大约有70%的人信仰佛教。
   
   自16世纪开始,随着葡萄牙等殖民者的到来,斯里兰卡经历了4个半世纪的被殖民时代,佛教等传统文化受到压制。期间,佛教僧伽虽然积极努力,但是各地的僧团就像装在斯里兰卡这个布袋中的土豆,因为佛教自古以来就没有坚强的教会组织,锡兰农村社会长期以来一直处于一盘散沙的状态,依附其存在的僧团互不相属,依附于王权的上层僧侣对其则只有象征性的约束力。
   
   18世纪后,僧伽开始借鉴现代社会中政治结社的方式建立统一的僧伽集团,整肃宗教戒律。但是佛教的真正复兴还是受到基督教刺激的结果,比丘们开始致力于用现代教育方法传授传统文化,力图使青年一代对本民族固有的价值观感到骄傲。
   
   其间影响较大的事件是1873年8月的佛教与基督教的3天大辩论。据说,佛教德喜上座的发言多次得到群众的喝彩,人们认为他已经驳倒了基督教的主张。比如他说,上帝造人之后发现人变坏并将人逐出伊甸园的事,说明上帝并非全知全能。这场辩论被认为是佛教复兴的起点。
   
   之后,随着佛教院校的建立、教义册子的印刷与散发、大众传媒的发展,佛教在民众中的影响不断扩大。其直接的原因便是僧伽罗民族意识的觉醒以及后来的佛教民族主义浪潮,比丘也和世俗的民族主义运动产生了紧密的联系。上世纪30年代末,锡兰出现了第一个比丘政治组织——全锡兰比丘大会。
   
   上世纪40年代,也就是锡兰独立前夕,社会中的各种政治势力异常活跃,僧伽们也积极行动起来。其间标志性的事件是1946年2月发表的《智严佛学院宣言》,宣言的撰写人智坚以全体教师的名义号召锡兰僧伽为社会进步和政治进步而努力。他说,锡兰的整个历史表现了佛教的福祉与国家命运之间不可分的关系,因此比丘的政治行动和政治参与应该受到欢迎和鼓励。这个宣言引起了极大的争论,在佛教内部,包括因保存佛牙而闻名于佛教界的康提花园寺的长老、一度领导佛教复兴的大菩提会以及锡兰在家人的佛教组织——全锡兰佛教大会等都对此表示反对,在佛教外部,政界一些人士也对其参政合法性进行批判,“政治比丘”这一称呼从此流行。
   
   但是,反对的声音反而促进了激进比丘的联合,他们多是出身比较贫穷的年轻下层比丘,对于改变现状的要求特别强烈。因此,在一些上层僧侣的鼓动下,他们一边在政治活动参与中积极寻求自己的位置,一边为自己的行动寻找理据。比如其领导者智坚写了一本名叫《比丘和政治》的小册子,其中用一个三段论的方式证明了政治活动的合法性:
   
   首先,今天斯里兰卡的政治生活已经包含了、也深入到了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
   
   其次,今天的比丘仍然同以前一样,他们不能不担负增进社会福利的责任;
   
   结论:今天的比丘若非参加政治活动,便不能认为他们尽到了自己的社会职责。
   
   在1947年的大选中,政治比丘的活动达到了高潮,因此1948年独立后的斯里兰卡在宗教、语言、教育、就业等方面都严重偏向信仰佛教的僧伽罗人。
   
   不过,僧伽罗民族对宗教政治态度的系统表述出现在1953年出版的小册子《寺庙中的背叛》(又名《法的胜利》)中。该书猛烈地批判了佛教僧侣,认为他们千百年来犯了一个极严重的错误,完全背离了佛陀创教的初衷。他们只是追求个人的解脱,并没有履行天人之师的职责——教育和帮助他人。锡兰僧伽的堕落,就在于比丘们的这种自私、贪婪和愚昧。
   
   《寺庙中的背叛》进而提出,当务之急是要改造僧伽,使比丘们放弃只追求自利的生活——一方面依赖别人的施设供养,另一方面却对供养他们的社会漠不关心。400多年的异族统治窒息了僧伽罗民族的自信,而以佛教为资源,重建僧伽罗民族的信心,指导国家意识相态,就能建立一个不仅在物质上富足,而且精神和道德上也富足的社会。总之,僧加罗民族面临这样一个历史任务:在人间建立一个依照佛陀的教诲来组织的国家,信仰印度教的泰米尔人享有自治的要求是不现实的。
   
   1956年,另一本小册子《被背叛的佛教》的出版强化了佛教参政的政治理论以及民族主义情绪。这一年也是佛入涅槃2500周年,佛教信徒的宗教情绪空前高涨,加上1955年以来的经济问题,因此在这一年的斯里兰卡大选中,温和的统一国民党下台,更为激进的民族主义政党人民统一阵线上台。随后,种族冲突爆发,矛盾不断累积,终于引燃了长期的内战之火。
   
   冷战之后的许多国际冲突都和宗教问题有关,在可以预见的将来,宗教问题仍然可能和任何政治问题关联起来,冲突涉及的范围会变得宽泛,除了政治、经济、领土、语言等有形的利益外,也涉及身份认同等精神性问题,而且冲突一旦涉及宗教就会变得异常残酷、持久。
   
   斯里兰卡佛教激进思潮对此就是一个有力的证明。其说明的是,宗教不仅是一个完整的意义系统,包含一整套的价值观念、哲学观念和行为方式,也有基于教义或规范的集体的交往方式和组织。而且,宗教借助于种种仪式,逐步深入神秘,将个人与集体乃至宇宙联系起来,从而使信徒获得整体感、超越感、永恒感。因此,宗教能够使卑微者自觉伟大,使匆匆过客自觉永恒,凡俗众生一旦与神圣沟通,就仿佛站到了世界之巅,因此可以为信仰者提供强大的思想武器。而正如18世纪英国哲学家洛克所说:“受某种观念驱使的一个人的力量,有时会胜过被利益驱动的一百个人的力量。”如果再加上别有用心的人将其推向极端,其破坏性的影响是无法想象的。
   
   谢选骏指出:佛教国家斯里兰卡的恐怖爆炸,使人联想到同为佛教国家的缅甸。如果斯里兰卡的今天就是缅甸的明天,那么也可以反过来看到,斯里兰卡的明天可能就是缅甸的今天——缅甸正在救亡图存、对抗伊斯兰教的入侵。
   
   《 斯政府:复活节连环恐袭凶手是当地伊斯兰组织》(法广RFI 古莉)报道:
   
   斯里兰卡政府发言人塞纳瑞特尼(Rajitha-Senaratne)4月22日宣布,复活节攻击两座教堂和4个酒店等8起恐怖袭击是当地一个激进伊斯兰组织(Thowheeth Jama'ath )干的。警方已缉拿24名嫌疑人,均为斯里兰卡人。
   
   斯里兰卡6地的两座教堂和4个酒店4月21日复活节几乎同时发生恐怖袭击,死亡人数已达290人。从袭击目标来看,袭击针对的目标是基督教徒和外国游客。
   
   斯里兰卡政府今天宣布,这一系列血腥袭击是当地一个伊斯兰激进组织所为,其中两名自杀炸弹客已在首都科伦坡香格里拉酒店被炸死。但目前尚无组织出面表示为这一系列的袭击事件负责。警方缉拿到24名嫌疑人都是斯里兰卡人。同时警方也表示,正在调查这个伊斯兰组织是否与外国有联系。据国际刑警组织今天宣布,已派专家协助斯里兰卡警方调查。
   
   昨天复活节早晨,斯里兰卡六个地方的两座教堂和四个高级酒店同时遭受恐袭,其中至少两起是由自杀客所为。目前已知这一系列袭击造成290人死亡,包括两名中国人。
   
   谢选骏指出:果不其然!
(2019/04/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