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人生就是活见鬼]
谢选骏文集
·俄国对中国的秘密战争
·香港学运领袖改判监禁、污蔑犬儒
·警惕新疆的“以色列化”
·我不是左派但我被她感动
·四派勘误
·中国人的模因就是利害得失
·什么人离开白宫就活不下去
·国民党的“去死人化”
·解放军需要大批尿布
·川普总统走上反美前线
·什么是假新闻
·川普总统的亚父范增终于走了
·南朝台湾与北朝大陆的同化
·南朝台湾与北朝大陆的同化
·南朝台湾与北朝大陆的同化
·班农逃离家族政治
·《战狼2》展现一带一路的流血冲突
·中国军舰游弋泰晤士河
·灭鼠队长毛泽东
·“儒教中国的瓦解”是一个误解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七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八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九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五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六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七
·蒙古人杀害汉人不必抵命
·香槟分校运用华人减轻自己的赔偿责任
·中国军舰何时巡逻英国泰晤士河
·“镇压反革命”就是“镇压继续革命”
·为何世界上最幸福的穆斯林生活在新疆
·阿拉伯人为何比中国人还要离心离德
·中国的货物价格是美国的五倍
·第四美国与第四危机
·300万字的《资治通鉴》浓缩成这一句话
·拥抱俄国与拥抱恶魔
·中国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
·“欧洲制造”=“超级赝品”
·进化论、超人哲学、世界大战、极权主义
·她为何欺骗自己的父亲
·威权主义俄国与极权主义中国
·德国人为何会崇拜朝鲜
·黑猫白猫与病猫癞猫
·微信是罪犯朱冬们的天堂
·谢选骏:中国的穆圣、活的洪天王
·新的社会组织正在“传销”中诞生
·鲁迅是匿名写作的第五纵队
·不为五斗米折腰是官迷的哲学
·气候到底有没有暖化
·洪秀全父子的黑暗故事
·中国人为什么精神失常
·龙与象都不是肉食的老虎
·反腐的要害是争夺最高领导权
·龟眼看世界,千年如一日
·自己捐款给自己是慈善还是洗钱
·一句话主义
·论“言论主权”
·全球政府取代主权国家的矛盾一体论
·一个中国与一个欧洲都是假的
·彻底的绝对的独断近乎谬误
·灭绝中国的毒计
·大家都知道中国贪官有钱
·征服普什图人就能建立全球政府
·解放军沦为豆腐渣工程
·“第三个三十年”没有思想脊椎
·缅甸的“去伊斯兰化”
·甲午战争是第二期中国文明的内战
·美国人与犹太人
·福建女孩死于日本虚无主义
·黑人歌手为何煽动“抢劫华人”
·默克尔毁了欧盟毁不了欧洲
·中国什么时候赶得上日本
·反腐就是反党,文革就是自宫
·未来的世界孕育在我们现在的思想中
·四个死刑处决一人还是处决四人
·中国的法律是看人下菜
·盲目社会的天眼工程
·最后通牒的起源
·俄罗斯煽动缅甸暴乱
·穆斯林纳粹与穆斯林共产党
·清真寺里为什么经常丢鞋
·穆斯林没有前途
·白宫前面的下跪是谁的耻辱
·非法移民就是合法移民,十黄帝不能治也
·上海对中国的殖民统治
·美国还来得及换气吗
·马德里最后的殖民统治
·“心因”不如“模因”
·暗度陈仓潜入美国下腹部
·机器人是忠诚可靠的骗子
·君士坦丁堡陷落于拉丁帝国促成意大利文艺复兴
·多难兴邦,天佑美国
·显学来自官方地位——罗马帝国在埃及普及了基督教
·人生就像抛物线
·现代南北朝理论的深入人心
·180度大转弯还是首鼠两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生就是活见鬼

谢选骏:人生就是活见鬼
   
   网文《黄家驹一生的经历,从生到死的全过程》报道:
   
   

   黄家驹(Wong Ka Kui,1962.06.10-1993.06.30),中国香港已故著名歌手,原创音乐人、吉他手。
   1962年生于香港,是香港殿堂级摇滚乐队Beyond的主唱、吉他手及创队成员,BEYOND为中国香港也是华人地区的殿堂级摇滚乐队,亦是乐队的灵魂人物。不但在香港、中国大陆及台湾均有乐迷,远在日本、新加坡、马来西亚和海外华人地区亦有众多粉丝。乐队作曲风格属于原创型,其作品以写实为主
   个人擅长于创作,吉他技术精湛及极具音乐才华,又以独特的沙哑嗓音、尾音处理巧妙见称,是香港乐坛公认的巨星。其弟弟(黄家强)也是乐队低音吉他手。
   1993年6月24日,黄家驹在日本参与某综艺节目期间意外受伤,留医六天后于1993年6月30日逝世,享年31岁。由他创作出的《大地》《真的爱你》《长城》《光辉岁月》《海阔天空》等歌曲已成为无数乐迷心中的经典。
   八十年代初期,黄家驹通过香港TomLee琴行老板的介绍下认识了叶世荣,并发觉彼此音乐兴趣相近,于是联同两位朋友邓炜谦(又名:邬林;英文名:William)及李荣潮一起组成乐队作音乐交流,此为Beyond的雏型。Beyond于1983年正式组建,乐队在经过几次人事变动的期间时,贝斯手黄家强和主音吉他手黄贯中先后加入;并自资举办“永远等待”音乐会及推出盒带《再见理想》,终获唱片公司经理人垂青而加入乐坛。
   Beyond在1983年至1993年的阶段时发表的大部分作品均为黄家驹创作及主唱;黄家驹除了为自己的乐队创作作品之外,偶尔他也为其他的歌手(例如许冠杰、谭咏麟、麦洁文、王菲、蔡兴麟等)创作。但遗憾的是,由于当时Beyond四人时代后期所属唱片公司(华纳)的高层抱着“好作品应该留给自己,乐迷想听Beyond的音乐就应该买Beyond的唱片”的狭隘思想,反对Beyond成员把自己作品交给别人演绎,故有机会与Beyond合作的歌手不多。
   黄家驹具有率真的性格,且敢怒敢言!因此有时令娱乐圈中的人不满;然而其果断、健谈的个性,也令他成为Beyond的队长,并带领Beyond力闯多个高峰使其成为了中国香港的殿堂级乐队。不过由于他们对香港乐坛失望,再加上希望乐队能够冲出香港,Beyond决定向台湾、日本、东南亚等地方发展。
   1991年9月,Beyond在香港红磡体育馆举办了五场“生命接触”演唱会;此时日本唱片公司经理人对Beyond产生了兴趣并与他们签约,带领Beyond往日本及亚洲其他地区发展。同年年底,他们转投华纳唱片,开始了Beyond的华纳时代,黄家驹表示这是他们希望有更大自由度去玩音乐。
   1992年,Beyond开始长居日本,并接下大大小小的工作,其中包括他们最不愿意的游戏节目;他们在起初时以为日本比香港有更大的自由度去做音乐,谁知却依然要装“邻家的小男孩”去得到日本乐迷认同。虽然他们在日本的生活很孤独,但在那里学习到了和香港不一样的音乐成为了Beyond在日本玩音乐最大的推动力。此时的Beyond,在日本的知名度已慢慢上升并引来一些支持者。
   去世过程
   1993年6月24日,Beyond在日本东京富士电视台拍摄游戏节目“Ucchan-nanchannoyarunarayaraneba”,这是日本的一个非常受欢迎的游戏节目,而这个节目的两位主持人—内村光良和Nanbara(黑色饼干的成员之一)在日本十分出名。此节目是富士电视台一个极受欢迎的制作,由1990年10月开始启播,收视率很高;当时每逢星期六,安排在黄金时段播放。
   当时电视台正在录制一个综合性节目,并邀请了一批嘉宾参与演出,其中包括中国香港的Beyond成员(黄家驹、黄家强、黄贯中、叶世荣)。
   日本凌晨1时(香港时间半夜12时),录制开始,在一个名为“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游戏环节中,当天12名嘉宾分成两组,在一个舞台上进行比赛。
   舞台高约3米,台的中央有一个水槽,上空悬缀“宝物”,由两组人争夺。比赛进行了15分钟,两队人集中到台的一方;由于台上湿滑,有些人滑倒并撞向台后的背景板;由于冲力大,背景板后的支架脱落;而节目主持人内村光良(28岁)及Beyond的黄家驹(31岁)分别坠落地上,黄家驹不幸头先坠地,陷入了昏迷状态,而内村光良头戴安全帽仅受轻伤并无大碍。在日本时间凌晨1时25分及30分,两辆救护车分别赶到,把二人送往就近的东京女子医科大学医院就诊;经医生诊断,证实黄家驹的伤势为急性脑膜血肿,头盖骨骨折,脑挫伤和急性脑肿胀,一直未能苏醒。黄家驹所住的东京女子医大位于新宿区川田町,为六层高建筑物,家驹被安排在顶楼一独立病房留院观察。当日在日本,只有一份晚报报导了这宗意外。
   事发后,该院发言人称黄家驹仍然昏迷,情况严重;由于仍未确定脑部受损程度,故不能马上进行手术,一切待进一步检查才作决定。
   至于Beyond其他成员,亦多次前往医院探望黄家驹,在医院等候进一步消息。
   东京女子医大加强了守卫,一切闲杂人等拒于门外;除了黄家驹的亲友外,就只准富士电视台的工作人员进出。
   闻风而至的Beyond乐迷不能进入探望,只好怀着忧伤的心情在医院外面等候;有些女乐迷守在一家食店折纸鹤,打算连夜折好一千只送给家驹,望他早日康复。
   日本艺术界发生过的演出事故,以1981年10月5日,河合奈保子在NHK电视台作演唱彩排时的一宗意外最为严重;当时河合奈保子年仅18岁,在舞台上不慎踩进洞口,跌落4米高的台下地面,导致腰椎骨折断。
   1993年6月25日
   家驹的家人去了日本,另外香港商业二台DJ郭启华亦去到日本,他从日本一位友人口中得知此事;而香港的传媒对于此宗意外非常关注,但由于台风和签证的关系,他们被迫延迟出发到日本。意外发生后,Beyond的日本经理人并没提及这件意外,这反映出他们和富士电视台有意把事情隐瞒。大部分的日本报章均有报导这宗新闻,但是篇幅却相当小;而大幅报导这次意外的报纸,亦只提及内村光良,并没有怎样去报导家驹的情况;相反在香港,所有报章均以头版和大篇幅去报导这次意外。
   1993年6月26日
   香港一名脑科专家指出:如果脑部受重击,伤者可能立刻陷入昏迷;而脑部肿胀会令脑部压力增加,如压力超出可控制范围,伤者会因脑出血而死。他指出治疗脑出血的标准是立刻替病人进行脑扫描,如发现瘀血就要进行开脑手术、清除瘀血及放入仪器测量脑压或用药物降低脑压。
   这位脑科专家表示“据外电报道,黄家驹受伤后未进行过手术,此举有点令人奇怪”!但另外一方面消息是“嘉禾公司曾请人去找南斯拉夫两位出色的脑外科圣手准备来治家驹的病。这两位专家,当年曾治疗在南斯拉夫拍《龙虎兄弟》受伤的成龙,十分成功。但当时,他们的国家正处在战乱中,两位脑科圣手一位下落不明,另一位叫积奇的则被塞尔维亚方面招入军中做军医,很难来日本”。
   在中国香港,商业二台为家驹举行了一个祈祷会,希望家驹能早日痊愈。在这次祈祷会中,太极乐队的邓建明以及商台的DJ作了《爱的力量》,祈求家驹能够度过这一个难关。
   香港的报章继续报导家驹的情况,但由于日本方面的新闻封锁,香港的报章只能得到很有限的消息,大部分报章只说家驹情况尚可。
   1993年6月27日
   香港的报章报导了那一个祈祷晚会和家驹的治疗情况,而大部份的报章指出家驹的日文名字“Koma”与英文昏迷“Coma”的发音相似是非常不吉利。
   1993年6月28日
   日本东京富士电视台设立热线给中国香港。同日,在记者会上,家强希望意外发生在自己身上,并抱头痛哭。
   1993年6月29日
   香港报章已经没有什么有关家驹的消息可报导,他们主要报导了记者会的情况;在日本,可能由于家强的一番话令到他们开始增加对家驹的报导。
   1993年6月30日
   当日,东京正下着雨。
   传媒的报导大概是说“家驹的情况稳定”、“我们也无能为力,只有为他祈祷”,富士电视台亦指出他们不会停播这个危险的游戏,而Beyond的日本经理人亦继续否认有关新闻封锁的事。
   就在这一天,一代音乐天骄—黄家驹于下午16时15分(该时间为日本当地时间,而中国当地时间是当天下午15时15分)在日本东京去世,年仅31岁。
   同日黄昏,以下是由记者会中抽出的:
   1、6月24日凌晨,在富士电视台第四录影室进行“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节目拍摄过程中,香港摇滚乐队Beyond的黄家驹先生不慎从舞台上摔下。深受重伤的黄家驹先生,被送往东京女子医学大学病院接受抢救。但是在今天6月30日下午4点15分因为急性脑膜血肿,头盖骨骨折,脑挫伤和急性脑肿胀,已不幸去世。
   2、我们希望黄家驹先生得到安息。在此,我们亦向黄家驹先生的家人表示深切慰问。这次意外对于黄家驹的家人以及他的乐迷是非常可惜的,我们对于这次不幸的事件表示遗憾。我们在此保证,同样的意外将不会再次发生。(但是在1998年又有同样的意外发生。富士电视台中的一名职员在节目中由大厦跌下,但该名职员并没有死亡)
   3、他的家人和Beyond的其他成员都在医院陪伴他到最后一刻。
   4、我们认为这次意外是在我们意料之外,但无可否认,意外是在我们的录影厂发生;我们将会展开全面的调查,并会商讨有关赔偿的安排。
   1993年7月1日
   香港无线电视台新闻报导黄家驹去世的消息,香港所有的报纸也将此消息作为头条,有些报社更出版一些特别纪念的刊物。很多香港的媒体也有报导及吊唁,也有些人讨论日本节目的安全性;而电视台及电台也播出一些特备节目,商业二台也播悲伤的节目。
   在日本,传媒也在报导此株令人伤心的新闻;但日本人大多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一些人记错歌名,有些甚至不知道Beyond是什么。相对在东南亚地区例如马来西亚及新加坡,此事却被大肆报导。
   1993年7月2日
   在香港,传媒报导他的去世及播出悲伤的节目,另外也有很多娱乐圈有关的人来吊唁。
   家驹的家人带着家驹的遗体乘搭CX505回港(CX—国泰航空公司),大批乐迷在机场等候。
   Uchimura及Nanbara也有到家驹的丧礼来吊唁,当日他们上到一个电台节目,忆述当时的情形及感受,也再一次表示难过。
   1993年7月3日
   香港的一些报纸刊载有关丧礼的事宜,富士电视台也派人到灵堂慰问及与Beyond成员开了一个记者会。晚上,家驹的遗体被运到灵堂——香港殡仪馆。
   1993年7月4日至5日
   7月4日晚,有一个通宵纪念家驹的聚会;而商业二台亦在高山剧院有一个悼念聚会,当晚有2600个乐迷参与。
   直至7月5日,家驹的公开丧礼才设立;场面极为混乱,乐迷阻塞当区的交通,要警员到场围持秩序,听说还有一部电车被歌迷们阻挡住。之后,家驹的遗体被运往将军澳华人永远坟场15段6台25号安葬。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