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一切意外都是必然的意料之中]
谢选骏文集
·2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切意外都是必然的意料之中

   谢选骏:一切意外都是必然的意料之中
   
   《埃航ET302坠机:那个叫金也淘的年轻人》(2019-03-11 每日人物)报道:
   
   孤独、疟疾,甚至被枪击的恐惧,都克服了,但这个驻守在非洲的中国年轻人,没能逃过这场空难。


   
   天像水洗过一样蓝。烈日灼人,附近的人们戴着帽子、裹着头巾赶来,他们低头寻找、驻足、三三两两站在一起。山丘还是那座山丘,和云朵站在一起,灰褐色的泥土地上多了一些东西——一个棕色的、破了窟窿的手拿包;一只白底网纹、立在泥土上的板鞋;数不清的不足一人大的飞机碎片。
   
   坠机现场撒满了乘客的遗物。图/ 视觉中国
   这是埃航ET302的坠机现场。埃塞俄比亚时间3月10日8点38分,这架飞机从埃塞俄比亚的首都亚的斯亚贝巴起飞,6分钟后坠毁,机上157人,无人生还。
   
   
   在这架计划飞往肯尼亚首都内罗毕的飞机上,有8名机组成员,以及来自33个国家的149名乘客,其中中国乘客8名。据中国驻肯尼亚大使馆透露,这8人中有5名男性、3名女性,他们中有游客、中资公司派驻人员和联合国环境署职员。
   
   遇难者名单还未全部公布,悲伤的消息已经渐渐被证实。
   
   一个浙江宁波女孩的微博图片显示,她买了这架航班的机票,想去东非看动物迁徙,看长劲鹿、大象和狮子。飞机出事24小时过去,她的朋友无法联系上她。
   
   网友自发在她微博下留言,“非洲不好玩,回宁波动物园来吧”,“我给你画长颈鹿行不行”,有人一口气给她留言了48个表情,分别是23只大象,24只狮子,和一株椰子树。
   
   金也淘是这8名失事乘客中的一名,他的名字出现在中国驻肯尼亚大使馆提供的遇难者名单上。他是中航国际的职员,曾作为中航国际驻南苏丹唯一代表,执行参与了南苏丹40所社区医院项目。乘坐这班飞机时,他的出差任务是前往肯尼亚、乌干达、加蓬开展职业教育。
   
   他的朋友应铭(化名)形容他,“英雄小金”,“是孤独坚守在非洲的中国年轻人”。昨天夜里,应铭一夜没睡,和一群朋友坐在一起,无人想说话。本来他们约好等金也淘从非洲回来一起撸串,“但是他却没有回来”。
   
   以下是应铭的口述:
   
   昨天晚上6点多,我在咖啡馆加班,正在打电话,忽然电脑弹窗,是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航班失事的消息。我一看,那个航班从亚的斯亚贝巴飞到内罗毕,心里“砰”的一下。那条航线,就这个航班时间是最合适的,很多中国人会选这个航班,当时我就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一开始还心存侥幸,后来在网上看到他(金也淘)的名字,晴天霹雳。他就是活生生在我们身边、马上就要回来见面的一个好朋友,我很难接受。
   
   这不只是简单的朋友离去,有些时候,我们知道朋友生病了,心理会有预期,但是这种意外,谁都无法接受。
   
   我和小金虽然在2017年才认识,但我早就知道他。2014年初,我妻子参加集团年会回家后让我看了一个视频,告诉我说,这是中航国际拍的一部纪录片,讲述了兄弟公司的同事常驻非洲的故事。
   
   视频的第一个主角是小金,那年,他获得了中航国际的卓越员工。在中航国际超过7万的员工中,只有24个人获此殊荣。
   
   小金是山东人,毕业于西北工业大学。他常驻的地方是2011年才建国的南苏丹。那个地方的CBD都是土路,在视频里面你可以看到,破破烂烂的,中国基本上都找不到那样的地方了。
   
   
   金也淘一边开车,一边向记者介绍南苏丹的CBD以及自己的工作日常。图/ 《我是传奇》
   非洲很苦,入职后的年轻人第一年这个国家转转那个国家转转,后面就被丢在某个国家,有些国家只有一个人,项目在很荒凉的地方。
   
   他刚去那里,隔壁院子里一个保安就被枪杀了,直接爆头。他还在那里染上了疟疾,病好之后马上又惦记着他的项目。
   
   小金的公司说,他全年260天飞在外面。他每次去非洲前要打各种疫苗,霍乱、疟疾等等,这些疾病在中国已经很少了,在非洲还很多。他们公司的同事都是这样,停水洗不了衣服,就备齐2个礼拜的衣服,刚去的时候1个月才找到一个电饭锅,那1个月就没有米饭吃,理发也是自己理。
   
   他在南苏丹待了3年,遇到过政变,那些黑人拿着AK47开车呼啸而过,屋子里时常有流弹进来。当地人一过节就拿着AK47朝天上猛开枪,小金说,“就当是放鞭炮了”。
   
   这一切,国内很多人不了解。
   
   小金曾经说过,男人要成事儿,肯定要经历一些别人不愿意经历的东西。
   
   如果你去过非洲,甚至你看完《战狼》之后,你都能感觉到小金的不容易。他是一个非常幽默的人,每次回来跟我们说非洲的事情,明明是很可怕的事情,说着说着冒出一句山东话,“哎呀,吓死俺了”,这种时候大家就笑啊,轻松啊。
   
   小金结婚没几年,也没有孩子,刚买了房子搬进去没多久。他的日常工作是职业教育。在非洲,劳动参与率很低,很多人没受过什么教育,连开车都不会,小金他们就搞这种职业教育,搞职业大赛,教会非洲人技能,让他们在国内创造东西。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从前有很多基建的援外项目,但非洲人民记住的不是中国人,有句话在非洲是这么说的,“Chinese are our friends,but Japanese are our darling”,而现在小金做的是开拓性的工作,是他们的darling。
   
   在非洲工作,恐惧、疾病、孤独是很难战胜的。设想一下,你经常去的超市会发生恐怖袭击,你白天不敢在街上走,晚上走就是找死,你工作很忙,很多项目要跟使馆沟通,一个一个聊,还要拿出固定的时间跟国内汇报——就是这样的生活。
   
   这种驻外更可怕的是孤独感,怎么个孤独法儿呢?网络也不好,也不敢出门,老婆孩子在国内,一个人把所有带过去的剧翻来覆去看好几遍,快要看吐了。
   
   最高兴的事情是什么呢?能回国了。
   
   常驻代表名字听起来好听,但其实他们都是些刚毕业的年轻人。你到非洲一看,那么多中国人,那么多中国的商品,都是这样的年轻人艰苦做出来的。
   
   对于他们来讲,他们真的就把这个当成一个信仰。
   
   工作之余,金也淘弹唱Beyond乐队《不再犹豫》,讲述自己的理想抱负。 图/ 《我是传奇》
   昨天晚上10点24分,我给小金发了微信:兄弟,不知道你还能不能听得见,听到消息简直是晴天霹雳,我已悲痛得不能自已,愿你在天堂安好。
   
   没有人回复,他的头像还在那里——一个站着的,穿着衬衣、笑着的年轻人,戴着眼镜。
   
   我翻看我们的聊天记录,上一次吃饭,他给我发的是,“咱们在哪里吃,我看了一下机场到武侯区差不多也就是半小时”。
   
   坠机现场的视频我看了,已经那样了,看了也没用,还是会想点开来看一下,想要了解一下到底是什么情况,盼望奇迹会发生。
   
   很难想象吧,2个月前,2018年12月28日,我们还在成都吃了川菜,他豪爽地喝酒。我妻子听到这个消息当场就哭了,活生生的人,就这么没了。
   
   作为他的朋友,我希望他受到更多的关注,我想让更多人知道他。他是一个非常具有开拓精神的人,非常爱他的工作,发自肺腑想把它做好,有责任心,这都是我非常欣赏的东西。
   
   太多的话不知从何说起,昨晚,我为小金写了一篇文章,写得很快,一气呵成,今天有100多条留言,我看了一下,很多都是航空系统内部的人、西北大学的校友,还有一些素昧平生的朋友。
   
   我在文章最后写了一句:谨以此文,悼念英雄小金。
   
   现在,小金的朋友圈永远定格在2月16日的23:59分,他拍了一张玫瑰造型的蛋糕,配的文字是:这是生命里最好的五年,期待下一个更好的五年。
   
   谢选骏指出:其实,一切“意外”都是“必然的意料之中”——因为人生在世,一切都不确定,只有最后的死亡和一切的毁灭是可以确定的。但是偏偏人们不愿意承认并正视这一点,反而自欺欺人地把“最后的死亡和最终的毁灭”叫做“意外”,而把人生的偶得这样的真正意外看作理所当然的——其实,人生的种种“成就”和“收获”那才是偶然的意外和特别的礼物;只是人们意外获得了却不知感恩,不知惜福, 不知转瞬即逝也!结果,到了意外临头才知道这是必然的意料之中。我13岁的时候目睹文革武斗,当街枪战打死行人,因此思考出了上述的人生真相,从此成为一个真正意义的哲学家、宗教家、思想家;从此战胜了马列主义和二毛子泽东的思想,成一家之言。
(2019/04/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