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胡平魏京生的64反思,客观上是帮土共误导民众]
徐水良文集
·林彪的四野有多少日本关东军?
·苏联解密档案:解放战争中苏联对中共的支援
·继续笑毛左:大暴君大汉奸毛将遗臭万年
·继续告诉毛左汉奸儿皇帝毛及其它常识
·毛魔大汉奸,毛左小汉奸
·顺口溜
·中国需要一次清除毛邓汉奸贪腐集团的大扫除
·笑笑陈大骗子没本事造谣却硬要漫天造谣的超级愚蠢
·驳中共网评员cwing(百无聊赖)
·战毛左,谈民运
·必须批评法轮功的媚共投共错误
·与法轮功人士继续辩论
·关于于光远先生的部分材料
·继续回击伪轮媚共投共反科学反民主的污蔑攻击
·天方夜谭的奇谈
· 再谈郭文贵爆料问题
·一批长不大的小毛孩
·华盛顿自由塔报专访郭文贵:中国在美国情报网拥有25000间谍
·给中共“内斗”双方支个招
· 他用自己的生命论证了自己理论的错误
·再驳‘没有敌人’的谬论
·粪土当代诺贝尔和平奖文学奖
· 只有批臭无敌论和反暴力论,民主革命才会到来
·关于革命和暴力问题驳陈卫珍
·对刘晓波问题的另一类疑问
·谈民运,谈其他
·在两个上海女士视屏后面的评论等帖
·驳胡平杨建利低风险低门槛等陈词滥调
·郭文贵、民运和革命等问题讨论
·揭露中共特线很重要
·互联网时代新型革命抛弃旧式组织旧式领袖
·再批新自由主义
·对郭文贵未来前途的估计
·高智晟声明真假的常识判断和辩论
·继续讨论高智晟声明问题
·提醒国内朋友千万不要自投罗网
·几个学术问题的讨论
·川普总统必须对大选以来的仇恨浪潮负责
·继续辩论高智晟和唐辛大会等问题
·关于特线问题聊天记录整理
·也谈当代中国宪政尝试的失败及其原因
·关于唐柏桥辛灏年问题的一个跟帖
·再辩特线问题
·我对郭文贵问题的原则看法、立场和策略
·再谈信仰的负面作用
·也谈孙中山问题
·人类的第一生产力就是人本身
·再谈小学生的道理和成年人的道理
·本人对陈卫珍近来言论的评论
·信仰可怕
·国难日、国殇日里说祖国
·八月底部分网上发言
·9月前半月部分网上发言汇编修改
·近来网上部分发言(嘲弄特线)
·近来网上发言(信仰和宗教问题)
·近来网上部分发言(革命改良,党主立宪问题)
·近来部分网上发言(杂论)
·什么情况下才能有一国两制
·“台湾两杆红旗”是中共在台第五纵队
·马列之罪,还是民众素质和传统文化之罪?
·近日评论:19大、郭文贵等
·近日评论:文化和信仰等
·近日评论:杂论
· 国共两党都是列宁式的党
·理解有人肩负护同伙的任务
·不要把特线问题与观点问题混为一谈
·关于伍凡问题
·必须警惕问题的另一面(对曹长青视频的批评)
·民主其实是指公权力没有自由
·自由化民主化与信仰化成反比(与去信仰化成正比)
·对刘军宁讲座《自由的价值》的评论
·关于19大和郭文贵等问题部分评论
·为蒋介石和国民党讲点公道话
·再谈宗教问题
·评郭曝料、特线、丢车保帅等问题
·马列教人士的共同特点和共同的撒谎狡辩办法
·一些理论评论
·不是前进太快而是倒退太快
·人民资本主义vs共产党人干资本主义
·分析郭文贵不反习策略的一个短帖
·关于彭明等问题
·再辩彭明问题
·几条评论
·楊天水刑事判決書;楊天水案的庭前幕後
·再评郭事件
·简评东海一枭的民本、人本、仁本说辞
·再谈丢车保帅等阴谋
·也评李洪宽和郭文贵决裂问题
·警惕新动向,谨防上当
·评伯夷《海外民运和郭文贵》
· 郭文贵对民运最可笑攻击:你们几十年做了什么?
·4到8月关于曝料问题小部分原则性意见
·吉歌的博客:郭文贵已和中共达成和解,网红雾亭推特销号自言雾亭已死
·郭文贵事件大致轮廓
·郭文贵当然是共产党
·转推特上网友说法和本人评论
·我的一个短评
·昙花一现的大阴谋和历史大笑料
·俞智官先生搞错了问题的焦点和性质
·我的不同意见和感想
·邮件组辩论几则:郭卫兵和郭阵营特线的逻辑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平魏京生的64反思,客观上是帮土共误导民众


   
   

   
   徐水良

   
   

   
   2019-4-9日

   胡平发了他和许多人以及魏京生对89民运的反思(见附3、4)
   
   近三十年来,我一再强调:89民运失败的主要责任是赵紫阳不敢抵抗。
   
   其次,根本的责任,根本的原因,当然是暴君邓小平毫无人性,大开杀戒大屠杀。没有这个原因,据没有其他的一切。
   
   学生对失败不应该负责任。他们仅仅负一部分策略失误的责任。而学的生策略失误问题,最终只是影响失败得大一点小一点而已,不影响运动的胜负,对运动的失败还是胜利,不起决定作用。
   
   学生对失败不应该负责任。他们仅仅负一部分策略失误的责任。
   
   胡平这些人非要在无法控制很难控制的群众运动中,要求严格控制,要找出控制失误的责任者,完全是胡扯蛋。
   
   魏京生竟然对胡平不求胜只求死的策略,即“见好就收,见坏就上”,也即“见好就收不要胜,见坏就上去送死”持正面看法,完全荒唐。
   
   如果六四当时,他们这类思想和反思,认为早点撤退,能避免更大损失,也许还有一定意义。但到今天面临即将到来的与土共的决战,不向赵紫阳不敢抵抗导致89失败的方向总结教训,却向相反的方向不早点撤退总结教训,完全是搞错了方向,至少客观上,是帮助土共误导未来的决战。
   
   而且,即使胡平他们自己的总结,那么“见好就收”,427游行已经见好,就应该收,收了,就根本不会有89民运。他们的总结,就得否定427以后的整个89民运。而“见坏就上”,那六四屠杀后,无疑是见坏,大大地见坏,胡平当时为什么不鼓吹学生和民众在镇压后迎着土共的刺刀机枪去上,去送死?所以,胡平的见好就收见坏就上,完全是彻头彻尾的荒唐的而且是虚伪的胡话!
   
   所跟帖:胡平:“六四”三十周年纪念与反思学术讨论会在法拉盛举行
   
   徐水良:你和魏京生,至少客观上是帮土共误导民众。理由见我楼上帖。
   
   leebai:六四感言失败主义
   
   徐水良:胡平就是最大的不断散布失败主义的人之一。赞李白兄好文!
   
   附件目录:
   附1:曾节明:“六四”再反思:
   附2:leebai:六四感言失败主义
   附3:胡平:“六四”三十周年纪念与反思学术讨论会在法拉盛举行
   附4:胡平:魏京生谈反思八九民运
   
   
   附1:曾节明:“六四”再反思:“六四”本来有胜机,机遇诉求宜分开

   
   很多反思“六四”的人,不能将“六四”运动的主流诉求,与“六四”运动造成的客观机遇区别开来,有人因为“六四”跪求共产党实行宪政民主的改良诉求,就全盘否定“六四”运动,这是有失偏颇的。
   
   呼吁中共来实行民主宪政,这是“六四”运动的局限性和荒谬性所在,但是这改变不了“六四”运动的民主运动性质:
   
   “六四”运动的诉求是宪政民主,因此“六四”运动是一场伟大的民主运动,它是上世纪中国大陆最大的一次民主运动。
   
   虽然方式是吁请中共改良,但毫无疑问的是:“六四”运动造成了迄今为止中国最好的一次“变天”机会(去除共产党政权),它使得中共中央于1989年5月,前所未有的一度陷入失控的状态,从“变天”的角度来看,“六四”学生做得很好,但关键时刻,中共政改派领袖、中共中央总书记选择了逃避:
   
   如果5月19日前后,赵紫阳突然投奔戒严部队的某开明派将领(当时邓小平尚未对赵采取措施,他是有这个机会的),以总书记的身份号召戒严部队坚决服从党的领导,同时派兵以“制造动乱”为由逮捕李鹏、陈希同,封锁和软禁邓小平、陈云等元老,同时接管央视、北京火车站、邮电局等重要单位、、.则赵紫阳获胜的可能性非常大,据胡耀邦前秘书阮敏先生评估:
   
   当时四分之三的党政干部倾向赵紫阳,超过半数的解放军高级将领动摇、或反对戒严。
   
   但赵紫阳的选择,却是拱手把胜机让给邓小平,自己呆在家里束手就擒。
   
   因此,“六四”带来的最好变天机会的丧失,主要责任者是赵紫阳,而不是学生。
   
   那么,“六四”学领们应该负什么责任呢?他们的责任就是把一场可控的民主运动,变成了一场不可控的“布朗运动”,从而客观上为中共顽固派带来了剿杀体制内外政改派的天赐良机,这个转折点,就是柴玲和张伯苓发起的“5.13”绝食:
   
   赵紫阳从朝鲜回国后,针对学运发表了“五四”讲话,承诺在“民主和法制的轨道上解决问题”,这等于是变相否定了邓小平的“四二六”社论,在赵紫阳的开明感召下,学运大幅退场,学生纷纷复课,赵紫阳党内威望大涨,李鹏、陈希同一伙非常被动,照此发展,中共政改派战胜专政派是大有希望的,因为赵紫阳成了“平息动乱”的功臣,邓小平是不可能认错的,李鹏、陈希同必被抛出来做激化矛盾的祸首…
   
   但柴玲、张伯苓等学领担心自己遭中共秋后算账,执意要扩大学潮,以逼迫中共公开、明确地收回“四二六”社论(等于是要求邓小平公开认错),于是由甘地主义者张伯苓策划,发起了热血沸腾的“5.13”大绝食(居然把共产党政府当作英国殖民政府来对付),“5.13”大绝食逆赵紫阳开明而动,由此打开了盲目激进的大门——从此谁激进,谁受追捧,八九学运,也就演变失控的“布朗运动”,这也给伪装激进的李录等中共特务,提供了打入学运,操纵学运的大好机会。
   
   由于“六四”运动演变为失控的“布朗运动”,为中共特务操控,以为邓小平、陈云一网打尽内外政改派服务。因此,在五月底解放军大军合围、磨刀霍霍、即将开刀的危急时刻,拒绝首都各界爱国维宪联席会的参谋部部长刘刚的战略转移方案,遭到以柴林、李录为首的“广场指挥部”的拒绝,刘刚的方案是:
   
   五月三十日主动撤离天安门广场,从天安门出发,以民主大游行的方式,进占北京的各大学校园,搞校园割据。同时将全国的八大地区与北京的八大学校对应,比如说华北地区同北大对应,要求来自不同地区的学生都参与到对应的北京高校的游行队伍和以后的校园集会活动。要求北京各高校保障外地来京学生的食宿。
   
   应该说,刘刚的这一战略方案是相当高明的,若得实施,将完全打乱邓小平的军队屠城部署,令二十万“戒严部队”合击分进天安门的计划落空。
   
   
   附2:leebai:六四感言失败主义

   
   六四没有失败主义
   
   首先,我要指出,这种提出失败主义的思维是真正的失败主义。因为这种思维看起来的目的是呼唤人们不要对中国的民主运动失去信心。但实际上他们本人都丧失了信心,于是这种呼唤就成了呓语,甚至实质上产生了维稳作用。
   
   这种论者的叙述方式大概是,30年前我们失去了一个千载难寻的机会,我们当时要是怎样怎样就好了,真可惜啊。哎到了现在我们离民主化比当时还远,遥遥无期。如果上帝再赐给我们一次同样的机会,我们如何如何。这种论调,就像一个流浪者感叹:真可惜啊,30年前我在路边捡到100块钱,可惜当时我犯傻买了面包,没有买彩票,否则早发达了。上帝啊,如果再能让我捡到钱。。。我一定要避免失败主义。这样的人,本身深陷现实的失败情绪,看不清趋势,怎么能自己走出失败感,更何谈唤醒他人呢?
   
   其次,失败主义的理解并不成立。它认为,人们丧失了变革信心,所以导致最终民主化的遥遥无期。实际上这种思维既不知道当年为何失败,也不知道未来如何成功。就算这种论者几十年一贯错误反思六四,他们在实质上也没有延缓中国的变革进程,所谓的“失败主义”也一样没有影响。
   
   那么,中国什么时候可能变革成功呢?我认为有两个重要条件:第一,中国人不会觉着离不开共产党,第二,中国人人心思变。六四之所以没有成功,是因为第一个条件不具备,当时的学生和市民都没有想结束中共的统治。天安门三君子都是被学生扭送到公安局的。这里不是指责学生,而是指出当时第一个条件并不具备,虽然人心思变,但不足以成功。“失败主义”论者反对我的这种说法,据说这样会使人们进一步失去信心。这并不成立。信心一般建立在自以为理解到规律的前提之下。我们理解了当时为何很难成功,我们才能更对将来的成功抱有希望。事实上也是如此,我认为,相比六四时,现在更接近成功。
   
   我们的挫折感,很大程度上是源于对一些基本事实的错误认知。但我们在最近越来越看清事实并纠正了这些看法。
   第一,中国人在顺境中并不会主动推动民主化。原因很复杂,有主观和客观因素,这里不论。第二,西方包括美国,对中国的民主化并不大力推动。相反,扶持中共是美国精英们在过去主动采取的策略。这在很大程度上也造成中国民主化的困难。
   
   我们有了对现实的清醒理解后,才能面对现实的困难,产生对将来的希望。在前面所说的两个条件中,第一个条件已经具备,中国人已经可以离开共产党,存粹意识形态的束缚已不存在。中国的年轻小粉红们,实际上爱中共相当表面,对中共的恐惧也差了很多。现在尚欠人心思变。但这个条件正在一步步形成中。首先是外部环境变了,美国由于国家利益,要应对习近平的挑战,改变了对中共的看法,把它看成竞争对手,甚至敌人。第二,中国的经济度过了起飞的蜜月期,正处在下行通道。这个时候,中国虚假的意识形态,所谓的特色社会主义,就会成为越来越多的人的反思对象,成为人心思变的最好素材。中共的灭亡方式可以有很多。我能想到的就是,在经济压力下,习近平进一步转向文革,从而引发高层内斗恶化,唤起人们变革的愿望,从而引发下一个六四。
   
   只有对内部外部更清醒,更全面的认识,我们才能看清前方多一点,才能更有信心,我们知道过去为何失败,知道将来怎样成功。而不是沉迷于对过去的美化和怀念,陷于失败主义。
   
   
   附3:胡平:“六四”三十周年纪念与反思学术讨论会在法拉盛举行

   
   4月6日下午1:30,六四”三十周年纪念与反思-北美学者学术讨论会在纽约法拉盛民主党部举行。政治哲学家、哥伦比亚大学客座教授张博树先生作了主旨演讲。胡平、徐友渔、李伟东、王军涛、荣伟、郑旭光(前六四学生领袖)、邓聿文、高光俊、张艾枚、赵云龙等参加会议并发言。本次讨论会由纽约思想者俱乐部、中国战略分析智库主办,荣伟先生主持。
   
   前学运领袖郑旭光在被通缉的21人中相对低调,在国内时坚守信念,数次被捕。他讲述了1989年学生的诉求,他认为,当时学生群众绝大多数并不反对共产党,也正因此,市民学生对这场运动理直气壮(大意)。学者徐友渔提问,为什么六四学运领袖至今没人做任何反省?郑旭光对此做了解释。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