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王先强著作
[主页]->[大家]->[王先强著作]->[《香港雜事》3.吃]
王先强著作
·《故国乡土》十二、爱情/王先强
·《故国乡土》十三、下场
·《故国乡土》十四、人罐头
·《故国乡土》十五.解放了
·《故国乡土》十六.斗争继续
·《故国乡土》十七、结婚
·《故国乡土》十八、变/
·《故国乡土》十九、八哥鸟
·《故国乡土》二十、险中行
·《故国乡土》二十一、血路
·不欢而散/短篇小說
·笑而不答
·长官的悲哀╱短篇小说
·一只金戒指的故事
·半天逛荡
·《姐妹花》
·一家两制/短篇小說
·山村韵事╱短篇小說
·黑工悲歌╱短篇小说
·牛马婆婆
·特别专用手机里的文章╱短篇小说
·良心╱短篇小说
·烟消云散╱短篇小说
·草根阶层╱短篇小說
·她走的路╱短篇小说
·争吵╱短篇小说
·钱╱短篇小说
·黑……╱短篇小说
·期望╱短篇小說
·穷困愁苦╱短篇小说
·风雨岁月╱短篇小说
·韧╱短篇小說
·官父指路╱短篇小说
·歧路╱短篇小说
·两个女大学生的轶事╱短篇小说
·育儿╱短篇小说
·强奸之事……╱短篇小说
·一个嫁来香港的女人
·官场的烟气╱短篇小说
·一个家╱短篇小说
·那幅土地╱短篇小说
·永无法收到的商铺╱短篇小说
·此等女人╱短篇小说
·高血压╱短篇小说
·激愤╱短篇小说
·一个社会活动家╱短篇小说
·昨夜活得好……╱短篇小说
·一座铁水塔╱散文
·石上的树╱散文
·那个国民党保长╱散文
·荔枝恨╱散文
·钱的情趣╱散文
·一只小牛╱散文
·游行外缘之事╱散文
·钻石山╱散文
·地主的后代╱散文
·铁水塔与安多里╱散文
·做饭与吃饭╱散文
·黄金葛╱散文
·毛泽东思想是不落的太阳╱散文
·香港的鸟╱散文
·桥╱散文
·一个甲子的十、一感言╱散文
·百鸟与苍鹰╱散文
·国民党老兵╱散文
·地主寃魂谁祭╱散文
·死囚示众╱散文
·辣椒盐
·璨烂山花╱散文
·一个老人╱散文
·海湾的变迁╱散文
·人与狗╱散文
·鸡的风波╱散文
·防波堤……
·看更亚伯╱散文
·唱歌╱散文
·昌与娼╱散文
·威尼斯那里的两个中国人╱散文
·梵谛冈╱散文
·比萨斜塔╱散文
·橱窗女郎╱散文
·豪华的坟场╱散文
·到了长城也非好汉╱散文
·游毛泽东故居╱散文
·清明时节的愤慨╱散文
·上海所见所感╱散文
·故乡的万泉河╱散文
·故乡的一条小路╱散文
·霸王岭╱散文
·初中时期的班主任╱散文
·英年早逝╱散文
·尽头悲凉╱散文
·深深的歉疚╱散文
·地主南霸天与红色娘子军──为土改六十周年而作╱散文
·吃肉的故事╱散文
·鲶鱼╱散文
·一个奇异的女人╱散文
·初恋情人╱散文
·四大家族与地主╱散文
·黄昏恋情之谜╱散文
·我爸是地主/散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雜事》3.吃

   
   香港不仅是购物天堂,还是美食天堂;无论是大街小巷,都可以觅得到美食。在普通市民的食物当中,煲仔饭、车仔面等,都是颇具名气的;许多外国游客到香港来,都慕名而去坐在街边,一尝这些东西呢!
   吃,在香港肯定不成问题!
   我初抵港的第二天早,花三角钱去买了一个鸡尾包,咬了一口,居然是软润得不得了,满口甜香,嘴边简直流油,好吃得很;细细瞄赏手上的珍物,只见咬开处酥松层次分明,馅料逞金黄色,油润得可以流转,香气四溢;活了半生,才第一次看到、尝到这样的面包,不免惊叹世界上还有如此的佳品。我落后时代太远太远了。
   其实,我是久困禁地,因而孤陋寡闻、少见多怪了。住下后,我才知道香港人原来视面包是下下等食物的,一般地是到了生活无着、贫困潦倒的时候,才以面包为餐,谓之「捱面包」。倘若他说,在捱面包啦,那就是表明他的日子不好过了。吃面包,是捱,这大概也是在香港特有的事。


   现在,鸡尾包涨了十多倍价,卖几块钱一个了。
   香港的美食,很多很多,数之不清。香港人喜欢的美食之一,是吃海鲜,所以海鲜档特多,有些地方就干脆以吃海鲜做招牌,吸引人们去吃海鲜,例如西贡、鲤鱼门等处便是;海鲜之中,又以吃石斑鱼和龙虾为首,是必点的一味,价钱自然也不便宜,一条一斤多的石斑鱼,约在五、六百元之间,一般三、四个人吃一餐海鲜,起码得花二千元上下才行。如果到街市去买回来,自己烹调,那就会经济好多,一斤多的石斑鱼,百多元便可买到,当然是人工饲养的,现在野生的很少了。海鲜之中还有甚为名贵的品种,鲍鱼是其一,听说有间酒家,一只鲍鱼就在万元之上,而且得提早一天电话订制,否则,是无货供应的,这就不是一般人吃得起的了。
   我有时去街市,会买石斑鱼回来清蒸,然后加上酱油,大吃一顿,味道不错,极是享受。说到鲍鱼,在超级市场有卖冻货,一、二百元可买到一只或两只,这又不算太贵,我也曾买回来自己调制,希望花费少而也品尝一回高级食物;然而,无论我怎样的又煮又炒,鲍鱼也无甚变化,吃起来又韧又无味,像嚼蜡般的,实在不好吃。我不知道牠何以名贵,又何以值万元?是否事在人为,有意的把牠的身价炒高了,抑是我目不识货,又不会调煮?世间之事,有时真无以评说!以我的看法,我宁吃炆猪脚,而不吃鲍鱼;猪脚价亷,下八角、陈皮、生姜、酱料等,煮炆约两个小时,便是皮弹软肉栏熟,香气扑鼻,吃进口中,又胶又肉,满腔润滑,美味无穷,胜过鲍鱼多了。
   吃不成问题,便是解决了一个大问题!香港人个个都可以吃饱肚子,没有哪一个是捱饿的,几乎从来就无忧食,这就大大的幸运。不过,香港人也就不知饿滋味了。
   说饿,饿起来肚子很难受,饿的日子长了,肚子会一阵阵的收紧、作痛,晚上睡不着;说饿,饿起来甚么都吃,饥不择食,吃草根吃树皮,又吃死瘟鸡死老鼠,还人吃人,一古脑的往肚里塞,挣扎求存;说饿,饿至皮包骨,走不了路,躺下去便一命呜呼哀哉,起不来了;说饿,饿死了成千上万人,饿死了几千万人;说起这一些,香港人、特别是年轻的一代,听来或会不顺耳,觉得那是天方夜谭。然而,这就是曾经发生在香港边上的事。
   上一代人是时不时会说饿肚子的事的,这有警惕的作用,现在的人似乎放松了,不大说此事了。其实,饿肚子的事并不远去,而是在四周徘徊的。气候变化,水土渗毒,害虫滋生,人的为祸,哪一年来个大失收,再连续几年,饿肚子不就重临了?
   因此,在吃饱肚子的时候,还是不妨想一想饿肚皮为好,这至少可以寻找些办法,预防他日自己不要饿肚子,不会饿肚子。
   我今天还是时不时的吃面包,倘若有一日得以面包当餐,那我不会以为是捱,而仍然是觉得面包也是香港的美食。香港的面包真好吃!
(2019/04/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