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只有回答“坚持党的领导”和“把党的建设摆在首位” 、、、、、、]
孙丰文集
·“价值观”批判
7.江泽民“经典”批判
·江泽民“经典”批判
8.胡锦涛“七一”讲话批判
·只要立党,就决不可能为公!
·只要执政,就决不能为民
·人有人性,党有党性
·政有政性,权有权性
9.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批判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救不了共产党(2)
·“提高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3)
10.胡锦涛言论批判
·赵简子,你在哪里?
·究竟是人对政权负责,还是政权应对人负责?
·捕廖元华等是为夺回“已授人之柄”
·世界观是“树”而有的吗?
·只有人的世界观,没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
·坚持共产党“先进性”是对人的存在平等性的瓦解!
·政党是用来保证政权合法的,不是用来执政的
·什么是党性原则?答曰:一霸二骗
·人是为人而活 不是为意识形态而活!
·“先进性”的党必是侵略性的党!
第二部分 专辑
1.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共产党并不是一个党——我来给共产党(中央)上党课(第二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四讲)
2.“六四”
·顺“六、四”者昌,逆“六、四”者亡!
·巴黎举行“‘六、四’意义座谈会”
·“六四”——悲壮的人类史诗
·“六四”——悲壮的人类的史诗(下)
3.山东的“六四犯”
·“他娘会养”的史晓东
·原罪的共产党(10)
·原罪的共产党(11)
·原罪的共产党(12)
·原罪的共产党(13)
·原罪的共产党(14)
·原罪的共产党(15)
·原罪的共产党(16)
·原罪的共产党(17)
·原罪的共产党(18)
·原罪的共产党(19)
·共产党不是党--与姜福贞商讨
·原罪的共产党(20)
·小唐:批评不对缝
·原罪的共产党(21)
·原罪的共产党(22)
·咱把党剁内肉馅包成党肉包子,大家都吃吃有什么不好?
·原罪的共产党(24)
·原罪的共产党(25)
·请问温家宝:道德还能形形色色,多种多样?
·就严正学事与胡锦涛对话
·孙丰:论“明智”
·原罪的共产党(正文)之1
·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2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3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4
·就观念的非经验性在《自由中国》的作答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5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6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8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9
***以下是备份恢复目录,请选择缺失部分补充的以上
作者简介
·孙维邦小档案
·孙丰简介
·鲁汉简介
第一部分 批判系列
1.“合法性”批判
·引文
·什么是“合法性”?
·“合法性”在哪里?
·人的客观性与人的能动性
·一般意义的“政党”的合法性
·从以上批判里得出的几个重要结论
·“共产党”批判”(一)
·“共产党”批判(二)
·“共产党”批判(三)
·“三个代表”想从哪里为共党补充合法性?(一)
·“三个代表”想从哪里为共产党补充合法性?(二)
·人类正义
·共产党是一功利主义的集团
·鸟瞰“十六大”
·“十六大”专侃
·打倒江泽民,重振中华
2.共产党“合法性”批判
·
·人类是有理性的存在物
·人是从哪里得到“法”的?
·“宪政”批判
·共产党“合法性”批判(4)
3.“三个代表”批判
·引文:批判,必须是对被批对象的还原
·仅在代表者与被代表者之间建立不起“代表”关系
·论“代表”一词对人性的割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只有回答“坚持党的领导”和“把党的建设摆在首位” 、、、、、、

   只有回答“坚持党的领导”和“把党的建设摆在首位” 、、、、、、
   
   只有回答“坚持党的领导”和“把党的建设摆在首位”,是针对着什么提出的,才能洞见共产党和共产主义的灯下黑的铁幕所在。
   
   此一回答是 - 这两个祈施都是为突破社会所关只是人与人的关系,并且仅仅是人伦关系,与人伦外的任何领域都不相干而发动因任何行为都是为达到一定目标才成为行为。所以“坚持党的领导”和“把党的政治建设摆在首位”之做为行为,就是为摧毁社会的本质所关的只是人伦日用,除此不关别的任何事务在世界上往下活的只是 - 。人,人的往下活所可能派生的当然只是人际联系,并派生不出“党与人”的关系党只是一名号无客体对象,借党的名义来说事的那小部分人其实还是自然的人,不是“党”,“党”不是物质事实,不是物质又怎么往下活?哪来的“党与人”的关系呢?只有人才是有理性能力的物种,只有理性才能形成出领域关系,所以人的往下活所能关涉的只能是人与人的领域。


   
   “坚持党的领导”和“把党的政治建设摆在首位”,其所说却是“党与人的关系也就是党居首,民在后老孙的警告是 - !世上根本没有党,哪来的“党与人的领域关系?”我提醒共产党,“无”不能变成“有”!所以社会这个概念所揭示的只是“人伦日用”,不是“党伦日用”。党只不过是小部分人通过誓盟所借的一个名,借了党名的那小部分人还是原来的人,不因借了党名就异变出“党”这个新物种。所以那用“党的名义来领导”的还是赤裸裸的人,“把党的政治建设摆在首位”只是小部分占了党的名义的人把自己的私利与欲望摆到了首位,并没把党摆到首位,物质世界里就没有党,怎么可能把不存在的东西摆到首位呢?共产党人心里明白只有借用党的名义才能粉碎“人人生而平等,权利不可让渡”这个全人类的不得捍动的金科玉律。可见 那小部分人主观上要占据首位才借了“党的政治建设的名义”来抢占这个位置,并不存在什么“把党的政治建设摆在首位”这件事参加了共产党的人明白:人是一个物种,种性上没有差别是来自天命的不许捍动,即“人人生而平等,权利不可让渡”是明如白昼的公理,因他们在物性上找不到把自己摆到首位上去的理由,只好在人的平等性之外别找一托词:用这个托词由自己把自己包裹着推到首位,再借这个托词所确立的恶法,肆无忌弹地去占有利益,并伴之以疯狂的镇压。
   
   毛泽东说“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及“东西南北中,工农商学兵,党是领导一切的”,他说的这个“党”,只是能借了党的名的人的发号施令,并非“党”在发号令。任何自然之物的人即便入了党也还是原来那个人,既没多出二斤肉,也未多出一个新脑袋。原来拥有多少智慧还是多少,不会因入了党智慧就翻番增长。毛泽东也好,习近平也好都还是原来那个常人,不会因入党而摇身一变就成了“党”。入了党的毛泽东或习近平的物质性上不发生任何变化,无论是物理的还是化学的,所以任何人都不会因入党其聪明度就有所增加。以习为例,没入党之前他不知什么是俄罗斯古典名著,入了党当了党的总书记他还是不知俄罗斯古典名著,他首次被俄记者问及读过哪些俄罗斯古曲名著,他竟毫不惭颜地说读过奥斯托罗夫斯基的“钢铁 ,这证明人入不入党在才能上没有分毫差别,入了党并不能变成“神”。由于“坚持党的领导”和“把党的政治建设摆在首位”这个教义却就赋予了毛泽东,习近平为神的地位,有了党这个空名党的领袖就成了“神”,不再是凡身俗胎,而是一句顶一万句,一言九鼎,一锤定音了。习说“党中央是大脑和中枢,党中央必须有定于一尊,一锤定音的权威”。可事实上党中央的人的大脑还是平常人的大脑,不会因占着主席或总书记的座位就比常人更富于智慧,就成了神。党中央那大脑不是把川普只看成爱钱的商人,有钱让他赚赚,就可对付过去吗?可党中央这个大脑与在一年多的一锤定音定到今天却不得不向川普低头,证明党中央的大脑一点也不比常人高明,既定不了一尊,一年多好几十回的一锤也未定了音。
   
   只有用“党”这个名,才能把自己通过“建设”摆到首位,才能一言九鼎,才能成为超然的“神”,事实上人类中从来就没发生过党的领导这回事,也未发生过“把党的建设摆到首位”这码事,发生的只是借了党的虎皮包着自已去吓唬百姓,发生的只是借了“党的建设”的虎皮把自己摆到首位上的事。至此老孙以无懈可击的论证,一个环节一个环节地还原了只有人的领导和只有人把自己摆到首位这回事。老孙就向共产党发出质问。既知用不用党的名义所完成的领导都只是人的事,用党的名义摆到首位的也是人的事,干嘛非要织一件根本不存在的新衣呢?脱去那骗人的新衣把自己恢复到赤裸裸的肉身的地位有什么困难,有什么不好?
   
   老孙已经证明了国家是客观的,实在的,不可抗的,而党是主观的,空的,是选择因而可抗的。国是名正言顺的器,而一党则名不正言不顺。国器已名正言顺地呈献了国家就是最高最正,没有比用国家的名义来管理社会更名正更言顺的了,为什么不把国器摆到首位上去呢。只有国器才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党又算那根葱?
   
   所谓意识形态危机,还不是因党是领导一切的,占了国这个唯一的正名言顺的器才引出的危机?下回接着侃。
(2019/04/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