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人类对价值观只有一个 - 即趋福避祸!]
孙丰文集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6)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7)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8)
·就中共四中全会的声明
16.赵紫阳永垂不朽!
·赵紫阳永垂不休!
·请紫老别上山,别盖旗
·赵紫阳思维与共产党党性的区别
·赵紫阳负的是道德责任
·党员也只能与人性而不是与“中央”保持一致!
·赵紫阳小事一件
第三部分 原罪的共产党
第一篇:请问吴官正:哪是腐败的源头?
——评吴官正2007年1月8日《从源头上治理腐败》
·第一篇(0)
·第一篇(1)
·第一篇(2)
·第一篇(3)
·第一篇(4)
·第一篇(5)
第二篇:“党内民主+行政改革”?别自欺欺人啦!
——只要“党”前还保留着“共产” ,改革就是枉谈!
·第二篇(1)
·第二篇(2)
·第二篇(3)
·第二篇(4)
·第二篇(5)
·第二篇(6)
第四部分 其他文集
·SARS所证明的
·致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逮捕江泽民!
·诗人出愤怒,盛世出正义!
·读洪哲胜“假如我是胡锦涛”感而和之
·不要把在反“非典”上建立的人民性,丢失在镇压“敌对势力”上
·“两院”释法——恶信号,百害而无一利便!
·三百年说不完的谎言 也有始端
·致茅于轼(一)
·致茅于轼(二)
·理直气壮地说:就是要自由化!
·读余英时《知识分子的边缘化》
·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是一大谬!
·“民主”不接受定语──“对社会主义民主”的批判
·“海内”、“内政”不是反“人政”的土围子
·“北京政权”早已不是政权,它实际是个屠宰的力量!
·《我们愿陪刘荻坐牢》这题目很不老实
·胡锦涛又说错了:民主不是生命的外在“追求”,是生命的本己性质
·谁说杜导斌无罪?!
·郑恩宠案是共产党向人民、向人类正义的宣战!
·“西北大反日”是民族在寻求出路
·也请为郑恩宠先生一呼!
·不是人民“反”革命,而是“革命”反人民
·“稳定”它娘是谁?
·戈尔巴乔夫应对江泽民提起告诉
·虚舟先生的文章值得一读!!!
·近期中国政治形势的分析(上)
·武装力量中立,格鲁吉亚又一次榜样中国军队
·“国家绑架”后果堪忧——中国近期政治形势的分析(下)
·胡锦涛永远跨不上宪政路
·“发展是第一要务”对抗人类公正
·在中共内部背景下谈刘荻获释
·军委主席自兼中央警卫局第一政委是死棋!
·家宝兄,咱携手建一个“中华合众国”吧!
·军委主席兼中保政委的违法性——其性质是反党
·我不由振臂喊:美国万岁!布什万岁!
·正义无国界!
·不只是萨达姆一人该死!
·温二哥,“内政”也没有以“任何方式”的权力!
·共产党怎么也没因“中国教育低”而不发动共产革命呢?
·只有“正义”(或人本)救国
·木子美要什么?——要真!
·黄静案都应对哪些人提起公诉?
·新年献词:我操党它娘!!
·王怀忠判死济南——“滚刀肉”杀人灭口!
·这还是一个国家吗?
·警告刘路!!
·《决绝地转身》按
·江氏乱军,国家前途不堪!!
·为胡锦涛叫一声好!
·能否制止法轮功迫害,是胡政权的考验!
·“肉包子打狗”或“金元宝砸贼”
·海内海外一齐上,撕破宝马,发掘扩大,把民主推向倒计时!
·在“大葱挂宝马”与“刘忠霞的死”之间,构成行为选择!
·刘青伙计的命题不对
·中国的腐败之风为什么难以遏制?(上)
·中国的腐败之风为什么难以遏制?(下)
·“发现一个,查处一个”,关键之笔在于:“发现上留情”
·茅于轼“奇文”不只是糊涂,更是献媚!
·“国家尊重和保护人权”不是宪政精神
·“本”排斥一切“反本”的原则──对“以人为本”、“国家尊重和保护人权”的批判
·救国不是捉迷藏!
·只有“民主”,没有“社会主义民主”(上)
·只有民主,没有“社会主义”民主!(下)
·论“本“(上)
·论“文明”——答黄晓星君
·论“本”(下)
·也谈“文化是最大的腐败”
·对吕加平这“一石”且莫等闲看
·也谈“文化是最大的腐败”(2)
·怎么样才能真正铲除腐败?
·“治国人才队伍”说,反证胡哥哥腹内空!
·“治国人才”说反证胡哥哥腹内空(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类对价值观只有一个 - 即趋福避祸!

   人类对价值观只有一个 - 即趋福避祸!
   
   因为“认”是人能动地发动的行为。 - 亦即去知识“价值”是用来认知的形式即概念,价值不是客观的对象,是储存或反映对象的空口袋因而“价值”只是一种既成的反映思想的载体,它已经在那里了,人是反转身来拿它去认知它所反映的到底是什么的一种认知方式。这种方式不同于对实际对象的认知,因凡实际对象都有形体,可被经验直观,也可实际的去测度即实验。并以实验获得的无情结果为支持。价值只能被生命内在地体验到,不能从用实验的方式来证实。故而“价值”之做为学说”不是对物的,价值所关只是人生而非科学,所以在方式上是反思的不是经验的。因人所面对的‘价值’已是已然的知识,这个知识所反映的是什么,人还尚未知之。只有借了做为概念的“价值”,人才能去反观生命中的积累,析离出与价值相关的要素,构成 于生命意义的知识,可见价值学说属于形而上,不是对有器的物的知识。
   
   价值是与科学相对的人事学说,共党高层皆未达及这个层面。


   
   “共产党宣言”,开宗明意就肯定共产主义是“幽灵”。
   
   幽灵是什?“灵”是心灵,“幽”是鬼魂译成。汉文,就是毛泽东说的牛鬼蛇神,魑魅魍魉,或在阴沟里见不得阳光的秘密谋划。虽马克思主观要说的是反意,可他故意地反说里还潜含着他未意识到的潜意识 - 他心底已把共产主义肯定为一种见不得阳光的阴暗的谋划“宣言”开头的这段话与老毛把“帮助党整风“一摇乩筒就变阴谋为阳谋是同一个逻辑格式老孙则说:阴谋阳谋都是谋,只要‘谋’就是背着公众在黑暗里偷偷干的,‘幽灵’不是士大夫的清议之风,不是光天下对社会的评品。
   
   理由是:“类”是用来区分物种的,任何物种的种性都无差别而“价值”是生命从种性实现中获得的体验无差别的种性怎么可能发生有差别的生命值呢? - 我的论证就这么简单而精致,一劳永逸地证明了因人只有无差别的本性同一个本性怎么会表现出不同的“价值观”呢?
   
   正常的或纯粹人伦的社会,人的自然倾向性只是趋福避祸。
   
   而共产主义却是为求功利的,以功利为最高目都必堕化成侵略!
   正因人的价值观就只是人伦日用,共产主义价值观却是为党,为革命,为崇高的理想,才导致出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剥削阶级的与劳动大众的,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分野。只要人类成员的就无分野,只有臆想出来用来骗人压榨人的才与人伦相异!
   
   人知识到价值须通过概念,因概念是反映知识的。人把身体发生的痛,痒,酸,麻,反映为痛,痒,酸,麻,就是一个知识行为,但痛,痒,酸,麻本身只是某种被感觉到的神经传导,知识反不反映那一神经品质它都是那个品质,只能被感觉到,并不能被知识。要知识它必须通过反映它的形式即概念。所以即使是人还不能知识,单凭感觉,生物的生物性也都天然倾向于趋福避祸。所谓“福”就是生命的满足感,所谓“祸”就是生命的欠缺或痛苦感即使。人还没形成出知性单凭本能也就天然倾向于趋向完满,躲避灾祸,只是尚不能用知识形式来反映哪是福,哪是祸罢了。并非福祸未被知识形式所反映人生的价值观会有不同。
   
   同父母的人,DNA绝对无差别,偷情生的孩子DNA才可能不同。
   
   老孙敢于英明断言 - 共产主义是一种以侵略为目的的价值观!
   
   看“宣言”:“资产者与无产者”:“至今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此是老马创立的一个全称判断,其中的“至今”所判的是对人类成为人类以来的全部历史;“一切社会”是以社会为对象作的范围上的无遗漏判断;而“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是对人际领域内从无正义无公平下的断定这个陈述肯定了什么呢曰:肯定了人类有史以来从无公平与正义,有的只是拳头的大小,与力量的强弱。
   
   “斗争”这个词的功能所完成的是对人类是“靠讲理来往下存在的”挑衅和否定。“斗争”前又缀以“阶级”,是就人类是理性存在物的一种蔑视与荡涤 - 因人类日常讲的理都是具体的,经验的,但在具体的和经验的理背后还有一个总理,即先天为真的公理,为经验之理所依凭因经验永远不会给予经验判断以普遍和必然的有效性。老马洞见到只有否定了人类是由公理支持的,讲公德生物,若不否定公理,他“以不讲理为公理”的企图就进入不了社会,他就不能“使不讲理成为社会公理”,也不能使人成为不讲共德的动物。若否定不了公理,由经验所讲的具体的理所依凭的公理就始终庄严地矗立,成为侵犯者的天敌。
   
   那么,人类公理究竟是什么曰? -
   
   人类公理只是 - 人人都是人,从人人都是人里推得的当然就是 - 在社会地位上人人平等,因而人人生而自由所以人类社会的公理就是公平与正义!马克思的阶级斗争论就是为解构人类的往下活是建立在“人人都是人,因而人人平等和生而自由”这个不准动摇的原则上的。他用“至今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推翻了人是讲公理的,变成了只须使用拳头,谁的拳头大社会就归谁所占。
   
   共产党把社会解释成是个胜败而非讲理问题。马就有理由号召--无产阶级不必讲理,只要把全世界的街头闲汉、混混、流氓呼唤到一起,用拳头去打败一个地区的掌权者,共党只关心胜不胜利,成不成功,不问公不公平,正不正义。求成功或胜利才是共产党所看重,成功就是共党的一切。
   
   马说的“自由民和奴隶、贵族和平民、领主和农奴、行会师傅和帮工,一句话,压迫者和被压迫者,始终处于相互对立的地位,进行不断的、有时隐蔽有时公开的斗争,而每一次斗争的结局是整个社会受到革命改造或者斗争的各阶级同归于尽。
     在过去的各个历史时代,我们几乎到处都可以看到社会完全划分为各个不同的等级,看到社会地位分成的多种多样的层次”。
   
   都是出于煽动人的仇恨,分裂人群,为他们成为社会主宰而发动的舆论。也有真诚的民运人士在这个问题上非顽固地坚“阶级斗争说”不可。真是蠢到了家。我说:即使是老马、老列所见的这类状况是实的,那也只是实际而非真际。即它是人类进化上还处在较低理性阶段上无从避免的状况。请扪心白问:“阶级”是不是一个概念,若是,它又是从哪里来的?如果人不先在后天习得了理性,并且人被理性所规定而后才运用理性,又焉能建立起“阶级”这个概念?即使“阶级”做为知识能成立,也用不着用仇恨,用杀戮去解决。因为阶级本就是用理性所建立的一个知识,用知识的诠释和更上一层楼的,看得更远阔更深入的更高觉悟或境界的方法,还会比杀人更痛苦吗!其实马、列、斯、毛、邓、江、习们是先有了治人的欲望,而后由欲望建立了外王之功的目标,才造出“阶级斗争”这类概念的!才有了东西方的价值分野的!人既可用理性造出阶级这个概念,也一定可以让这个概念消化在理性里!别忘了这是人类处在较低阶段的知识成果,我们的智慧不是天天时时都在开拓着吗?又何必非要倒退?
   
   我们还是接受刘玄德的虚伪,拒绝曹孟德的奸诈与杀戮为是!
(2019/04/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