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思源
[主页]->[百家争鸣]->[思源]->[关于“暴民”的对话]
思源
·评析冼岩的一段妙文
·两大民主潮流的源头
·卢梭与洛克针锋相对
·“多数决定”还是“全体一致”——真假民主的区分之一
·卢梭如何歪曲投票权与多数规则
·多数规则的实质性内涵
·多数决定与民主集中制
·真假民主的区分之二——公意从何而来?
·真理是客观存在的吗?
·真假民主的区分之三——如何对待平等
·认清卢梭的公意及平等的实质
·评析卢梭创建平等状态的思路
·评析卢梭创设的社会制度
·真假民主的区分之四——如何对待人民
·为什么要认清卢梭的真面目
·对“人民主权”的审视和反思
·社会的分化与现代民主(一)——社会分化与社会矛盾
·社会的分化与现代民主(二)--两种类型理论
·社会的分化与现代民主(三)--历史的经验教训
·社会的分化与现代民主(四)——关于政治平等
·卢梭与洛克针锋相对论财产权
·简论“中产阶级”
·我的《自由观》
·卢梭的《自由观》
·萨托利对卢梭的评价有值得商榷之处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一)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一)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一)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一)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二)
·读王天成“论共和”文章有所想
·怎么看待“大多数”——与云易商榷
·再谈“大多数”
·谈谈“多数统治和保护少数”
·论平等与自由
·萨托利对平等的论述有值得商榷之处
·萨托利论述自由与民主有值得商榷之处
·统治者总是少数人
·少数统治者如何产生
·如何制约统治者
·谈民主与素质的关系
·现代民主的奠基人——纪念洛克诞生三百八十年
·向曹思源请教若干问题
·卢梭的伪装
·托克维尔的反思
·为施京吾先生澄清一些事实
·民意与民主
·为“私”正名
·关于多数暴政的对话
·关于多数暴政的对话(续)
·社会的变革是如何发生的?
·多数原则与多数暴政
·论《人民的权力》
·再论《人民的权力》
·党内民主、精英民主及其它
·自由与枷锁
·托克维尔究竟说了什么?
·也谈“坏民主”及“好民主”
·现代政治的两项成果——民主与宪法政治
·评一篇概念混乱的文章
·评析哈耶克对“多数统治”的论述
·评析哈耶克对“雇佣与独立”的论述
·“多数”与民主
·自由,消极自由,积极自由及其它
·民主、自由、平等及其相互关系
·有关民主的几个需要探讨的问题
·评冯胜平的几篇文章(注)
·未知死,焉知生?
·读“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贪官”一文有感
·不识庐山真面目——我的思想演变历程
·不识庐山真面目--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一)
·不识庐山真面目--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二)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三)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四)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四)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五)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六)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七)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八)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九)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八)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九)
·评哈耶克的《自由秩序原理》
·再谈民主与宪政
·关于平等的对话
·评“谈谈我对民主制的理解”一文
·关于“暴民”的对话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暴民”的对话


   
   焦瘦:听说了吗?一场大火,烧死了十几个人,真惨。
   
   嗣源:听说了,那是一个外来人员杂居的地方吧。

   
   焦瘦:全是外地人,人口密集,象个蚂蚁窝。
   
   嗣源:他们都是来讨生活的,大城市么,干什么都能赚到钱。
   
   焦瘦:是啊,他们只知道赚钱,就只看到眼皮底下那么点小生意,没有卫生意识,没有安全意识,肮脏、混乱,拿他们没有办法。
   
   嗣源:不是说把他们赶走了?
   
   焦瘦:他们活该!不驱赶能散吗?
   
   嗣源:或许应该分别处理。
   
   焦瘦:怎么个分别法?
   
   嗣源:违法犯罪的送交法办,对其余的人还应该善待,加强引导、管理。
   
   焦瘦:引导、管理了好多年,还不是老样子。现在好了,干脆,果断,蚂蚁窝给捅掉了,这是国际大都市,理应干干净净,高端亮丽。
   
   嗣源:不加区分一锅端,这恐怕不是善待人民的做法,人民政府为人民么。
   
   焦瘦:为人民?你们这些人,一来就是把人民抬出来,可笑。
   
   嗣源:什么叫做把人民抬出来?又有什么可笑的?
   
   焦瘦:你听说有个词,叫“拜民教”吗?
   
   嗣源:拜民教?没听说过。
   
   焦瘦:就是说有一种宗教,他们拜的神是“人民”,把“人民”当上帝,它代表真理、代表正义、代表权威、至高无上。
   
   嗣源:你的意思我听出来了,在你眼里,宗教是可笑的,把“人民”当作上帝也同样是可笑的。
   
   焦瘦:喔,可别这样说,我们是在谈论人民,不谈宗教。
   
   嗣源:是你自己在谈宗教。
   
   焦瘦:我不过是打个比方。
   
   嗣源:那你究竟什么意思?
   
   焦瘦:换个说法吧,我记得有位名人说过,“人民?我没看见过人民,我只看见一个个的人”。这意思你懂吗?
   
   嗣源:我猜,这意思是,就好像在说,我没有看见“人们”,只看见一个个人。
   
   焦瘦:(没想到对方话里有话)差不多是这意思。总之,“人民”这个词,抽象,虚幻。
   
   嗣源:你是说“人民”这个词没有意义?
   
   焦瘦:也不是说一点意义也没有。
   
   嗣源:那么,“一点意义”是什么?
   
   焦瘦:人民,就是暴民。
   
   嗣源:这么说来,“人民”要么是虚幻抽象,要么是一群坏人。
   
   焦瘦:我看得多啦,动员人民分土地、斗地主,杀了很多人,动员人民大鸣大放、斗右派,几百万人家破人亡,动员人民搞大民主、斗走资派,又死了很多人。“人民”就像条狗,叫它咬谁就咬谁。
   
   嗣源:你说到大民主,是指文化大革命吧。
   
   焦瘦:你不是也经历过吗?就像一场洪水,丑陋的人性泛滥成灾。
   
   嗣源:是啊,我们都是大民主的参与者,我写过大字报,批斗过走资派。你呢?
   
   焦瘦:那是免不了的。
   
   嗣源:喔?你也写大字报批判走资派,也批斗走资派?
   
   焦瘦:当然罗,能不这样做吗?那是什么形势呀,不革命就是反革命,批斗走资派就是闹革命。
   
   嗣源:是啊,革命,革命,其实那时我们还不懂得什么是革命,被蒙骗了,如今才知道,那是毛泽东带领一批人去打倒刘少奇那批人,再打倒林彪那批人,争夺权力就是闹革命,所谓动员人民闹革命,无非是煽动百姓去充当他们的打手。
   
   焦瘦:这话精辟!正是一场大骗局。
   
   嗣源:一场大骗局,对,我们每个人都是这样,被煽动、被蒙骗、被利用,一起卷入了这一场骗局,所以,人民是被蒙骗了,人民是被利用了。
   
   焦瘦:对,被蒙骗、被利用。
   
   嗣源:那么,是谁发动了这场大骗局?是人民发动的吗?
   
   焦瘦:当然不是。
   
   嗣源:是那些争夺权力的人发动的,所以,这场浩劫不是人民的过错,不应该指责人民像条狗,叫它咬谁就咬谁。
   
   焦瘦:哟,慢着,你……,你是在设圈套让我钻啊,让我自己否定自己,高明。
   
   嗣源:互相探讨,哪有什么圈套不圈套。
   
   焦瘦:不过,话要说回来,人民为什么会被蒙骗、被利用?是因为人民的素质太低了。
   
   嗣源:你说的素质很低的人民,包括我吗?
   
   焦瘦:别误会。
   
   嗣源:还包括你自己吗?
   
   焦瘦:当然不包括。
   
   嗣源:那么我和你不是人民的一分子啰?
   
   焦瘦:你什么意思!
   
   嗣源:我的意思很清楚,你我都是人民的一分子,难道你认为你不是人民的一分子?
   
   焦瘦:唔……
   
   嗣源:你说人民素质低,岂不等于说,你我的素质很低。
   
   焦瘦:不能这么说,不是你我的事情,而是说,大多数人的素质低。
   
   嗣源:这种话我听多了,一个社会里分两类人,一类是素质低的人,一类是素质高的人,是吗?
   
   焦瘦:差不多是这意思吧。其实,我说人民是暴民,是指素质低的低端人口。
   
   嗣源:那么,你已经放弃“人民是暴民”的观点了?
   
   焦瘦:不提也罢,不提了。
   
   嗣源:其实你说的暴民是指低端人口。
   
   焦瘦:是的,这一点很重要。我认为,一个良好的、稳定的社会,只能是精英治国,让精英当家作主,低端人口怎么能当家作主?他们要做的事情和责任,就是在精英的治理下做个守法的公民。低端人口,他们必定有所不满,他们做着低端的工作,拥有低端的知识,只有低端的才能,过着低端的生活,心怀不满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他们把自己的处境归咎于高端人口,归咎于社会,归咎于政府,却不知道这一切都是他们自己造成的。不好好读书,不力求上进,不刻苦奋斗,遇到困难就停步,遭遇挫折就回头,目光短浅却好高骛远,胆小怕事却容易冲动,偏好图小利而失大,容易受煽动而失范,居心叵测的人点上一把火,就能挑动他们起来暴动。
   
   嗣源:喔,你可不简单啊,像是在发表一套理论,佩服,佩服。
   
   焦瘦:怎么?只许你发表理论,我没有资格发表理论?
   
   嗣源:我哪有什么理论,倒是很迫切想请教你高见,请继续讲。
   
   焦瘦:我认为,阶级斗争不是推进历史的动力,那些人宣扬阶级斗争,无非就是鼓动低端人口去斗高端人口,还鼓吹说什么“劳苦大众当家作主”,无非是利用暴民拿着枪杆子为他们去造反夺权。可是,斗来斗去的结果怎么样呢?社会还是两极分化,穷人、弱者还是存在,富人、强者还是存在,有权有势的总是精英,劳苦大众总是低端人口,斗来斗去的结果仍旧还是这样,永远不会改变。阶级斗争除了制造社会混乱,对于社会进步没有任何意义。
   
   嗣源:好一通高论。
   
   焦瘦:高论谈不上。你想想,高端人口会有不满吗?他们会造反吗?他们怕乱,他们想维护稳定,他们有知识、有才能,他们的精力都化在创业上,化在管理上,管理企业,管理社会,管理国家。
   
   嗣源:你的意思是说,乱的根源在于低端人口,或者说在于暴民。
   
   焦瘦:正是如此。看看中国的历史吧,一次又一次的改朝换代,不都是流寇造反、农民起义的结果?作乱的就是低端人口,就是暴民。
   
   嗣源:这是个值得探讨的问题。这样吧,高端人口,我称为精英,低端人口,称作大众,可以吧?
   
   焦瘦:精英和大众,高端和低端,都是一个意思。
   
   嗣源:好吧。在你看来,精英是高贵的、高尚的、值得称颂的,乱的根源在于大众,精英是维护稳定、不可能作乱的,我没有误解你的意思吧?
   
   焦瘦:我就是这意思。
   
   嗣源:那好吧,请问,刘邦可称为精英吗?
   
   焦瘦:汉朝的开国皇帝,当然是精英。
   
   嗣源:再请问,李渊、李世民父子是精英吗?
   
   焦瘦:是。
   
   嗣源:朱元璋是精英吗?
   
   焦瘦:这……,这个穷和尚,能说他是精英吗?
   
   嗣源:他是建立明朝的第一个皇帝,怎么,皇帝还不能称为精英?
   
   焦瘦:他是流寇造反的头头,农民起义的首领,朱元璋出身、混迹于低端人口,他是流寇、农民、低端人口的代表,能说他是精英?不过……,他做了皇帝,当然可以称作为精英。
   
   嗣源:任何人不会一生下来就成为精英,除了一些奸佞之徒,大多是一路爬滚竞争上位的。
   
   焦瘦:好吧好吧,我同意,刘邦、李渊父子、朱元璋等等都是精英,可是,你问这些,又能说明什么呢?
   
   嗣源:说明,这些开国皇帝,不是流寇造反或农民起义的首领,不是大众或低端人口的代表。
   
   焦瘦:可是,历史书上都这么写,农民起义,把皇帝拉下马,然后改朝换代。
   
   嗣源:是啊,我当然肯定流寇造反、农民起义这样的事实,我还认为,这是每个朝代都有发生的事实,几乎是一种常态,请问,那个朝代不发生占山为王、打家劫舍这种事情?一种常态而已。可是改朝换代的情况则完全不同,别忘了,皇帝手中握着国家的权力、财政、军队,能够把皇帝拉下马的,不可能是流寇或农民,而是拥有数十万甚至百万大军,雄踞一方的军阀、诸侯。朱元璋打败了已经称王的陈友谅、张士诚,又推翻了元朝廷,那已经不再是农民或流寇打家劫舍那种小打小闹,也不再是低端人口与高端人口之间的斗争,而是各方诸侯、朝廷之间的竞争,或者说是精英之间争夺政治权力的斗争,正是这种斗争才导致天下大乱,导致改朝换代的重大变革。
   
   焦瘦:按你的说法,似乎乱的根源不在于低端人口,而在于精英之间的争斗。
   
   嗣源:这说法应该符合你那种理论的呀。
   
   焦瘦:我的什么理论?
   
   嗣源:你不是说,大众的素质低吗,敢于向朝廷夺权的人,必须能够组织、率领几十万人马,必须能够运筹帷屋、网罗将才,低素质的普通民众能担当此任?所以说,能够做出一番壮举,引起社会动荡,搞得天下大乱的那些人,必定是有野心的、崛起的精英。你不是说,斗来斗去,社会仍旧还是那样——两极分化、贫富悬殊,精英总是占优势,大众总是在低端,你不是这么说的吗,既然你认定了这一事实,那么,你就不能认为改朝换代是流寇造反、农民起义的结果,不能认为是流寇、农民夺了权、当家作了主,没有这回事!流寇、农民只会打家劫舍、小打小闹。改朝换代必定是精英之间夺权斗争的结果,夺权的、当家作主的,只能是有野心的、崛起的精英。
   
   焦瘦:或许,在我们头脑里,总以为社会的矛盾和斗争,就是穷人与富人之间、弱者愈强者之间、大众和精英之间的斗争,你不是站在穷人、弱者、大众这一边,就是站在富人、强者、精英这一边。你的说法不同,你认为精英之间的矛盾斗争才是最主要的。
   
   嗣源: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理论的影响很深啊。
   
   焦瘦:刚才我也说,阶级斗争理论应该抛弃。
   
   嗣源:不过,我以为,阶级、阶层、矛盾、斗争,这些是无法消除的,马克思主义的问题不在于提出阶级和阶级矛盾,而是在于把政治斗争简单地归结为“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把社会演变的历史简单地描绘成奴隶推翻了奴隶主、农民推翻了地主、无产阶级推翻了资产阶级……。实际上,各阶级之间或阶级内部的矛盾、斗争十分复杂。不过从历史的事实中可以归纳出一个真相:引起社会大变革、导致改朝换代的,是精英之间争夺政治权力的矛盾、斗争。改朝换代就是一批掌权精英被另一批精英所更替,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掌握权力的总是精英,还解释了,劳苦大众掌权作主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