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shenmecaishiminzhu
[主页]->[新会员区]->[shenmecaishiminzhu]->[ 穆勒的报告揭露一个水深火热的白宫]
shenmecaishiminzhu
·联合国安理会罕见通过谴责以色列决议 美国弃权
·美众院共和党人撤回限制道德办公室权限计划
· 川普推文平息内乱 美媒:他能让他们畏惧
·美众院压倒性投票 谴责联合国对以色列决议
·美国军人意见调查:中国是安全威胁头号国家
· 美议员建议川普见达赖喇嘛
·美候任国务卿对华态度强硬 中国官媒反应强烈
·利益交换 川普家族已经被北京搞定了?
·美防长人选:美多届政府长期持一中政策
·川普首认 普京应为攻击美国大选负责
· 特朗普的外交政策模糊不清
·美国情报官员说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证据确凿
·特朗普正式就职,宣告“讲空话的时代”结束
·美国退出联合国!川普前顾问在国会提案
·道德监督组织发声明:川普十分可疑
·美国法律界人士欲起诉特朗普,称其违宪
·特朗普被控违反美国宪法
·华盛顿道德观察组织起诉川普违宪
·川普就职当日 奥巴马暗中给巴勒斯坦2亿美元
·川普真的要“拼”了?一定比奥巴马更累
·晤国会领袖 川普又扯非法移民投票
·川普执政第一周将签一系列政推行新政策
·美参院民主党领袖促川普宣布中国为汇率操纵国
·美16州司法部长誓言“让特朗普屈服于美国宪法”
·特朗普的谎言将危及美国信誉
·川普批法官 戈萨奇也感到“泄气、沮丧”
·美国会民主党人要求彻查川普团队与俄关系
·通俄案調查「源頭」 司法部要查
·请不要急着下结论,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你们无权作出最后定论
·川普一鸣惊人:911是美国制造的大骗局
·美媒:川普上任33天 平均每天撒谎4次
·川普炮口转欧洲 第一弹瞄准默克尔真够胆
·民主党将向川普发起全面战争?
·川普推文搞砸美事 遭呛“将是你的噩梦”
·演说鼓舞共和党 但分歧犹存
·美驻联合国大使:美国是世界的良心,人权是联合国的核心
·美将实施《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案》
·美国首位穆斯林女法官陈尸纽约哈德逊河
· 科米国会作证7大亮点 缘何不尽早发声
· FBI前局长柯米与川普私谈记录 中文全文
·川普总统表示愿意回答特别检察官的问话
·2检察官今告川普 收受外国数百万利益
·川普成调查对象,命运将面临转捩点
·小川普受压公布电邮,俄承诺提供希拉里负面信息
·特朗普“捡芝麻丢西瓜”的外交政策?
·穆勒發言:未說有信心總統無罪 俄羅斯確實有系統干預大選
· 请不要急着下结论,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你们无权作出最后定论
·美国总统特朗普 历史将如何评价他
·俄罗斯算什么?中情局长猛曝中美大谍战
·FBI局长作证 中共用非传统手段损害美实力
·挡民主党版通俄门备忘录 川普:大修后再送
·两党争相公布备忘录 FBI恐难再信任国会
·通俄门民主党版备忘录 川普以这原因拒公布
·民主党备忘录敏感内容多 川普不同意解密
·川普称备忘录完全证明自己清白
·不黄牛 白宫:总统仍愿意约见穆勒
·科米:特朗普是连环骗子,把女人当“肉”对待
·收获多项利好 特朗普获“通俄”调查“大礼包”
·中国抗议世维主席获国际刑警撤销通缉
· 国际刑警组织:解除对海外维吾尔族活动人士多力坤•艾沙的红色通缉令
· 穆勒建议不监禁弗林
·川普莫斯科盖房 拟赠给普京豪宅
·穆勒發言:未說有信心總統無罪 俄羅斯確實有系統干預大選
·「圍攻川普」作者爆料穆勒擬起訴川普 當事人否認
· 罗伯特·穆勒美国特别检察官穆勒宣布辞职
·坚决反对特朗普总统遣返土耳其籍流亡美国异议人士葛兰先生
·穆勒首次就涉俄调查发声,拒为特朗普无罪背书
· 写给美国独立检察官穆勒先生的公开信
· 美国务院:六四事件是“大屠杀”
· 六四30年祭:屠杀责任与平反和赔偿路线图
· 美国务卿发表六四30周年声明 向中国人民英雄致敬
· 揭發新疆再教育營 中國哈薩克族女子赴瑞典求庇護
· 纪念天安门89•6•4大屠杀事件发生满30周年
·习近平访俄“秀恩爱” 与普京“搭伙”抗美
·中国的战略“备胎”:俄罗斯或成合纵抗美战略盟友
·习近平普京拜把子 中俄邪恶轴心要挑战谁?
·中俄元首 簽署戰略聯合聲明
·美參院通過提案,允許9•11死者家屬起訴沙特
· 奥巴马否决“9•11”受害者起诉沙特法案
·美國會推翻總統否決,911遇害家屬可訴沙特
·沙特國王抵達莫斯科開始對俄羅斯進行首次訪問
·重返溫和伊斯蘭,沙特社會大變局
·沙特國王暴露了!著急傳位兒子 較量開始
·沙烏地阿拉伯決定擺脫對石油的依賴
·沙特狂撒350
·沙特新國王慶祝登基 派發210
·沙特借力中国研发弹道导弹获大进展
·穆勒首次就涉俄调查发声,拒为特朗普无罪背书
· 川普首度承認:俄國助我當選總統
· 调查美军战争罪行 国际刑事法院检察官被美国吊销签证
· 罪恶的国家、罪恶的政党 还我人权?
·克林顿与莱温斯基10次不堪回首的偷情全记录(图)
·前總統克林頓重疾纏身 驚傳只剩半年可活
· 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的心愿清单
· 美轟動性文章:棄對台軍售換中國取消萬
· 希拉里被曝出卖盟友 支持中共吞并台湾
·希拉蕊:我們民主黨幹嘛不找中國支持?
· 圍魏救趙 通俄門槍口轉向奧巴馬和希拉蕊
· 美國會調查奧巴馬執政時多個爭議問題
· 奧巴馬政府巨額受賄證據確鑿 通俄門得以逆轉
· 站着说话不便宜 美国前总统们怎么吸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穆勒的报告揭露一个水深火热的白宫


   穆勒的报告揭露一个水深火热的白宫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4月21日 转载)
    https://boxun.com/news/gb/intl/2019/04/201904210144.shtml
    来源:纽约时报

   
    2017年5月,特朗普总统在椭圆形办公室跟顾问们开会,讨论刚刚被他解雇的联邦调查局局长的接替人选,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溜出房间接了个电话。 
   
   
   
   
    周四,特朗普总统离开白宫东厅。
   
    当他回来时,他给特朗普带来一个坏消息:罗伯特·S·穆勒三世(Robert S. Mueller III)刚刚被任命为特别检察官,负责调查俄罗斯干预2016年总统大选,以及总统是否存在任何阻挠的行动。
   
    特朗普瘫坐在椅子上。“天呐,”他说,“这太可怕了。我要下台了。完蛋。”
   
    他的任期并没有结束,但也火烧眉毛了。尽管随后两年的调查在结束时并没有对特朗普提出任何指控,但穆勒的报告描绘了一幅不堪的画面:白宫被一个拼命阻挠调查的总统所控制,结果却受制于那些同样拼命阻挠其命令的助手们。
   
    从400多页的穆勒报告中浮现出来的白宫,是一个充斥不诚实文化的冲突温床。定义这个文化的,是一个向公众和自己的手下撒谎,然后还想让助手替他撒谎的总统。特朗普曾多次威胁要解雇那些不听话的手下,而他们也多次以辞职来威胁,不愿逾越规矩和法律的界限。
   
    在一个又一个的关键时刻,特朗普让自己在麻烦中越陷越深,他被愤怒和委屈吞没,因为大发雷霆而把顾问变成了对自己不利的证人。报告明确指出,他之所以免于妨碍司法的指控,部分原因正是他的助手们看到了危险,阻止了他凭直觉行事。根据当时的笔记、电子邮件、短信和联邦调查局的约谈,这份报告描绘了白宫一个又一个陷入水深火热的场景。
   
    时任白宫幕僚长的雷恩斯·普利巴斯(Reince Priebus)曾经表示,总统对他自己的司法部长的攻击,意味着他“掐住了司法部的喉咙”。在另一个场合,白宫的法律顾问唐纳德·F·麦格恩二世(Donald F. McGahn II)向普利巴斯抱怨,总统想让他“做疯狂的事情”。特朗普对麦格恩也感到不满,称他是“撒谎的混蛋”。
   
    “我们会关照你的”
   
    上任伊始,特朗普就一直在竭力遏制俄罗斯干预2016年大选一事构成的威胁,以及外界对他的团队与莫斯科方面进行接触的怀疑。
   
    上任刚刚几周,特朗普就让他的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T·弗林(Michael T. Flynn)走人。弗林在与俄罗斯大使谈话的问题上对联邦调查局撒了谎。
   
    但特朗普拥抱了弗林,告诉他:“我们会给你写一封很好的推荐信。你是个好人。我们会关照你的。”
   
    特朗普和他的女婿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误以为,除掉弗林会破坏当时由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B·科米(James B. Comey)领导的调查。在与当时的新泽西州州长克里斯·克里斯蒂(Chris Christie)共进午餐时,弗林给他打去电话,由库什纳与他进行了交谈。
   
    “总统很关心你,”库什纳对弗林说。“我稍后会让总统发一条关于你的正面推文。”
   
    特朗普也担心科米。午饭时,他让克里斯蒂给他的朋友科米打电话。“告诉他,他是团队的一员,”特朗普嘱咐道。
   
    克里斯蒂认为总统的要求是“荒谬的”,他始终没有照办。
   
    有的顾问则担心特朗普没有向公众说实话。在他否认与俄罗斯有任何商业往来的新闻发布会后,总统当时的私人律师、曾试图在莫斯科建造一座特朗普大厦的迈克尔·D·科恩(Michael D. Cohen)表达了担忧。
   
    特朗普表示,该项目尚未最终敲定。“如果没有达成一笔交易,为什么要提这件事?”他说。
   
    “你把我丢在了孤岛上”
   
    随着调查的压力越来越大,特朗普希望确保塞申斯继续执掌司法部,他要求麦格恩告诉司法部长,不要因为他在特朗普竞选活动中的工作而回避。麦格恩曾三次打电话给司法部长,试图阻止塞申斯的回避,但塞申斯当天下午宣布了回避。
   
   
   
    电视屏幕上正在播放司法部长威廉·P·巴尔周四的新闻发布会。
   
    特朗普非常愤怒。第二天,他把麦格恩叫到椭圆形办公室,说,“我没有律师。”他说,他希望曾在纽约为他工作的著名律师罗伊·科恩(Roy Cohn)仍然担任自己的律师。特朗普还说,罗伯特·F·肯尼迪(Robert F. Kennedy)保护了约翰·F·肯尼迪(John F. Kennedy),小埃里克·H·霍尔德(Eric H. Holder Jr.)保护了贝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
   
    “你是说鲍比和杰克没有谈过调查?”他问。“或者奥巴马没有告诉埃里克·霍尔德该去调查谁?”
   
    特朗普对麦格恩大吼,抱怨塞申斯有多软弱,时任总统首席策略师史蒂芬·K·班农(Stephen K. Bannon)说,这是他记忆里特朗普最狂怒的一刻。
   
    总统询问美国国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局长、海军上将迈克尔·S·罗杰斯(Michael S. Rogers),问他是否能做些什么来反驳有关俄罗斯问题的新闻报道。海军上将的副手理查德·莱吉特(Richard Ledgett)当时在场,他认为这是他在政府任职40年来最不寻常的经历,并准备了一份备忘录,描述了那次会面,他和罗杰斯上将都在上面签了字并放入保险箱。
   
    特朗普在其他多个场合向情报部门领导人表达对俄罗斯调查的不满。罗杰斯上将回忆起一次私人谈话,当时总统说了一些“俄罗斯的事情必须消失”之类的话。但情报部门领导人们表示,他们没有感到采取具体行动的压力。
   
    特朗普越来越把怒火集中在科米身上。2017年5月3日,科米在国会山作证时拒绝回答有关总统本人是否正在接受调查的问题。
   
    特朗普愤怒地转向塞申斯。“这太可怕了,杰夫,”他说。“这都是因为你逃避责任。”他还说:“你把我丢在了孤岛上。我什么也做不了。”
   
    塞申斯说,他别无选择,但他表示,联邦调查局应当有一个新的开始,总统应该考虑替换科米。
   
    特朗普一直格外关注科米。班农回忆说,在5月3日和4日,他至少有八次提到科米。“他三次告诉我,我没有受到调查,”总统说。“他是做给人看。他是在卖弄他的把戏。我不认识俄罗斯人。没有什么共谋。”
   
    班农对特朗普说,他不能撤科米,因为“已经错过了那个时机”,撤了也不会停止调查。
   
    “终结的起点?”
   
    特朗普无视这一建议,于5月9日将科米撤职,理由是他对前一年调查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电子邮件的批评。特朗普驳回了麦格恩和普利巴斯的反对意见,坚持在将联邦调查局局长免职的信中声称,科米曾三次告诉自己,总统没有受到调查。
   
    助手们十分警觉。“这会是终结的起点吗?”麦格恩的幕僚长安妮·唐纳森(Annie Donaldson)在笔记中写道。
   
    当时总统的副新闻秘书萨拉·赫卡比·桑德斯(Sarah Huckabee Sanders)告诉记者,白宫已经与“无数的联邦调查局成员”进行了交谈,他们都支持解雇局长的决定。但她后来向调查人员承认,这不是真的。她说,她的评论是“一时冲动”之下的“口误”,没有任何依据。
   
    科米被解职后,司法部副部长罗德·J·罗森斯坦(Rod J. Rosenstein)任命前联邦调查局局长穆勒接手调查。特朗普担心这意味着他总统任期的终结,于是再次猛烈抨击塞申斯。
   
    “杰夫,你怎么能让这种事发生呢?”他问道。他对塞申斯说,“你应该保护我”,或者诸如此类的话。
   
    “所有人都告诉我,如果你摊上这样一个独立检察官,你的总统生涯就毁了,”他还说。“这会耗上很多年,我什么也干不了。我还从来没遇到过这么差劲的事。”
   
    特朗普要求他的司法部长辞职。塞申斯说他会的,第二天他回到椭圆形办公室,把辞职信交给了特朗普。
   
   
   
    穆勒报告公开后,白宫顾问凯莉安·康维接受记者采访。
   
    总统把信放在口袋里,反复问塞申斯是否愿意继续担任司法部长。最后塞申斯说他愿意,总统也说自己希望他留下来。两人握了手,但特朗普保留了这封信。
   
    得知这封信的时候,普利巴斯和班农担心,如果特朗普保存了这封信,就可能会利用它不当地影响塞申斯;普利巴斯说,它会成为一个“电击项圈”,把司法部长掌握在自己手上。
   
    第二天,5月19日,特朗普离开白宫前往中东。三天后,在从沙特阿拉伯飞往以色列的“空军一号”上,总统从口袋里拿出这封信,向助手们展示。在随后的行程中,当普利巴斯向特朗普索要这封信时,总统声称信留在白宫,不在自己手头。
   
    总统回到华盛顿三天后,终于把信退回给塞申斯,并附了一张便条:“不接受。”
   
    但他没有放弃重新控制调查的努力,他打电话给塞申斯,询问他是否会“撤回回避”,并指示司法部起诉克林顿。塞申斯拒绝了。
   
    “穆勒必须走人”
   
    司法部长不愿控制特别检察官,特朗普决定找个人来控制他。6月17日,特朗普从戴维营给麦格恩打了电话,让他要求罗森斯坦以利益冲突为由解雇穆勒。
   
    在23分钟的谈话中,特朗普说了一些类似这样的话:“你必须这么做。你得给罗德打电话。”麦格恩和其他顾问都认为,这些所谓的冲突是“愚蠢的”、“不实的”。这通电话令他们很不安。
   
    然后总统又打来了。“穆勒必须走人,”他对麦格恩说。“你搞定这件事再给我回电话。”
   
    麦格恩不想重蹈罗伯特·H·博克(Robert H. Bork)的覆辙,决定辞职——在担任上诉法院法官之前,博克遵守了理查德·M·尼克松(Richard M. Nixon)总统的命令,在“周六晚大屠杀”事件中解雇了水门事件的检察官。
   
    麦格恩说,他更想效仿法官博克,而不是“周六晚大屠杀”中的博克。当麦格恩通知普利巴斯和班农时,他们敦促他不要辞职,于是他放弃了。
   
    特朗普没有被吓倒,两天后,他把前竞选经理科里·莱万多夫斯基(Corey Lewandowski)叫到白宫,并让他向塞申斯传达一条信息,可以有效地将调查范围限制在俄罗斯干预2016年大选。
   
    在这则信息中,特朗普命令塞申斯发言宣称该调查令特朗普“受到了非常不公平的对待”。
   
    “不应该有一个特别检察官来调查他,因为他没做错什么,”塞申斯被要求这样说。“我和他一起参加了九个月的竞选活动,没有俄罗斯人参与。我知道这是事实,因为我就在那儿。他没有做错任何事,只是进行了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竞选活动。”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