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三鹿毒奶追踪
[主页]->[现实中国]->[三鹿毒奶追踪]->[贸易战与民意运动]
三鹿毒奶追踪
·公安局表示不清楚赵连海状况
·律师会见赵连海突生变化
·三鹿毒牛奶责任人李长江复出
·因毒奶粉下马的李长江复职惹争议
·三鹿毒牛奶责任人李长江复出
·三鹿毒奶责任人掌管真理领导小组,任职“全国扫黄打非工作领导小组专职副组长”
·毒奶粉免职官员复职惹民愤
·问责如带薪休假,三鹿官弹冠相庆
·官员复出热:问责制度怎么了?
·三鹿官员大复出=带薪休年假
·李长江们的“复出”逻辑
·答李长江们的“复出”逻辑
·李长江之歌:你从三鹿归来又向黄河奔去
·有一种三聚氰胺叫任人唯亲
·建议中国妓女向李长江大人自首
·李长江复出的积极意义
·李长江复出:扫黄打非恰适其才?
·东方不败李长江重出江湖,可喜可贺!
·网民热议三鹿责任人李长江复出
· 李长江别拿问责制当零点礼花
·领导:别拿问责制当零点礼花
·三鹿官员大复出:中国式"引咎辞职"=带薪休年假!
·流不完的悲壮泪:李大人重出江湖扫黄!
·三鹿官员被重用严重伤害民意
·熊猫乳品三聚氢胺超标,公司被关闭,营业执照吊销,三名主管被逮捕
·「胡铁棒」的威力----中共领导人的绰号
·毒奶辞官复出,问责制引疑虑
·复出,公众不应只是最后知情者
·官员的复出,这样问责还有啥意义?(
·官员“复出热”,问责制度怎么了?(
·莫让官员问责制成为空穴来风?
·上海熊猫乳品法人代表等3人被提起公诉
·赵连海与李长江的有趣对话
·赵连海见律师,毒奶仍荼毒百姓,
· 李蕊蕊致电关注赵连海家人
·还有多少召回毒奶在危害人民?
·有多少召回毒奶没有销毁?
·博讯螺杆 不吃奶粉,吃别的东西也免不了中毒
·信息公布延迟,猛于三聚氰胺
·国家质量公告发布:婴幼儿配方乳粉全部过关
·判胡春华李长江以谢天下/李大立
·国安部调查报告显示中共内部写手在海外发表文章攻击其他派系
·赵连海取保候审待复,毒奶受害者就医要自费
·萨斯和溃坝责任人孟学农复出
·上月已知毒奶再现,向公众隐瞒,仅内部通报
·三聚氰胺官员复出,为三聚氰胺肆虐铺平了道路
·胡锦涛九大罪状
·问责高官复出,公众不应蒙鼓里
·微风轻拂/希特勒与三聚氰胺:都是功大于过
· 从“胡温新政”到“胡温折腾”
·从“胡温新政”到“胡温折腾”
·河北矿难封口费调查:记者专在煤矿集中地放眼线
·2008年问题奶粉重现市场 官方要求彻查
·毒官复出毒奶复现清查被指作秀
·胡锦涛政变的狐狸尾巴露出来了
·辽宁惊现三聚氰胺雪糕
·胡锦涛政变的狐狸尾巴露出来了
·请胡锦涛不要随便代表我
·陕西又现毒奶,或已流入广东
·赵连海被起诉,结石家长愤怒
·杜导斌系狱一年半,《参与》呼请援助其家人
·奶粉三鹿,人也三鹿
·胡锦涛腐败缠身,害怕交班
·胡锦涛时代弄虚作假登峰造极
·胡锦涛腐败缠身,害怕交班
·十万吨毒奶粉或仍未销毁 流向饲料与糕点业
·三种“毒奶粉”流入广州市场
·08年毒奶粉未销毁再入市 广东副省长连夜赴京
·宁夏熊猫称被“毒奶粉”系错查 事件或涉家族矛盾
·中国毒奶再度肆虐各地大清查被指作秀
·凌沧洲:毒奶复出江湖再战国人颓坯根性
·赵连海案被移送检察院四毒奶被瞒8个月
· 赵连海取保候审待复 毒奶受害者就医要自费
·赵连海首见李方平律师 毒奶仍在各地荼毒百姓
· 赵连海与李长江的有趣对话
·彭剑律师见到赵连海,确认赵因结石宝宝维权及李蕊蕊
·中国人患病率比五年前高11%
·陕西质检部门被曝为毒奶粉出具合格报告
·毒奶粉重现市场网民要求温家宝道歉
·好意思?宁夏毒奶粉企业被查 处30万元罚款
·毒奶粉“问题奶糖”大部分北上东三省
·宁夏毒奶粉企业仍在营业 产品可能流入广州
·陕西渭南“毒奶粉”案三人被捕
·大陆又爆毒奶粉外流 可能已出口15国
·毒奶粉免职官员复职惹民愤
·多名因三鹿事件受处官员复出或被提拔
·质检总局原局长李长江复出 曾因“三鹿事件”辞职
·《李鹏论可持续发展》一书出版
·28吨渭南“三聚氰胺”奶粉流入闽粤
·赵连海不服当局指控估计十万吨奶粉未销毁
·为赵连海“寻衅”之罪名向北京警方自首,并质疑官方/刘沙沙
·广东十分之一儿童铅中毒政府隐瞒大量污染数据
·别太冲动了:若权力不容分享,西藏问题无解/杜子
·胡锦涛腐败缠身,害怕交班
·高智晟律师命悬一线---评:中国驻美使馆告诉中美对话基金会:高智晟律师在乌鲁木齐
·石家庄“官场三聚氰胺”调查记
·谁在说谎?毒奶粉真的绝大多数销毁了吗?
·团干胡春华干过点正事不
·三聚氰胺对中毒者有长期影响
·胡锦涛能做的好事是早日下台
·胡古董温古董治下焉有日新月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贸易战与民意运动

将中共打回原形
   
   就目前而言,世界政治秩序并没有形成某种新的元素,这是因为在相对长的时期内,对何谓秩序的理解出现了错误的判断,这也是造成西方主流政治舆论,在中共极权的幻术中被严重侵蚀的现实后果之一。中共运用极权阴谋,伪装麻醉剂,继而试图用暴力替代建立于规则之中的国际秩序。这样的做法,在一定程度上,动摇了自由世界的根基,甚而也造成了整体世界因政治的绝对性骗局而产生的动荡,加剧了当代现实的分裂。但是,在政治领域内,经过短期谈判形成的全球贸易转变,却通过美国与中共的实质交锋,将隐藏于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后中共的本质,暴露在世界的视野中。它是对摇摆于意识形态困境之上全球思维的呈现,再经贸易内涵的理性深入,将附着于利益躯干上的杂质去除,并在稳定和确诊的状态中,将中共打回了原形。也就是,这不仅是中共的“经济侵略”,也是中共邪恶、贪婪,将全球玩弄于股掌之间的阴谋。所谓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其实不过是中共“扩大极权奴役体”的修饰,比希特勒时代的清洗、屠杀和直接战争更为残暴。
   
   将美国与中共的贸易交锋定义为国际区间的冷战,在本质上,唯一能够表明的,即是中共对人类原则的邪恶破坏。因为贸易对等的第一前提并非仅指向国家形态的相互确证,而是要由人类底线来实证贸易的正当价值。中共用诡辩掩盖侵略行径,将人类及价值的根本建立在全球侵略并扩张的论调上,同时高举马克思的阶级对立,这种手段和权术,要比贸易本身更具有恐怖政治的特性。与此同时,在中共全面垄断的形态中反观大陆,则又表现为,中共实质为财阀集团、特权集团和暴政集团的综合体,而又因此,在中共侵略大陆的状况中,大陆既无社会也无国民政府可言,大陆的一切都被中共窃取。由此,所谓的冷战,其实根本就不存在。是在于无论是对大陆民众而言,还是对全球政治局势而言,中共对内和向外的侵略早就超过了冷战的系数、规模达到了综合战争的强度,否则,就没有任何理由能够解释得出,为什么大陆民众反而要欢迎特朗普政府对中共展开“贸易战”,这就是因贸易而被打回原形的中共的本质,是集财阀、特权、暴政于一体的中共本质的写照。

   
   全球公敌
   
   由贸易战带来的,必然是从正面途径反映为大陆民意增长的实际表现,这也是对自习近平暴政以来,所有受到侵害及压制的地下社会民意的整体反弹,以回应独裁的多重高压后民间及舆论的爆发。然而,这仅仅是有关习近平的一个侧影。在事实上,习近平很享受在世界秩序中担任大独裁者的角色,他很乐意对外界展示他宁可死无葬身之地也要享受一回将全世界踩在脚下的快感,他不仅要借马克思的尸体以还阶级战争的阴魂,他还要通过自封为王的所谓超级权力,来为持续奴役大陆民众、巩固共产特权,行使一切反人类的政治性极端恐怖手段。这种主动地、要求全球将自身视为公敌的行为,体现到习近平身上,即是对上世纪展开的共产国际运动其邪恶本质的延续,是中共在窃取了大陆之后所有一切反人类行为的说明。因此,对大陆民意而言,理所应当,要让习近平享受到作为全球公敌的呼声,等同于在贸易交锋中大陆中共特权体系的所有表现和所有回应。
   
   
   民意的增长是贸易战争时期民主运动作用于大陆区域的必然显现,它是对长期以来中共奴役及盘剥大陆民众的一次参与式的和总和形态的社会清算。大陆民众尽管已认识到由贸易交锋带来的损伤,必然会由中共嫁祸到民众自己身上(民众就是中共要不惜一切的“代价”),但是民众依然选择的却是要与美国同行,呼吁美国对中共进行贸易惩罚。这种由权利严重失衡所导致的社会民意的集体选择,表明了中共统治和奴役的崩溃,确证了大陆民众对中共的憎恨,陈述了对发誓要与全球为敌的习近平暴政集团和反人类集团由衷的厌恶。同时,在民意增长的另一面,则又在现状确切的范畴内,将民主运动的当代状况延伸为全地区的共同性,它是对被中共竭力遏制的民主争取的正面突破,并在高压维稳和迫害升级的大陆领域内,重新界定了民主抗争的社会价值和现代意义。更重要的是,这种因贸易所触发的全社会共振,在根本性的方位上,触及到了中共危害并奴役大陆民众的客观现实。
   
   集独裁与党患于一身的习近平,由于其实际的反人类本质,在成为全球民众公敌的同时,也在政治及社会现实的层级上,表现为中共权贵集团和党独政治的邪恶代表。习近平大肆且疯狂鼓动个人崇拜和造神运动的现实氛围,使得全社会失去活力并分崩离析。恶意鼓吹阶级斗争并指使手下发动新一轮上山下乡。习近平叫嚣“党领导一切”、“党大于法”,推行全大陆无差别杀戮,制造社会与权力暴乱,不仅视大陆民众为猪狗,践踏民众权利,甚而视民众为敌,开警察治民之暴政,不分场合随意、任意、恶意殴打、械击、枪杀平民,以驱之、杀之而后快。习近平伙同中共酷吏王歧山,鼓吹红色血统论,一手制造709大抓捕事件,对大陆基督教徒进行全面恐吓与镇压,涉嫌谋害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对大陆民主人士实行连坐和血腥的肉体虐待与侵犯,迫害记者、律师、作家、诗人、艺术家,建立全面性的东、西厂式的监视、告密、揭发体系,撕裂当代社会,禁止思想,大兴文字狱,败坏人间伦理,逼使人人陷于心惊胆颤的恐惧。习近平将自身塑造为超级寡头,高高在上,窃取大陆权力后仍欲壑难填,修改中共内部“宪法”,不仅自封“核心”,无限期连任,大搞唯我独尊之术,甚至还下令不得“妄议”其野兽行径,公然指使其打手将党支部挤进外资企业(及一切文化、商业组织),威胁、恐吓外来资本,以流氓手段盗取国外先进技术,营造恐怖景像,以永世独裁的面目招摇于世。习近平大肆推行金钱外交、收买外交和献利外交,表面将民众的血汗财富赠予、援助他人,实质却是绝大部分落入其家族及同伙腰包,做空大陆,并因此扰乱国际金融与经济秩序,为近代以来最大的一伙盗国、窃族团伙。习近平通过权力诈骗,将中共及全社会据为私有,绑架十数亿民众,纵容红色权贵瓜分民族资产,大量引进非大陆族群,扰乱民族秩序,进行民族清洗,推行阶级隔离政治,严重危害全球安全,暗中鼓动第三方对自由世界进行核威胁和核敲诈。习近蓄意煽动社会对立,仇视民众,报复社会,刻意挑起世界矛盾,疯狂制造全球分裂,勾结、资助反民主武装团伙,派遣大量间谍与特务,分化、渗透、腐蚀民主基础,鼓吹战争与暴力,是极端反和平的暴乱分子和境内反华势力。凡此种种,皆是习近平作为全球民众公敌的事实记录。而在此相对应的社会意识中,也一样地在重证着为什么大陆民众要站着特朗普政府和美国的这一边,因为贸易战争的本质,就是自由世界偕同大陆民众和美国民众,奋起抗争以暴徒习近平为首的中共特权集团、中共官僚集团、中共独裁集团、中共财阀集团、毛泽东反人类集团、邓小平反人类集团、江泽民反人类集团、胡锦涛反人类集团的现代战争,他们要为自由与民主而呼,他们要让誓与人类文明背道而驰的全球公敌习近平及中共统治集团彻底灭亡。
   
   多向社会运动
   
   
   对于民主转型的现实进程而言,中共超级独裁帝国的崩溃是时代必然的结局,也是对中共向全球施以“经济侵略”(实质是暴政侵略)的最好描述。但是,要想击穿由中共编织的意识形态谎言,则又要求于在民主及舆论增长的历史段落中,为现实性抵抗开掘更为广泛的民主视野,以不仅区别于在“党制”序列中争取民主的无效抗争,还要就民主创建反映于社会现实进行一系列的民主阐述。须知,中共以社会主义之名,行反社会之实的统治,已使得大陆民主空间急剧缩减,也就无力对创建大陆民主产生有效推动。由此,转型在当代实际上首先意味着要去除对党权的注视,使大陆能够脱离中共的覆盖。正是在这一点上,通过国际贸易争议的扩大趋势,使得民主抗争对决中共邪恶帮派此一形态,确立于大陆全地区的民意之中。贸易不仅是一般经济活动的反映,它同时构成了推动抵抗独裁、反制党权、呛声中共的多向社会运动,也更是因暴政而触发的,一场等同于国际秩序变革、在大陆本土逐渐扩展的大规模反极权的社会民主运动。
   
   
   
   
   
   扩大民权,终结装神弄鬼的“执政”
   
   当转型的内在逻辑符合社会的普遍意愿时,由贸易战争唤醒的就不再仅是某种单调的民意体现,而是要在当代构造的本土领域,致力于对社会秩序因中共极权崩坏而达成一致的建设意愿。这是区别于外部民主运动而展开的当代抗争,是在通过政治权利的再生之后,必然要经过并折返至对个人权利的书写。由此,民意增长之后的大陆民主运动,将以自由与权利展开卷入社会的双翼,以要求作为侵略体的中共结束反人类统治,否则,社会民意将以累计的形态生成对民主运动的自发程序,以在根本范畴内,压垮中共在内的任何一种专制。而在此之中,必然要面对的,则是在战争属性的状况下,重新检视对何谓战争的事实形态,当大陆民众一致将中共确认为内部战争和权力入侵时,民主转型所要确立的,即是在此基础上,对被打回原形的中共的彻底清算。
   
   是面对、回避还是粉饰在现实上存在的中共残酷奴役,已成为衡量是否具有现代民主及权利意识的前提之一,也是在全球政治秩序因贸易而扩展至权利领域之后,大陆民主运动所要阐述并理解的实践性主张。它是对刻意忽略极权本质而奢谈社会互动(互害)行为的变更,以在最关键的区域,重新点亮社会整体之于权利的连接体系。没有权利就意味着失去一切。当越来越多的民众通过贸易战争认识到了这一点之后,中共之于统治和宁愿与民为敌也要保政权的行径,就会失去一切根基而走向崩溃,依靠维稳和镇压的状况不可能得以持续。而转型的深入则又体现为,它要为大陆社会秩序的自由注入民主的力量,以追求在最基本和最广泛的层级上,维护并扩大民权的现实性,缔造权利的现代价值,成为并铸就大陆作为“人”的当代含义,也即:大陆民众和世界上所有的人类一样,我们将成为人,而不再是并且永远不再是中共的奴隶。
   
   民主运动的实质是要在体现民意运动为社会现实时,针对由中共所营造的政治恐怖进行全区域的抵抗,并将潜在的政治问题的压力,以民主的方式产生反专制的动员力量。民意先行在一方面构建着现代民主在大陆的广泛基石,同时又为民主运动的展开提供了由理论抵达现实行动的逻辑。这是一种较之于仅在小范围或潜群体内生成的抗争有所不同的图景,它预示着民主运动通过本土孕育的前提条件已经确立,并且更重要的是,民意的社会增长也为创建大陆民主的基本价值提供了非常明确的社会能力。这是对被中共所摧毁的社会厚度的积极治愈,是在贸易争议的巨大背景中呈现民众凝聚力的重要体现。而由中共及独裁者习近平所编造的极权体系,也必将要面对大陆民意运动中权利及现实利益、原则及政治压迫的拷问。毫无疑问,任何一种长期以来依靠装神弄鬼的所谓执政的特权阶层,他们所做的一切,都会被淹没在由民意增长所形成的现代民主运动的浪潮中。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