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诗歌王国
[主页]->[诗歌]->[诗歌王国]->[使尽洪荒力 难逃凉凉命]
诗歌王国
·中 国 诗 的 辉 煌 和 惨 痛
·当代英国诗歌的发展 (1970-1990)
·英国诗歌辉煌难再
·《就是那一只蟋蟀》的审美意象及其组合艺术
·泰戈尔 诗二首
·俄罗斯诗歌的太阳
·俄国第一部现实主义悲剧
·“俄国生活的百科全书”
·最后一部浪漫主义长诗
·文革中的地下诗歌
·美国诗歌侧记
·美国诗歌遍地开花
·一场宣传江泽民的舆论声势 使传统诗歌再度成为全国话题
·词 韵 简 编
·词 的 格 律
·诗 韵 新 编
·诗 的 格 律
·时 古 对 类
·声 律 发 蒙
·笠 翁 对 韵
·学 对 歌 诀
·屈原、李白、杜甫、鲍戈的不朽诗篇是中华民族精神财富
·使尽洪荒力 难逃凉凉命
·旅美律师发起请愿 营救为母报仇被判死刑者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使尽洪荒力 难逃凉凉命

   丧母复出的瘟龟近来直播频频,视频中全屏充斥着荒诞、暗黑和险恶,但也愈发让人看清了瘟龟无道德、无底线、无人性的真面目。可惜,不论他如何试图力挽狂澜、亡命挣扎,终究气数将尽、无力回天,最终唱响的是自己亲手谱写的“囚歌”。
   使馆首秀扎人眼,邋遢造型遭人笑。没有承诺中的盛大开幕仪式,“喜马拉雅大使馆”在瘟龟的复出首秀和对班农的专访中草草地拉开了序幕。可在镜头里,没有位于曼哈顿的7层独立大楼,只有形同火柴盒,密闭储藏室改造而成的三楼小仓库;没有拥有独立网络、24小时机器人控制的直播间,只有相机、摄像机凌乱摆放,现场巨大回声,连走道站脚都显拥挤的录播区;没有摆满的名画艺术品,只有酷似大衣柜的“爱马仕”屏风。尽管瘟龟还在吹嘘全屋由阿根廷大师设计,拥有全防弹玻璃以及昂贵的家具地毯,但眼见为实,“喜马拉雅大使馆”远不如从前的写字楼直播间。失望的不仅有“大使馆”,还有瘟龟在模仿网红“漂泊大师”的路上越走越远的造型,因为被网友吐槽貌似卡扎菲,瘟龟在听从“老领导”的指示后,剃掉了丹田胡,自喻林肯一般潇洒,其实更像一个跳梁小丑,可惜瘟龟不自知,除了自己在兴致勃勃地表演,其他人都在看他的笑话。
   牛头不对马嘴巴,班农站台揭真相。在瘟龟看来,复出后的造势活动,一定得请出重量级人物站台背书。数来算去,瘟龟身边也只有班农这个白宫弃臣最大牌了。瘟龟对班农不吝吹捧之言,称班农不惜推掉富士、NHK电视台专访,专程来到“喜马拉雅大使馆”与其直播,不过,效果却值得商榷。郭班二人的双簧秀似乎总get不到同一个点,让人觉得班农是在踢馆的。瘟龟称班农是“美国当前危险委员会”(当委会)的发起人,班农则表示自己只是参与人而已,而且主要精力还只是放在“法治基金”上;瘟龟称“当委会”有相关机构在开展募捐,班农又表示目前当委会没有任何的资金募款活动;瘟龟吹嘘“当委会”成员都是美国和西方政府认可的核心团队和核心人士,班农却揭底表示成员没有在政府担任任何公职,与政府没有任何联系。这班农当真揭了瘟龟的老底:“当委会”成员不是退休就是闲置,凭着小兴趣,搞点反CCP的小研究,实在不是瘟龟口中登顶“喜马拉雅”的中坚力量。直播现场二人的表情动作更是耐人寻味。每次瘟龟提完问题,满怀期许地望向班农,可当听到班农嘴中完全不同脚本的回答时,瘟龟的表情瞬间是凝固的。班农似乎更心不在焉,时不时看手机,全程流露出的不屑让人寻味。
   名利皆失纷沓至,政庇图谋恐落空。这段时间,瘟龟的心情一定是极差的。这边胡舒立起诉郭瘟龟及盘古名誉纠纷案,以瘟龟及盘古败诉告终。法院判处瘟龟向胡舒立书面道歉及赔偿20万精神损害抚慰金。那边因北大方正集团诉政泉控股服务合同纠纷一案,政泉公司持有的近18亿股无限售流通股及其孳息,全部被法院轮候冻结三年。今天更是爆出劲爆猛料,在美国家喻户晓、有“世界最富盛名的王牌主持人”之称的电视电台主持人Larry King,在主持的中美关系线上媒体会上揭露了瘟龟的小丑演技和一系列犯罪事实,表示美国对瘟龟有了新认识:诈骗犯将自己打造成受政治迫害者、民主斗士,目的就是为了获取“政治避难者”的身份。美国顶尖调查记者Dolgova Anastasia做了大量揭露瘟龟犯罪事实的发言,认为保护瘟龟严重影响了美国的形象。如此一来,郭瘟龟经营许久的富有、正义人设陡然坍塌,再无翻盘掩饰的可能,其梦寐以求的政庇也必将化为泡影,难怪近日瘟龟在直播中迁怒他人,刚骂完欺民贼、伪民运如过街老鼠,骗吃骗捐,又骂盗国贼“蓝金黄”美国政界媒体,其形态俨然颜面尽失的村姑悍妇撒泼骂大街。
   渐入窘境的瘟龟离彻底凉凉愈来愈近,不知瘟龟口中“不能说的大人物”“不能说的秘密”能否让他绝境逢生?人生逆旅,回头方是岸,籍曹植诗句予瘟龟安慰:招摇待霜露,何必春夏成,晚获为良实,愿君且安宁。


(2019/04/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