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孟泳新
[主页]->[百家争鸣]->[孟泳新]->[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七)]
孟泳新
·中国联邦制与孙中山蒋介石之民族主义(中)
·中国联邦制与孙中山蒋介石之民族主义(下)
·谈当代中国民族问题演变及未来民主宪法走向
· 欧盟给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必须捆绑人权条件
·为什么同样的联邦制让苏联等国家走向深渊?
·对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的批判和中国民主运动之思想基础
·张君劢是民国以来最值得纪念的人
·还原民盟成立的历史真相 一一与章诒和 、黄方毅等人商榷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一)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二)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三)
·张君劢=民主──为纪念张君劢诞辰一百三十年而作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四)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七)
·王沪宁居然也会犯低级错误\王公权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五)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六)
·《二零一八宣言》
·《二零一八宣言》附文
·《质疑中共的解放战争的开战时间》
·《必须彻底否定毛泽东》
·评判解放战争的历史意义的重要性与难度所在
·必须批判毛泽东的“正义”战争观
·向鲍彤致敬
·《二零一八宣言》的《八问》
·严家祺思维方式表象的剖析
·必须批判胡适的科学主义
·《二零一八宣言》导读(一)
·《二零一八宣言》导读(二)
·金庸:武侠巨人 政治小人
·说说中国海外民主运动的三件怪事
·《二零一八宣言》导读(三)
·从法制史的角度来分析中国法律现况
·是“没有一战,何来五四?”还是“没有宣战,何来五四?”
·发动“解放战争”的毛泽东与发动“靖难之役”的朱棣
·对中国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百年各种历史认识观的简略评议
·黎鸣算不算是中国民主运动力量?
·认清毛泽东的“正义”战争观的错误所在
·有感于“敢为天下先”
·张君劢:诚不愿吾六万万同胞随苏联而殉葬也
· 敦促胡平、章立凡先生尽快树立罪错思辩方式
·对胡平《镇反运动小议》一文的解析
·《二零一八宣言》导读(四)一树立罪错思辩这第二种思辩方式是一个关键
·高力克:徐志摩与胡适的苏俄之争
·向大家推荐张君劢《胡适思想界路线评论》(一)
·孟泳新/向大家推荐张君劢《胡适思想界路线评论》(二)
·向大家推荐张君劢《胡适思想界路线评论》(三)
·中国近现代史观之对决(第一部分)(一)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二)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三)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四)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五)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六)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七)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八)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九)
·孟泳新给陈奎德的两封信
·黃鶴昇《康德哲学给我们的启示》
·中国近现代史观之对决(第二部分)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一)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二)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三)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四)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五)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六)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六)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六)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七)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八)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九)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十)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十一)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一)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二)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三)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三)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四)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四)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五)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六)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七)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八)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九)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十)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十)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十)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十一)
·孟泳新博士《严家祺联邦制运动的终结》(上)
·孟泳新博士《严家祺联邦制运动的终结》(下)
·孟泳新博士《严家祺联邦制运动的终结》(下)
·五分钟法哲学拉德布鲁赫
·留德学者孟泳新博士《香港反恶法运动必定会载入史册!》
·第二部分 质疑余英时欧阳哲生新文化运动“论”史观(一)
·质疑余英时欧阳哲生新文化运动“论”史观(二)
·质疑余英时欧阳哲生新文化运动“论”史观(三)
·质疑余英时欧阳哲生新文化运动“论”史观(四)
·质疑余英时欧阳哲生新文化运动“论”史观(五)
·质疑余英时欧阳哲生新文化运动“论”史观(六)
·质疑余英时欧阳哲生新文化运动“论”史观(七)
·质疑余英时欧阳哲生新文化运动“论”史观(八)
·质疑余英时欧阳哲生新文化运动“论”史观(九)
·质疑余英时欧阳哲生新文化运动“论”史观(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七)

陈先初 杜明达《1920 年代张君劢对苏俄(联)宪政的认识》
   陈先初 杜明达
   (湖南大学岳麓书院,湖南、长沙,410082)
   摘要:在上世纪二十年代,张君劢是站在西方宪政民主主义的立场上去观察一个实行社会主义宪法的苏联, 没有意识到社会主义民主和资本主义民主有着本质的区别。所以从总体上说,他对苏联的宪法及其政治体制持基本否定的态度。
   关键词:张君劢 苏俄(联) 宪政

   中图分类号:K25 文献标识码:A
    一
    宪政(constitutionalism) 又称立宪主义,是一种主张国家权力来自并被宪法约束、规定公民权利的学说或理念。宪政的要义有两点:第一是保障每一个公民的基本权利、自由; 第二是限制公共权力,一切公共权力的权威与合法性来自于宪法。毛泽东 1940 年 2 月在延安各界宪政促进会成立大会上的演说中曾提出“宪政是什么呢?就是民主的政治”。[1](毛泽东.新民主主义的宪政.毛泽东选集(第二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732)
   
    张君劢是民国时期著名的宪政专家,被誉为“中华民国宪法之父”,因此,苏俄(联) 宪法也是他关注的一个重要方面。1918 年 7 月 10 日第五次全俄苏维埃代表大会通过并公布了世界上第一部社会主义宪法,当时张氏正在欧洲游学,得知这一消息之后,就立即想方设法的购得一本,并将其翻译成中文并发表在 1919 年的《解放与改造》杂志上,文中第一次在中国把俄文“совет”翻译成了现在广为人知的“苏维埃”一词。
    在苏俄宪法颁布之初,仅就宪法内容而言,张氏对“劳动为人人共有之义务(宪法第三条己项)”和“排斥欧洲列强之侵略政策(宪法第五第六条)”这两项十分称赞,认为此举可以让那些只会空谈义理之人深入了解国计民生,并且避免政治兼并和流血冲突,“此二端者,真人类平等之理想,而斯世大同之途辙也”[2](张君劢.俄罗斯苏维埃联邦共和国宪法全文[J].解放与改造,1919,1(6):41)。但后来,张氏并没有认同苏俄(联)的宪法,在 1927 年出版的《苏俄评论》中,张氏将苏联的宪法称之为“虚伪”,因为苏联在现实中所实行的制度和政策并没有充分尊重和体现宪法的内容。例如,联共(布)没有有效 的协调国内各阶级派别之间的关系,导致一部分人流亡海外,并爆发内战,与宪法中的“平 和”一词不符;苏联实行无产阶级专政,“其政府之组织,限于一阶级”[3](张君劢.俄罗斯苏维埃联邦共和国宪法全文[J].解放与改造,1919,1(6):41),宪法剥夺了资 产阶级的公民权,全国大多数民众无法真正掌握国家政权,与宪法中的“自由平等”一词不 符;联盟内各成员国应该建立在平等自愿的基础上,可是苏联却使用武力强迫周边弱小民族 并入联盟,各成员国自身的权力无法保障,与宪法中的“各民族间之平和的共存与同的合作” 一词不符;“凡此数事,何一而非至残极酷,为历史所谨见,奈何大言不惭,锡以慈祥恺悌之美名哉。” [4](世界室主人(张君劢).苏俄评论[M].上海:新月书店,1927:46)张君劢在苏俄(联)成立之初就看到了其宪法和政治体制所存在的许多问题, 充分揭露了其中的弊端,很具有先见之明,而这些弊端也为后来苏联的解体埋下了隐患。
    相反,张君劢对于同一时期德国所制定的《魏玛宪法》则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1919 至 1922 年,张君劢第二次赴欧洲游学期间接触到了德国《魏玛宪法》,他认为这部宪法既能充分发扬民主,又能体现社会主义特色,高度称赞这部宪法代表了“二十世纪社会革命之潮流”[5](张君劢.德国新共和宪法评[J].解放与改造,1920,2(9):5),是以往的成文宪法中最彻底的民主文件。日后,张君劢应上海国是会议的邀请代为起草的《国宪草案》就是以德国《魏玛宪法》为蓝本。
    二
    在马克思主义思潮于中国掀起热潮的时代背景下,张君劢没有一味的跟风从众,而是能够对苏联的宪法和无产阶级专政的论述进行冷静和深入的分析,进而透过表面现象看到苏联政治体制的本质内涵。他强调“社会主义之实行,以民主政治为基础而已”[6](张君劢.1919 年至 1921年旅欧途中之政治印象及吾人所得之教训[J].新路,1928,1(5):22),认为苏联宪法与当时世界的主流宪法完全背道而驰,存在以下几个特点:
    第一,苏联坚持无产阶级专政, 共产党牢牢柄持政权,宪法完全剥夺了资产阶级的选举权、参政权和兵役权等公民权利,在司法、财产和日常工作生活等方面对其进行打击报复,根本无意团结全社会各阶层共谋发展;
    第二,纵使是无产阶级也无法真正行使选举和监督的权利。苏联的选举没有采取欧美等国无记名投票的选举方式,而是采取公开唱票的方式。由联共(布)推举自己的候选人,要求在场选民当场公开表态。如果有人反对,就冠以反革命的罪名,进而逮捕或是取消生活供给, 所以联共(布)的候选人均全票通过;
    第三,在各级地方苏维埃中,联共(布)均占据多数席位,少数非联共(布)的苏维埃委员也只能遵循联共(布)控制下的苏维埃支持各项决议的通过;
    第四,越是高层级别的苏维埃会议,联共(布)党员所占的比例越高。除了最基层 的的乡级苏维埃之外,各级执行委员会中党员的比例始终占居多数,执委会、主席团和人民委员会中党员和非党员的比例也高于同级苏维埃会议中的比例。
    第五,虽然宪法规定苏维埃逐级由下向上选举,由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选举出来的中央执行委员会为国家最高权力机 关,并由中央执行委员会选举出人民委员会(既政府)。但苏联政治实权实际上是由六、七人组成的联共(布)政治局所掌控,没有政治局的同意,就没法通过法律和组建政府,所谓的苏维埃选举都是欺骗民众的。
    第六,苏联的立法权和行政权两者合二为一,均属于苏联中央执行委员会,而非欧美各国的三权分立;
    第七,由于苏联农民占全国总人口的 80%以上, 为了防止农民在苏维埃中所占比例过多,宪法故意提高城市居民选举代表的比例,压低农民选举代表的比例,造成了城市居民和乡村农民两个阶层的权利不平等。因此,苏联宪法的选举规定明显有利于联共(布)的一党独裁。虽有选举却组成的是专制政府,但排除了资产阶 级和无产阶级中的反对派参与政权的权利,进而剥夺了联共(布)五十万党员的发言决策权, 民众的权力已达到无路可走的境界。苏联全国数千万民众听命于五十万联共(布)党员,而 五十万联共(布)党员又听命于由六七人组成的联共(布)政治局,则所谓的宪法不过是涂民耳目的工具罢了,“盖宪法者赖民意以表现者也,专政者少数人之独断为之也,有宪法即不容有专政,有专政则宪法虽有若无,此俄之根本受病,虽勉求以民意为装饰而不可得者也” [7](世界室主人(张君劢).苏俄评论[M].上海:新月书店,1927:50-51)。
    苏维埃制度是苏联在政治制度的基础,“俄政府所抱之主义,所谓宝雪维几主义或公产 主义也;所行之统治方法,所谓苏维埃也”[8](张君劢.读《六星期之俄国》(续)[J].改造,1920,3(2):51)。虽然从表面上看苏联实行的苏维埃制度同欧美的议会制度在形式上大体相同,但是张君劢却能够清楚的区分二者上的区别。他指出,首先,苏俄各级苏维埃是相互衔接,从乡级、县级到区级、省级乃至全国最高苏维埃,逐层往 上推举,而欧美各国各级议会及国会则相互独立,各不统属;其次由于上级苏维埃以下级苏维埃为基础,所以下级苏维埃等同于是一个选举机关,最后由最高苏维埃选举出 200人组成的中央执行委员会,进而再选举产生人民委员会,这就好比是一座高塔,层级越高,人数越少,而欧美议会代表人民不代表下级议会,所以一般都有五六百人;最后,因为苏俄实行无 产阶级专政,由共产党一党独裁,所以人民委员会(即政府)也没有所谓不信任投票和政府更替之说。中央执行委员会是决议机关,人民委员会只是这些决议的执行机关,而欧美议会 一般则受到总统或内阁的主导。相对于苏俄(联)将苏维埃作为“唯一统治机关”,张氏更倾向于德国政府“以两院为政治机关,以营业会议为社会生计机关”[9](张君劢.俄罗斯苏维埃联邦共和国宪法全文[J].解放与改造,1919,1(6):41)的调和做法,如此一 来,资本阶级和工人阶级既可以共同管理经济生产,政治上又不会出现大的动荡,“此真酌 剂得平之道,世界所当取法,而岂列宁以强力压迫之所为,所能望其项背哉”[10](张君劢.俄罗斯苏维埃联邦共和国宪法全文[J].解放与改造,1919,1(6):41)。
    归根到底,张氏是站在西方宪政民主主义的立场上去观察一个实行社会主义宪法的苏 联,其出发点和落脚点都是西方政治学理论,没有意识到社会主义民主和资本主义民主有着 本质的区别。所以从总体上说,他对苏联的宪法及其政治体制持基本否定的态度,称之为“贫民专制”和“劳农独裁” [11](张君劢.新德国社会民主政象记[M].上海:商务印书馆,1922:385)。例如,他认为虽然欧美国家也是由内阁或是总统等少数人执政, 但是民众的选举权可以得到充分保障,反对党也可以合法自由地存在,通过竞选轮流上台执 政,国会也可以监督制衡政府,而这些条件是苏联独裁专政政体所都不具备的。张氏认为“自由者,政治之指归也。凡可以发达民意,伸张民权者,良政治也,反是者恶政治也”[12](世界室主人(张君劢).苏俄评论[M].上海:新月书店,1927:51-52)。
   
    三
    当 1929 年再版《苏俄评论》的时候,张氏对苏联宪法有了新的认识,能够跳出自身的 所处的圈子,从对方视角看问题。他指出两年前的结论是从西方宪政理论的角度下得出的, 如果从苏联自身角度出发,则其宪法是维护和保障联共(布)在苏联实行无产阶级专政的工 具。西方宪政理论认为,宪法是国家的根本大法,是规范国家政府机关的行为准则。如果对 宪法有争议,则有关部门出台司法解释,如果要修宪,则必须由全体国民共同决定,而苏联 宪法的制定、解释和修改均取决于联共(布)。但这并不表明联共(布)违宪,恰恰是宪法 赋予联共(布)的权利。苏联政治有一个显著特点,即“政府机关与党部机关之平行主义” [13](世界室主人(张君劢).苏俄评论(第二版)[M].上海:新月书店,1929:53):苏联苏维埃代表大会对应联共(布)全国代表大会,苏维埃中央执行委员会对应联共(布) 中央委员会,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团对应联共(布)中央政治局。每级政府机关都有对应的 党组织,“故所谓政府者,非政府也,实政治部之附属机关而已”[14](世界室主人(张君劢).苏俄评论(第二版)[M].上海:新月书店,1929:55),政府的行动听命于联 共(布)政治局的决议,联共(布)凌驾于政府之上。政府制定的政策措施会因为党的反对 而归于无,这并非是联共(布)粗暴干涉政府事务,而是宪法赋予联共(布)应有的监督制 衡政府的职权。因此,称其宪法虚伪与实际情况不符。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