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处处谎言的回归直播]
罗列
·帘卷西风[186——190]
· 马英九:2011年元旦贺词
·买《1984》记
·2011年十月散记
·《少数与多数》
·蔡英文总统大选第四阶段结论性讲话
·从孔教授的骂人谈一点我眼中的中国知识界
·哈维尔:我们每个人都是极权机器的共同建造者
·马英九元旦祝词:为下个世代点亮蜡烛
·春节前街头观察有感
·[散文] 五妹
·七律• 答友人《夜闻》①
·游滕王阁记
·遥祭方励之先生
·方励之:中国的失望和希望
·(奇文存档)新史记-薄公子熙来列传
·《非梦非烟》序
·如果我是总统
· 非梦非烟[1——20]
·一首诗在我记忆中的变迁
·买《历史决定论的贫困》记
·由《旧制度与大革命》想到的
·S
·也谈保钓反日浪潮
·非梦非烟[21——30]
· 非梦非烟[31——40]
·2012年10月德国之声关于中印战争50年征文
· 一个人给妻子的信
·非梦非烟[41——60]
· 非梦飞烟[61——90]
·记事散文:买菜
·非梦非烟[91——120]
·非梦非烟[121——140]
· 我眼中的十件2012年中国大事
· 非梦非烟[141——160]
· 非梦非烟[161——180]
· 夜读书之一——由章诒和女士父亲的建议想到的
·2012年11月中下旬的两封信
· 非梦非烟[181——200]
· 夜读书之二——历史与良心
· 非梦非烟[201——220]
·给T先生的一封信(2013年春)
·【小说 】那女人
· 罗列:对我雅虎邮箱几份邮件的备份
·【 小说】 那女人
· [随笔]谈一点张之洞
·[散文] 故乡浮影
·我与《红楼梦》
·(随笔) 家事
·[散文] 艾老师
· 松花江岸观水记
·转载徐文立、余杰、何清涟、包遵信的文章
· 由胡平对王蒙《中国天机》评析想到的
·非梦非烟[221——240]
· F城浮世绘之一——街上算卦的女子
· 写在林希翎女士去世后
·F城浮世绘之二——巷路上趟着的老人
· 亲情剪影
·F城浮世绘之三——嫂子
·[如是我闻]时间的碎片(两则)
·《史记•高玉伦列传》
·幼稚的英国BBC
· 福摩萨
·观余英时时先生在香港新亚书院成立65年的讲话
· 脱离恐惧的人是幸福的
· 风花雪月之一 ——荷
·《老生》常谈了吗?
·散文: H 庄
·【仿五四白话诗】孔子与毛泽东
·大选举中的小人物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一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二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三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四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五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六
·祭奠
·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七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八
· 散文: 光阴的一段横截面
·F城浮世绘之四——宋大夫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九
· F城浮世绘之五——仲秋早市剪影
·孤独的天才,幸运的出走,想走就能走吗?
·肖建华与王丹
·马克龙的蝴蝶效应微弱地吹到我身边
·你说刚刚开始,其实戏早就演了
·(转文)许章润的盛世危言——中国在临界点上
·(转文)许章润的盛世危言——中国在临界点上
·(转文)许章润的盛世危言——中国在临界点上
·(转文)许章润的盛世危言——中国在临界点上
·(转文)许章润的盛世危言——中国在临界点上
·夏虫与井蛙
· 想念是一种寂寞的疼
·生子当如……
· 2017年11月11日杂感
·2017年11月18日杂感
·北京红黄蓝虐童及其它……
·这帮蠢货又号召抵制圣诞节
·我眼中的2017年10件大事
·忽然想起(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处处谎言的回归直播

   3月29日,对于小蚂蚁来说这可是重塑“三观”的一天,当然不是“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而是“文贵英俊观、文贵豪宅观和美当前危机委员会牛逼观”这蚁窝“新三观”。就在这一天,面容沧桑胡子拉碴的文贵在一个空旷的、只有几块破木板遮掩白墙的简陋房间内愁眉苦脸的开始了自己的复出演讲。这场如同裹脚布般又臭又长的“归来首秀”不出众人意料的还是老一套:鼓吹美当前危机委员会抬高声势、吹嘘法治基金意图筹款、搬出郭战袍拉拢人心、贬低异议者维持形象,以及最重要的一条——将所有的直播失误甩给不存在的“ccp黑客”。现在,我们就来梳理一下这次“复出大戏”里的一些细节。
   “现代化”的场地
   要说这场大戏最引人关注的一点那无疑就是直播的场地了。根据文贵的说法,他直播位置便是喜马拉雅总部,也就是喜马拉雅大使馆。先不说这些中二气息十足的名字,毕竟文贵如今也就只能过过嘴瘾,稍稍有些生活常识的人都能从直播那浓重的回声中得知一点:这是一间不算很大但是极其“干净”的房间,怕是除了文贵背后的三块破木板和面前的桌子外没有任何物品。这就是文贵早在去年“1120”前就开始筹备的“独栋办公楼”?历时近半年仍旧只能用三块木板来遮丑的简陋房间就是那个传说中“最先进的现代化科技办公楼”?唯一一种可能便是这件房子只是仓促准备的,目的何在?当然是为了应对如今18层难保的窘境,不要怀疑,这便是郭教主未来的“龟窝”,至于那位于18层的豪宅,当然是要还给那等待了多年的债主。文贵的那句“家具和画、艺术品全是文贵捐献”就更好理解了,怎么会有人与文贵的眼光苟同?当然是文贵连同家具一起被扫地出门,经济上捉襟见肘的文贵拿过来二次利用自然不足为奇。
   “富裕”的基金
   既然说到债,那就不得不提一下文贵的最近的敛财核心:法治基金。法治基金到底收到了多少钱,这一直是很多人最为好奇的一件事,在这次的直播中文贵终于通过几个数字让大家看到了法治基金的家底:多个超过20亿的捐助者、很多个两亿美元以上的捐助者、今天法治基金上的账有三分之二都是来自文贵的捐助……既然说是“多个”,那最少也要是两个及两个以上,按照最低标准也就是44亿,纵使去掉那传说中历时三个月“每天数百笔”的捐款,捐了法治基金总捐款账目三分之二额度的文贵也要为这44亿的捐助掏出88亿美金,再加上额外的10亿元,如今法治基金的体量最少也是142亿美金。文贵这复出可真是“志高意满”,这是全然忘记了其曾在与郭宝胜的法庭质询中亲口承认自己已经是负债累累,靠借债度日的场景了?若真如文贵所言,其拥有如此庞大的财富,那么其曾放言“法治基金”拥有30亿美元即可击溃CCP的狂妄之言早就可以去实现了,还用得着继续在这里苦大仇深?


   “厉害”的文贵
   既然能够把持一个如此“强大”的基金会,那文贵的实力自然也不能小觑,在提到郭自己强大影响力的时候,文贵特别豪气的向观众发问:谁能拿出一个案子来证明美国最重要的退休养老保险教育基金投资过中国一个项目。是的,没有,一个都没有。于是这便成为了文贵对美国金融界影响力的佐证,并延展成为“法治基金就是中国人民在海外的合法代表,是西方政府承认的合法代表”这一惊世宣言。但真相到底是什么呢?其实美国《社安法》白纸黑字写的很明确:养老金投资走的是一条低回报、低风险之路,只能投资于以联邦政府作后盾、财政部发行的特殊债券挣利息而不允许投资股市。换而言之,法律从未允许过养老基金投入其他任何一个国家的项目,和文贵本人没有一毛钱的关系。如今漏洞百出的谎言,难道真的是文贵已经疯狂到不在意谎言被轻易戳穿了吗?不,只是他相信经过多轮智商筛选,剩下的小蚂蚁已经没有了识别谎言的能力,自然是怎么夸张怎么来。
   在宣传文贵回归时,其自己的用词是“浴火重生”,而有不少的小蚂蚁错发成了“欲火重生”,实际上,后者也正是文贵复出的本质。没钱渴望再捞最后一笔,这是贪欲;遣返在即意图最后一搏求个政庇,这是求生欲。在这“保财、保命”的欲望驱使下,这只瘟鬼才重新自坟墓中爬起。可这一切注定是徒劳的,直播过程中那凄惨的收视率就是最好的证明,自作孽者不可活,毁灭,将是这个瘟鬼唯一的结局!
(2019/04/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