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水文集]->[枪与玫瑰:他们害怕“中国的民主”这支歌]
刘水文集
·无业和流浪是基本公民权
·北京流动人口管控监狱化
·弑童案揭穿中国社会密码
·赵作海案:合法的作恶者
·探访富士康大本营
·“80后”眼里的文革
·朝鲜有个郑大世
·与大贪官胡长清一面之缘
·从米奇尼克对话看社会转型
·苏东转型后的共产党出路
·北大清华代表的邪恶教育制度
·在郭德纲被封杀时刻站在他一边
·海来特•尼亚孜何以被重判?
·暗杀记者将不是预言
·邓玉娇案是民间的一次集体操练
·巴东县政府23日所发邓案新闻通报无效
·当官员生殖器成为公器时
·巴东:溃烂的恐怖之城
·艾未未三博客被封
·权力正在强暴邓玉娇
·艾未未是一个良民
·流氓余秋雨
·支持工信部安装“绿坝”
·邓玉娇案一审判决后的十个追问
·逯军说了真话
·人民公敌——城管
·监狱里那只美丽的蝴蝶
·被骗30年
·向南都致敬
·伍皓们的伪善
·敦促昆明警察弃暗投明书
·“诽谤政府”罪为何大行其道?
·昆明警方在造案报复
·集体的意识形态化
·城市拆迁
·重读李敖
·甲流疫苗接种与生命平等权
·第十个记者节感想
·暴力司法:有感昆明少女卖淫案和福州言论案
·我以人头担保:昆明警方在造案
·经济危机背景下的陇南民变
·领袖图腾“胡哥加油”
·江艺平:一个比百万军队强悍的女人
·“不折腾”将成为09年的流行词
·论‘三鹿’的倒掉
·爱他就成全他——有感于冉云飞先生和他的朋友
·我所见识的大陆新闻界
·《零八宪章》呼唤新型政治家
·杀人不过头点地
·讨薪民工
·小布什留给中国人的两句箴言
·牛博网解封有感
·我们,再见
·贵州德江政府与民为敌
·央视被烧穿的脸
·中国的政治禁忌
·2009年的灾祸与梦想
·“躲猫猫”民调:真权力与假民意的苟合
·谎言总是被愚蠢自证
·中国需要“平民窟”
·震灾罹难师生名录何以成政府机密?
·汉字复繁是自卑心理作祟
·中国将崩溃
·驳中国不能搞多党制论
·以何和解何以宽容?
·政府就是拿来批评的
·冯翔不是最后一个自杀的地震灾区官员
·震灾孪生姐妹骨灰制成陶瓷艺术品
·面对流氓化的权力,邓玉娇的选择无可指责
·官方对邓玉娇的二次强暴
·邓玉娇宰掉的是一个什么货色?
·灾民不是国家意识形态祭坛上的供品
· “周老虎”案揭幕糊弄公众
·杨佳:杀手与英雄
·杨佳是中国制度转型的撬动者
·中国人将以北京奥运会为耻
·伟大的共产制度扒粪者——悼念索尔仁尼琴
·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华美幻象
·奥运会乱弹
·“刘翔收黑钱了!”
·国家质检总局局长李长江当负刑责以谢罪天下
·“周老虎”吃民不吃官
·毒奶释放出制度的毒性
·奴才“学者”阎崇年,该打!
·杨佳案凸显政府显性和隐性双重暴力
·奥巴马当选总统与中国何干?
·季羡林背影里的北大
·杨佳母亲露面牵出三桩连环案
·“假虎案”终审真相仍被遮盖
·“解放思想”难破30年改革僵局
·奥运圣火传递与爱国无关
·CNN错在哪里?
·两根愤怒爱国的黄瓜
·民主制度是解决西藏问题的钥匙
·中国地震救灾须向国际社会紧急开放
·将9万名罹难者姓名镌刻在四川地震纪念馆
·良性施压迫使中共在震灾中回归人道
·范美忠事件观感
·坠毁救灾军机掩藏的秘密
·警察打记者事件拷问广东“解放思想”(图)
·政协委员大赦提案说明了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枪与玫瑰:他们害怕“中国的民主”这支歌

   

   美国老牌重金属乐队“枪与玫瑰”,2008年11月,推出新专辑《中国的民主》。很快引起冷热不均反应:在美国陆续登上畅销曲榜单;而在中国则被限制引进……。

   没有比他们演唱这个主题更合适的乐队了,单凭名称就给人以自由的无限想象空间。这首歌是送给中国人最好的新年礼物。

   胡温曾重申,中国不拒绝人类的普世价值,也不拒绝民主,那么又何惧一支曲子呢?别人期待的,正是我们渴望的。

   乐队名为“中国式民主”的巡回演唱会,自推出专辑10年以来,共举办239场,创下乐队最高纪录。乐队曾获得格莱美等音乐大奖,可这张专辑却始终无法进入最需要民主的中国大陆。

   遗憾,这首歌链接在中国大陆被禁限,幸在我找到乐队其它歌曲。

   我不能忘记一九八零年代,中国最早的土摇滚——西北风。那也是中国人最早听到“摇滚乐”三个字。贯通我从初中到大学的青春岁月。愤怒需要被表达,迷茫同样需要表露。从喉咙嘶喊而出的音乐,其实那不是音乐,而是控诉发泄。喊什么,怎么喊,都不重要,关键在于你重新拥有了嘶喊的权利。

   西北风自天际出现,不是没来由的。几十年的政治高压,生活绝望、精神苦闷和集体迷茫,时间开始了。不管认同与否,摇滚乐是一个国家与社会开放度的指标,甚至可说是文明度和宽容度标的。

   此后,崔健横空出世。我初次听他的现场,就是1989年在天安门广场。很多年以后,我有机会面对面采访他。因记者职业缘故,见过演艺明星不少,崔健是唯一一个我主动提出合影的音乐人。

   十多年前,一位相熟的美国华人女诗人,主编过一本《诗与坦克》诗集,收录我的诗作,并邮寄诗集。她本职是美国一座监狱的囚犯心理医生。我猜想,她汲取“枪与玫瑰”的创作灵感。

   仔细看“中国的民主”专辑海报,文字与五星变形,GUN与ROSE的首写字母,异形为镰刀与斧头的中共党徽造型。

   CHINESE DEMOCRACY

   中国式民主歌词大意

   即使你有铁拳,

   总有一天我们的孩子会领导这个国家,

   只是我的代价是宝贵的时间。

   你以为你把他们都抓起来都关在里面,

   你以为你拷打他们,他们就会死,

   你以为 你用牢房控制了他们,

   但你只是在给你自己挖一条通往地狱的路,

   你用他们的眼睛来看看你自己,你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他们终会迎来迫害结束的那一天,

   而你再也维持不下去迫害,因为你招来太多的怨恨。

   别再做梦了。

   即使你用铁拳,

   也不能继续统治下去。

   以下引用是枪与玫瑰与中国的渊源。

   重金属乐队枪与玫瑰(Guns N' Roses)正在中国音乐界掀起轩然大波,但争议焦点与性、毒品和摇滚无关。麻烦来自于该乐队最新专辑的名称:中国的民主。

   这是枪与玫瑰耗费17年时间打造的一张新专辑。在2008年11月23日的唱片发布会上,制作人宣称这张专辑代表着“摇滚音乐的历史性时刻”;然而,专辑还未上市,就已遭到中国官方的抵制。

   这也使得喜欢枪与玫瑰的中国歌迷感到茫然,他们说不清是否真的喜欢主唱歌手埃克塞尔·罗斯(W. Axl Rose)通过歌曲传达的对于中国的观点。

   中国政府通过国有公司控制着音乐的进口,并已通知各地唱片经销商不要引进枪与玫瑰的作品。隶属于中国文化部的中国图书进出口(集团)总公司的一位官员说道,任何名字里带有“民主”一词的东西“都不行”。

   歌迷的反应则更复杂。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枪与玫瑰在中国培养出了大量歌迷,当时年轻的罗斯录制了不少早期的热门作品,如《Welcome to the Jungle》(欢迎来到丛林)。当时,中国正值一个叛逆的时代,而重金属音乐能反映出时代的心声。

   1989年北京事件后,枪与玫瑰更受到人们的热烈追捧。乐队于1991年推出的歌曲《Don't Cry》(别哭)更成为整整一代中国吉他爱好者的经典曲目。

   “不仅是音乐,乐队的穿着也让人们为之疯狂。”30岁的陈磊这样说道。这位北京最著名的一位摇滚吉他手也把枪与玫瑰乐队作为影响自己的重要因素。

   枪与玫瑰的影响力长盛不衰。中国中央电视台去年的一个节目就把该乐队列为史上排名第八的顶尖摇滚乐队。

   广告渴望通过互联网了解这张新专辑的中国歌迷使用隐讳的语言来躲避网络审查,很多人故意把专辑的英文名拼错,写成“Chinese Democraxy”或“'Chi Dem”。他们担心直接输入专辑的中文名字会引来政府的审查。

   不过,在网上找到这张新专辑的新闻并不太难,唱片的专题网站www.chinesedemocracy.com也只是讨论枪与玫瑰乐队,而非政治话题。

   一些中国歌迷纷纷谈到这张专辑为何会引起风波。“摇滚乐是一种武器,就像一颗无形的炸弹。”有个歌迷说道。

   25岁的吉他手Leo Huang只希望这张唱片能重新回归枪与玫瑰的风格。“我喜欢摇滚。”这个瘦削的年轻人最近刚刚和他的野猫乐队(Wildcats)在上海高架桥下的一家硬摇滚酒吧举行了一场演唱会。

   然而,在中国这个拥有26亿只耳朵的国度,新专辑的名称让一些歌迷感到愤怒。在这个国家,民主是一个敏感的字眼。民主选举仅限于村级干部的选拔,而政府高级官员都在共产党党内产生。很多中国人希望政府能体现更多的民意,但另一些人——包括一些摇滚乐迷——则认为,民主太多太快会导致混乱,并且不满外国势力掺和进来。

   吉他手陈磊说,从专辑的名字可以看出,乐队“并不真正了解中国,只是想引起公众的注意而已”。

   一些中国艺术家不愿和民主先锋沾上关系,因此谢绝了为专辑提供封面图片的机会。北京视觉艺术家陈卓(音)表示,我小时候就听过他们的音乐。因此当枪与玫瑰乐队提出要买他的一幅画作为专辑封面时,他感到“非常高兴”。

   那幅画将天安门描绘成一个游乐场,毛泽东头像就在过山车旁边。后来,陈卓看了专辑同名主打歌的歌词,并咨询他的律师和合伙人,最终拒绝了18,000美元的报价。这位30岁的画家表示,作为中国艺术家,我们必须把政治风险考虑进去。

   新专辑的同名歌曲早就以单曲形式发布出来,歌曲以高亢怪诞的噪音开头,听上去隐隐约约像是有人在用中文喋喋不休。在三段歌词中,罗斯唱到了“传教士”(missionaries)、“空想家”(visionaries)和“坐在中国的蒸锅里”(sitting in a Chinese stew)。

   歌曲的主旨并不清晰,但最具煽动性的几句歌词却一目了然。罗斯唱道,“怪罪法轮功吧,他们看到了终点,你们现在却坚持不住了。他在此提到了被中国列为邪教并遭到取缔的法轮功。

   现年46岁的罗斯是枪与玫瑰硕果仅存的元老,他很少接受媒体采访,并拒绝就这篇报导发表评论。他早在十几年前就已确定这张专辑的名称。在1999年的一次电视采访中,他谈到选择这一名字的初衷。

   罗斯说道,“中国现在有很多民主运动,人们对此都很关注和期待。有人可能觉得我在说反话,我不知道,我只是喜欢这种说法。”

   罗斯的助手贝塔·莱贝斯(Beta Lebeis)说,罗斯近年来访问过中国的不少城市,包括北京、上海和西安,但他担心自己再也得不到入境签证,那里的一切都受到了控制。

   近几年,中国政府开始允许一度受到争议的外国艺术家来华演出,但对硬摇滚歌手还是放心不下。滚石乐队(Rolling Stones) 2006年第一次来华演出,但这是向中国政府妥协才达成的,他们放弃了几首有争议的歌曲,包括《Brown Sugar》(红糖)。

   最近,中国政府对外国演出者提高了准入门槛,原因是冰岛歌手比约克(Bjork) 在三月份的中国演唱会上演唱《Declare Independence》(宣告独立)的时候多次高喊“西藏”。在中国政府官员看来,这是对中国西藏主权的挑衅。在后来公布的新管理办法中,政府要求演出推广方为表演者的违法行为负责,“包括损害国家主权的行为”。

   莱贝斯女士说道,受此影响,枪与玫瑰乐队在中国的推广方今年放弃了两场演出的计划。

   中国文化部禁止进口违反10类情形的音乐,包括宣扬“邪教”或违背社会道德的音乐等。事实上,还是有很多歌曲通过盗版或者互联网传入了中国。

   北京一家电台的节目总监说,目前还不清楚这张新专辑将面临多大的阻力。但我得说,“中国式民主”这个名字听上很敏感。他觉得这首歌曲不太可能在国内的电台播放。

   中国东北的学生Nicreve Lee说,光是这个名字让人觉得新专辑不可能在中国发行。他维护着一个名为枪与玫瑰在线(N'R Online)的网站(www.gnronline.cn)。他说自己听同名主打歌的第一反应是,“这是一首反华歌曲。”但他又说:“渐渐的,我开始明白这首歌想要表达的意思。也许埃克塞尔·罗斯并不十分了解中国,但至少他的方向没错。”

   

   2009年1月10日

   2019年4月18日修改

(2019/04/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