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水文集]->[窃听风暴:社会主义国家都搞窃听(修订版)]
刘水文集
·“诽谤政府”罪为何大行其道?
·昆明警方在造案报复
·集体的意识形态化
·城市拆迁
·重读李敖
·甲流疫苗接种与生命平等权
·第十个记者节感想
·暴力司法:有感昆明少女卖淫案和福州言论案
·我以人头担保:昆明警方在造案
·经济危机背景下的陇南民变
·领袖图腾“胡哥加油”
·江艺平:一个比百万军队强悍的女人
·“不折腾”将成为09年的流行词
·论‘三鹿’的倒掉
·爱他就成全他——有感于冉云飞先生和他的朋友
·我所见识的大陆新闻界
·《零八宪章》呼唤新型政治家
·杀人不过头点地
·讨薪民工
·小布什留给中国人的两句箴言
·牛博网解封有感
·我们,再见
·贵州德江政府与民为敌
·央视被烧穿的脸
·中国的政治禁忌
·2009年的灾祸与梦想
·“躲猫猫”民调:真权力与假民意的苟合
·谎言总是被愚蠢自证
·中国需要“平民窟”
·震灾罹难师生名录何以成政府机密?
·汉字复繁是自卑心理作祟
·中国将崩溃
·驳中国不能搞多党制论
·以何和解何以宽容?
·政府就是拿来批评的
·冯翔不是最后一个自杀的地震灾区官员
·震灾孪生姐妹骨灰制成陶瓷艺术品
·面对流氓化的权力,邓玉娇的选择无可指责
·官方对邓玉娇的二次强暴
·邓玉娇宰掉的是一个什么货色?
·灾民不是国家意识形态祭坛上的供品
· “周老虎”案揭幕糊弄公众
·杨佳:杀手与英雄
·杨佳是中国制度转型的撬动者
·中国人将以北京奥运会为耻
·伟大的共产制度扒粪者——悼念索尔仁尼琴
·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华美幻象
·奥运会乱弹
·“刘翔收黑钱了!”
·国家质检总局局长李长江当负刑责以谢罪天下
·“周老虎”吃民不吃官
·毒奶释放出制度的毒性
·奴才“学者”阎崇年,该打!
·杨佳案凸显政府显性和隐性双重暴力
·奥巴马当选总统与中国何干?
·季羡林背影里的北大
·杨佳母亲露面牵出三桩连环案
·“假虎案”终审真相仍被遮盖
·“解放思想”难破30年改革僵局
·奥运圣火传递与爱国无关
·CNN错在哪里?
·两根愤怒爱国的黄瓜
·民主制度是解决西藏问题的钥匙
·中国地震救灾须向国际社会紧急开放
·将9万名罹难者姓名镌刻在四川地震纪念馆
·良性施压迫使中共在震灾中回归人道
·范美忠事件观感
·坠毁救灾军机掩藏的秘密
·警察打记者事件拷问广东“解放思想”(图)
·政协委员大赦提案说明了什么
·把政府和官员象“吴老虎”关进铁笼子
·重判许霆5年广州中院偏袒银行
·“艳照事件”暴露群氓之恶
·中国特色意识形态
·殉道者胡佳
·雪灾暴露深层痼疾,欠账迟早是要还的
·一个劳教犯引发的对劳教制度的控诉
·记者诽谤案:官权与民权的较量
· 陕西华南虎造假,凸显制度性弊端
·由华南虎事件观中国社会生态
·“权力是一剂春药”
·钱塘潮该诅咒,杭州政府更改诅咒
·中国需要一场扒粪运动
·政治对文学的投影——我看“中国作家实力榜”
·敬悼日本记者长井健司
·文坛乱套,作协乱伦
·香港的“一夜情”
·警惕山西黑砖窑事件不了了之
·黑砖窑事件是人治的惯性发作
·枪毙郑筱萸让政治恐惧蔓延
·限价牛肉面:兰州官员是法盲加市场盲
·“黑窑工”呼唤农民工国民待遇
·中国崛起背景下的文化荒原
·贪官挑战中共
·2006年被遮蔽的中国人权
·12岁女孩考验国家诚信
·北京奥运会上喊出你的心里话
·持枪权与自由权
·叶利钦是可以仿效的
·物权法:国产变党产的合法化
·北京奥运会猜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窃听风暴:社会主义国家都搞窃听(修订版)

   德国影片《窃听风暴》,又名《他人的生活》、《别样人生》,囊括2007年度奥斯卡最佳影片、导演、制作、男主角、男配角、剧本和摄影七项大奖。评委看重的是题材的历史“真实感”,符合西方社会的主流价值观。

   影片背景是1984年,东西方冷战阴影下的社会主义阵营东德东柏林,一对作家演员夫妇,被秘密警察长达5年监听下的“私生活”,纠结着麻木、背叛、屈辱和宽容。

魏斯乐被强制的善举

   东德安全局“斯塔西”高级特工魏斯乐,被上级安排监听剧作家德瑞曼和他的演员妻子克丽斯塔。当局试图找到德瑞曼叛国的“污点”证据。德瑞曼是个典型的体制内作家,享有盛名,爱国,爱政府,与高层领导有私交。他编写的剧本演出时,总是享有“冠盖满京华”的待遇。

   英俊作家德瑞曼与美貌演员妻子克丽斯塔,表面上风光无限,暗地里却被国家视为敌人。这就是极权政治的荒唐逻辑。

   作家的文人朋友中,有愤懑的不合作者被禁止出境,他不作声;有批判当局者被监视被孤立被“灭音”,他同情,但不行动。表面上,他被党所宠爱,他也自信自己不在国家监控的名单上。

   魏斯乐对待犯人残酷无情,监听技巧娴熟认真。这是一个像石头一样冷酷的老特工。但为了满足自己的窥视欲和占有欲,不乏人性的一面。他自始至终都不高尚,可也不卑劣。他对监听工作尽职尽责,几乎没有留给自己私人空间。

   极权制度消灭了良知的生存空间,善和美的教化能量实在有限。作家的演员妻子惊人的美貌,早已烙印在老特工内心。以前没有机会接近,当作家和妻子成为他的猎物时,先是勾起了他的强烈操控欲——那是一个猎人对即将倒在自己枪口下,却不被猎物发现所带来的满足感。

   当他在摄像头里发现文化部长用汽车送女演员回家,特工职业的操控欲望被无情地打碎,他于是近乎恶作剧地在监听室接通了作家家的门铃。作家闻声奔下楼开门时,果然看到了大人物的汽车和惊慌的妻子。

   特工终于明白过来,这个被他在心里窥探和占有的猎物美人并不属于他。他不敢也无力挑战文化部长。他们的关系只能止步在监听者和被监听者这个界限,但不妨碍他采取多重报复行为。甚至在发现女演员与部长的暧昧关系后,他不怕暴露身份,当面劝说女演员不要再充当部长情妇。

   老特工此举不是良心发现,而是这个单身老男人,眼睁睁看着一个大美人被比他权力大得多的官员充当护花使者,他显然的目的不是劝说女演员忠诚于她的丈夫,而是第三者的吃醋心理使然。他的一系列针对部长的报复举动,都没有伤害作家夫妇,甚至主动保护他们,因此客观上也成就了他的善举。

   作家和特工都没有看到的丑陋一幕却是,刚才在护送回家的汽车上,演员美人在文化部长恐吓、威胁之下,半推半就被强暴。女演员深爱着她的作家丈夫。她献身是为了换得丈夫不被以“叛国罪”逮捕。这样的举动,是被颂扬,还是被诅咒?爱有底线,自有其逻辑,逾越就等于毁灭。

   作家开始怀疑妻子。即使其他几个导演和作家朋友提醒,可能他家被监听了,他也拒绝相信。他对长期的恐怖统治,已经习惯、麻木,进而顺从,乐观地认为自己就是政府人,就是体制内一分子。他早已丧失作家的独立思考和批判精神。

   直到一个好朋友导演因抗议严酷的政治气氛而自杀,他愤而匿名写了一篇东德政府隐瞒自杀人口的文章,通过秘密地下管道在西德发表,才做出有限度的抗议。

   影片结尾时,也就是柏林墙倒塌之后,逍遥法外的文化部长亲口告诉作家真相,他的家一直被监听了数年之久,包括他与妻子做爱,都被记录下来。他虚妄愚昧的灵魂才迟迟醒悟过来。

   影片导演偏执恶的可救赎。太夸大人性中善的力量,也就遮蔽了恶的残暴。特工魏斯乐的恶欲是被权力和工作职责所遏制,他不敢越界。他非常明白,只要公开帮助作家演员夫妇,等待他的同样将是监狱。

   极权制度让生活其中的所有人都深怀恐惧,包括最高统治者,害怕迟早一天受到清算。统治者因恐惧丧失权力而产生的暴政,不仅不会收敛,反而会将残暴加倍地施予大众。所以说,独裁者不会良心自我发现,极权制度不可能主动转型,只有被觉醒公民推翻这一条路可走,这是铁律。

靠出卖和作恶才能活下去

   1961年,柏林墙高矗而起,它不仅仅是一道绵延一百多公里的铁丝网水泥墙,而是隔绝文明与自由的巨大铁幕。截至1989年柏林墙倒塌,28年光阴,东德秘密警察最为防范的就是阻止人民逃往自由世界。

   公开资料显示,东德7万5千人因为企图逃亡而被监禁;809人因逃亡而被枪杀;7500名边境警察“监守自逃”,三分之一成功逃走,失败者被关进监牢。中国大逃港远甚柏林墙,但知之者甚少。其实记录苦难的能力,本身也是文明程度的一部分。

   臭名昭著的东德特务机构“斯塔西”,总共动用了9千名秘密警察和17万5千名秘密线民,监控全国1700万人民——相对之下,希特勒只用了3万名盖世太保监控整个德国。17万5千名线民,包括妻子监视丈夫,学生监视教授,儿女监视父母,情人相互监视。与中国何其类似。

   特工魏斯乐由德国名演员穆荷饰演,入木三分。他在两德统一后在档案馆察看自己的“忠诚资料”,发现长达六年的时间,每天向秘密警察报告他的言行举止的,正是他的妻子。

   德国统一之后,那些曾担任线民的人为自己辩护:他们那样做也是为了国家,没做错什么。让所有人疯狂、惧怕的政府,岂能与这些“爱国者”没有关系?

   人们宁愿抛弃道德和情感,靠出卖和作恶而苟活,而不愿为自己的软弱、自私去忏悔与认罪。摇身一变的文化部长也没有受到惩罚。老特工仍像从前一样是个默默无闻的小人物,未受审判。

   默克尔首相出生并成长于前东德,虽是核物理科学家,但她对政治和制度之恶抱有深刻的体察与警觉。

   转型正义——是宪政制度转型过程中一个全球性巨大课题。前政权的邪恶意识形态清理反倒显得容易,而对待那些扮演前政权“掌舵者”和“螺丝钉”的做恶者,如何处置?

   各国基于文化、价值观和宗教传统,选择不同的路径。德国选择:真相——清算——和解——社会正义。首先归功于欧洲强大的文明和文化传统,其次是两次战败及对纳粹制度的反思。

   人类应该相信善、美、感化和宽容的能量,但也要让善美保持足够的锐利力量。善恶有别。淡化恶行,何来大善?这是影片逻辑悖谬的一处硬伤。

   如果影片再进一步突出作家、导演和演员等知识分子,因为对抗极权统治而被投进监狱,被秘密审判,甚至被谋杀,真实的极权制度之恶才能被完整地还原。此种例子,事实上在前东德曾经普遍发生。

   人性可以救赎吗?在中国这个道德与法律双重失效的国度,人性无下限地沉沦,但我相信基于个体与公共利益而自我教育的公民觉醒力;我同时也相信,在一个现代的文明国家,道义难以完全救赎人性,人性只可被法律所定义。

   《窃听风暴》很不符合东方观众“血债血还”的复仇心理。在我们看来,制度的丑陋伤疤揭示的太少,反而容易让人们遗忘罪人与罪恶。

   历史可以淡忘,但罪人应该受到惩罚。只能说《窃听风暴》吻合西方观众的口味,它倡导的宽容与和解精神,在东方人特别是中国观众看来,很不过瘾,很费解。但是,绝对值得中国人借鉴。

   二战之后,为什么欧盟的版图越来越扩张,东西德合并,德国为二战赔偿、认罪。但在东方国家,同样是二战分割开的南北韩,至今没有统一,日本拒不认罪,中国抗日时期的“汉奸”要被杀头。文化和价值观的不同,导致民族心理、政治制度的路径选择,大相径庭。

   顺从制度,意味着成为体制的一分子,个人利益和安全优先于公众,完全颠覆公共服务精神,这才是体制化最邪恶的地方。公民精神稀缺,中国问题皆出于此。

《窃听风暴》要由中国人续写

   孟德斯鸠分析,恐惧的结果就是“静”,保持沉默,明哲保身,放弃反抗和自卫。恐惧可以使人选择顺从权力,让人性极度扭曲变形,自己却并不知觉。

   女演员和老特工都选择了顺从权力,作家变相地低程度反抗。所不同的是,女演员是被动的,受侮辱的,沉默的;老特工是自愿的,沉默的,却敏于行;作家是软弱的,选择性的。

   人性之复杂、之不可测试,只有在极端失常的社会,才能发现其灰色地带,虽然没有人愿意承认过往的种种不堪。

   老特工监听作家夫妇床第之欢,又被部长横刀夺美,心理失衡,他招徕妓女发泄愤怒。

   女演员因为精神压力太大,瞒着丈夫偷偷吸毒。买毒品时被安全局特工现场抓获,关进监狱。老特工被上级安排亲自审讯,他承诺只要供出作家的打字机藏在哪里,马上释放她,当晚就可以在舞台上演出。演员在恩威并施之下,被迫屈供打字机藏匿在家里木地板下。

   老特工赶在其他特工搜索之前、作家夫妇不在家之际,赶去作家家里,将藏在木地板下的打字机带走。

   演员获释回家,欺骗丈夫说,最近两天她去乡下演出,身上很脏,马上要洗澡。

   这时特工们登门搜查,先故意四处翻找,眼看一个特工就要撬开地板,演员神经崩溃,穿着睡衣,奔下楼,一头撞在一辆急驶而过的卡车上。

   老特工正躲藏在楼下角落观望,他急跑过去,演员大口喘息着告诉他,她知道他在背后做的善举。演员到死也不知道地板下是空的。

   按照故事逻辑,她未必要以死明耻,但按夫妻感情逻辑,她必须以死证明她对爱的忠贞。让剧情饱含张力。

   在恐怖制度下,每个人都用扭曲的行为捍卫着所谓的尊严、爱情和良知,他们不明白誓死捍卫的东西,已经荒诞到必须靠软弱、窃听、出卖肉体和编织谎言才能维系的地步。这些都超越了人伦底线,但是在人人自危的极权社会,谁又能做得更好呢?

   在强大暴虐制度的挤压下,每个人都是弱者。用每个人所扮演的制度角色的“合理性”,揭示人性的弱点,反衬制度的荒谬与罪恶,这正是该片不动声色的成功之处。

   因打字机神秘“失踪”,老特工被上级迁怒监控失责,安排去邮电局做邮检特工。他秘密拆开每一封信件,供其他特工检查可疑内容。东西德统一之后,他继续留在邮局做投递员。

   作家被部长点破,很是震惊,直到在家里墙壁上扯出仍被保留的窃听装置,他才信以为真,还跑去开放的档案馆索取安全局特工监听他家的原始档案。管理员推来小车,上面堆着像小山一样高的挡案,非常翔实。

   最大的讽刺是,他的老婆被国家强暴而自杀,他竟然还爱着这个国家。我们身边这种人还少吗?

   官方档案果然印证了部长的说法。5年来,他与妻子在家的言语都被记录在案,当然也包括每次做爱。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