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水文集]->[共产革命之杀戮:电影《The Killing Fields》观感(修订版)]
刘水文集
·知名作家记者刘水及其家人遭国保迫害
·中国作家刘水被当局以“危害国家安全”为由限制出境
·刘水再被以“危害国家安全”限制出境(图)
·2008年5月被拒返深圳工作新闻报道(图)
·国际记者联会及香港记者协会有关刘水遭警方限制工作报道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关于会员刘水被拘押的声明
·台湾行政院大陆委员会:2007年中共违反「言论自由」案例一览表(刘水等个案
·何清涟:江泽民的政治遗产——政治问题非政治化处理
·逸敏:刘水被甘肃省庆阳市警方阻止参加国际笔会香港会议
·2006年5月29日被深圳警方传唤媒体报道
·入狱期间部分媒体相关报导
·第四次入狱期间部分声援关注文章
·第四次入狱期间部分声援关注文章(二)
·知名作家刘水获释揭露当局构陷黑幕
·张津郡:刘水事件始末
·张津郡:刘水事件周年评述
访谈
·刘晓波:刘水案─是执法还是构陷?(两篇)
·对抗是知识分子最舒服的姿态——异议作家刘水访谈(上)
·对抗是知识分子最舒服的姿态——异议作家刘水访谈(下)
·香港记协主席胡丽云小姐采访概要
·北京“新青年学会”四君子亲属访谈
·自由亚洲电台访谈
政论 时评
·莫言:文学与体制的双生子
·真相与清算:有关李鹏日记、陈希同亲述
·柴玲宽恕与李旺阳被自杀
·特警强化“警察国家”
·“启东事件”三点启示
·劳教与专制制度同体
·劳教所是中国最大的黑监狱
·陈平福式的平民抗争
·反日保钓游行的启示
·知识分子和公民韩寒
·春晚十宗罪
·朝鲜半岛准战争态势分析
·台湾将统治者关进监狱中国开天辟地第一次
·一寸自由一寸血——力虹早逝留下两个命题
·胡歐會上《我的祖國》在示弱
·血拆暴征是主权归党的产物
·以藝術反抗體制──黃香作品《拆》與《茉莉花開》述評
·殖民抑或文明输入?
·QQ与360比的是谁比谁更坏
·政治与情色交媾
·“警察国家”的国保
·政改画饼充饥有名无实
·没有大师的大学校园
·作为政治春药的标语口号
·言论自由与因言治罪
·官员为何不敢公开财产
·谁的香港特首
·维稳战争
·中国每天都是愚人节
·六四事件与知识分子
·陈光诚使馆避难说明了什么
·“六四”不该被遗忘
·中国历史上的伟大创举——乌坎模式初探
·阿克毛难题
·罪恶的户籍制度
·当集体幻化为意识形态
·暴力司法
·带血的审判:质疑昆明少女卖淫案
·甲流疫苗接种与生命平等权
·异议人士“剥权”追罚现象
·当自杀成为公民最后的“权利” ——评唐福珍和杨元元自杀事件
·李庄现象
·手机扫黄与言论自由
·胡锦涛微博引关注说明什么?
·“民工荒”是农民工用脚给城市投票
·推荐诺奖得主赫塔·米勒新作《安全局还在行动》
·八零后:被去政治化的一代
·总统坠机惨案背后的波兰
·新闻如何自由
·谷歌退守自由
·无业和流浪是基本公民权
·北京流动人口管控监狱化
·弑童案揭穿中国社会密码
·赵作海案:合法的作恶者
·探访富士康大本营
·“80后”眼里的文革
·朝鲜有个郑大世
·与大贪官胡长清一面之缘
·从米奇尼克对话看社会转型
·苏东转型后的共产党出路
·北大清华代表的邪恶教育制度
·在郭德纲被封杀时刻站在他一边
·海来特•尼亚孜何以被重判?
·暗杀记者将不是预言
·邓玉娇案是民间的一次集体操练
·巴东县政府23日所发邓案新闻通报无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产革命之杀戮:电影《The Killing Fields》观感(修订版)

   《The Killing Fields》译作 《战火屠城》,这不是一个恰当的译名,太过局限和模糊。这原本是一部沉重残酷的革命苦难片。亦被译作《杀戮之地》或《杀戮地带》,较为贴切。

   1985年,该片获得奥斯卡最佳男配角、最佳摄影和最佳剪辑三项大奖,美籍柬埔寨华裔演员吴汉(Haing S. Ngor)获得最佳男配角奖。

   此片根据真实故事改编。

   这部电影值得观赏,不是因为获得奥斯卡大奖的缘故,而是同样演绎了我们那个年代的恐怖生活。中国人遭受的社会主义革命苦难,尚未有世界水准的电影、小说、绘画和音乐等艺术形式表现出来。我们权且把《The Killing Fields》、《古拉格群岛》当作共产革命共同噩梦的展示。

1

   此片主题是美国纽约时报战地记者辛尼(Sydney Schanberg),与柬埔寨翻译兼助手潘迪生死相交的故事。

   但是,这个友谊故事,摆放在1975年美军从柬埔寨撤离之后,柬共“红色高棉”乘虚而入占领首都金边,开始残暴血腥杀戮的背景下,没有丝毫浪漫可言。相反,让人身临其境体验极左社会主义意识形态造就的国家恐怖,怎样惨绝人寰地摧残人民。

   柬共屠夫波尔布特实行的社会主义改造,具有二重功用:一则对异己彻底清洗;二则对顺民无情吞噬。仅有7、800万人口小国柬埔寨,因柬共杀戮、饥饿死亡人口,达到让人震撼的100万左右。

   中国人曾经耳熟能详的柬埔寨国王西哈努克亲王,以贵宾身份长期流亡社会主义中国和东欧社会主义国家。中国用高频率的媒体曝光和高规格的外交接待,给足了这位因政变而被废黜的失势亲王以颜面,中国人却从不知道柬埔寨人民在水深火热中煎熬。

   东南亚的越南、缅甸和柬埔寨共产党,都深受毛泽东暴力思想的影响。毛不全是从苏共照搬照抄马列社会主义理论,而是做出帝王式的最大发挥,那就是迷恋“枪杆子里面出政权”,逼迫人民和部属百分之百地顺从于自己。

   我在收集整理这几国共产党资料时,有一个意外发现:即社会主义学说,从欧亚大陆北端的苏联北冰洋,直线穿越中国大陆、朝鲜,然后贯穿到东南亚的缅甸、越南和柬埔寨,直达印度洋。

   社会主义运动象疟疾一样由北向南传染,形成一条暴力和血腥为主流的死亡之谷。纬度越往南,越是后期的共产社会主义国家,越觉得自己实行的是纯粹的社会主义,最终都与早期极力效仿的北方 “老大哥”反目成仇。

   1960年代中苏决裂之后,中共大骂苏共“苏修”;1970年代,越共跟中共翻脸,骂中共“中修”;而柬共波尔布特骂越共是“越修”。因此,“红色高棉”实行的社会改造制度的残暴程度,远远超越了北方苏中越三个“老大哥”。

   暴力夺权、劳改营、社会主义改造、集体大锅饭、消灭私有制、限制自由、准军事化社会、饥饿杀戮、威权独裁、迫害知识分子、社会停滞……从苏联“十月革命”到1980年代苟延残喘的“红色高棉”,在这块广阔的社会主义制度实践地带,发生了人类有史以来跨越国家最为残暴的社会灭绝暴行。

   跟其它种族灭绝不同,社会主义灭绝不是因为民族、宗教原因,而是所谓的社会主义革命,所谓的共产主义信仰。社会主义革命全方位地反人类、反文化、反文明、反人性、反自由、反私有财产。这几个社会主义国家被共产党消灭的人口数以亿计,两次世界大战过犹不及。

2

   1975年,美军撤退,“红色高棉”将要占领金边之际,潘迪把妻儿送上美军飞机,自己继续留在柬埔寨,协助外国记者报道混乱的政权骚乱。

   “红色高棉”夺得政权之后,随即展开城市清洗运动,将数百万流落城市的人民用枪刺押往农村改造,实行严格的劳改营管理,在路途和劳改营因饥病死亡者不计其数。外国记者最终也撤离金边,潘迪因无护照,被柬共送往劳改营服苦役。

   极端苦役和饥饿,让潘迪瘦骨嶙峋,弱不禁风,每天面对看守可随意处置的死亡威胁。画面中被完全洗脑的一个小女孩,象野兽一样,没有任何来由,都可以指使军人灭掉一个看不顺眼的男人。

   共产党社会主义革命的唯一目的就是分清敌我,卸除敌人的全部反抗言行,从肉体、思维和表情全部消灭,哪怕是敢对视的目光;让人民毫无条件地服从,包括对随意处死地绝对服从,让你临死也喊不出一句话。

   社会主义改造过程中,民族文化和国家经济都被抛弃,将人性恶中的仇恨最彻底地发挥出来。共产党革命的唯一动力就是复仇,将旧政权、文化教育、私有财富、政治异端和顺民全部消灭,试图建立全新的、整齐划一的秩序,仇恨遮蔽了共产党人全部的人性美善光辉。将近一个世纪的共产革命实践,结果是在地球上催生了连片香艳的罂粟花。

   潘迪因为饥渴,偷偷爬进牛圈切开水牛脖子吸血,被发觉后惨遭毒打,奄奄一息。几年之后,他终于逃离劳改营。在逃跑途中,潘迪陷落水渠。这是一座白骨累累的人间地狱,不加掩盖的尸骨,布满水汪汪的稻田、泥泞的田间小路和混浊的水渠。

   潘迪精疲力竭昏倒在路上,被一队柬共发现,其中一个好心人收留了他。给其当佣人,照顾失母的小男孩。潘迪渐渐获得信任,这个柬共男子告诉潘迪,他的妻子也是被柬共杀害,他不信任组织,组织也不信任他。

   1979年越南军队进入柬埔寨,该男子被同伙枪杀,之前他将儿子托付给潘迪照顾。越南入侵,让潘迪再次获得逃生机会。逃亡途中,同伴不幸踩踏地雷,小孩死亡,潘迪流落至泰国边境一所医院。一直在不懈寻找潘迪的美国记者辛尼,发现了他的行踪,两人在柬泰边境浴死重逢。

3

   该部电影印证共产革命一个规律:共产党夺权之后不光清洗自己的人民,也不信任自己的干部。苏共、中共、缅共、柬共都是如此,公开的史实均已佐证。其中,“红色高棉”领导人波尔布特、英萨利和乔森潘,曾残暴枪杀柬共党内高级领导人14人中的6人,大批军官和地方干部亦遭屠杀。他们对“同志”的杀戮,如果单纯用权力斗争来看待,似乎又不能完全解释透彻。

   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也没找到合乎情理的解释。这个组织历来的作为不是用人性可以解释清楚的,这是一个没有人性的组织,更多表现出的是兽性。我最后想到了恐惧。共产党人内心深藏的恐惧,让他们异常残暴。未夺权之前被旧政权极度迫害而满怀仇恨,暴力夺权后害怕失去政权。他们的内心从来都不曾获到安宁。

   因此,他们只有不断寻找和消灭潜在的“敌人”,不断在全社会制造花样繁多的政治运动,与人斗,与天地斗,借以消解人的自由欲望和转嫁社会注意力,他们才能获得内心的安全感。

   1979年,中共面对越来越不听从“老大哥”的越共,同时也为解救被赶进山林的柬共波尔布特,中共发动对越“自卫反击战”。对于此战,中国近年都有不同声音的反思,包括当年参战的士兵。网络上的讨论理性许多。天涯社区的“天涯杂谈”等越战社区都有参战士兵的回忆文章,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体悟他们作为炮灰的反省。

   主演潘迪的华裔演员吴汉,本职是一位柬埔寨医生,是美柬战乱、红色高棉屠戮的亲历者。后与家人被迫移民美国,开了一家诊所谋生。剧组招募演员,从未演过电影的吴汉被导演选中。

   与其说吴汉演技精湛,不如说他在复原曾经遭遇的罪恶与苦难。他因此片一炮走红,获得多项国际大奖,但他志不在此,继续行医。1996年2月,吴汉在洛杉矶寓所车库,不幸被一个打劫的华人罪犯枪杀身亡。

   尽管早在1985年他就荣膺奥斯卡最佳配角奖,但在中国大陆却是陌生的名字,连同这部优秀卓越的电影。

   我郑重推荐中国大陆1976年文革以后出生的新人观赏《The Killing Fields》,忆苦思旧,会了解许多被教科书蒙蔽的中共历史,了解前辈的过去,看清自己的当下和未来,将不无裨益。

    2008年3月28日初稿2019年4月10日定稿

   以下是本人赞赏码,欢迎打赏共产革命之杀戮:电影《The Killing Fields》观感(修订版)
以下是本人公号,欢迎添加共产革命之杀戮:电影《The Killing Fields》观感(修订版)

   延伸阅读

   红色高棉,即柬埔寨共产党,简称柬共或赤柬,1950年成立,其在1975年至1979年执政三年多期间,柬埔寨约有五分之一人口,死于监禁、饥荒和苦役, 这是人类20世纪最为血腥的灾难之一。其头目波尔布特,农谢和乔森潘等人,在1960年代—1980年代,曾经作为革命战友频密出现在中国媒体上。

   1997年,柬埔寨成立审判红色高棉委员会,2003年柬政府与联合国成立审判红色高棉的特别法庭,对其彻底审判。

   纪录片 S21-红色高棉杀人机器(又译作S-21监狱)。非常值得观看。台湾中国摄影杂志曾刊发此座监狱所谓死刑犯编码标准照,广东美术馆也曾举办此类图片展。

   

(2019/04/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