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中共海外支部
[主页]->[新会员区]->[中共海外支部]->[闵良臣: 当年何其悲观:“亡国倒是万幸”]
中共海外支部
·言论自由是四个自信的应有之义
·74岁生日《苦力感言》
·“第二次新文化運動”宣言
·曾被官方批评“行为不端” 民谣歌手李志被三大音乐平台下架
·再谈改革开放
·从寡头专制到党政一体—改革开放40年之政经脉络
·关注当代公民运动的典范朱承志
·“定于一尊”必亡于“一尊”
·不能让刘晓波的悲剧在胡石根身上重演
·无运动的抗争政治
·《世界人权宣言》发表70周年感言
·新世代是否有出路
·文明与“党妈意识”:民主的实践理性
·布拉格之春50年 七七宪章与零八宪章及中国官方媒体对习近平的个人崇拜宣传
·关注当代公民运动的典范朱承志
·当年,滇西战场,几个真实故事
·一周新闻聚焦:习近平“南巡”是改革的终结?
·“定于一尊”必亡于“一尊”
·了无新意的南巡讲话预报着四中全会加速反动的进程
·中共的“土地财政”,享乐天下的盛宴
·封闭极权的“国运”悖论
·不能让刘晓波的悲剧在胡石根身上重演
·深切缅怀北师大绝食志士曹守礼先生
·中共的“土改理论”,欺骗天下的谎言
· 從「七不講」到秦滬輝
·开启民权时代
·一周新闻聚焦:刘霞首次公开活动,廖亦武获“危难作家勇气奖”
·一周新闻聚焦:刘霞首次公开活动,廖亦武获“危难作家勇气奖”
·从盛世修典到乱世修宪——在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论修宪
·无运动的抗争政治
·《世界人权宣言》发表70周年感言
·新世代是否有出路
·安徽大饥荒——一本题未定新书的代前言
·文明与“党妈意识”:民主的实践理性
·我所了解的济南维权人士于新永先生
·占领军下的张海涛
·清末假立宪假改革导致走向革命
·中共的危害、阴谋及民主转型的原则
·中美贸易战与“修昔底德陷阱”
·用第三只眼睛看两面中国——读潘公凯《走出毛泽东的阴影》
·论基督信仰的公共性质——评北京家庭教会的联合声明
·布拉格之春50年 七七宪章与零八宪章及中国官方媒体对习近平的个人崇拜宣传
·怀念好友刘晓波
·厘清历史,是我辈责任——读石贝《孙天勤自白——冲天一飞为自由》
·习近平在中美贸易战中的误判与失策
·孙文广接受美国之音采访被警察破门带走后再被失踪
·愧对孙文广老师
·极权当局为何要折腾棺材、死人与墓穴?
·沈梦雨之思
·社会与政治的当代边界
·同台上演的人质外交与人权侵害
·昏聩时代的独醒者——郭嵩焘故里行
·论左派与右派
·董家有女最卓越,惊天一泼震神州
·现代流向与社会转变
·「支部建在连上」——毛泽东的尚方宝剑
·民国带路党是民主的灯塔
·破局——乌合之众的当代价值
·蒋介石修宪与雷震组党——威权时代《自由中国》群体的政治抉择
·劳动论的政府论之无代表则无政府
·我观习近平的集权
·从河边村试点到乡治模范省——阎锡山怎样治理山西
·从维权时代到国体时代
·李文足寻夫与孟姜女哭长城——为纪念“709”三周年而作
·李文足寻夫与孟姜女哭长城——为纪念“709”三周年而作
·贸易争议的沉浸与启示
·非暴力抗争在中国:一个目击者的记录
·一致、计划和纪律
·埃及如何谈判转型:波兰与中国的经验教训
·非暴力抵抗是最有力量的反暴政战术
·排他型、无共识与包容型、有共识——以埃及和突尼斯为例
·匈牙利的圆桌谈判
·联邦制与民主:超越美国模式
·中共打压宗教再有新招 严格规范网上宗教讯息
·南京史庭福受压更株连儿子 史竟被禁到台湾观摩选举
·中国滞泰国政治难民哎乌狱中绝食抗议非人道待遇
·38国包括中俄列可耻国家 联合国批打压维权人士
·老兵集结北京等地维权 中共当局维稳压力山大
·余文生案退回公安补充侦查 妻子质疑官派律师立场
·近千四川老兵省政府维权 警方重兵围堵辣椒水打压
·“苦难忧患属于我”:许志永详述狱中生活
·「被吊照」律师隋牧青妻子遭警羞辱诬陷及拘禁
·姜野飞判刑后状况成谜 妻子求国际社会关注
·中国在新疆进行文化灭绝 被拘维吾尔人孩子落入孤儿院
·哎乌终获保释 杨崇尚在狱中 前途未卜
·香港支联会举办中秋晚会 要求中国释放良心犯回家
·保释被拒濒临崩溃 哎乌夫妇案移送泰国上级法院
·709律师被吊照后倔强生存 抱团取暖再战江湖
·黄琦案三人被拆分重诉 疑当局将罪名全部推向黄琦
·支联会中秋前夕到中联办 促释异见人士返家团聚
·支联会中秋前夕到中联办 促释异见人士返家团聚
·支联会中秋前夕到中联办 促释异见人士返家团聚
·千萬不要忘記中共的政治「騙局 」
·给一位基督教家庭教会传道人
·岁寒沉思忆白桦
·大撒币还是大减税?
·通往天堂的名片
·处在十字路口的选择:一九五六年-一九五七年的中国
·通往天堂的名片
·我和光光
·温柔的良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闵良臣: 当年何其悲观:“亡国倒是万幸”

   读柏杨《丑陋的中国人》时,书中说,一九八二年,他与太太从法国地铁出来,看到一摆摊的卖主是东方面孔的中年妇女,他同太太一面挑,一面讲,卖主忽然用中国话向他们夫妇解释,他们觉得很亲切,问她怎么会讲中国话。

   

   她说她是中国人,从越南逃出来的,原先住在一个难民营。她一面说一面呜咽,柏杨只好安慰她:“至少现在还好,没有挨饿。”在柏杨夫妇告辞转身时,听到她叹了一口气:“唉!做一个中国人好羞愧!”柏杨说他“对这一声叹息,一生不忘”。

   

   有人可能会说,那是因为“旧中国积贫积弱”,或说因为没有“改革开放”,现在我们可是“老厉害”了。也许吧。可就在这一百年的前三十年里,也不知有多少国人感到很悲观,甚至怀疑老天爷“偏心眼”。就连陈寅恪父亲陈三立,当年平津沦陷后,伤心欲绝,大放悲声:“苍天何以如此对中国邪!”

   

   你不要以为只是一个陈三立,如此悲观者大有人在,且悲观得更甚。

   

   当年西南联大法学院有个教授叫陈瑾昆,此人不但在饭桌上公开宣讲他的“败北主义”,就是在上课时也对学生大讲“中国必亡论”。当然喽,“这种人”若是在“今天”,早就被班上的“积极分子”告密,也早就被开了。谁叫民国时期倡导的是“兼容并包,平等自由”呢。

   

   联大历史系里还有一年轻教师,把“败北主义”发挥到极致,认为“从历史上看亡国是正常的”,“易姓改号谓之亡国,一国有兴即有衰,有亡才有兴,一个朝代与国家根本不可能‘万岁’”。同样,这个历史系的年轻教师,如生在当代,也早就让他“滚出”了大学校园。

   

   再有,就是那个曾翻译过日本《源氏物语》的“汉奸文人”钱稻孙,“在北平沦陷之前,钱稻孙就做了许多令人怀疑的事,当时有人问他中国会不会亡国,他答以‘亡国倒是万幸’。问的人很惊诧,再问如何才是不幸,他竟说:‘不幸的是还要灭种!’”(以上所引皆参见岳南《南渡北归》)。

   

   可见有多悲观。至于对这个民族这个国家为什么会如此悲观,有没有不便说出的隐情,本人孤陋寡闻,也不知钱某人后来有没有讲出具体原因。

   

   其实当年胡适有句话也是这意思。如谓不信,就让我们来看看胡适之是如何说的。

   

   大约十余年前,自己曾作过一文,说胡适也是个“老愤青”,最典型证明就是他的一些“激愤”之语。胡适有两句很悲观也很“伤心”的语录:

   一句是:“中国不亡,是无天理。”

   另一句:“今日的大患在于全国人不知耻。”

   

   总以为,胡适这两句与鲁迅心思最相通,说出了鲁迅想说而没有说出的话。鲁迅对这个国家确实很悲观,曾对人说:“我的小说都是些阴暗的东西。我曾一时倾慕陀思妥耶夫斯基和高尔基等人,今后我的小说也将都是些阴暗的东西,在中国能够有什么光明的东西吗?”([日]山上正义《谈鲁迅》见《鲁迅研究资料》第187页)

   

   当年北京大学哲学系有位教授(同时兼任《猛进》周刊主编)徐炳昶,在跟鲁迅通信中说:“必须要是一种不平的呼声,不管是冷嘲或热骂,才是人心未必全死的证验。……不管他说的写的怎样好听,那人心已经全死,亡国不亡国倒是第二个问题。”(《鲁迅全集》第3卷《通讯》)可见,当时有这种认识的知识分子不少,那就是人心是否还活着为第一重要,亡国不亡国倒在其次。

   

   还说上面胡适那两句话。后一句不说,只说前一句,今天听着简直就是“要命”的话。

   

   后来胡适跑到台湾,加之死得早——1962年2月24日就辞世了。有时想,胡适当年对中共许给他的北京大学校长兼北大图书馆馆长的位置当真动了心且留在大陆,寿命又再长久一些,单凭一句“中国不亡,是无天理”,也被批斗或打死了,绝逃不过文革。若不幸长寿活到今天,那更是要被像“带鱼”之类的唾沫淹死。

   

   当然,胡适自己对他那句悲观透顶甚至“大逆不道”的话,非但毫无“反省”之意,还对“流传至今”洋洋自得,十几年后,见到别人这么说,还说是抄他的,意思是版权应归他胡适之,并且自个儿在文章中作证,说那话是什么时候在什么地点说出来的,很有点像眼前那个法官,吃饱了撑的自个儿举报自己是如何做贼一般:“寿生先生引了一句‘中国不亡是无天理’的悲叹词句,他也许不知道这句伤心的话是我十三四年前在中央公园后面柏树下对孙伏园先生说的,第二天被他记在《晨报》上,就流传至今。”(胡适《信心与反省》)

   真是“无可救药”。

   

   转眼胡适先生去世半个多世纪了,现又临他忌日,特作此短文,以为纪念。

   

   2019.2.23下午

(2019/04/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