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中共海外支部
[主页]->[新会员区]->[中共海外支部]->[74岁生日《苦力感言》]
中共海外支部
·再谈改革开放
·从寡头专制到党政一体—改革开放40年之政经脉络
·关注当代公民运动的典范朱承志
·“定于一尊”必亡于“一尊”
·不能让刘晓波的悲剧在胡石根身上重演
·无运动的抗争政治
·《世界人权宣言》发表70周年感言
·新世代是否有出路
·文明与“党妈意识”:民主的实践理性
·布拉格之春50年 七七宪章与零八宪章及中国官方媒体对习近平的个人崇拜宣传
·关注当代公民运动的典范朱承志
·当年,滇西战场,几个真实故事
·一周新闻聚焦:习近平“南巡”是改革的终结?
·“定于一尊”必亡于“一尊”
·了无新意的南巡讲话预报着四中全会加速反动的进程
·中共的“土地财政”,享乐天下的盛宴
·封闭极权的“国运”悖论
·不能让刘晓波的悲剧在胡石根身上重演
·深切缅怀北师大绝食志士曹守礼先生
·中共的“土改理论”,欺骗天下的谎言
· 從「七不講」到秦滬輝
·开启民权时代
·一周新闻聚焦:刘霞首次公开活动,廖亦武获“危难作家勇气奖”
·一周新闻聚焦:刘霞首次公开活动,廖亦武获“危难作家勇气奖”
·从盛世修典到乱世修宪——在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论修宪
·无运动的抗争政治
·《世界人权宣言》发表70周年感言
·新世代是否有出路
·安徽大饥荒——一本题未定新书的代前言
·文明与“党妈意识”:民主的实践理性
·我所了解的济南维权人士于新永先生
·占领军下的张海涛
·清末假立宪假改革导致走向革命
·中共的危害、阴谋及民主转型的原则
·中美贸易战与“修昔底德陷阱”
·用第三只眼睛看两面中国——读潘公凯《走出毛泽东的阴影》
·论基督信仰的公共性质——评北京家庭教会的联合声明
·布拉格之春50年 七七宪章与零八宪章及中国官方媒体对习近平的个人崇拜宣传
·怀念好友刘晓波
·厘清历史,是我辈责任——读石贝《孙天勤自白——冲天一飞为自由》
·习近平在中美贸易战中的误判与失策
·孙文广接受美国之音采访被警察破门带走后再被失踪
·愧对孙文广老师
·极权当局为何要折腾棺材、死人与墓穴?
·沈梦雨之思
·社会与政治的当代边界
·同台上演的人质外交与人权侵害
·昏聩时代的独醒者——郭嵩焘故里行
·论左派与右派
·董家有女最卓越,惊天一泼震神州
·现代流向与社会转变
·「支部建在连上」——毛泽东的尚方宝剑
·民国带路党是民主的灯塔
·破局——乌合之众的当代价值
·蒋介石修宪与雷震组党——威权时代《自由中国》群体的政治抉择
·劳动论的政府论之无代表则无政府
·我观习近平的集权
·从河边村试点到乡治模范省——阎锡山怎样治理山西
·从维权时代到国体时代
·李文足寻夫与孟姜女哭长城——为纪念“709”三周年而作
·李文足寻夫与孟姜女哭长城——为纪念“709”三周年而作
·贸易争议的沉浸与启示
·非暴力抗争在中国:一个目击者的记录
·一致、计划和纪律
·埃及如何谈判转型:波兰与中国的经验教训
·非暴力抵抗是最有力量的反暴政战术
·排他型、无共识与包容型、有共识——以埃及和突尼斯为例
·匈牙利的圆桌谈判
·联邦制与民主:超越美国模式
·中共打压宗教再有新招 严格规范网上宗教讯息
·南京史庭福受压更株连儿子 史竟被禁到台湾观摩选举
·中国滞泰国政治难民哎乌狱中绝食抗议非人道待遇
·38国包括中俄列可耻国家 联合国批打压维权人士
·老兵集结北京等地维权 中共当局维稳压力山大
·余文生案退回公安补充侦查 妻子质疑官派律师立场
·近千四川老兵省政府维权 警方重兵围堵辣椒水打压
·“苦难忧患属于我”:许志永详述狱中生活
·「被吊照」律师隋牧青妻子遭警羞辱诬陷及拘禁
·姜野飞判刑后状况成谜 妻子求国际社会关注
·中国在新疆进行文化灭绝 被拘维吾尔人孩子落入孤儿院
·哎乌终获保释 杨崇尚在狱中 前途未卜
·香港支联会举办中秋晚会 要求中国释放良心犯回家
·保释被拒濒临崩溃 哎乌夫妇案移送泰国上级法院
·709律师被吊照后倔强生存 抱团取暖再战江湖
·黄琦案三人被拆分重诉 疑当局将罪名全部推向黄琦
·支联会中秋前夕到中联办 促释异见人士返家团聚
·支联会中秋前夕到中联办 促释异见人士返家团聚
·支联会中秋前夕到中联办 促释异见人士返家团聚
·千萬不要忘記中共的政治「騙局 」
·给一位基督教家庭教会传道人
·岁寒沉思忆白桦
·大撒币还是大减税?
·通往天堂的名片
·处在十字路口的选择:一九五六年-一九五七年的中国
·通往天堂的名片
·我和光光
·温柔的良夜
·列宁像的倒掉
·心香一瓣祭先生
·华为公主美加受辱,爱国志士团结御侮
·华为公主美加受辱,爱国志士团结御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74岁生日《苦力感言》

   一个苦力,活过74岁已属不易,小酌几杯,唠叨几句。

   

   感谢上苍,令我懂得读书能使人明白事理,遂擅自走上争取权益、救赎自我灵魂之路。

   

   前五十年,我在大陆,深知大陆的政治从来不清明。统治者全都是台上耍水,不然何谈“治”?统治者换着名称耍弄百姓,老百姓不是奴才便是工具,甚至连装配进红色绞肉机,作一颗螺丝钉的资格也没有。

   

   后二十多年,我在美国享受到自由的滋味,但也深知这自由的边界和代价。所幸在美国,你可以远离丑恶,你有多种自主选择权。

   

   当今世界所余下的一党独裁的国家已寥寥无几,但中国大陆却一枝独秀,究其原因,不能不说与美国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推行的“亲中抗俄”对抗共产主义体制的策略有关。

   

   历史已证明,中共不值得期待。当今大陆的统治者,比闻一多先生当年所写的“不如让给丑恶来开垦,看它造出个什么世界”更加丑恶。当代中国,人如韭菜,一茬茬被割杀。正义或公平已荡然无存。

   

   我的苦力朋友们仍在成都,他们前年在“挣扎——《野草散文选》序”中说:这本《野草散文选》有甚么意义,我想大约应该是:这些集灵魂“悲悯与拯救”为一体的文字只表明——我们不但真实地挣扎地活过,而且真实地挣扎地写过。面对苦难人生,我们终将无怨无悔。《野草》的朋友毕竟已经老了,不得不回归到身体,选择做“最后的呻吟”。

   

   而我的另一批签署《零八宪章》的朋友,绝大部分仍坚持在中国大陆。他们中有的还年轻,愿意努力改变中国。因此,我同样别无选择,愿余生能助他们一臂之力。

(2019/04/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