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 金钱与政治 ]
非智专栏
·党日随想
·胃肠与文化
·探究女人灵魂
·人民不需要救世主
·还是要走“韬光养晦”之路—— 政情分析
·法庭记事(一)
·法庭记事(二)
·法庭记事(三)
·法庭记事(四)
·旋聚的革命之风
·勿因事小而误
·善,乃人之本性
·文章之议
·老人不老
·宇宙的起始
·国民心态
·天道酬善
·妓女随议
·孤独者
·从这次澳洲大选谈起……
·不争则善胜 ---一点感悟
·不抗争的代价
·对流氓从政说“不”
·闲聊互联网
·澳洲华人从政之意义
·穆斯林问题
·“思想自由,独立精神” 之呼唤
·新一年的希望
·记得,是昨天
·圣诞之时说《易经》
·丙申除夕之日的随笔
·美国总统川普的旋风
· 小议元宵节
·对“政治正确”的反思
·评美国商业集团美国式的傲慢
·闲时的“胡思乱想”
·守住自己的心,守住自己的口
·谈川普的“收缩”政策
·诺贝尔奖在中国
·对种族主义的抗争
·对禁止穆斯林在公共场合穿“布卡”的一点看法
·没有自由,何来幸福?
·独裁者,结局必惨
·从过圣诞节想起、、.
·政治上的“碰瓷”行为
·中国女人、文化和老外老公
·生活剪影一二
·对独裁政府绝不能姑息绥靖
·生活剪影一二:柏斯的东北媳妇
·过年的感想、、.
·漫谈西澳警察
·从武术上的作假说去、、、、、、
·读《易经》点滴心得
·读“明史”的感概
·《周易》的处事哲学
·城头变换总理旗
·柏斯太小,流言太多
·从政治人物佩戴假勋章谈起
·厉害之文之用心
·怪人川普的计谋
·“无政府主义者”之论点
· 金钱与政治
·珀斯男人:喝酒玩手机
·是神人,还是魔鬼
·冬季柏斯的小故事
·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连载)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家变
·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连载) 老乡阿琴
·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连载)
·五 来自中国柏斯女人(连载)--坎儿的故事
小说
·困惑--第一章
·困惑--第二章
·困惑--第三章
·困惑--第四章
·困惑--第五章
·困惑--第六章
·困惑--第七章
·困惑--第八章
·困 惑--第九章
·困惑--第十章
·困惑--第十一章
·困惑--第十二章
·困惑--第十三章
·困惑--第十四章
·困惑--第十五章
·困惑--第十六章
·困惑--第十七章
·困惑--第十八章
·困惑--第十九章
·困惑--第二十章
·困惑--第二十一章
·困惑--第二十二章
·困惑--第二十三章
·困惑--第二十四章
·困惑--第二十五章
·困惑--第二十六章
·困惑--第二十七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金钱与政治

   
    非智
   
    一国党领袖Pauline Hanson(韩申)今天又出现在澳洲媒体的头版上,这次不是什么风光之事,也没有她历来搞噱头讲些反对穆斯林或亚洲移民的话,这次,她是出来为自己的党所发生的糗事辩护,可以预计,这次的糗事将可能断送这位草根出身的女参议员及她的党的政治生命。
   


    半岛电视台记者卧底调查,发现一国党的两位重量级人物到美国游说有影响势力的美国枪会,要枪会拿出一千万美元,以便他们可以搞定澳洲政治,确切地说搞定澳洲禁枪法,也就是说,可以搞定澳洲议会通过废除禁枪法。
   
    一段流传出来的视频显示,在同美国枪会的代表商讨时,一国党的昆士兰参议院议员候选人Steve Dickson说:“ 我们需要一千万元。” 枪会代表中的一个听后叫了起来:“哇,妈的一千万?那是不可能。我告诉你,我能够签发支票的话,我也只能给你一百元。”
   
    这是个很可笑的场景,一个澳洲党的代表,跑到美国,经过中间人介绍,以为遇到了美国枪会的大金主,一开口就要一千万,结果却碰了一鼻子灰。
   
    且不论这个美国枪会代表是个什么样人物,(从他回答口气可见,只是一个基层代表。)我们要说的是在西方政治体制中,以钱说话的现象是显然存在的。虽然,表面上需要选民最后投票选出议员,但是,不管在议员选举或议会投票,需要的是金钱来做宣传,来做广告,来买通选民及其它议员。如果确实这次一国党的代表遇见了美国枪会真正有实力的代表,而且对方表示愿意拿出一千万让一国党在澳洲选民及议员中做游说,不得不说,澳洲的禁枪法可能被动摇,对枪支的管制就会宽松,那么,发生在Port Arthur 的枪击案可能再发生,那次的枪击,无辜的民众死了30人。
   
    向美国枪会要钱,是一国党所做所为导致的丑闻,不仅令一国党名誉扫地,同时也暴露出金钱对政治的侵蚀性和掌控性。
   
    政治的成功,需要的是金钱。在当今这个金钱为主的资本世界里,政治早已沦为金钱的附庸,而至于文化艺术音乐体育,还有哲学伦理,更是早已仰金钱之鼻息,沦为其婢女走卒了,没有金钱,什么文化艺术等都难以成功。一些组织机构,协会部门,公司企业及富翁大佬,在政治上的金钱投入,是远远高于在其它领域的投入。
   
    政治上的献金,其实就是企图对政治的掌控,那些拿出最多钱的金主,往往最后获得政治最大利益。美国枪会势大财粗,在美国社会极有影响力。不管美国每年枪击事件发生多少,被枪击受伤人员怎样增加,美国的禁枪法律就是无法通过。当然,很多人会来争论,禁枪是美国宪法所不允许的,美国人民拥有枪支是表明美国人最大的自由。而且, 还有人会说,美国人民拥有枪支是为了对抗政府的,只有全民皆兵,美国政府才不敢欺负百姓。是的,这些都是我们所知道的道理,也可以说是事实。但是,同样是民主政体的澳洲在禁枪之后,枪击案和被枪击的人数明显下降,许多无辜的生命免去死亡,况且,澳洲禁枪后,也没见得澳洲政府欺压了澳洲人民,也没见得澳洲人民少持枪就少了自由。可以说,美国政府没有禁枪,是同美国枪会具有巨大影响有关。一国党知道这一点,所以他们跑到美国要求美国枪会的金钱支持,目的就是为了能利用金钱的力量被选为议员,然后来推动反禁枪法。
   
    民主体制,议员是民众选出来代表民众的。议员来自民间而不是由政府任命,这是民主体制的最大成功。但是,当法律议案在议会由于议员的仅仅一票之差而被通过或被否决,我就觉得民主在这方面已缺少约束。代表民众的议员常会由于私利对立法投票,在这种情况下,选民是无法给予反对或阻止的。这次一国党如果获得美国枪会一千万的美元支持,并成功使得多名党员当上议员,那么,在党或个人私利的指导下,在禁枪等多种法案上他们就会投反对票,就会整个影响澳洲的政治。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民主是伟大的,但在伟大的背后,也有着其不伟大的一面。
   
    一个受教育不多,原是炸薯条和鱼片店的小老板,由于能大胆地讲些出格的话,就为一部分选民所追从,然后被选为议员,再然后被一些政客所用,创立了一个党,然后,就以党组织的形式派出几个代表,在政治上捣腾,而且竟然就有了机会被选入议会。固然,这一方面是由于民众对于主流大党已失去信心,比如对工党和自由党失去信心,因此转而支持那些刚冒出来的小党;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出澳洲人对政治的缺乏热心和明辨力。从没有过战火的澳洲这片乐土,人人安居乐业,政客们爱怎么搞就怎么搞,只要不太大影响个人及家庭生活,哪一个党执政,民众似乎没有太大关心,有关心的多是华人。可以说,在澳洲各种族群中,最关心政治的非大陆华人莫属,当然,他们关心最多的是远在地球那端的中国大陆的政治,而且热衷的是官场的内斗演义。除了媒体动不动会出来揭露政治内幕,调侃政客以赢得读者,澳洲的政治真的还不如澳洲的橄榄球更吸引民众,那也就是为什么到目前为止,澳洲还没有出现过所谓的伟大的政治家之故。
   
    Pauline Hanson 和Steve Dickson之类的政客,充其量不过是澳洲政治上充满戏剧性的滑稽政客。他们无视事实,信口开河,用夸张恐惧的语言吓唬民众,虽然,有时他们也会达到一定效果,让那些原本就没有政治主张或者思维过激的民众跟着跑,但最后,我相信,即便是不太热心政治的澳洲选民,在发现他们的丑陋行为后,一定会选择抛弃他们。
   
    事实上,Pauline Hanson曾由于缺乏宽容及过激的行为和言论,被民众在前几次的大选中抛弃过。虽侥幸上一次大选得胜,不过,在这次的5月份将到来的选举日,由于她的党跑到美国所做的可笑可鄙的行为,她有可能会再次被民众抛弃。
   
    当然,她的落选,也是我所希望的。
   
   
    2019年3月29日
(2019/04/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