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古来圣贤从头数]
东海一枭(余樟法)
·药家鑫也是受害者(东海随笔外一篇)
·反儒势力难成大气候,儒家中国才是大中华
·百日闹剧惊天下,赔了脸面又丧心---儒门中人也需要反省
·别被管子误导了
·非我文化,其心必异---异端批判
· 马家道德批判
·东海随笔:流俗毁誉靠不住(外一篇)
·恩赐民主并非不可能
·东海微言集(七)
·东海微言集(七)
·政府聚敛成要务,官员贪盗更寻常
·儒者当自重
·对夷狄也要讲信义
·东海微言集(8)
·非同一般的文章
·甘棠文化召公魂
·甘棠文化召公魂
·中西合璧,以儒为体----儒家与自由主义关系初论
·东海微言集(9)
·论马克思主义
·支持茅于轼,清算毛泽东
·乱臣贼子如予何?----圣贤的自信
·关于中国的现状和出路
·关于中国的现状和出路
·(转载)秋风:中华民族又一次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关于道德与位禄名寿及容貌之关系
·儒家政治观与中国政治生态略谈
·中纪委的狡辩---关于官员财产公示制度
·天下有大勇---与东海儒友共勉
·爱人当以德,助恶即犯罪
·乡愿固可耻,轻狂亦堪嗤
·胡适的高明和肤浅
·天地有正气
·儒家宪政纲要(最新订正稿)
·九十光阴尚有几?----中共九十诞辰献言
·唱红实为倡黑,有错而且有罪
·从张二江的幸运说起
·迷人红十字,吃人黑狮子
·汪洋不负责任,政府不务正业---关于蛋糕问题
·万世罪人毛泽东(东海随笔八篇)
·儒家思想与小农经济---澄清一个普遍的误会
·论跪族社会
·全民性丑陋,畜生化生存---兼为中国指一条明路
·好主义与坏主义---兼论言论自由
·论毛泽东的文化修养
·“全民性丑陋”与“满街皆圣人”
·给薄督一点忠告,为重庆献上三策
·东海微言集(10)
·王道霸道与暴政杂谈
·儒家的道德底线,东海的基本要求
·腐败的官场,腐烂的心灵,腐朽的政权---中国现状探因及结局预测
·物质主义与道德主义
·东海微言集(11)
·中华奇石我为王----石王铭
·儒家信仰与良知特征—兼论忠德
·东海微言集(12)
·温家宝坐上第一把交椅也不行(东海随笔八篇)
·东海微言集(13)
·东海微博,欢迎参观、指教和争鸣
·东海“两个凡是”,讨教天下英雄
·东海微言集(23)
·为什么中国政治转型特别难?
·儒家共识和中华愿景
·东海讲儒:主题“仁者寿——关于道德与寿命之关系”
·论革命(4月25日周日晚网络讲稿和问答)
·伟大的帝王师
·驳资中筠的“五四”观
·君主制之思---兼论统一的模式和善恶的传染性
·秦法家的下场—兼论“恶必蠢”定律
·一生低首拜阳明
·【代发通告】“弘道基金”发起辞、章程、捐赠指南
·秦朝之亡:仁义不施,攻守势异
·东海辟毛言论小集
·人道政为大
·前辈不可见,古道邈难寻
·算历史旧帐,向日本索赔
·yyy中国的出路
·理想不是罪恶的挡箭牌
·万方有罪,罪在中央
·大同理想和共产主义
·“双盲”龙应台
·正淘汰、逆淘汰和偏统论
·关于计生的思考
·反动就要挨打
·清算五四
·人性和仁爱
·知识群体要忏悔
·东海推荐:应正视国际共运失败马列主义破产的严酷现实
·新启蒙运动
·平民主义批判
·政治必须立足正义
·说说五四吧
·善恶报应论
·道德和命运的关系
·个人主义、集体主义和仁本主义
·我是中国亡命徒
·真正的三代表和民族魂
·文化决定论—兼论中华宪政
·介绍周太王故事,谨供戴将军参考
·今日微博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古来圣贤从头数

   古来圣贤从头数或问儒家圣贤有哪几位?答:圣贤都是道统传人,道统传人就是圣贤。关于道统谱系。孟子说:

   “由尧舜至於汤,五百有馀岁。若禹皋陶,则见而知之;若汤,则闻而知之。由汤至於文王,五百有馀岁。若伊尹莱朱,则见而知之;若文王,则闻而知之。由文王至於孔子,五百有馀岁。若太公望散宜生,则见而知之;若孔子,则闻而知之。由孔子而来,至於今百有馀岁,去圣人之世若此其未远也,近圣人之居若此其甚也,然而无有乎尔,则亦无有乎尔。”(《孟子尽心篇》)

   尧舜禹汤文武周公,都是圣王;皋陶伊尹莱朱太公望散宜生,都是贤臣。孔子为集大成之圣人和素王。韩愈提出的传道谱系为尧舜禹汤文武周孔孟,列入了孟子,但将孟子谱系中孔子以前的贤臣排除了,只列圣王。其中孟子为亚圣。

   朱熹承继了孟子韩愈的传道谱系而加以检择,《中庸章句序》中,道统始于“上古圣神”伏羲、神农、黄帝,尧、舜、禹、汤、文、武诸君和皋陶、伊、傅、周、召诸臣传之,然后是孔子、颜子、子思子、孟子、二程。这是朱熹认定的道统谱系。

   东海认为,程朱之后是王阳明,阳明至於今五百年来,贤人不少,其中熊十力、蒋庆最贤,都有资格为道统传人,而蒋庆又更有优势。熊公已经去世,可以盖棺定论;蒋先生来日方长,道德学术还可以精益求精,有进一步上升的机会,故我更看好蒋庆。我还看好其它几位儒友,其中有几位年轻人,文化道德前途不可限量。当然,我也看好自己。

   另外,历史上大儒和一些名儒,可称贤人。例如董仲舒、周敦颐、张载、陆九渊、王船山、黄宗羲等等,兹不详论。2019-4-3

   关于洪杨帮太平天国,洪杨帮也,俗称长毛,是神本极端主义、君本极权主义和汉族主义的统一,又是反清反孔反儒反华的统一。从本质和表现、理论和实践各个层面观察,其信奉的毫无疑问是邪教。《清史稿•洪秀全传》说:

   “秀全以匹夫倡革命,改元易服,建号定都,立国逾十馀年,用兵至十馀省,南北交争,隐然敌国。当时竭天下之力,始克平之,而元气遂已伤矣。中国危亡,实兆于此。成则王,败则寇,故不必以一时之是非论定焉。唯初起必讬言上帝,设会传教,假天父之号,应红羊之谶,名不正则言不顺,世多疑之。而攻城略地,杀戮太过,又严种族之见,人心不属。此其所以败欤?”

   或谓满清遗老站在满清立场,也没说天国是邪教。这不能证明长毛非邪教。《清史稿》是中华民国初年由北洋政府设馆编修,虽然基本上立足于清朝立场来写,但成于辛亥革命以后,其时民族主义思想深入人心,《清史稿》又成于众手,文化政治立场未能统一,故《洪秀全传》的观点不能代表清朝立场。即使成于清朝遗老,也只能说明这位遗老修养不足,眼光有误。上面短短一段话,大误有二:

   一、以革命一词称洪秀全、洪杨帮逆天祸民的造反作乱,有眼无珠;二、“成则王,败则寇,故不必以一时之是非论定焉。”这是极端功利主义的说法。长毛为寇,并非一时之是非,更非因其败而论定。这里自有儒家和中华标准在,自有万古是非在。

   当然,当时是非或有混淆,正邪尚未颠倒。上面这段话也有正见在。“杀戮太过,又严种族之见,人心不属。”确然,唯对“其所以败”和“人心不属”的原因总结太也轻淡了。纳粹亦种族主义,亦对犹太人以大开杀戒,一时之间,颇得人心。(曾国藩也有杀戮太过之嫌,却得天下万世之人心。)所以仅仅这两点还不是根本原因。

   洪杨帮将神本位、君本位、汉族本位的政治之恶和反孔反儒的文化之恶圆满统一在一起,这才是其不得人心的根本原因。2019-4-3

   圣贤和盗贼或谓圣贤和盗贼既有矛盾性又有同一性,二元统一。

   答:矛盾同一性有三种表现:其一,你离不开我,我离不开你;其二,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第三,你能变成我,我能变成你。

   就名相而言,或可以说,有圣贤就有盗贼,有盗贼就有圣贤。就本质而言,可以说盗贼有圣贤的属性,因为盗贼本性与圣贤无异;不能说圣贤有盗贼的属性,因为盗贼之性是恶习,圣贤无恶习。就变化而言,可以说盗贼能变成圣贤,因为恶习可改;不能说圣贤会变成盗贼,因为圣德不退。2019-4-3

   书院的宗旨学生求道,老师传道,这应是书院的首务和宗旨,违者不配为书院。这个道,又应是中华中道,由儒家经典承载,儒家圣贤传承。学生应立圣贤子之志,老师应是圣贤之徒。而传道的方式手段,可以因人因时因地而制宜。大德之士,有道之师,其言其行都有道在,言传身教无不合宜。段炎平同仁说得好:

   “真正的书院是求道传道的。道无处不在,大树下可以传道,朝堂上可以传道,茶桌旁可以传道,网络上可以传道。我们的书院不必在山水绝胜之处,完全可以在当下,在此处。”2019-4-3余东海

   关于学术杀人徐能源同道言: “學問一錯,輕則誤人子弟,重則殺人於無形。”然也。人世间最重要的道统政统学统三统中,学统占其一。学统者,学问、学术之谱系也。从来学术关国运,关乎人道之正邪,人民之吉凶,国家之盛衰。

   学术的错误,既杀人无形,更杀人无限;既杀人之身体,更杀人之良知。邪说之可怕正在于此。邪说泛滥,必然成灾;邪说入宪,必有浩劫。此言放之中西而皆准,征诸古今而无疑。古今中西的邪说发明家、理论家、宣传家、教育家和实践家,命运大多恶劣,下场普遍凄惨,就是因为邪说最易杀人,最犯天道之忌。

   学术杀人,其实是杀仁。杀仁者,毁良知、灭仁性、害慧命、敌文明也。诬文武是杀仁,反孔反儒是杀仁,发明、传播和实践邪说,更是杀仁,必然导致大规模的杀人。将邪说推为主体文化和指导思想,落实于恶制恶法,培养着暴君暴民,人命如草就是逻辑的必然。杀仁这个词是乔立行同仁发明的,不敢掠美,特此注明。

   邪说杀仁而杀人,正学弘仁又救人。传正道,辟邪说,相辅相成,不可或缺。历代圣贤大儒无不双管齐下。2019-4-3

   名士一抄身名裂东海一向尊重他人“知识产权”。凡提及他人观点,都会注明其人姓名。用“或曰”替代者,或为记忆不清,记不起何人所说,只能“或”之;或为一般提问,无关“知识产权”,没必要明说姓名;或者对方不愿意暴露姓名。

   但有一点是东海大半辈子始终坚持的: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将他人的思想观点据为己有,虽然自己的大量思想观点常被他人据为己有。

   这种严谨慎重,其实是自爱自护自惜羽毛。一涉偷窃,便无足观,袭用他人思想观点,直涉人品问题,一旦被人发现,很容易身败名裂。那样做,无异于自绝于君子之道,贻人口实,后患无穷,得不偿失。当年余杰,名动天下,甚嚣尘上,后来被人抓住抄袭的把柄,名声大坏,一蹶不振,可谓名士一抄身名裂。类似事例很多,有志之士切勿重蹈覆辙。2019-4-3

(2019/04/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