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古来圣贤从头数]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曰
·《交通部派来的算什么》
·《大复仇之歌》
·东海小诗七首
·zt一衿:“逐渐认同康晓光和东海一枭”
·ztwyh:答网友诗三则
·东海哲理小诗四首
·皮旦:学习,并至东海先生的自由女神
·大复仇论(新稿)
·《与东海儒者共勉》
·网友酬赠拾翠(之20)
·人生能得几知己
·江晚愁:对东海老人,苟不敢同(东海附言)
·贺老象《中国低诗歌》出版
·东海老人:良知大法(中篇)
·东海老人:“没有人是孤岛”
·Ykingc:东海老人,疯了(东海附言)
·东海老人:良知大法(下篇)
·曹维录别开生面解枭诗(外一篇)
·再过二十年
·关于叔孙通与方孝孺
·杀人不碍大慈悲!(新稿)
·谁是余杰? ------兼与东海一枭商榷(东海附言)
·谁是余杰? ------兼与东海一枭商榷(东海附言)
·为董仲舒鸣冤(新稿)
·东海老人:熊师或有误,东海敢不言?
·zhaoyao866:“且做一个善恶分明的人”
·金刚心(东海偈组)
·此联值得十万元么?
·请君先举杀人刀---建议胡温中央:贪污达五千万者,杀无赦!
·“解手”以后怎么办?-----东海评诗之:徐乡愁《解手》
·zt青山小雨:余杰的靠山是谁?
·东海老人:纷纷脑袋一根筋
·《良知是一种利器》
·良知大法(新稿全文)
·东海老人:最普遍的“性病”
·贪污多少才该死?
·东海老人:范美忠无罪等
·仁者无碍,得大自在(新稿)
·东海老人:实证良知大,方知道佛偏
·吾家自有大神通!(新稿)
·寂寞老人:和枭兄:人间要有大神通(东海附言)
·东海五偈
·东海老人:唯拜良知佛,何妨孔子师
·独坐大雄峰
·东海诗词选(点评本)
·为什么常常好人没有好报?
·文化大师,舍我其谁?
·人渣也有人权
·我的宗教观----简复郭国汀并示有关基督徒
·东海老人:蒋庆批判(新稿)
·反腐妙法等(东海老人随笔七则)
· 新浪网友:从西江洪流之中找回自己流失的宝贝!
·亚当-斯密,西方性善论者
·舞王失火,殃及局长等(东海老人随笔二则)
·东海老人:对一位佛门高士的开导
·知识分子最大的毛病!
·东海老人:庸众愚民休近我
·康德与儒家良知说的异同
· 东海指月录(问答10--30)
·致良知的前提
·Oestro网友:要“理”还是要面子?
·东海指月录(问答31--36)
·德不孤立,花不独开(新稿)
·信奉良知主义,坚持中庸原则(新稿)
·东海指月录(问答37--43)
·拜罢虚神人尽伪,匡成天下我唯仁(新稿)
·拜罢虚神人尽伪,匡成天下我唯仁(新稿)
·东海老人:古风一首再步船山诗韵
·东海老人自题联
·王阳明于道已真明,南怀瑾发言很不谨
·中国向何处去?(新稿)
·宋儒排佛理应当
·久远网友:拯救中国之正见(东海附言)
·《罢黜马家,独尊儒家》--东海老人随笔七则
·非大光明难近我,是真智慧要皈仁(新稿)
·无相大光明论(新稿)
·康德的死穴
·东海指月录(问答44--49)
·齐水先生:新的三纲五常(东海附言)
·不宜速说偏速说,仁法难起终大起
·笔端狼藉见功夫----代齐水先生答枫华君
·东海指月录(问答50--53)
·大彰良知不是梦,广传吾道可成团(新稿)
·被佛经逼傻了的“居士”
·北大,人类的耻辱!
·康德引起的争论
·东海随笔五则
·被老庄转昏了的脑瓜
·长夜终将报晓,大海岂可无波?----我为晓波鼓与呼
·儒之大者(东海七偈)
·东海老人戊子杂诗(六十三----六十八)
·嘲某君
·称称你的骨头有多重(新稿)
·东海指月录(问答54-57)
·一起呼吁:释放刘晓波,释放所有政治犯!
·中国向何处去?欢迎参与讨论
·新偈八首
·度人先自度,傻逼莫装逼!----答客难兼驳星云大师
·关于《零八宪章》
·东海老人:《表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古来圣贤从头数

   古来圣贤从头数或问儒家圣贤有哪几位?答:圣贤都是道统传人,道统传人就是圣贤。关于道统谱系。孟子说:

   “由尧舜至於汤,五百有馀岁。若禹皋陶,则见而知之;若汤,则闻而知之。由汤至於文王,五百有馀岁。若伊尹莱朱,则见而知之;若文王,则闻而知之。由文王至於孔子,五百有馀岁。若太公望散宜生,则见而知之;若孔子,则闻而知之。由孔子而来,至於今百有馀岁,去圣人之世若此其未远也,近圣人之居若此其甚也,然而无有乎尔,则亦无有乎尔。”(《孟子尽心篇》)

   尧舜禹汤文武周公,都是圣王;皋陶伊尹莱朱太公望散宜生,都是贤臣。孔子为集大成之圣人和素王。韩愈提出的传道谱系为尧舜禹汤文武周孔孟,列入了孟子,但将孟子谱系中孔子以前的贤臣排除了,只列圣王。其中孟子为亚圣。

   朱熹承继了孟子韩愈的传道谱系而加以检择,《中庸章句序》中,道统始于“上古圣神”伏羲、神农、黄帝,尧、舜、禹、汤、文、武诸君和皋陶、伊、傅、周、召诸臣传之,然后是孔子、颜子、子思子、孟子、二程。这是朱熹认定的道统谱系。

   东海认为,程朱之后是王阳明,阳明至於今五百年来,贤人不少,其中熊十力、蒋庆最贤,都有资格为道统传人,而蒋庆又更有优势。熊公已经去世,可以盖棺定论;蒋先生来日方长,道德学术还可以精益求精,有进一步上升的机会,故我更看好蒋庆。我还看好其它几位儒友,其中有几位年轻人,文化道德前途不可限量。当然,我也看好自己。

   另外,历史上大儒和一些名儒,可称贤人。例如董仲舒、周敦颐、张载、陆九渊、王船山、黄宗羲等等,兹不详论。2019-4-3

   关于洪杨帮太平天国,洪杨帮也,俗称长毛,是神本极端主义、君本极权主义和汉族主义的统一,又是反清反孔反儒反华的统一。从本质和表现、理论和实践各个层面观察,其信奉的毫无疑问是邪教。《清史稿•洪秀全传》说:

   “秀全以匹夫倡革命,改元易服,建号定都,立国逾十馀年,用兵至十馀省,南北交争,隐然敌国。当时竭天下之力,始克平之,而元气遂已伤矣。中国危亡,实兆于此。成则王,败则寇,故不必以一时之是非论定焉。唯初起必讬言上帝,设会传教,假天父之号,应红羊之谶,名不正则言不顺,世多疑之。而攻城略地,杀戮太过,又严种族之见,人心不属。此其所以败欤?”

   或谓满清遗老站在满清立场,也没说天国是邪教。这不能证明长毛非邪教。《清史稿》是中华民国初年由北洋政府设馆编修,虽然基本上立足于清朝立场来写,但成于辛亥革命以后,其时民族主义思想深入人心,《清史稿》又成于众手,文化政治立场未能统一,故《洪秀全传》的观点不能代表清朝立场。即使成于清朝遗老,也只能说明这位遗老修养不足,眼光有误。上面短短一段话,大误有二:

   一、以革命一词称洪秀全、洪杨帮逆天祸民的造反作乱,有眼无珠;二、“成则王,败则寇,故不必以一时之是非论定焉。”这是极端功利主义的说法。长毛为寇,并非一时之是非,更非因其败而论定。这里自有儒家和中华标准在,自有万古是非在。

   当然,当时是非或有混淆,正邪尚未颠倒。上面这段话也有正见在。“杀戮太过,又严种族之见,人心不属。”确然,唯对“其所以败”和“人心不属”的原因总结太也轻淡了。纳粹亦种族主义,亦对犹太人以大开杀戒,一时之间,颇得人心。(曾国藩也有杀戮太过之嫌,却得天下万世之人心。)所以仅仅这两点还不是根本原因。

   洪杨帮将神本位、君本位、汉族本位的政治之恶和反孔反儒的文化之恶圆满统一在一起,这才是其不得人心的根本原因。2019-4-3

   圣贤和盗贼或谓圣贤和盗贼既有矛盾性又有同一性,二元统一。

   答:矛盾同一性有三种表现:其一,你离不开我,我离不开你;其二,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第三,你能变成我,我能变成你。

   就名相而言,或可以说,有圣贤就有盗贼,有盗贼就有圣贤。就本质而言,可以说盗贼有圣贤的属性,因为盗贼本性与圣贤无异;不能说圣贤有盗贼的属性,因为盗贼之性是恶习,圣贤无恶习。就变化而言,可以说盗贼能变成圣贤,因为恶习可改;不能说圣贤会变成盗贼,因为圣德不退。2019-4-3

   书院的宗旨学生求道,老师传道,这应是书院的首务和宗旨,违者不配为书院。这个道,又应是中华中道,由儒家经典承载,儒家圣贤传承。学生应立圣贤子之志,老师应是圣贤之徒。而传道的方式手段,可以因人因时因地而制宜。大德之士,有道之师,其言其行都有道在,言传身教无不合宜。段炎平同仁说得好:

   “真正的书院是求道传道的。道无处不在,大树下可以传道,朝堂上可以传道,茶桌旁可以传道,网络上可以传道。我们的书院不必在山水绝胜之处,完全可以在当下,在此处。”2019-4-3余东海

   关于学术杀人徐能源同道言: “學問一錯,輕則誤人子弟,重則殺人於無形。”然也。人世间最重要的道统政统学统三统中,学统占其一。学统者,学问、学术之谱系也。从来学术关国运,关乎人道之正邪,人民之吉凶,国家之盛衰。

   学术的错误,既杀人无形,更杀人无限;既杀人之身体,更杀人之良知。邪说之可怕正在于此。邪说泛滥,必然成灾;邪说入宪,必有浩劫。此言放之中西而皆准,征诸古今而无疑。古今中西的邪说发明家、理论家、宣传家、教育家和实践家,命运大多恶劣,下场普遍凄惨,就是因为邪说最易杀人,最犯天道之忌。

   学术杀人,其实是杀仁。杀仁者,毁良知、灭仁性、害慧命、敌文明也。诬文武是杀仁,反孔反儒是杀仁,发明、传播和实践邪说,更是杀仁,必然导致大规模的杀人。将邪说推为主体文化和指导思想,落实于恶制恶法,培养着暴君暴民,人命如草就是逻辑的必然。杀仁这个词是乔立行同仁发明的,不敢掠美,特此注明。

   邪说杀仁而杀人,正学弘仁又救人。传正道,辟邪说,相辅相成,不可或缺。历代圣贤大儒无不双管齐下。2019-4-3

   名士一抄身名裂东海一向尊重他人“知识产权”。凡提及他人观点,都会注明其人姓名。用“或曰”替代者,或为记忆不清,记不起何人所说,只能“或”之;或为一般提问,无关“知识产权”,没必要明说姓名;或者对方不愿意暴露姓名。

   但有一点是东海大半辈子始终坚持的: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将他人的思想观点据为己有,虽然自己的大量思想观点常被他人据为己有。

   这种严谨慎重,其实是自爱自护自惜羽毛。一涉偷窃,便无足观,袭用他人思想观点,直涉人品问题,一旦被人发现,很容易身败名裂。那样做,无异于自绝于君子之道,贻人口实,后患无穷,得不偿失。当年余杰,名动天下,甚嚣尘上,后来被人抓住抄袭的把柄,名声大坏,一蹶不振,可谓名士一抄身名裂。类似事例很多,有志之士切勿重蹈覆辙。2019-4-3

(2019/04/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