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关于“自己人”]
东海一枭(余樟法)
·文明最高形态,历史最佳道路
·中美预测
·文化问题文化解决
·花千芳、王思聪和英语
·互害型社会
·关于税负痛苦指数
·万法归一,一归何处?
·小布什、张维为都错了
·不学无术李泽厚
·儒家的自信
·对孟晓路的一点认同和两点异议
·关于轴心时代、轴心文明之我见
·关于群己关系
·关于儒群不如自由派的一点感觉
·期待张祥平先生赐教
·简答张祥平先生的三点批评
·民本微论
·中华王朝的天命
·现中国一切问题的根源
·关于道统和清朝
·孔孟之言,民国之实
·虚尊道统亦何益
·自勉联:做真君子,亮真面目;得大自在,放大光明
·人世间最大的善和功德
·人世间最大的恶
·儒家功夫最易简
·蒙启导致灭亡
·反孔反儒的四世恶报
·清人入关与日寇入侵
·其人值得交游,其书值得藏读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三十一---三十五)
·古来圣贤从头数
·救中国的途径
·我对某人的看法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好心助恶最可悲
·自由派有三多
·能开出宪政的文化有二
·迎接圣贤辈出的大时代
·道援的途径
·中华宪政纲要(第三稿)
·东海微言小集(逼着马帮走正道)
·头痛足痛如何治
·怎样判断一个人有没有得道
·被称国妖亦抬举
·失败主义的根源
·关于个人主义
·关于幸福
·老网友张三一言
·以人民为镜,明政治得失
·愚诈邪恶和真智正善
·两种事业
·恒产和恒心
·社会主义反社会
·儒家的突围和中华的曙光
·社会主义必然贫穷
·君子斗不过小人?---与龚鹏程先生商榷
·民族主义害民族
·中华文明长盛的根本因
·社会主义救美西
·关于五四
·政治制度和经济发展
·利己主义不利己
·民主颇有限,希望在儒家
·千古作圣妙诀
·极权主义阵营
·百年来罪孽最大的群体
·见识比知识重要
·关于张扣扣案
·反儒的善人与尊儒的恶人
·关于张扣扣案(二)
·关于张扣扣案(四)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三十六---四十五
·敲骨榨髓何时休
·信仰耶教可耻
·绝不可伤害无辜,绝不可饶恕邪恶
·如何立德立言和自保平安
·孔府大劫难
·关于陈全国和巴黎圣母院
·汉族智商最高,儒学品质最优
·乐和模式:儒式城乡的探索
·关于规则和特权
·如何救民救国,中共如何自救----答洪哲胜先生
·迷则不信,信则不迷
·与群友们共勉
·儒家文化特区构想(征求意见稿)
·我没有敌人
·关于耳顺
·耳顺与好辩
·关于辟邪说答客问三则
·根本问题在教育
·关于说话的权利
·关于说话的权利
·关于文化与文明
·关于杂时代
·何以灾星如此多
·圣贤和盗贼
·关于三从四德
·谈天
·天理不是义理(谈天之三)
·反儒奇文又一篇
·关于自由和“自由人联合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自己人”

   关于“自己人”有公众号文章题为:《服过刑的中国首富逐一被平反,中央释放什么信号?》。什么信号?文章导语已说明白:“比起以往任何时刻,今天的中国都更需要市场化的力量,需要民营经济的蓬勃发展,来对抗国内外的剧烈变化。于是,这才有了“自己人”的故事。未来一段时间,中国很可能会迎来一波为民企大佬平反的小高潮。”

   “自己人”三个字值得深长思。文章说:在中国,民营企业家要做到首富的位置,需要历经万千考验。一要处理好与权力的关系。二时刻做足功课,读懂政治。三押上全部身家,赌对国运。第一项考验人心,第二项考验智慧,最后一项考验运气。哪一项都不能出错。”

   马邦的民营企业家成长、成功之艰难,是史无前例、举世无双的,是传统和西方民营企业家望尘莫及的。这是真正的马邦特色之一。显而易见,民营群体本来不被极权主义当成自己人。

   但现在需要共克时艰了,这个群体成了至关重要的安抚团结对象,不能不“自己人化”。只要于极权无碍无害,能饶则饶,大度能容;如果有利有助,更要能帮则帮,大力支持。对于民营企业从轻从宽,并纠正一批原先过重过严的案件及冤假错案,目的是经济自救,这是极权自救自保的重要方式。

   一切为了权力的稳定和延续。今后三年(嘿嘿),可宽的会更宽,该严的会更严。宽严标准是极权利害。一切对极权有利无碍的东西,即使作恶犯罪,不妨从轻从宽,轻刑轻判,不吝法外施恩;一切对极权有碍有害的东西,必须从重从严,严刑峻法,甚至法外开打。所以,即使自己人,如果对“自己”有碍有害,难免被严打。

   还有一种特殊情况:某些人对极权主义有碍有害,但现实危害不明显、不直接或不迫切。如果严打之,反而会造成明显而直接的现实危害,或引起众怒,引起国内外隆重关注,或容易让被打者成就现实、历史大名乃至成为某种象征……诸如此类,那就私下严防,但不严打。谁敢乱打,自己难免挨打。唉,马官也越来越难做了。动辄得咎,无所措手足啊。2019-4-23

   以暴秦为例极权主义社会没有赢家。统治阶级与被统治阶级,强权集团和强势群体,同样多灾多难。最惨的可能还是三帮队伍:帮凶帮忙帮闲。很多人以为加入三帮队伍,即使无便宜可占,至少不会吃大亏。事实恰恰相反,吃亏最大的往往是这些人。

   就拿暴秦来说,从秦孝公到胡亥,秦国官员军人民众固然死伤无数,历代宰相和文武大臣,富贵最多不过三代,往往即身而灭,狡兔尚在,走狗已烹。甚至功劳越大,下场越惨,动辄族灭。赵高诱劝李斯支持胡亥,最让李斯动心的一句话是:“高固内官之厮役也,幸得以刀笔之文进入秦宫,管事二十馀年,未尝见秦免罢丞相功臣有封及二世者也,卒皆以诛亡。”(《李斯列传》)

   我早就指出,极权主义的成长成功维持,都有赖于邪恶的道德环境和社会土壤。某种意义上说,极权主义确实是历史的选择,社会共业的选择。迫害三帮、自相残杀是古今中西所有极权主义的共性和宿命。天道惩恶罚罪,法门万千,以恶制恶就是一种源远流长的历史惯例。等到李斯赵高这些三帮中最高级分子族灭,暴秦也就随之灭亡了。前苏大林集团殷鉴不远,世人皆知,我就不饶舌介绍了。

   明知是邪说还要宣传之,明知是恶事还要支持帮助之,都是帮邪助恶,都有相应恶业。助人为乐,为善最乐;助恶为苦,为恶最苦。三帮之中,一般帮忙帮闲的命运和下场,未必都会像帮凶那样普遍悲惨,但帮忙帮闲的言行无疑会恶化它们的命运。恶社会苦难深重,就是因为三帮众多,无缘帮凶就帮忙,无缘帮忙就帮闲,做五毛和自干五。自己受苦受难乃至遗祸患和苦难于家人子孙,就是逻辑的必然、因果的必然和天理的必然。呜呼!2019-4-22

(2019/04/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