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三十六---四十五]
东海一枭(余樟法)
·黎文生:广传仁音,同致大良知(东海附言)
·黎文生:广传仁音,同致大良知(东海附言)
·《干柴烈火上,切莫歌盛世----兼论少数民族政策》
·赠人二联,欢迎批改
·小乔,何必给东海留面子?
·“我们的圣经”
·“我们的圣经”
·关于民族主义
·关于民族主义
·关于民族主义
·关于民族主义(东海随笔八则)
·为许君志永及公盟而作
·陶澍慧眼识宗棠
·有知识的愚民
·《羞辱东海的最好办法》等
·《勉断章师爷网友》
·东海老人儒联小集
·儒家本重权,孔孟曾跑官
·“四不”不宜原则化-------与王丹商榷
·博导从来惯胡解
·《关于日食----葛剑雄话说大了》
·东海老人:被迫“沉迷在网络上”!(外一篇)
·反对利他主义,弘扬利他精神
·关于阳光法
·关于回答问题,重申四点声明
·《道理面前人人平等》
·《不论有无知识,无非破铜烂铁》
·《东海的文化程度》
·屠夫:一块锈铁!
·教诲高层:尊儒应该怎么尊?(外三篇)
·《不是笑话》
·四种人:欢迎对号入座!
·你不仁,我不能不义
·《东海老人:易中天一剑封喉》
·阳光法和商鞅变法
·《想起“汉奸”张志忠》
·《想起“汉奸”张志忠》
·《政府便宜不妨沾》
·《东海老人:警告》
·关于真理,小启格丘山先生一蒙
·《我庆幸,我怀才不遇!》
·东海的最大错误和对某些“英雄”的警告!
·东海老人:答网友(五则)
·《关于“东海一枭这个人”》
·《东海老人:为“美人”的感觉喝彩》
·《儒虽少数,兴华必儒》
·《无知的拥儒者》
·《无知的拥儒者》
·《复仇之神》
·《傻牛》
·《伪文明人士》
·政治家必读之二:杀人手段救人心!
·儒家要争新地位,政治亟须大变法
·《向胡适学舌》
·《冷看浑人混扯,谢绝恶意引申》
·《儒家的法律也是可以杀人的!》
·杀,还是不杀?
·曾囯藩如其仁
·东海老人:儒联一对
·《有德者必有言----兼论道家末流之缺德》
·《儒家处理人际关系及政治关系的重要原则》
·《经济之道》
·《一败难求千古憾》
·假洋鬼子猖獗,儒者卫道有责
·《小启张裕:谁文明就支持谁》
·《给张裕先生最后一答》
·《言论栽赃和观点“引申”》
·《东海老人拜托:千万别给我留面子!》
·东海老人:我说了你们也不信(六首)
·风光风险两相依
·儒家使命:替天行道!
·做人不要太乡愿
·高调分子与奴才主义
·《民运里面95%都是盲人》
·《强迫性追枭骂海神经症》
·《患者王一平先生》
·《哇,哇哇!》
·《阿p颇有代表性》
·贱人素描
·对政敌姿态要高,对巨贪姑且从严
·《发生在2009-8-7的历史性事件》
·修正稿:《发生在2009-8-7的历史性事件》
·科学科学你慢点走
·网友酬赠拾翠(之24)
·我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失败!
·本来无人格,何处觅尊严---假洋鬼子一标本
·《一言不发也没用》
·《尊儒要资格》
·东海老人:自题二联
·荀子论蔽、荀子之蔽及其它
·《下愚才会笑》
·《未必眼光不杀人》
·《回“大中華民邦”,给有智慧的读者》
·《东海老人:惭愧一下并立字为据》
·《儒门广大不逐客,儒门严峻客自逐》
·东海老人:自勉二联
·中国人最需要的
·道德也是讲出来的
·《破山贼易,开西瓜难》
·《破山贼易,开西瓜难》
·《东海不会威胁弱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三十六---四十五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三十六---四十五余东海

   学者两大毛病---文化决定论漫谈之三十六一些学者包括儒家学者,平时讲儒论道,仿佛头头是道。一旦论及其它学说和当下现实,论及中西诸子百家和国内国际政治,便盲心瞎眼,蠢话连篇,甚至是非正邪善恶颠倒,无论主观意愿如何,客观上都充当了邪教恶势力的思想帮凶。

   以前总觉得,读过儒经、懂点儒学者,多少有点底线。现在看来,未必然也。不少名为儒家的人,居然完全否定自由主义,高度肯定马学毛思,表态拥护社会主义。令人想起《孟子》的话:“五谷者,种之美者也。苟为不熟,不如荑稗。夫仁亦在乎熟之而已矣。”而今对这句圣言体悟特别深。五谷不熟不可食用,仁德与五谷一样,贵在成熟。

   学儒读经好于不学不读,普遍而言确然如此,但就个体而言,则因人而异。有些人虽然学儒读经,只是身上多了一层粉饰,或者手中多了一些砖头,甚至更加意必固我乃至巧伪奸险。这不就是五谷不熟不如荑稗吗。

   随着当局对儒学的表层性、局部性许可和利用,挂着儒名的三可牌、三无派的学者也多起来了。三可者,可笑可羞可悲;三无者,无知无畏无耻。

   当然,无知与无耻。两种毛病性质不同。无耻是品质问题,妖为鬼蜮必成灾,无可救药;无知是思想见识不足的问题,僧是愚氓犹可训。只要不断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掌握正知正见,深入古今中西,就有望改弊去病,启心开眼。

   张居正讲评孟子时说过一句话,亦指出了古今学者的两大弊病。他说:“天下之理,不求于博,则识见浅陋而不能旁通;不反之于约,则工夫汗漫而无所归宿。”

   “工夫汗漫而无所归宿”是杂家的毛病,博而不精,杂乱无章,“万法不能归一”;“识见浅陋而不能旁通”,则是专家的毛病,“执一不通万法”。孟子说:“执中无权,犹执一也。” 这里的执一,是固执一端的意思。借以形容一些学者,不能旁搜远览广泛学习,不能通权达变因时制宜,不能将儒家义理贯通于人事、运用于现实中去。

   治疗两种毛病的办法还在儒家。东海有集句联曰:“熟之而已矣,逝者如斯夫。”下联出自《论语》:“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斯,指川,即河水。逝者如斯,可形容君子自强不息。只要奋发图强,使仁成熟,什么毛病都能烟消云散。2019-3-20

   一多原不二,一错多必错---文化决定论漫谈之三十七三观是一个文化体系的三支柱,其中世界观又是最根本的支柱。此观一错,全盘皆谬,整个体系皆误。马学的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社会主义理论皆似是而非,儒马两家理义格格不入,就是根源于马学世界观的错误,错把物质当成第一性了。

   “物质决定意识,存在决定思维”没错,但物质也是被决定的。乾坤二元才是决定者。“大哉乾元,万物资始乃统天。”“至哉坤元,万物资生乃顺承天。”万物开始和诞生需要借资乾坤二元。而坤元从属于乾元,二元统一于太极,故太极才是宇宙生命的本质。宇宙生命之所以能够现出万象来,就是因为有太极这个原始资本可以借。

   这个宇宙生命的本质和原始资本,即第一性,即“一”。对此多数文化一无所知,或不予考虑,或假想虚构。唯佛道两家有所认知,唯儒家文化认知圆正。

   至于马学,以物为本,不哲无学,对于“一”,只停留于“眼见为实”的层面,把物质当成“一”。这里大错,导致其人性观、政治观、国家观、历史观、辩证法无不错误。兹择要简说如下。

   马学人性观错误,不识本性,不知“天地之性人为贵”,否认人性普遍抽象的一面,否认超阶级的人性,认为人性只有社会性和阶级性。

   马学人生观错误。马学人生观又称为共产主义人生观或无产阶级人生观,是典型的利他主义、集体主义人生哲学。都是错误的。两者结合,最方便极权主义政治。

   马学国家观错误,认为国家具有阶级性,是统治阶级进行阶级统治的工具,是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暴力机关。这是典型的极权主义国家观。

   民主观错误。马学所谓的民主,实为民主主义,恰恰是反民主的。巴黎公社普选法就是民主主义普选制。法官、审判官、国民教育方面的一切职位都交给普选出来的人担任,而且可以随时撤换。这样由民意决定司法和教育,必然演化为工农兵办教育乃至“多数人的暴政”,与极权主义一拍即合。

   建立在唯物主义基础上历史观,往往变成唯工具论、唯经济论、唯科技论、唯生产力论等等。尽管马家也会批判唯生产力,但这是唯物史观的逻辑必然,就像马家教育批判“唯分数、唯升学、唯文凭、唯论文、唯帽子”一样,无效无效也。

   马学辩证法错误,庸俗化,甚至沦为邪恶的辩护法,马恩就运用其辩证法把恶辩成历史发展的动力。

   另外,马学的价值观、民族观、文化观、共产主义理想等等,统统大错特错,兹不详论。马学实践尸山血海,恶果累累,根源在于马学。马学虽然自成体系,貌似自圆其说,其实破绽百出,根本经不起实践检验和理论争鸣。马家政治难以摆脱诈力依赖,实在是情非得已。

   索尔仁尼琴曾说:“我们知道他们在撒谎,他们也知道他们自己在撒谎,他们也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撒谎,我们也知道他们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撒谎,但是他们依然在撒谎。”这就是欺诈依赖的无奈。至于暴力依赖,那就更加严重了。

   另复须知,马学中的量变质变规律,否定之否定规律,对立统一规律,实事求是思想等等,既非唯物主义导出,也与唯物主义不存在有机联系,属于剿袭粘贴物。它们都是儒理易理,西方哲学亦有类似思想。2019-3-21

   关于权力意志---文化决定论漫谈之三十八权力意志,指追求、扩大、维持、保护权力的意志。任何政治组织和人物,都有一定程度的权力意志。没有权力意志,就没有政治兴趣和追求。

   首先,权力意志有强弱大小之别。例如,元明都是儒家王朝和中华偏统,元顺帝和崇祯皇帝都是末帝,但论权力意志,崇祯皇帝极为强大,元顺帝则颇为低弱。对邪教的泛滥过度纵容,镇压反抗的力度、抵抗明军的意志都很低弱,动辄妥协妥协或者不战而逃。

   其次,权力意志有正义非正义之别。追求、维护王道政治或民主制度的权力意志,正义;坚持极权主义的极权意志,维护特权享受的特权意志,非正义。这种权力意志越强烈,就越会坚持恶制恶法和邪路,对国民防范就越森严,对抗争镇压就越残忍。

   权力意志这个概念借自尼采。尼采以之指追求权力、要求统治一切事物、征服所有妨碍“自我扩张”的东西的意志。他在《权力意志》一书中说:“权力意志分化为追求食物的意志,追求财产的意志,追求工具的意志,追求奴仆的意志和主子的意志。”

   尼采认为,权力意志是最高的生活准则和道德规范,弱肉强食就是道德,侵略掠夺就是生活,战争乃是权力意志的最高实现。其权力意志具有非正义性,近乎极权意志,所以受到希特勒的高度推崇,被称为纳粹主义的哲学导师和思想先驱。2019-3-21

   正邪难分必须分---文化决定论漫谈之三十九张翠山在冰火岛娶天鹰教殷教主的女儿为妻。回到武当山,向师傅张三丰告罪。 张三丰宽慰了张翠山一番,其中说道:“这正邪两字,原本难分,正派弟子若是心术不正,便是邪徒;邪派中人只要一心向善,便是正人君子。”

   此言甚是通脱练达,说与张翠山,针对殷素素,可谓恰到好处。然而,如果抽离具体话语环境,泛泛而言,此言便有大病。

   其一,正邪难不难分,不可一概而论。正邪之分,要在三观。三观不正,必非正派。原则上讲,儒家之正,秦法家、马家、宗教极端主义之邪,是非昭彰,黑白分明,对于正人和正常人来说,不难辨别。

   其二,儒门中虽有心术不正之徒,但正人君子为主流;邪派中或有一心向善之人,但小人盗贼为主流。

   其三,邪派中的善人,最好也有限,成不了君子。邪派中人若真的一心向善,善良正义达到君子的高度,要么破门而出告别之,要么千方百计改良之,必不会继续无所作为地留在邪派。

   正邪难分必须分,《大学》八条目,首列“格物致知”,就是要获得各种正确的知识,尤其是正确的道德知识和政治知识。《中庸》强调“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 明辨就是辨别是非正邪善恶的能力。正邪不分是非常危险的,很容易走上邪路,沉沦邪恶,自误误人。

   佛教有一种说法:“正人说邪法,邪法亦正。邪人说正法,正法亦邪。”这种这种说法很容易产生误导,不为儒家所可。邪法,邪恶的思想、方法和手段也。邪人说正法,言行悖反,必不到位;正人所说必正,说及邪法,只能是批判性的。

   儒家允执厥中,强调思想、方法和手段的中正,必不会宣说、利用邪法。当然,某些方法手段是中性的,说为邪法,不是误会,就是故意。2019-3-21

   关于弑父杀母---文化决定论漫谈之四十弑父杀母案层出不穷,已经成为马邦特有的一大社会奇观。

   从儿女的角度说,弑父杀母,十恶不赦万死莫赎;从父母的角度说,被弑杀的父母,必有严重的问题,至少养而不教,未能尽父母之责。从社会的角度说,这种超级恶性案件的频发,凸显了道德败坏的空前严重,意味着文化、政治和教育出了大问题。

   别说儒家社会和民主社会,就是黑社会和蛮夷国,就是畜生、饿鬼、地狱三道,也不至于涌现如此之多的枭獍。现中国不仅是大争之世,更是大恶之世,大黑暗之世。人伦之浩劫,莫以弑父之甚;人道之灾祸,莫以马邦之甚!要把社会恶化到这种程度,也是非常不容易的,非邪说恶制双管齐下不可。

   对于恶化人性,邪说尤为重要。没有马学的洗脑,恶制纵然让人败坏,也不至于坏得那么普遍,官德民智堕到历史最低,上上下下坏成脓血一团;恶制纵然把人变坏,也不至于坏得那么全面彻底,坏到弑父杀母都习以为常的程度。

   国民可以忍,外人不能忍;人情可以忍,天理不能容。一个社会恶化到这种程度,一些东西也应该快要恶贯满盈了。马帮若不能迅速洗心革面,其崩溃应该立马可待,纵然侥幸逃得过七十大限,绝不可能有百年之运。2019-3-21

   利他主义、集体主义人生观---文化决定论漫谈之四十一马克思主义人生观,又称无产阶级人生观、共产主义人生观和科学人生观,是以唯物主义世界观来观察、分析、处理和认识人生问题的体现,号称是人类历史上最科学、最进步、最高尚的人生观。其基本特点有三条:

   一,以解放全人类,最终实现共产主义为奋斗目标和最高理想,并为实现这一远大目标而努力奋斗。二,以集体主义为核心,以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人生目的,其本质是大公无私。三,以革命乐观主义为人生态度。以乐观精神和英雄气概对待人生道路上的各种问题。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