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民族主义害民族]
东海一枭(余樟法)
·反儒的善人与尊儒的恶人
·关于张扣扣案(二)
·关于张扣扣案(四)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三十六---四十五
·敲骨榨髓何时休
·信仰耶教可耻
·绝不可伤害无辜,绝不可饶恕邪恶
·如何立德立言和自保平安
·孔府大劫难
·关于陈全国和巴黎圣母院
·汉族智商最高,儒学品质最优
·乐和模式:儒式城乡的探索
·关于规则和特权
·如何救民救国,中共如何自救----答洪哲胜先生
·迷则不信,信则不迷
·与群友们共勉
·儒家文化特区构想(征求意见稿)
·我没有敌人
·关于耳顺
·耳顺与好辩
·关于辟邪说答客问三则
·根本问题在教育
·关于说话的权利
·关于说话的权利
·关于文化与文明
·关于杂时代
·何以灾星如此多
·圣贤和盗贼
·关于三从四德
·谈天
·天理不是义理(谈天之三)
·反儒奇文又一篇
·关于自由和“自由人联合体”
·关于大复仇
·关于“自己人”
·坚持中道文化,学习西方文明
·恶政恶母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四十六---五十一)
·西方问题严重,倍显儒家重要
·孤往精神和精神不孤
·大恶之家的宿命
·启蒙祛邪仗儒家
·言不可不慎
·当心祸从口出
·何谓理论自信
·关于弑父弑母
·張三一言批儒
·元士随笔,东海附言
·逻辑的必然
·关于民国派
·《大学》之大
·邪恶是生命的自戕
·正常化、现代化和儒家化
·正常化、现代化和儒家化
·西化派的错误
·三不配
·当务之急是返经
·关于台湾
·地狱里的光明
·对狼弹琴
·支持儒家宪政,就不能反对自由主义
·可与守经可与权
·关于五四
·《“第二次新文化運動”宣言》点评
·五四导致五死
·办好教育只要办好一件事
·推行王道要工具
·学生厌学第一因
·避开豺狼问狐狸
·美国的强大靠什么
·国本位、民本位和仁本位---代改习近平一段话
·请把言论权还给我
·关于武统台湾
·关于社会保障制度
·吴元士对《儒学七宗罪》一文的批判
·《春秋》精神和君子责任
·乐为人类泄天机
·儒家与五四正邪对立
·蠢到反孔反儒的程度
·能帮则帮,不能帮绝不帮
·中美关系预判
·反儒救国与弑父救家
·假设盗贼遇圣贤
·儒眼的先见
·一个道德铁判和历史铁律
·勿以恶小而为之
·对某君一段话的批评
·极权主义的天性
·一元化与多元化
·川普一怒,千股跌停
·两种事业
·天道微论
·同力度德,同德度力
·关于民国时期的教育
·斗争艺术乎?自残手段也
·釜水已沸而游鱼不知
·利己主义不利己
·中美矛盾微论
·必败必亡四条路
·小消息:欲闻孟子浩然气,姑听东海自由谈
·祸首蔡元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族主义害民族

   民族主义害民族---文化决定论漫谈之七日本为什么侵略中国?大量原因分析都是混扯。唯搜狐网站有一篇文章题为《揭秘:日本为什么侵略中国?几乎无人知道这段历史!》的文章,比较靠谱。文章大意如下:

   1900年,中国北方闹起了一股暴力排外的运动,史称“义和团运动”。在义和团运动中,驻黑龙江清军对俄军态度强硬,俄军以“保护中东铁路”为由,出兵侵占了中国东北三省全境。1904年,日本在征得清政府的同意之后,出兵到东北,发动了“日俄战争”。

   日俄战争 经过一年半的战斗,在战死十万名日本兵之后,日本打胜了俄国。 日本军队将俄国军队从中国东北驱赶出去之后,日本将东北99%的土地,归还给了大清国。

   1905年,日本约了清政府,在北京经过了一个多月的谈判之后,清、日两国签订了一份《会议东三省事宜正约》以及附约,在这个附约里面,清政府割让给了日本以下几项主要的主权,以作为日本从东北撤军的条件,在日本方面,则视为此次出兵抗俄的政治报酬:1、割让旅顺、大连两处租借地; 2、割让南满铁路的经营权以及沿线的林产、矿产; 3、允许日本在南满铁路两侧驻军。

   日本依据这个条约,向旅顺、大连、南满铁路两侧移民并“经营满洲”。而日本这个殖民行为,与中国后来兴起的民族主义爆发了激烈的冲突。

   国民政府从发动北伐开始,就喊出了“收回东北一切主权”、“废除一切不平等条约”的民族主义激进口号。国民政府认为清政府与日本签订的是不平等条约,必须废除。而日本则拿二十六年前的日俄战争说事,它指责中国忘恩负义不守信用。中、日两国交恶的历史就从这场“鸡同鸭讲”的争辩中,步步激化。

   东海曰:

   这篇文章对民族主义并无批判,但却可以从中看出民族主义伤人自伤、害人自害的巨大危害性。“义和团运动”是彻头彻尾的民族主义、民粹主义运动;辛亥革命也是民族主义革命,革命品质低下,遗祸中国无穷。国民党后来虽然对民族主义有所淡化,但民族主义与民权主义、民生主义共同构成指导思想,对民国政治品格和国家品格的不良影响始终潜在。

   北伐开始,国民政府民族主义的激进口号和行为,毫不顾及清政府与日本所签条约合理性的一面,又完全无视国家实力,不断激化中日矛盾,终于导致日本恶性大发又野心膨胀,变成入寇。

   政府而民族主义,危害深重,后患无穷,最易招祸和招敌。后来日本入寇,可以说民国自己招来的。正如《周易》解卦六三爻辞所说:“负且乘,致寇至,贞吝。”《系辞传》:“负也者小人之事也,乘也者君子之器也。小人而乘君子之器,盗思夺之矣。上慢下暴,盗思伐之矣。慢藏诲盗,冶容诲淫。《易》曰:负且乘,致寇至,盗之招也。”

   民国招寇的不良表现,一是上面所说的民族主义,不顾实力,蛮不讲理,主动招惹盗贼;二是纵容民粹主义和反孔反儒的泛滥。孟子早就告诫:“人必自侮而后人侮之,家必自毁而后人毁之,国必自伐而后人伐之。”民粹主义是社会自乱,反孔反儒文化自伐,是招来外侮外寇的最有效方式。

   民族主义害民族,以害异族始,以害本族终。这是文化定律和历史规律。君不见,蒙古主义倾向害元朝,满族主义色彩害清朝,汉族主义害了太平天国,又害及中华民族……世界上各种种族主义,也是民族主义的一种。真爱吾民吾族吾种族,就要警惕和反对民族主义。

   要将爱民族与民族主义区别开来,要学会正确的爱。民族之上还有民和人,还有公道和天理。爱民族,就不能将它主义化本位化,就要遵循王道政治敬天保民、尊理重道的原则---那才是对本民族最好的爱。仁者爱人,唯有仁者才能爱人,唯有走仁本主义道路,才是爱国爱民爱民族的最佳方式。2019-3-8余东海

(2019/04/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