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五个大拇指印]
东方安澜
·阿欣
·又一次《萌芽》
·县南街(组诗六首)
·不说话
·吾同树的死
·小人物的幽默
·小人物的智慧
·常熟福地2008·跋
·说说王立军
·50分与一位老师
·吴家泾(第二季)一·二
·吴家泾(第二季)三·四
·吴家泾(第二季)五·六
·吴家泾(第二季)七·八
·吴家泾(第二季)九·十
·卖(毛必)贴草纸的爱情
·狗杂种
·娘妗婆婆
·温柔一刀
·红领巾
·明火执杖
·埋没
·后娘养的
·未遂之遂(小说)
·说说杨元元
·眼花缭乱瞎嚼蛆
·王兆山和北岛
·犟卵
·自然人情的物理渗透
·说说成龙
·说说一个回帖
·卵腔
·说说倪萍
·杂谈四则
·我的黄色记忆
·古琴(小小说)
·说说刘欢
·阴道上的圣殿(诗)
·说说黄云
·说说作协重庆开会那盛况
·木匠琐记(散文)
·乡村风物(散文)
·说说“言子文学奖”
·板神是这么炼成的
·吴家泾(第三季·一·二)
·吴家泾(第三季·三·四)
·吴家泾(第三季·五·六)
·吴家泾(第三季·七·八)
·吴家泾(第三季·九·十)
·从《坚硬如水》到《栖凤楼》再到《畸人》
·我之于文学之于生存
·鸡肋生活
·关于电视
·说说徐光辉
·《三花》
·自助餐
·吴家泾·第四季·一·二
·吴家泾·第四季·三·四
·吴家泾·第四季·五·六
·吴家泾·第四季·七·八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吴家泾·第五季·九·十
·“性”“俗”之间
·拨得开方见手段 立定脚跟真英雄
·杂文之道
·常熟地标
·吴家泾·第六季·一·二
·吴家泾·第六季·三·四
·吴家泾·第六季·五·六
·吴家泾·第六季·七·八
·吴家泾·第六季·九·十
·围脖时代
·何处不回家
·泪锁清明 国殇嘘唏
·春味五帖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一·二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三·四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五·六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七·八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九·十
·说说央视女记被砍
·说说王荔蕻
·说说北岛
·夜读《传统中国的偏头痛》
·小林送我一箱酒
·天下多贼
·
·说说彭宇案
·小林的疑惑
·对微博实名的疑惑
·说说蔡英文
·银筷子涨价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五个大拇指印

             五个大拇指印

   2019年的3月7号,承蒙派出所秦教导员器重,帮我到董浜民政办协调,然后带着我来到董浜民政办。我因罹患帕金森病,2018年4月25日,经专家医生鉴定,确定我残疾等级为四级,办理了残疾人证。秦教导员得知后,出于关心和同情,去董浜民政办帮我咨询了相关救助帮扶事宜。

   在民政办,见到了所谓的冯主任。冯主任戴个眼镜,像个大学里的教授,很有学问的样子。我虽然是求助者,但我不会说话,幸亏秦教,替我圆场。长久以来,我很感激秦教。诚如秦教所言,和我的关系已经超越了工作层面。

   整个谈话的过程,很简短。秦教事先打过招呼,所以冯主任对我有了个大致的了解,只是询问了一下我有没有其他收入来源,譬如有没有门面房收入等等。还询问了我女儿的工作情况。我老实回答了冯主任,以前在做保安,自去年因为发生变故,造成误辞职以后,没有工作,也就没有任何收入,也就没有医保、社保。现在因身体原因,工作也一时找不到。女儿刚大学毕业,踏入社会刚工作一年,从社会的普遍现实来说,现在的孩子吃住在外,工作后能不向家里伸手就不错了,奢望孩子养家,那是不可能的。我这样想,没想到冯主任和我想的正相反,冯主任说,再过两年,女儿就可以养你了。言下之意,再过两年,女儿养了你就可以不来麻烦民政办了。

   在谈话中,冯主任表达了他的意思。一呢,他说现在企业也不景气,把残疾证挂靠在企业,以便企业利用残疾证起到一些免税的效果,现在机会不是很多。二呢,如果有困难,可以直接找民政办,也不需要通过找谁来说。三呢,也可以找村里,村里也有这(救助)功能。我跟冯主任开玩笑说,我这个人喜欢静,性格内向,没事喜欢在家研究天花板,没事不去村里,更不会跑镇里来,再说,也没见村里真的关心过什么人、解决过什么问题。谈了一会,秦教让我回避一下,在外面等他。

   隔了一会,我听见我们村的支书在里面叫我。我又走了进去。支书正巧在镇里办事,知道我的情况以后,几个人歪着头一块在那儿帮我想办法。因为我是主动辞职的,拿不到失业金,因为帕金森每个月要吃药,药费不算多,四百来块,几个人帮我盘算来盘算去,认为只能自费买个医保。支书叫我下午带上户口簿身份证去村里办。

   下午13:30时许,我来到村里,先是办理了医保,把医保卡开通了,工作人员告诉我,这个医保有考验期半年,在这半年内,不能住院。我问,那配药可以吧,她说这个当然可以。每月自费缴纳260元医保费。我正要离开,另一位负责民政事务的小陈叫住了我,说冯主任关照,要我办个手续。在小陈打印材料的时候,我才知道,是冯主任对我有个临时救助的申请。

   小陈手忙脚乱在电脑里找文件,先给了我几页纸,说要这样填那样填,接着又递过来一堆纸,说要填上我家五口人的工作情况、去银行打印能打印得到的工资收入明细。最最关键的,是要按上全家五口人清清楚楚的大拇指印,不能糊涂,每个指纹都要清晰。当我听到“清清楚楚的大拇指印”以后,我扭头就走。也不管接下来的还有一大堆的材料要拿。

   2012年的9月份,我正和朋友喝茶,被自称是苏州公安的一帮人扭送到皮市街派出所,强行做了笔录,按上大拇指印。事后我向他们要抓我的证明文件,以什么事实和理由来抓我,这帮人不但不给我,还威胁我当心“吃生活”!一个国家的国家机器,可以肆意妄为的抓捕一个守法公民,并且竟然以侮辱的方式强迫公民屈辱的按下大拇指印,践踏一个公民的人身权利,这是我心中永远的伤痕。而今天,一个公民因病致残,国家又以羞辱的方式要他全家按下大拇指印,这是我无法接受的。

   我患帕金森病,行动不灵活,勉强做个保安,还被说成呆头呆脑。我想提早退休,去劳动局劳动能力鉴定科咨询,老女人一看就说,你不行,两个条件:一要缴纳满十五年社保,二要站立不稳、乃至卧床不起。我十六岁学木匠,至今为社会服务了三十三年,不管国家承认不承认,我自己承认。国家视我为无物,我视国家为粪土。现在,我父亲罹患肺癌,行将就木。父亲操劳一辈子,我不能让他为了我,临到死了,还为了一点点蝇头小利,遭受来自国家政府的羞辱。母亲常看新闻联播,她说国家强大了,经常大摆排场,援助非洲,一出手就是几百亿几千亿,怎么不来援助援助我们家。一个家庭,总归先要把自家搞好了,才去顾及别人家。母亲也七十好几了,还患有高血压,有些话我不便跟她讨论。母亲的哀叹我只能假装没听见。她不知道,村里救助我,却要我们全家五个鲜红的大拇指印,政府援助非洲不知要不要非洲的受捐助对象每人一个大拇指印。我拿不出这五个大拇指印,只能选择不要救助。中共政府,洒一点蝇头小利,就让一个人、一个家庭完全失去尊严和人格,这个政府真是格林童话里的巫婆,吸的是血,吐出的是甜言蜜语。今天我才切实领教了。身处辜鸿铭所声称的王八蛋世道,我无话可说、只能哀叹时运不济。但是,在小利和做人之间,在死亡和尊严之间,我有自己的选择,借用孔斜眼的三个蛋,送给中国共产党和中共政府,去他妈的蛋,滚他妈的蛋,操他妈的蛋!

                             2019年3月29日

(2019/04/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