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穿越精神的戈壁
[主页]->[宗教信仰]->[穿越精神的戈壁]->[卢维溢 :加国当今要回应的两件大事]
穿越精神的戈壁
·明代天主教在中国
·利玛窦的宣教活动
·明末清初的天主教宣教活动
·康熙时期天主教的发展
·所谓「礼仪之争」及其后果
·关于康熙的天主教信仰
·基督教在中国宣教的发端(一)
·基督教在中国宣教的发端(二)
·更正教会在中国宣教的先驱(一)
·更正教会在中国宣教的先驱(二)
·更正教会在中国宣教的先驱(三)
·鸦片战争前后的基督教宣教工作(一)
·鸦片战争前后的基督教宣教工作(二)
·鸦片战争前后的基督教宣教工作(三)
·二百年基督教如何首次在中国扎根
·洪予健:试述“基督教第五波”在当今中国的意义
·李万兵:不作灵性的瞎子
·《真理报》创刊十五周年感言
·刘王玛丽:信心的祈许
·一个爱与接纳的服事--记新加坡“突破宣道之家”福音戒毒事工
·家庭教会为何不能有合法身份?
·"三自运动"的真相
·余杰:华人教会如何作盐作光?
·宁萱:真光照亮了我们
·“家庭教会”的合法化无可回避
·黄艳芳:出幽暗,入光明
·远志明:“六.四”的诉求与中国的出路
·洪予健牧师:华人教会如何面对历史的伤口
·余杰:中国城市教会的兴起及前瞻之一
·余杰:中国城市教会的兴起及前瞻之二
·余杰:圣女林昭与中国教会的复兴
·三十年东,三十年西——回顾中共立国60年及“改革开放”30年
·余杰:有道德、有爱及有远景的教会
·先知性的呼喊
·以灵命爱中华:纪念英国传教士柏格理、富能仁艺术展
·家庭教会的公开化:机遇与障碍
·梁永康主教:这条未走过的路
·王维芳:一个经历苦难的见证
·“基督信仰与言论自由”讲座演示文稿
·读赵锐女士《祭坛上的圣女:林昭传》
·从柴玲信主看“6.4”这一代
·卢健恒牧师:努力作个更好的父亲
·洪予健解析《蜗居》现象
·爱心行动,彰显神恩--访“湖北爱心行动志愿者服务中心”秘书长黄磊弟兄
·《宗教蓝皮书》局限性大:家庭教会未被认可
·问题与回应
·中国基督徒当如何看孔子?
·祈望和平,推进政改—祝贺刘晓波先生荣获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
·袁幼轩曲折的归家之路—从同性恋者、毒品犯转变为神学教授
·最知心的朋友——周雁羽的见证
·中国基督徒如何看道家?
·杨赋立:迷途知返,全赖主恩
·“从圣经真理看爱国主义”讲座简报
·伍叶青:从破碎到重整的爱
·温市基督徒举行户外晨祷会
·李健明牧师:昔日大盗,今日传道
·洪予健:容我的百姓去——守望信仰自由之路
·胡孔雪仪:无奈、无悔、无憾的人生
·陆国城:九十八岁母亲归主!
·「70亿人口日」与圣经的末世预言
·洪予健:辛亥革命百年回顾——华人教会该当何说
·林书豪为荣耀上帝而打球
·梁汉华:救救孩子,阻止混乱性别的教育!
·洪予健牧师:从基督信仰看专制统治与国民素质的因果之谜
·北京守望教会会友LQM:户外敬拜一周年纪念感想
·陈淑美姊妹:父母双亡,谁来眷顾?
·赵泰和:松开的捆绑—赵泰和的见证(中英对照)
·王旭红:骄傲与谦卑
·李育南:南南自语
·李宾来:新造的人——瘾君子成为传道人
·洪予健:教育与洗脑之争
·中流砥柱,福音禾场—采访西三一大学校长余民德博士
·葛大同:一世冰雪瞬间融
·基督徒岂可轻忽“文化使命”?
·卢维溢:从毒品和灾难反思教会的角色
·梁伟明伉俪:人生跌宕、点滴奇恩
·梁伟明伉俪:人生跌宕、点滴奇恩
·范惜美:走出童年阴霾,人生再现光彩
·范惜美:走出童年阴霾,人生再现光彩
·义工颂—《真理报》创刊20周年感言
·温哥华短宣中心《真理报》二十周年感恩
·温哥华短宣中心《真理报》二十周年感恩
·刘志全:轮椅上的传道人--胜过逆境的秘诀
·卢维溢:柏林影展和神风敢死队
·卢维溢:电影院上映的福音电影
·基督教的中国时代即将到来?
·“文化安全” 下的逼迫--就“温州拆十字架” 访洪予健牧师
·李思:走向天国
·作者:约书亚:从哈巴谷书看温州十架被拆事件
·梁金华:「牛屎飞」变「牧羊人」
·峻谦:所谓的“伊斯兰国” 是何种怪兽?
·卢维溢:教会对民主诉求的反思
·温哥华信徒举行户外晨祷会--为受逼迫的教会祈祷
·陈荣基:恩泽中华、延福万邦--戴德生宣教情150 载
·卢维溢:宗教尊严与言论自由之界限
·嘉伦:辅助自杀合法化的严峻后果
·卢维溢:一个历史盲的总统
·郑贻富:薪火相传,缘缘不绝 (纪念中国内地会成立150周年)
·郑贻富:薪火相传,缘缘不绝 (纪念中国内地会成立150周年)
·采访戴继宗牧师:餐桌边综论“中国内地会” 150周年
·罗锡为:九旬耆老跑天下﹐年青人追他不上(王永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卢维溢 :加国当今要回应的两件大事

   加国当今要回应的两件大事
   卢维溢
   
   卢维溢 :加国当今要回应的两件大事

   


    枪击案嫌犯塔兰特出庭时右手打出"白人至上" 的种族主义手势
   
   最近一两个月,两件大事值得加拿大国民一同思考。若这两件事只限于从政人士去思想,那将破坏一个民主社会的基本性质,肯定不会是好事。若悲观地看待,那更为不妥,因为两件事都关系到整个国家的和谐与安稳。
   
   首先,涉及到种族关系的加倍紧张。若不从长远角度去构思,以致处理得不周详,加国将会越来越多好像上月发生在纽西兰的屠杀事件。
   
   上月中,一位28岁澳洲籍白人男士塔兰特(Brenton Tarrant)去到纽西兰的基督城(Christchurch) ,枪杀了50人和击伤了数十个在清真寺内的穆斯林,引致全球大众谴责这个带着白人优越主义者的狂妄行为。若要了解他的杀戮动机,可从他在网上发表的74页宣言看到端倪,当中他透露于2017年去过欧洲,特别在法国的见闻令他产生激进的思维。当年在瑞典斯德哥尔摩发生一名穆斯林"难民"驾驶货车撞向人群﹐导致5人死亡及多人伤残事件,激起了塔兰特的仇恨,声称要为当中11岁女死者Ebba Akerlund报仇。他又说:「多年前我曾听过有色人种入侵法国的报道,我当时认为是夸张失实的流言,为的是创造政治话题。但当我抵达法国后,发现这些都是事实,同时加深认知,入侵者在法国每个城镇无处不在。」
   
   固然,我们可以斥责白人的祖先也曾是澳洲和美洲的"侵略者",杀戮了千千万万的当地原住民。不过,现今世人若只停留在历史的过错﹐而不聚焦于如何解决现今的问题和避免将来的风险,这些怨恨只会不断延续下去,再过两代也不会有种族和谐而带来的世界和平。现今这一代人面对的难题是:如何避免种族关系的恶化和分化?答案:西方国家不应该大量(每年以万计)收纳那些不肯认同和融入本国既有文化的移民和难民。
   
   塔兰特(Brenton Tarrant)在欧洲看到的却正是这样的情况。大家还记得2015年秋季,数以百万计的伊斯兰背景的自称是"难民"的人涌向欧洲敲门,逼得德国带头收纳接近一百万的自称为"难民"人士,法国也跟随其后,收纳数十万这类的"难民",导致法国去年11月开始无数次周末,数以万计"黄背心"人士在街头进行抗议和捣乱的行动,使警察疲于奔命,旅游和服务行业受到极大打击。可悲的是,法、德两国的政治领袖和官仍不承认:收纳大量这种"难民"导致种族关系和失业问题恶化﹐是现今两国的潜在爆炸性之导火线。可惜,加拿大的杜鲁多总理也是同样的幼稚想法!
   
   另一方面,对这一屠杀事件的错误反应﹐却引致例如澳洲禁止一位美国人、被视为右派评论员入境,以为这样就可以息事宁人,澳洲就少一件麻烦。右翼评论员Milo Yiannopoulos在社交媒体声言,这次恐袭是源于政治建制纵容极端左派和他形容为"不相容的宗教文化" 的伊斯兰教。他原定今年到访澳洲,但已经被那政府否决其签证申请﹐这种作法肯定将会激起在西方国家的崇尚言论自由群体的对抗趋势。西方国家的左右派阵营对垒只会日趋严重,欧美澳纽地区未来二三十年怎会有和谐稳定?
   
   魁北克省(Quebec)去年的清真寺枪杀案正是一个同类、贴切的警号!
   
   第二件大事,今年2月以来,加拿大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受到全国人民和传媒的关注,经过一个月的多次尽力淡化事件也不得逞,终于3月初首度承认,他曾要求前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考虑﹐不要起诉加国最大的工程公司SNC-Lavalin贿赂外国官员的事,因为此举将会影响到本国9千个工程界人员的就业,尤其是在魁北克省的业界工程人员。然而,他的内阁拿不出任何确凿的详细分析,9千人的就业将会如何受到影响。
   
   在3月初的记者发布会中,杜鲁多承认他曾对王州迪提到自己是魁省的国会议员,但并非出于党派利益而考量SNC-Lavalin的控诉案件,而是任何政治人物都有责任去捍卫自己的选区。无论杜鲁多总理如何自办,结果是今年1月初他将内阁改组,将王州迪调离开司法部长这个非常重要的职位,最终王州迪辞去任何内阁职位,以换取公开表达自己对整件事的机会。参考了多方面报导,笔者的结论:杜鲁多总理完全不觉得曾踏着司法独立的红线,不认为"提醒"王州迪是政治干预司法事务,不承认将王州迪调离开司法部是出于对自己和政党的利益考虑,不觉得是一种政治干预司法问题!
   
   对于许多因信赖加国的公正司法制度而来的移民,这个总理的思维和做事作风使众多国民吃惊和极度失望。加国选民居然选了一位这样糊涂的总理!他不觉得大麻会使越来越多人满足于沉醉在错觉快感﹐对国家不会有任何祸害。现在,王州迪事件更让我们国民看得一清二楚,他原来不认为司法独立是本国的优先价值﹐维护9千人的饭碗只是信口开河的大话,以此施压当时的司法部长,为的是要保护自己和自由党在魁省的利益而已!
   
   加国的民主制度不单在于选举官员的公平和制度的公开,也涉及司法部的公正、法庭公开的审讯过程﹐若没有独立于总理及其内阁的检控和判决权,社会上的广泛贪污将会步第三世界国家的后尘,贪官污吏便容易被财雄势大的商人引诱而相互勾结,法庭再也没法阻挡社会上的腐败风气。过往加国能成为世人所向往的国度,乃因为官员都普遍敬畏神和尊重圣经的教导,以致加国社会有和平和公平的制度。现今,我们不要因政府中基督徒越来越少而放弃在社会上发声、作美好见证,因为信徒的勇气和信心乃得力于神的话语,正如圣经箴言所言:
   
   "暴风一过﹐恶人归于无有﹐义人的根基却是永久。"(10:25)"耶和华的道是正直人的保障﹐却成了作孽人的败坏。"(10:
(2019/04/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