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陆铿特有的“习性”是不能复制的]
严家祺
·嚴家祺:什麼是“規範世界”?
·插圖版『創造發明』和『理想主義』的根源
·“分形”和“规范世界”
·“三个世界”的关系及插图(1)
·超越 “唯物论”和 “唯心论”
·分形图案
·严家祺:东风 · 旋风 · 西风 · 福利风
·严家祺:《创造“多元文明”的五个半人》
·严家祺:《一个非基督徒对神的信念》
·嚴家祺:日本電影《禪》觀感
·关于“第三千纪基督教”
·五个半人
·地球的命运,人类的前途(《前哨》2011-5)
·變“尺度”時空觀:看幾個現象
·"大尺度”时间观
·“星球”的表面学
·“地球呼吸”和“气候暖化”
·嚴家祺:今天人類對宇宙的認識
·地球黄金钻石储藏地有三处
·地球黄金钻石储藏地有三处
·“跨千纪”的对话
·從科學角度看教廷與“進化論”和解的意義
·人性的普遍性
·“人本主义”的三項原则
·民族主义存在和消亡的四大因素
·論“主義”(2008-8-10)
·从脑科学的角度看“主義”
·从脑科学看宗教的大智慧
·從『腦科學』看『宗教大智慧』
·从脑科学看“自由主义”、“共产主义”、“保守主义”、“存在主义”、“解构主义”
·严家祺:《人类社会的“动物政治”》
·變“尺度”時空觀:看幾個現象
·變“尺度”時空觀
·论国家狂妄的根源
·“超羽流”和地震能量
·氣候“冷化”“暖化”的三个周期
·从北非革命看“板块政治”(《动向》2011-4)
·怎样才能找到“分形”图案?
·数学对我一生的影响——兼谈数学的五大特征
·严家祺:《创造史观》
·《前哨》2013-8《人类长远目标》
·
·
2019 第二次“新文化运动”
·
·第二次新文化运动宣言
·「五四」給毛澤
·五四百年看儒家文明
·共和国是怎样灭亡的?
·王朝循环原因论(严家祺)
·第二次新文化运动
·香港《苹果日报》严家祺:仁爱和仁政
·
1976 1989 和“六四”
·
·文字 两次天安门事件和两次跨时代飞行
·为“天安门事件”翻案光明日报39年前旧文
·为“天安门事件”翻案光明日报39年前旧文
·悼念“天安门母亲”成员徐玨
·悼念“天安门母亲”成员徐玨
·中国共产党秘密定下赵紫阳的30大罪状
·对严家祺“专制政体论”的批判
·六四和中南海宫廷政治
·專訪嚴家其:六四、屠殺與中國宮廷政治
·对1989年广场“邓小平辞职了” 传言的说明
·对1989年广场“邓小平辞职了” 传言的说明
·对1989年广场“邓小平辞职了” 传言的说明
·香港《明报》邓小平毛泽东对话录
·对1989年广场“邓小平辞职了” 传言的说明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第1卷149600字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第2卷 116400字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第3卷 110页
·陈小雅《89民运史》第4卷 13万字
·陈小雅《89民运史》第5卷 148300字
·陈小雅《八九民运史》第6卷111200字
·陈小雅《八九民运史》第7卷13460字
·陈小雅《八九民运史》第8卷156300字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 第9卷六月腥风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第9卷 六月腥风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 第10卷 大结局
·《八九民运史》纸本新书华盛顿发布会上的讲话
·赵紫阳逝世十周年:严家祺访谈节录
·紐約《世界日報》:為趙紫陽翻案不能再拖了
·紐約《世界日報》:為趙紫陽翻案不能再拖了
·聲討“六四屠殺”的呼聲響徹全球
【19页调查报告影印件,需要5分钟才能打开】
·中国社科院对严家祺“罪行”的调查报告
·邓小平躲避1个月 共产党躲避29年
·打字稿:严家祺39年前为天安门事件翻案旧文
·29年前访《江青同志作者》
·两次天安门事件和两次跨时代飞行
·海涛:亲历者谈血腥镇压与中国崛起
·
新宪政运动 联邦中国构想
·
·廢除黨和國家最高領導職位事實上的終身制(原文)
·舊文新貼:新憲政運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铿特有的“习性”是不能复制的

陆铿特有的“习性”是不能复制的———纪念陆铿诞生100周年


严家祺


   
   
   陆铿特有的“习性”是不能复制的


   胡耀邦在中南海会见陆铿 1986年
   
   
    在我们这个世界上,陆铿是一个少有的奇人,他的EQ(情绪智商)远远高于我所见到的所有人,当然比我高了许多。陆铿的广泛影响力,靠的是他高EQ、他的“习性”。
    有人在社会上有广泛影响,靠权力、金钱、地位、才能,也有人靠吹牛、撒谎、道貌岸然、装腔作势。没有这些的人,通常默默无闻。我研究社会生物学,知道人由于遗传和后天环境形成的“习性”不同,使人与人的区别超过人与动物、人与野兽之间的区别。人有动物性,许多人也有动物没有的良知和神性,然而,“大人物”的动物性高于普通人。“大人物”通常总是“坏人”,这句話出自英国历史学家阿克顿勋爵(Lord Acton)一八八七年四月五日给蒙代尓•克里埃顿主教(Bishop Mendell Creighton)的一封信。阿克顿勋爵在这封信中說的前一句話常被人引用,但紧接着的一句却往往被删去。这兩句连在一起的話是:“权力导致腐败,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大人物通常总是坏人。”(“Power tends to corrup,and absolute power corrups absolutely. Great man are almost always bad man.)那些因发明创造、有杰出艺术才能的科学家、艺术家,或造福一方、缔造和平的政治家,在世界扬名了,还是好人,许许多多其他刻意争权求名的人,他们会掩饰自己,打扮成“大人物”的样子,这样的人几乎总是坏人。这种坏人,远比诈骗还要坏得多,因为这种人欺骗善良的人,欺骗的是世界。陆铿也是一个喜欢扬名的人,然而是一个例外,是一个好人。我也非常清楚的知道,平平凡凡、普普通通的人,即使有缺点、毛病,通常都是好人。
    陆铿一九四0年畢業於重慶政治學校新聞專修班,当过《中央日报》副总编辑,二戰期間擔任駐歐洲戰地記者,一九四九年四月,因辦《天地新聞》被下獄,為于右任、閻錫山所救。一九五七年被打成右派,判刑入獄。陆铿先后坐国共两党监狱二十二年。一九七八年四月底赴香港,與胡菊人創辦《百姓》雜誌。从一九七八年到他去世的三十年中,他采访了中国大陆、香港、台湾、美国许多重要人物,他的报道、文章引起广泛注意,更重要的是,他的朋友遍天下。陆铿没有权力、财产、地位,靠的是他光明磊落、豁达豪放、热情大方的人格或“习性”,靠的是他从事记者工作的勤劳精神。
    陆铿这种性格、品质或“习性”,没有被他二十二年的痛苦监禁所摧残,人们看不到他身上有那种遭受苦难的痕迹,他不诉苦、不炫耀自己的经历、不卑不亢、平易近人。
    陆铿的最大“习性”,当然也是一种“才能”,是他不论见到谁,他都能大大方方、非常得体地与人交往,而没有人能够拒绝。这种“习性”是别人学不来的。

唐德刚说陆铿见到谁,都象“二十年朋友”一样,此话不假。


   陆铿游走在国共两党的上层、海峡两岸的底层,深知中国社会的一个“真理”,就是人们总感到孤立无援,不少“大人物”,在那些自己不大了解的人面前,往往会小看自己。这个“真理”,江湖大佬都知道。陆铿则利用人性的这一弱点,反其道而行之。

陆铿出狱後见到蒋纬国,比老友还老友,竟热情拥抱。其实,他们拥抱时,蒋纬国只是对突然遇见的陆铿的突然举动,无法抗拒而已。


胡耀邦虽然知道陆铿是被他“放生”到香港的国民党犯人,但陆铿采访胡耀邦时,他那种随意豁达的风格,使胡耀邦弄不清陆铿其人到了海外是何方神圣。只有唐德刚对陆铿最清楚,说他待人率真,是“草莽英雄”、“ 口无遮拦的大炮”, “陆铿原来是一文不名的光蛋,食量大如牛,又善自涂拭,有时也高冠厚履,风度翩翩,俨然高干大官也。”


    陆铿的率真、豁达、豪放,使他所有“负面”行为,没有人会把它当一回事,就像自然界的事物,本来就是如此,你能把它怎么样!陆铿的前妻杨惜珍与陆铿生了五个子女,在陆铿被监禁的二十二年中,守节抚孤,带着五个孩子,矢志不移,等待陆铿出狱。但陆铿出狱移民美国後不久,为“江南案”帮助江南遗孀崔蓉芝办案奔走,竟然抛弃含辛茹苦的杨惜珍,毅然决然地与崔蓉芝结婚。他觉得非常对不起前妻,为此专门写了一本书,向他前妻和社会上所有不能谅解他的人“忏悔”。唐德刚说:“一个打离婚官司的女人,最容易爱上他的律师”。“陆铿不是贾宝玉。他看来象一个站在佛祖大庙前的门神,但这个门神,在它的粗旷之外,也另有其温暖率真的一面,这是许多美女、才女、有性灵的女人受不了的一面。这也是所到之处,蜂蝶乱飞,能‘骗女人’的最大本钱。尤其是那些在情感上四顾无门,真空时期,最需要感情的女人。这样这个具有高度父爱和情爱的大门神就能乘“虚”而入了。”问题是,崔蓉芝明明知道陆铿是一个“穷人”。而且是一个“骗子”,崔蓉芝就甘心受骗,用唐德刚的话说“爱就爱这个‘骗’嘛”。
    陆铿与崔蓉芝结婚後,事实上,为了争钱,为香港、台湾、美国三地写稿,异常辛苦。到他八十岁前后,还要象一个年轻的记者那样赶时间写报道,实际上,一般人不能胜任。有一次陆铿从刘宾雁家住了一晚,第二天到我家,他谈起他的经济情况,为写报道和文章的辛劳,愈来愈觉得不堪负担。他非常感谢香港一家报纸老板,在他每个月文章写少了时,稿酬不减少。
    陆铿一生作为记者事业的顶峰,是一九八五年五月十日在北京中南海访问胡耀邦。陆铿的身份是香港《百姓》半月刊社长、纽约《华语快报》发行人。陆铿对胡耀邦说,“你为什么不趁邓大人健康的时候,就把军委的工作接过来,由你作军委主席,不是更好吗?”“为什么一定要到他去见马克思的那一天,你阁下才来做呢?”又老实又善良的胡耀邦竟回答说“我们倒没有想到这个问题。”胡耀邦说是因为“照顾到军内论资排辈的习惯,就让他(指邓小平)兼任了。”
    在陆铿决定在一九八五年六月一日《百姓》杂志上刊出《胡耀邦访问记》前 三天,即五月二十九日,因新华社香港分社要求,经陆铿同意,把《胡耀邦访问记》的大样送给胡耀邦过目。胡耀邦看後要求删去“照顾到军内历来的论资排辈习惯就让他(指邓小平)兼任(指军委主席)了”这句话,当新华社香港分社把这一胡耀邦的这一要求转达陆铿时,陆铿说,《百姓》杂志已经付印,修改已经来不及了。他把胡耀邦信口说出的这句话当作“宝贝”,还专门出版了中英文对照的《胡耀邦访问记》,弄得全世界都认为胡耀邦也要邓小平退休。事实上,胡耀邦没有丝毫反对邓小平的意思,但这么一说,传到邓小平耳朵中,就成了问题。这一件事,对胡耀邦下台起了关键作用,陆铿的《胡耀邦访问记》成了薄一波等人打击胡耀邦的“子弹”。胡耀邦在下台检讨时说,过去不知道陆铿,看了《访问记》,才知道陆铿是个坏人。在美国,用英文写“陆铿”时,是“铿陆”。有一次我笑着对陆铿说,你在大陆被“大陆坑”,所以叫“陆铿”,离开大陆,就成了“坑陆”,胡耀邦就这样被“坑”了。当然,胡耀邦下台,根本原因还是邓小平要他下台,不是陆铿造成的。
    曹长青说,陆铿是“新闻第一,女人第二”。张伟国说,陆铿“从头到脚满身散发江湖义气”,是“义气第一”。我觉得,

陆铿特有的“习性”是不能复制的,如果陆铿掌握国家大权,他就能改变历史。我从陆铿身上,认识了一个人生真理,这就是,人因“习性”不同,人与人之间,大过动物与动物的区别,熊猫无法做狼的事,老虎不能吃白菜,陆铿不能成为邓丽君。人不要与别人比较,不要照搬别人经验,不要刻意要求自己,只有按自己的“习性”做适合自己的事,生命才有意义。


   陆铿特有的“习性”是不能复制的

   1995年陆铿(右)与严家祺
   陆铿生命的最後三十年,按自己的“习性”做了最适合自己的事,而且对台海两岸造成了重要影响。
   (写于2013-6-28 )
(2019/03/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