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美国可以立即接管全球统治权吗]
谢选骏文集
·多难兴邦
·人民运动
·宗教的声音
·宗教的精神
·宗教的事业
·宗教是伟大的哀哭
·虚无主义与宗教
·神秘朦胧的光辉
·宗教与战略的关系
·历史上的各类宗教之作为战略
·巴比伦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埃及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伊斯兰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达·芬奇密码》面面观
·战略是“生命的适应能力”
·哲学王者/天人三策
·过河拆桥的哲学
·真理就是生命与道路
·哲学之轮
·胜利者
·领袖是无法培养的
·胜利的天才无中生有
·少数人创造的历史
·苦难是少数派战士的伴侣
·悲剧的主轴推动历史
·胜利者的书如何写就
·现代文明的整合者
·秘而不宣的“第三十七计”
·整合者的四个面相
·天子的义务与权力
·整合就是未来世界的方向
·人是不可两全的怪物
·心性修炼的至境
·大改组
·二,无产者、种姓、教族、教会
·民族整合的文明历史经验
·走向全球政府的几步震荡
·礼的精神
·二十世纪是礼崩乐坏的谷底
·圣人是礼的人格化
·“礼乐征伐自天子出”
·“礼表法里”的两道分离
·秩序与理性互为表里
·礼与控制论
·黄金时代
·礼的形式
·中国礼制的起点
·中国礼制的特点
·印度礼制的特点
·礼制是权力中枢的辐射
·礼制不同造成征服的效果
·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
·礼制不同于极权主义
·新文化战
·文化战的最古范本和最新动向
·文化战与军事战的区别
·天下文明超越国际主义
·防止大规模侵战的锁钥
·整合的杠杆是异源的文明
·文明的圈回之“圆”
·摆脱血气,获得文明
·文化战的战略
·战略的失败与成功
·中国文明的战略观念
·新文化战的战略观念
·破坏现存的平衡结构
·中国政略的集成(《书经》)
·“王略”论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略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术
·王道与霸道
·王道与霸道的第一层涵义
·求义与求利是不同的轨道
·怎样克服国际无政府状态
·新的政治原则已经出现
·王道的代言人
· 间接统治
·王霸战略的光谱层次
·国家制度与间接统治
·间接统治的全球政府
·全球政府要奉行王道
·王道的保衡者
·王者的要素“德日新”
·人类动物园如何推行“递进民主”?
·中庸之道
·希腊的中庸与中国的中庸
·《金滕》所阐释的中庸之道
·中庸的政治要超越理想层面
·人格化的政治违背中庸之道
·《吕氏春秋》与融合集团
·中庸之道与虎狼精神
·全球政府的临近
·从美国的911到西班牙的311
·民主国家如何胜任反恐战争?
·民主国家互不交战?
·核武恐怖的幽灵意味
·商业主义和政治精神
·整合全球的力量将告别欧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可以立即接管全球统治权吗

谢选骏:美国可以立即接管全球统治权
   
   《他低估美国的心狠手辣 世界500强企业就此被肢解》(2019年03月12日 18:19 环球网)报道:
   
   他叫弗雷德里克?皮耶鲁齐,曾是法国阿尔斯通公司的高管。2013年4月,当他抵达纽约肯尼迪机场时,突然被戴上了手铐。

   这一幕在今天看来,是不是特别熟悉呢?
   在被美国人拘押时,起初他觉得这只是一场误会,或者是“茶杯里的风波”,阿尔斯通公司的法务人员会进行交涉,顶多被扣两天就可以出去了。可令他始料未及的是,这是他噩梦的开始。
   直到2018年9月,他才终于走出监狱,而真正被“围猎”的目标,那个曾经横跨全球电力能源与交通运输行业的商业巨头——阿尔斯通公司已经被美国人“肢解”。
   
   一、入狱
   
   在1998年收购了德国AEG公司输配电业务后,阿尔斯通在全球跃居输配电行业第二位。阿尔斯通又合并了电气工程承包和工业控制系统的佼佼者西技来克公司(CEGELEC),阿尔斯通由此实力大增。
   那时的阿尔斯通公司,年营业额达160多亿美元,拥有员工11万人。公司业务遍及全球60多个国家和地区,成为能源、输配运输、工业设备、工程承包及船舶设备的佼佼者。
   阿尔斯通在能源领域拥有多个“世界第一”:水电设备世界第一,核电站常规岛世界第一,环境控制系统世界第一。在超高速列车和高速列车行业,阿尔斯通也是世界第一。在城市交通市场、区域列车、基础设施设备以及所有相关服务领域,该公司排名世界第二。
   当时流行的一句话是,世界上每4个灯泡中,就有1个灯泡的电力来自于阿尔斯通的技术。
   在能源方面,阿尔斯通提供了占世界装机总容量15%的设备,共460兆瓦,占世界第二。当时中国的很多能源和输变电设备都是阿尔斯通的产品,包括三峡大坝中的一些设备。这让行业内的另一个巨头——美国通用电气公司感受到挑战。
   把时光倒退到2013年,当时的皮耶鲁齐已经身为法国阿尔斯通公司国际销售副总裁。这位从工业设备销售员一步步干到副总裁岗位的法国人身材魁梧,额头宽广,操着浓重的法国乡音。
   那年的4月14日,他抵达美国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刚下飞机就被美国联邦调查局探员逮捕。身为跨国公司的高管,皮耶鲁齐当时并不是太慌张,他迅速声明自己需要打个电话,然后将自己当时的遭遇告诉了自己的直接上司,得到的回答是公司的律师马上会把他弄出来。
   这位法国人知道,自己的东家阿尔斯通因为与美国通用电气公司在全球市场竞争得很激烈,可以用“火花四溅”来形容,所以他们也被美国司法机构盯上了。但按照之前的经验,他大不了会被保释,所以他都没告诉自己的妻子,因为他认为这并不耽误他回国也家人过周末。
   但是,他低估了美国人的手段,也低估了美国人的心狠手辣。他甚至都没想到,自己会被穿上橘黄色囚服,铁链压在胸口,镣铐锁住手脚。
   他被关在了罗德岛一间戒备森严、关押暴力罪犯的监狱里,监狱里有不少都是死刑犯。在他2019年1月16日出的回忆录《美国陷阱》一书中描述了当时的感受: 行走非常不便、呼吸极度困难。突然间感觉自己成了动物,被捆住了手脚。而且,那时的他已经看不到阳光。
   在监狱里待了3个月后,皮耶鲁齐被美国检方通知要参加一场认罪听证会。当时的他知道阿尔斯通公司也在努力打官司,将他弄出去。但是,他已经在监狱里待了3个月,还会继续待多长时间?他心里没底。
   此时的皮耶鲁齐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早一点离开令人可怕的监狱。
   认罪听证会前,美国检方告诉他有两个选择:
   第一种选择,是坚持不认罪并接受美国法律的审判。美国方面说,这条路很危险,因为该案的检察官正在争取法院判处他15年到19年有期徒刑。而且,他还被告知,审判的准备工作将至少历时三年,而且各种费用的消耗至少在数百万美元。
   另一种选择,是承认有罪,与美国当局合作,只需再待几个月就可以出去了 。
   对皮耶鲁齐来说,当时的他其实没有选择。一方面,从一个世界500强的跨国公司高管,跌入被与死刑犯关一起的监狱,巨大的心理反差让他一秒钟也不愿意待在这里。另一方面,他对公司是否能够搭救他,或者是否愿意搭救他,产生了怀疑。
   2013年7月,皮耶鲁齐决定认罪。
   他当时只承认了贿赂印尼官员的指控。美国司法部提供的邮件显示,皮耶鲁齐即便没有怂恿行贿,也是知情者。承认这部分罪名只会让他被处以最多六个月监禁,而且刑期一大半已经服掉了。
   但尽管如此,他还是被继续关押了一年。在此之后,从2014年6月到2017年10月,皮耶鲁齐又经历了三年多的保释期。此后,皮耶鲁齐又被关在在监狱一年——直到2018年9月他才出狱。
   皮耶鲁齐,说他曾有250多天没有见到阳光,也没有呼吸到牢房外的空气。
   
   二、围猎
   
   当被美国方面扣押的第一天,皮耶鲁齐其实心里很明白,自己只是“经济人质”。美国人最终要“围猎”的目标,是美国通用电气公司的最大竞争对手——阿尔斯通公司。
   为了帮助美国那些巨无霸公司在全球打击对手,维持所谓的“公平竞争”,美国官方机构会把原本用于打击匪帮和勒索犯的那一套东西,用在外国企业高管头上。然后搞出外国企业不正当竞争的“黑材料”,对企业进行数以亿(美元)计的天价罚款,逼着后者达成和解。
   美国人具体怎么操作?由于在达成和解后都会签订保密协议,所以外界不得而知。但偏偏皮耶鲁齐在出狱后写了《美国陷阱》一书,透露了中间的一些经过,再加上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前不久通过搜集当时的资料发出了一篇相关报道。这使得我们可以对美国人的“围猎”做出一个还原。
   皮耶鲁齐的《美国陷阱》一开头就赫然写着:“此书是关于隐秘的经济战争。”
   皮耶鲁齐声称自己是“经济人质”的说法,某种程度上是比较准确的,因为美国司法部确实将皮耶鲁齐入狱,与阿尔斯通不配合调查的行为联系在一起。
   由于阿尔斯通公司在全球的扩张,这家法国公司已经成为美国多家大公司的主要竞争对手,也是美国司法部门的“眼中钉”。从2010年开始,美国有关部门就开始对阿尔斯通进行调查,目的就是要查到阿尔斯通是如何用“不公平”方式,在美国之外取得数十亿美元大单。
   而就在,2008年,德国产业巨头西门子被美国司法部指控商业贿赂,判罚了4.5亿美元。
   对于阿尔斯通,美国人怀疑其在埃及、沙特阿拉伯、巴哈马群岛和印尼等国家和地区,总共提供了至少7500万美元“好处费”,最后赢得了总计价值为40亿美元的合同。
   其中一部分“好处费”,包括涉及皮耶鲁齐的那部分,正是阿尔斯通通过美国的中介公司(也有一种说法是阿尔斯通在美国的分公司),使用设在美国的银行的账户,以“咨询费用”的名义将贿款打入了印尼官员账户,因此引来了美国联邦调查局的顺藤摸瓜。也给了美国当局一路追查到法国的借口。
   与此同时,皮耶鲁齐突然被美国逮捕,也给阿尔斯通公司内部造成了重要影响,这一行动震惊了阿尔斯通的高层。大约有30名高管收到警告,不要前往美国,以免重蹈皮耶鲁齐的覆辙。
   然而,到2014年春天,为了给阿尔斯通公司继续施压,迫使该公司与美国司法部合作,美国当局至少又在其他地方逮捕了3名皮耶鲁齐的前同事。
   2014年4月23日,阿尔斯通的第四名高管——公司的亚洲区副总裁劳伦斯?霍金斯(Lawrence Hoskins)在美属维尔京群岛被捕。
   美国方面拿出对皮耶鲁齐的那一套,威逼他们认罪从而获得轻判。法院文件显示,在“反水”成为美方线人的高管协助下,美国检察官拿到了阿尔斯通内部长达49小时的所谓“秘密谈话录音”,这成为他们围猎、肢解阿尔斯通的重要武器。
   美国给阿尔斯通给开出的罚金远远超过欧洲反贪法令规定的上限,当时投资者们担心罚款金额很可能超过10亿美元这个“天花板”。
   经过多次交涉和沟通,2014年12月22日,阿尔斯通最后跟美国司法部达成认罪协议,被处罚金7.72亿美元。这已经是截至当时,美国司法部对外国公司开出的最大一笔罚金了。这给当时的阿尔斯通带来了巨大的财政压力,甚至可能迫使其贱卖资产。
   
   三、肢解
   
   阿尔斯通公司2014—2015财年电力业务销售额为133.3亿欧元,净利润为1.04亿欧元;交通业务销售额为61.39亿欧元,净亏损8.23亿欧元。在这种财政状态之下,要支付7.72亿美元的罚金,几乎没什么选择,只能卖资产了。
   从这开始,阿尔斯通已经踏入被围猎的陷阱。但接下来,美国人还有更多手段保证只有自己才能吃到这块“肥肉”。
   第一步,作为美国同行业巨头及竞争对手,通用电气公司对收购阿尔斯通能源电力业务表现出浓厚兴趣。因为,与阿尔斯通另一大业务列车交通方面相比,能源电力业务的资产和利润占比在80%左右。
   根据当时阿尔斯通高管的说法,2013年7月皮耶鲁齐认罪后不久,阿尔斯通就首次尝试与通用电气进行交易。在达成交易的可能性出现之后,阿尔斯通和皮耶鲁齐所面临的法律压力似乎有所减轻。
   2014年4月23日,美国抓了阿尔斯通的第四名高管;24日阿尔斯通与通用电气交易达成的新闻公布,美国此后再也没抓过阿尔斯通的高管。两个月后,就在阿尔斯通高层签字将公司资产出售给通用电气的同一周,皮耶鲁齐的保释申请终于得到批准。
   第二步,由于日本三菱和德国西门子对收购阿尔斯通部分业务也表示出兴趣,怎么让这块“肥肉”不被抢走呢?
   美国司法部门规定,7.72亿美元罚金,必须是由阿尔斯通未被收购的法国资产来支付,而法国方面肯定要把这笔转嫁给“接盘者”,而这对与日本三菱和德国西门子来说,显然是个不小的数字,所以它们最后都望而却步。
   而此时通用电气却在与阿尔斯通的谈判中,承诺将替阿尔斯通交了这7。 72亿美元罚金。而且,本来2014年12月阿尔斯通被判罚7.72亿美元之后,按照美国司法部的规定,这笔罚款应该在10天内交齐。
   但是在通用电气基本可以确保“吃掉” 阿尔斯通能源电力业务后,直到2015年9月,阿尔斯通才缴纳完这笔罚款。美国司法部为何会如此“宽容”,宽限了这么久?
   皮耶鲁齐在书中透露,因为通用电气公司有着一大批专业律师,他们都是美国司法部的前官员,他们充当“说客”,等到法国和欧盟的有关部门都批准了这笔收购交易后再收罚款,免得节外生枝。然后这些“说客”获得不菲的报酬。
   2015年9月8日,欧盟反垄断部门批准收购案;同日,美国司法部反垄断部门也批准了收购案。阿尔斯通公司终于被美国人成功“肢解”。
   2010年,阿尔斯通公司在全球500强中排名第290位,2012年排在第404位,2015年排在第482位。完成“肢解”后,现在的阿尔斯通公司已经在2018年全球500强名单中找不到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