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美国的新闻管制]
谢选骏文集
·总统的病就是国家的病
·宗教改革500周年与十月革命100周年
·《时代杂志》比我迟到了13年
·白人极端还是穆斯林极端
·阿富汗的普什图人还有尊严观念
·中国的外籍老师将大大减少
·生于移民,死于移民
·人民主权论犹如地心说
·文革为何阴魂不散,因为“红卫兵—活死人”还在
·圣像破坏运动来自回教压力
·中国人搞科学与民主,先把姓名颠倒过来
·全世界资产者的联合天堂
·天主教的圣徒崇拜与埃及的木乃伊传统
·苏莲托的悬崖与那不勒斯的魔鬼
·美国正在发生一场“无声的内战”
·川普到北京如何纪念共产主义受害者
·地产大亨遇上共产大亨
·笛卡尔的“不思依然在”——什么时候砍下孙中山毛泽东的脑袋
·孙文三民主义是对林肯东施效颦
·对人民主权论的证伪
·葛底斯堡演说与林肯之死
·美国是律师干出来而非谈出来的
·宽容是胜利者的特权
·军人就是杀人犯、纵火犯、强奸犯
·范仲淹问白发不知领导人个个染发
·美国时间银行企图逃避政府和银行的六大盘剥
·中国的“时间银行”是一个骗局
·“地缘政治学”之依据
·草民社会——王国心态视民如伤,帝国心态草菅人命
·马克思主义就是空手盗道
·日本比满清更中国化
·老布什摸屁股是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
·越南统一两个中国
·埃及文明整合欧洲、中国文明整合美国
·“新中国”还是“非中国”
·亨廷顿是殖民者还是原住民,哈佛大学是种族歧视的贼窝
·“道法自然”的道不是创造世界的道
·非洲依赖中国输出多余人口
·“客观”就是“他视”
·美国是在“合纵抗秦”吗
·秦始皇征服了世界却被儿子征服了
·美国会追随中国重振旗鼓吗
·法国文化终于向穆斯林国家下放了
·我们在哪里中国就在哪里
·中国只能情治不能法治
·大众种族主义与精英种族主义
·从牛车与豪车看共产主义的困难
·杭州可能成为雅典吗
·“新时代”就是“监控一切的时代”
·敌基督的力量正在促进上帝的事业
·个人命运最终通过大事件体现了出来
·红色娘子军的大腿与布告上的红叉叉
·活史达与死曹操
·我是第三期中国文明的马前卒
·军队的盲目的愚蠢所造成的疯狂——中国依然是一个雷区
·一带一路的难度大于“长城+大运河”
·陈布雷让中国沦陷为雷区、培养无数雷锋雷管炸弹
·两个中国是“美国制造”吗
·基督教和佛教,有神论和无神论
·家族主义导致中国幼儿园虐童
·中国文明,寓居日本
·日本内在的中国文明与外在的文明开化
·错解“大一统”、不解文明周期的李零
·中国社会开始“脱野蛮”了吗
·为何中国是腐败的渊薮——汉字是历史、文明、腐败的的载体
·中国何时能够制作播出一部自己的《纸牌屋》
·“苹果”(Apple)产品是给人带来厄运的金苹果
·扎克伯格最崇高的理想和最卑鄙的动机
·疯子的画作、基督的仁慈
·武曌金简和她的无字碑
·政治机器人需要配上汉官威仪
·和平进军的成吉思汗
·美国试图逃离“大国蚁民”的宿命
·大国不解小国时代的风情
·鸦片战争是英国崛起的关键
·不复礼怎能读经
·季羡林怎样沦为文化首骗
·达赖喇嘛试图回归正统佛教
·第四次鸦片战争
·美国如此打造帝国的基础
·感恩节是对恩将仇报的忏悔
·黑色历史与红色历史
·谢选骏:彻底活着,就是死去
·《古兰经》就是《我的奋斗》
·反对纳粹主义的纳粹主义
·哈佛大学策动文明的冲突
·大骗子胡适的小问题
·法国头目马克龙他奶奶有没有“反人类罪”
·制度创新才能获得历史的主动
·全球化抛下的不是美国而是总统
·神为什么对人没有信心
·曹丕为何亡国——伟大的文人沦为历史的草皮
·红色历史与低端人口
·美国的沉沦有助于塑造未来世界
·驱逐马列主义,解放中国人民
·金钱、权力、思想
·任何战争都是两伙强盗在拼杀争夺税收权力
·生命如何可能因其不完美才成为完美
·四肢健全但是头脑健全除外
·难民、生存权、低端人口
·俄罗斯是小国崛起不是大国崛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的新闻管制

谢选骏:美国的新闻管制
   
   《脸书继续努力删除新西兰恐怖袭击的所有视频》(2019年3月18日 转载 综合新闻)报道:
   
   脸书公司周日称,正在继续努力删除新西兰大规模枪击事件的所有视频。

   
   Facebook新西兰分部的加里克星期日表示:“我们将继续直接与新西兰警方合作”。
   
   脸书在其官方推特上写道:“在24小时内,我们已经在脸书上删除了150万个枪击案相关视频,其中120万个视频在上传时被阻止”,“为了尊重受到这一悲剧影响的人,也尊重当地政府对此事件的关注,我们也删除了那些经过编辑的,未显示图像的视频版本”。
   
   此前,凶嫌塔兰特用头戴式摄像头在脸书上直播了这次恐怖袭击的实况,直播了17分钟。他还在脸书上发表了长达74页的白人至上主义宣言。脸书因此受到批评。
   
   周日早些时候,新西兰总理雅辛达·阿德恩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Facebook和其他社交媒体平台还有“需要回答的问题”。
   
   上周五新西兰两座清真寺发生的枪击事件的受害者包括来自约旦,沙特阿拉伯,土耳其,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的移民。
   
   谢选骏指出:脸书继续努力删除新西兰恐怖袭击的所有视频——这就是美国的新闻管制。这不是新创的,因为传统媒体早就禁止刊登美军战死疆场的新闻了。醉卧疆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现在的美国人,还不如唐朝的华人具有尚武精神呢。
   
   网文《纽西兰大屠杀,媒体不想让你知道的真相》(2019-03-16)报道:
   
   纽西兰大屠杀发生后,欧美的主流媒体首先想到的不是去如实地报道那件事,让各国人民知道那起惨案的真相,而是千方百计地把那件事往他们既定的立场上硬套,说成是白人右翼保守势力的法西斯行为,是白人至上的又一恐怖主义袭击,是种族主义的一次新的残暴。 美国有的媒体还一如既往地把这件事往川普身上扯,似乎又找到了一个弹劾川普的契机。为了使他们的谎言不被揭穿,他们只报道一部分事件信息,同时有意地隐瞒了一些真相。 我们知道,如果了解了杀手的动机以及背景,那么对于杀手为什么要进行这场屠杀也就有了一个基本的了解,对于日后防止类似的屠杀也会起正面的作用。 但欧美的左媒就是不想让全部的信息透露出来。这一次杀戮与拉斯维加斯的屠杀有很大的不同,这就是凶手事先就准备好了一个宣言放在网上,借此详细地介绍了凶手的背景和动机。本来这个宣言已经在网上了,人们应该都可以自由下载,然后看个究竟。 但是那个原文只在网上停留了短短的几个小时就被撤了,删了,屏蔽了。这样一来,媒体就可以有选择地介绍其内容,然后隐瞒另外一些内容。我上午还可以下载那个宣言的,下午就不行了:
   
   如果主流媒体就连这样一点自信都没有的话,那么他们可以洗洗睡了,今后就不要再去攻击别人妨碍新闻自由了。
   
   幸好我在那份杀手宣言被咔嚓之前下载了一份。 另外也幸好主流媒体的那些编辑和大佬们实在是除了政治正确都没有别的知识了,以至于当他们把那杀手的武器照片登到头版的时候,居然还没有看懂那个自动步枪和弹匣上杀手写下的密密麻麻的那些字句。 就在那些照片被删掉之前,那已经被传遍了世界。 而杀手在那杆枪和弹匣上写的,正是他心里想的。 由此我们可以揭开那个杀手的内心世界 。
   
   现在,我就来把主流媒体不想让你知道的那些信息一五一十地讲给你听。 首先我们看看在弹匣和枪支上杀手写的那些字句:
   
   这个杀手使用的步枪上和弹匣上其实隐藏着大量信息。 他都写了些什么呢?
   
   弹匣和抢的接口上,我们可以看到“Tours 732” 字样。 这是指公元732年的图尔战役 (Battle of Tours)。 阿拉伯帝国征服西班牙后,开始对法兰克王国的征服。阿拉伯军队与法兰克军队在普瓦提埃交战,法兰克军队大获全胜。此次战役又被称作“普瓦提埃战役”。
   
   杀手的枪管上(离枪口较近的地方)写的Charles Martel,中文译作查理·马特。 他是欧洲中世纪最重要的人物之一,其功绩包括奠定加洛林王朝的基础,确立了采邑制,巩固与发扬当时的封建社会制度。他是一名名将,最著名的一战便是于732年在图尔战役中阻挡了信奉伊斯兰教的倭马亚王朝侵袭法兰克王国的军队。此战制止了穆斯林势力对欧洲的入侵,许多历史学家认为查理·马特的得胜拯救了欧洲基督教文明。
   
   步枪的另一个弹匣上写着维也纳1683,这是指公元1683年的第二次维也纳战役(Battle of Vienna 1683)。 关于这个战役,网上有个高清视频: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31108235/ 。 这场战役起始于1683年9月12日。 这是哈布斯堡王朝与波兰立陶宛联邦联军对围困维也纳两个月的奥斯曼帝国军队进行的一场解围之战。这场阻止了奥斯曼帝国攻入欧洲行动的战役被视为奥斯曼帝国向外扩张的句点,并维持了哈布斯堡王朝在中欧的霸权。什么是奥斯曼帝国,大概不需要我过多解释了,就是1299-1922(注意解体距今不到100年,长达六百年之久!)年土耳其人建立的横跨亚欧非三大洲的伊斯兰帝国。
   
   弹夹上写的诺瓦克武约瑟维奇,他是Battle of Fundina 战役的英雄,该战役于1876——1878 年在间黑山公国的一个村庄举行。他是东正教基督徒,东正教黑山军队有大约5000名士兵。奥斯曼帝国有大约4万名士兵。黑山战胜利的重要性在于它阻止了奥斯曼帝国的进攻,并在1866年至1887年的黑山土耳其战争中获得了黑山的胜利。
   
   弹夹上写的Rotherham,是指1997——2013年间发生在英国罗瑟勒姆的多宗少女被性侵犯的案件。 那次受害人估计多达1400人,犯案者大多是巴基斯坦裔穆斯林男子。虽然受害人一再向警方求助,可是地方当局知悉疑犯是少数族裔后,为保政治正确,不愿被指责种族歧视,而对那一千多起强奸案视若无睹。 枪手提到这件事,显然是为那1400名遭性侵的少女和幼童报仇! 如果熟悉欧洲历史的,应该知道历史上欧洲的性奴是怎么一回事,是哪一个帝国大举捕获性奴,并商业化地交易性奴的。
   
   杀手那把枪的瞄准镜下方写的Skanderberg,枪手拼写错了,应该是Skanderbeg 。 这个人就是George Castriot (乔治·卡斯特里奥蒂·斯坎德培, 1405年-1468)。 这是是一位阿尔巴尼亚民族英雄。 这爷们出生于克鲁雅的一个拜占庭帝国贵族家庭,其父是众多反抗奥斯曼帝国苏丹巴耶塞特一世的小领主之一。当抵抗失败后,其父服软,并交出包括乔治·卡斯特里奥蒂在内的四个儿子作为人质。 乔治被迫改信伊斯兰教后,在阿德里安堡接受了军事训练,成为奥斯曼帝国的一位统帅,在获得一系列胜利后,他被封为“阿尔巴尼亚的亚历山大老爷”,将其与亚历山大大帝相提并论,深得苏丹信赖,被任命为指挥5000骑兵的将军。 但他暗地里仍然与匈牙利、威尼斯和拉古萨等基督教国家往来,伺机造反。公元1443年,乘匈牙利大将匈雅提·亚诺什率军讨伐奥斯曼帝国时,他大义反水,率领300名阿尔巴尼亚骑兵返回克鲁雅。 此后,他公开放弃伊斯兰教信仰,皈依天主教。他使用黑色的双头鹰作为自己的标志,代表阿尔巴尼亚是"山鹰之国"。这个标志后来演变为自1912年起阿尔巴尼亚独立后至今的阿尔巴尼亚国旗及阿尔巴尼亚国徽标志:
   
   杀手弹夹上写的Alexandre Bissonette (亚历山德鲁·比索内特)是法国裔加拿大人,2017年曾持枪袭击加拿大魁北克市清真寺。 另外一位Luca Trani(卢卡·撤拉尼),2018年在意大利马切拉塔市向非洲裔难民开枪。 这两位在主流媒体上均有详细介绍,我就不重复了。
   
   看了上面这些信息,您还对主流媒体对这个杀手的描绘深信不疑吗? 他崇拜的都是些什么人? 我可以胸有成竹地告诉你,那杀手崇拜的那些历史人物都是欧洲历史的民族英雄,就跟我们中华历史中的霍去病,戚继光、郑成功、林则徐,文天祥,岳飞、邓世昌一样。如果我在为鸦片战争中的那些勇士们唱赞歌,你会说我是种族主义吗? 你会说我是华人至上吗? 你会骂屈原是种族主义吗者?
   
   从这些暴露在枪支和弹匣上的字句,我们似乎看到了欧洲的历史,看到了奥斯曼帝国的凶残和霸道,看到了欧洲千百年来的恩怨。 今天有些白人憎恨穆斯林,岂可用一句“种族主义”简单地解释? 如果我告诉您,我恨日本人,不是今天开始的,或许我不该那样,但您会说我是种族主义吗? 我上初中的时候看到日本的电影上东京以及日本全国各地的老百姓载歌载舞,欢庆攻占南京的那个镜头时,我就恨日本人了 - 不光是恨他们的军人,就连他们的老百姓我也恨,因为那些欢庆占领南京的日本老百姓是看到了报纸上两个日本军官进行杀人比赛的“战绩”的,他们不是被蒙骗的无辜群众。
   
   说起白人至上,那个杀手在他的宣言的表白中确实流露出对于白人衰退的不安和沮丧,对于穆斯林大举移民欧洲国家深感厌恶。 但请搞清楚,大多数穆斯林也是白人。 与其说杀手是白人至上,到不如更加确切地说他对于穆斯林无论在历史上还是在今天都耿耿于怀或怀恨在心,对于白人衰败的不甘心。我不知道今天的白人还有什么本钱或资格去“至上。” 谁怕谁啊! 我们华人也时常抱怨我们被歧视,我们在若干方面落后于别的族裔,那不是华人至上,我们确实需要更加努力。
   
   在欧洲历史中,无论伊斯兰文明还是基督教文明,都占据着极其重要的地位。 双方也都有黑暗的一页。在久远的欧洲历史中,他们之间的纠葛和战争连绵不断。 至今他们的恩怨情仇还在延续。 我们不可以用“政治正确”的尺度来衡量他们之间的新仇旧恨。
   
   要探讨杀手的动机,他的宣言是最好的证据。 那位杀手的宣言的多数内容,大家应该看到了。 我们都知道杀手出身贫寒,没有上大学,他自己也没啥好手艺。 但无论如何这个高中生也是满腹经纶的。 我只想介绍几段主流媒体没有介绍的一些内容。 例如下面几段:
   
   问: 你是个社会主义者吗?
   答: 这要看你如何定义社会主义了。 工人对生产资料拥有所有权吗? 这取决于这些工人是什么人,目前拥有生产资料,他们的意图和目前他们是否是国家的主人,以及这个主意是要干什么。
   
   (Depending on the definition. Worker ownership of the means of production? It depends on who those workers are, their intents, who currently owns the means of production, their intents and who currently owns the state, and its intents.)
   
   问: 你是Front National(这是一个法国的右翼激进组织)的支持者吗?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