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经济学人的愚蠢]
谢选骏文集
·美国永远不会排外
·中国为何不能学习日本处理对美关系
·福音派是自由派的预备科
·福音派是敌基督的冲锋队
·电脑病毒是不是电脑公司迫使用户升级的利器
·法国的解放报热爱中国的解放军
·中央红军是投靠陕北根据地的丧家犬
·落后挨打领先也要挨打
·华为原来是党的大锅
·1989年的“共产党内乱”
·川普不懂得地球暖化
·六四以后的反美情绪源于一种被出卖的感觉
·官二代如何变成红三代
·环球日爆是回民办的
·英国应该接纳罗兴亚难民
·欧洲人其实是亚洲人
·赎罪券帮助欧洲免遭穆斯林蹂躏
·纽约时报误把共产党员当作民族主义者
·平庸的父母才能生出伟大的儿子
·毛泽东的鸡血文革
·万润南的巴黎公社社员墙
·英国人不仅贩卖鸦片还摧毁地球
·谁比日本人更加法西斯
·国王与文明
·你活着所以你惹事
·“已死”的变局已到
·香港的好日子该到头了
·宫内厅就是日本的太监东厂秘书处
·〇与虚无的叙事
·《零点哲学》为纪念“八九六四”而匿名出版
·只会逃跑不会作战的军机
·黄雀行动为“国际阴谋论”提供证明
·反抗北京的人为何要在北京作出伪证
·中共发表新冷战宣言
·川普的假动作
·不及格的波音能够拯救美国吗
·旧金山君为何不敢署名
·帮凶到元凶——邓小平从反右到六四的凶残变态的进步
·素食者如此品尝人肉残渣
·移民最该得到SAT逆境分数
·《世界日报》用心险恶
·“还是有上帝存在的”
·“还是有上帝存在的”
·教育偏见是一种激励
·为何印度人的智商不及华人
·美国的封建性格
·任正非向松祚不懂“‘人才’是‘自由’的产儿”
·因为你成功了所以必须失败
·把共产党中国重新锁起来
·文明死于他杀而非自杀
·英语的每一个单词,都滴落着黑奴的一滴血——英国崛起于黑奴贩运
·西方文明为何正在崩溃
·天才与病态
·仅仅封杀华为是远远不够的
·大陆学习台湾经验仅到“出口加工区”为止
·老母鸡新时代中美之间好斗主义思想
·为何“六四屠杀是人类历史上的分水岭和转折点”
·中国能否结束70年周期(1949—2019)
·美国犹如全球中央政府了
·美国进入对华战备状态
·中国崛起还是西方解体
·贱民的登顶
·吃猪肝的穆斯林——中国人为何可以假装信仰任何东西
·该不该废除“硕士”(Master)称号
·对美误判是为了控制国内
·共产党解放军强暴了自己的亲娘
·中共的底气来自美国
·第二次冷战就是互联网为中心的战争
·“中国梦”原来是军国主义思想
·普世价值导致物种灭绝
·人类不过是土地的肥料
·意识怎么可能揭开意识之谜呢
·希特勒控告英国违法宣战
·中国人不能避免陪葬品的命运
·毛泽东崇拜的全是流氓
·毛泽东是人妖不是暴君
·两部手机比一部手机好——走向天下为公,不要天下为党!
·共产党是旱鸭子,绝对过不了台湾海峡
·焚书坑儒的《资治通鉴》——从第一战国到第二战国
·焚书坑儒的《资治通鉴》——从第一战国到第二战国
·比捐款数额更重要的是捐款对象
·鸡比鸽子更聪明
·北京不是川普的问题
·一个洋人后面跟着一堆汉奸
·川普其实是一个亲共派——美国亲共派的最后哀鸣
·“草菅人命”的生动注解
·张先玲是人民的代表
·中国人更喜欢沦为满洲的辫奴
·解放军匪兵向六四起义者举手投降
·切尔诺贝利才能让共产党恢复常识
·张先玲揭穿天安门四君子的伪证
·刘晓波没有做到用真话颠覆谎言
·六四屠妇邓颖超抽打周恩来耳光
·中国共产党成为六四屠杀的最大受害者
·杀人者比受害者更加心惊肉跳
·“遗忘六四”也没有用了
·这本书才是真正的《天安门文件》
·鲍朴为何帮忙掩盖周舵等人的伪证罪
·李锐是毛泽东狗的狗
·中国的出路在于改朝换代
·政府就是诈骗机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经济学人的愚蠢

   谢选骏:经济学人的愚蠢
   
   《经济学人:中国展开不一样的扫黑目标是共产党的敌人》(2019年3月10日 综合新闻)报道:
   
   经济学人报道,中国正展开一次全国性的扫黑运动,但跟过去的目的不太一样,这次主要是铲除中国共产党的政治敌人。报道指,自2018年开始,中国主席习近平已宣布展开一次为期3年的全国打黑行动,而在今年年初,习近平在一次临时召开的高干会议上,警告要对“黑天鹅”和“灰犀牛”事件提高警觉,他并且说,为了确保社会稳定,扫黑绝对不能手软。


   
   事实上,在习近平发出警告的4天之前,国务院委员、公安部党委书记兼部长赵克志在新年演说中强调,新一年会“举全警之力”,从严从实从细抓好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各项工作。而在赵克志之前,中央政治局委员、政法委书记、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组长郭声琨,亦在北京主持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视频会议。
   
   不过经济学人指出,赵克志同时表示,维稳的“焦点”,还是要“防止颜色革命”。报道指出,打击黑社会的运动,中国过去经常都有,但大陆官员这次却费力解释,这一次与过去有所不同,过去叫做“打黑”,但这次是叫“扫黑”。名称上的改变意味这一次的行动要更全面,目标不但要对付黑帮分子,而且还要揪出幕后的“保护伞”,其中包括官员以及已经受到黑帮渗透的草根政治架构。官员们形容他们要打击的罪恶,不只是帮派分子威吓普通市民那般的简单,而是对打击对共产党构成的威胁。任务最首要的对付目标,就是“威胁政治稳定的黑恶势力,特别是威胁制度和政治权威和渗透政治范围的黑恶势力”。
   
   经济学人说,中国上一次发动如此高调的打黑行动,是在10年前的重庆,由当时的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发起。薄熙来此举虽然赢得当地人民的赞许,但却受到外界普遍的批评,认为行动手段过于铁腕,其中更涉及以打黑为借口逮捕富商,然后以堆砌的罪名入罪,目的只是搜掠他们的财产。打黑,正如很多评论员说其实是“黑打”,即诬蔑他人。
   
   薄熙来因为权斗输给当时即将上任为中国最高领导人的习近平,现时因贪污罪名坐牢。但他的打黑手法却仍然是中共所喜爱。经济学人引述北京一名律师说,有些私人企业的商家对习近平发起的扫黑感到忧虑,恐怕变成薄熙来当年在重庆的翻版。这位律师说,已经有律师被下令不得在没有当局的批准下,擅自代表被捕分子。地方政府的官网亦披露,检察官已经接到扫黑的案件配额。
   
   经济学人说,中国又再一次“黑白难分”。
   
   谢选骏指出:英国的《经济学人》就像英国女王一样愚蠢,他哪里知道这不是什么“中国又再一次“黑白难分”,而是“共产党的红与黑”——中国大陆目前只有黑道与红道的区分,而没有任何的白道——而进一步看来,红与黑又是一体化的,黑就是失势的红,红就是当道的黑。啊METOO佛。
(2019/03/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