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革命就是杀人放火]
谢选骏文集
·75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6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6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6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6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6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7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7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7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7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7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4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4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4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5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5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5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5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革命就是杀人放火

谢选骏:革命就是杀人放火
   
   《黄背心第18周 再现抢掠破坏》(2019年3月18日 转载明报)报道:
   
      

    法国黄背心示威进入连续第18周,但昨日再次出现暴力事件。有示威者在巴黎香榭丽舍大道施袭,着名餐厅Fouquet's的桌椅被打翻,窗户被击穿,男性衣饰品牌Boss遭抢掠,亦有银行和私家车遭纵火,消防员须出动拯救住在楼上单位的妇人及其婴孩。警方施放催泪弹和水炮,并拘捕超过80人。当局表示,昨日有8000人在巴黎示威,较前几周少,但当中有超过1500名激进分子。
   
   法国巴黎“黄背心”运动,始于2018年11月17日,是法国巴黎50年来最大的骚乱,起因为抗议政府加征燃油税。首日逾28万人参与,持续多日,重创法国经济。
   2018年12月10日晚8点,法国总统马克龙发表电视讲话,对“黄背心”运动作出了一些让步。12月17日,法国总理爱德华·菲利普公开认错。该运动并蔓延至比利时、加拿大多国。2018年12月20日,法国凡尔赛宫博物馆宣布,受示威抗议活动影响,博物馆将于22日闭馆一天。
   2019年1月5日,法国2019年首轮示威,巴黎数以千计民众再次走上街头,在市中心游行抗议。1月19日,巴黎再次举行“黄马甲”抗议活动,期间已有42人被拘留。1月26日,约有4000人参与在巴黎的示威,法国全国有69000人参加示威活动。1月31日,马克龙表示,“黄背心”运动是一场没有“固定诉求和领导者”的社会政治运动。当地时间2019年2月16日,法国,第十四次“黄背心”示威游行举行。2019年3月16日,法国“黄背心”抗议活动进入第18周,在经过数周的相对平静之后,本已逐渐减小的抗议者规模发生反弹,暴力活动重新出现,警方向抗议者动用了催泪瓦斯和高压水枪。
   
   法国巴黎“黄背心”运动,外文名:Protesta gilet gialli【意】,The Gilets jaunes protests【英】,Mouvement des gilets jaunes【法】
   
   背景信息
   法国总统马克龙为履行《巴黎气候协议》,2018年将柴油税每公升上调了6.2%。燃油税的上调导致了油价暴涨,法国民众负担的燃油成本随之增加,引发了民众的不满和抗议。法国交通部长伊丽·莎白博恩表示,法国柴油税每公升上涨了7欧分,汽油税每公升上涨4欧分。政府计划在未来几年,将会继续提高燃油税,通过提高燃油税来推广新能源车辆,减少空气污染。
   
   运动经过
   2018年11月17日,法国民众展开“黄背心”抗议活动。活动首日有逾28万法国民众参与了抗议示威。此后,每到周末,身穿黄背心的抗议者们就涌向巴黎的各种公共场所,抗议政府加征燃油税的决定。
   2018年11月24日,超过10万法国民众走上街头,参加“黄背心”抗议活动,巴黎有大约8000人参加了抗议活动。在巴黎的抗议活动中,至少有5000名抗议者涌入香榭丽舍大街,导致该地区著名国际奢侈品商店被迫歇业。
   2018年12月1日,“黄背心”抗议运动的抗议者,第3度从其它城镇赶往巴黎街头。抗议者聚集在巴黎市八区香榭丽舍大街凯旋门的周边地区。
   2018年12月8日,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爆发示威游行,示威者受到法国“黄背心”抗议活动的影响,也身着荧光黄色背心,并向警察投掷石块和鞭炮。当地检察官办公室表示,有450名参加“黄背心”示威活动的抗议者被拘捕。当地时间2018年12月8日,法国“黄背心”发起第四轮示威活动,有12万人走上街头,1300多人被逮捕。
   2018年12月9日早上,法国内政部发布最新消息称,在“黄背心”示威活动中,警方共逮捕了1723名抗议者,其中有1220人被拘留。
   
   2019年1月6日,一些女性手持黄色气球,从巴士底广场向卡尼尔歌剧院行进。中途,一些女性跪地一分钟,为在“黄马甲运动”中死去的10人以及受伤的数百人默哀。一位42岁的示威者凯伦称,“所有媒体报道的都是暴力,而我们正在忘记问题的根源”。
   2019年1月12日,巴黎新一轮示威在雨中如期登场。法国内政部称,当天有8000人在巴黎示威。期间,随着示威者人数逐渐增多,警方开始不断施放催泪瓦斯,试图驱散人群。而正对凯旋门的香榭丽舍大街,又有大批示威者试图从那里进入凯旋门,遭到警方使用水炮驱散。当天示威过程整体较为平和,没有出现暴力事件。警方仍然严加戒备,巴黎有5000多名警察部署在多个重要地点,严防示威者冲击。同时,警方在凯旋门和香榭丽舍大街再度部署了多辆装甲车。截至记者发稿,警方已经在巴黎逮捕了120多人。
   
   2019年1月20日,法国巴黎,"黄马甲"第10次游行路线涉及13区华人区,不少华人商家对此表示担忧,有的提前关门闭店,预防可能发生的打砸抢。但整个游行过程非常和谐,不少黄马甲精心装扮,现场宛如时装秀场。
   2019年2月2日,“黄背心”参与者们再次展开抗议活动。而这些抗议者所活动的范围,不仅仅局限在巴黎,预计波尔多、马赛、图卢兹、里昂、里尔以及众多法国小城镇,都将举行集会。全法大约有5.8万人上街游行,相比此前有所减少,巴黎抗议人数增至1.3万人。“黄背心”组织声称全国有11.6万人加入抗议队伍。
   2019年2月9日,巴黎遭遇自2018年11月以来的第13轮示威,示威者与警方在埃菲尔铁塔下对峙。
   2019年2月23日的黄背心抗议规模超过上周末,全法共有46000人参加抗议活动,巴黎上街游行民众达5800人。
   2019年3月9日,巴黎遭遇自2018年11月以来的第17轮示威,当天示威者呼吁维护妇女权益,女性示威者的标志性服装从“黄马甲”换为“粉马甲”。
   2019年3月9日,法国“黄背心”抗议者闯入并破坏了法国西南部塔布镇的共济会小屋。对于这种掠夺行为,法国政府10日发出强烈谴责,指责抗议者的“愚蠢”和“狭隘”。
   
   
   
   运动伤亡
   截至2018年11月17日,法国“黄背心”抗议活动首日造成600多人受伤,2人死亡。
   截至2018年12月1日,法国巴黎“黄背心”运动至少造成65人受伤,169人被捕。
   
   运动扩展
   
   2018年12月11日,法国学生持续示威游行,抗议教育改革。据法国新闻媒体报道,法国450所高中于周二(11日)全部或部分停课。示威学生抗议法国政府的教育改革,反对政府提高大学选拔门槛和大幅上调外国学生学费。
   示威的高中生要求政府取消一系列措施,包括高中毕业会考改革、大学高等学府招生统一录取平台PARCOURSUP、反对设立“普遍公民役”(SNU)等,其中的一些措施已经开始实行。
   12月14日下午,约600名身穿“黄背心”的以色列民众抗议示威,围堵特拉维夫市中心道路数小时,造成当地交通瘫痪。警察随即出动,逮捕了至少10人。以色列“黄背心”们抗议水、电、食物等价格上涨,认为政府是在“抢劫”人民,要求总理内塔尼亚胡领导的内阁在“整个国家起火”前解决他们的不满。
   12月15日,法国“黄背心”运动持续发酵,法国民众第五次上街游行抗议马克龙上任以来的部分决策,但相比于前四次,规模已经大大减小。同一天,“黄背心”运动蔓延至欧洲其他国家。其中德国、荷兰、比利时、意大利、爱尔兰等国家出现骚乱抗议现象。当天,德国抗议者穿着“黄背心”走上了慕尼黑的街头,聚集在国家大剧院前,对居高不下的房租和捉襟见肘的退休金额度发起抗议;在意大利罗马,成千上万的农业移民、工人、学生、失业人员集会示威,呼吁获得居留许可、社会正义、权利和尊严;比利时“黄背心”的诉求跟法国人差不多,都是对各项繁重税收的不满;荷兰的“黄背心”参与者说:“荷兰社会病了,我们赖以长大的福利社会已经消失了。政府不再属于人民!
   截止12月17日至少已有8个加拿大的城市开始出现模仿法国“黄马甲运动”的抗议游行。与法国的“黄马甲运动”相似的是,加拿大“群众”的诉求也非常混杂。他们最主要的诉求有两个,一个是反对加拿大政府为了节能减排而征收的“碳排放税”,另一个则是对加拿大最近签署的联合国《全球移民契约》感到不满,认为这会损害加拿大人的利益和国家的“主权”。他们也喊出了“加拿大利益第一”的口号,并大骂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是国家的“叛徒”。更有人在指控加拿大的主流媒体都是“假新闻”,并要求他们的“言论自由”可以得到尊重。
   2018年12月18日,工会组织“法国警察联盟”(Alliance Police nationale)宣布12月19日为“黑色的一日”( journée noire),呼吁全国的警察们关闭自己所在的警局,只在紧急情况发生时才作出回应。抗议中的警察工会向政府提出了补偿警察过往加班时间的诉求,要求金额高达2.74亿欧元。12月20日,法国巴黎,法国警察参加“蓝背心”示威活动,抗议工作条件。刚刚从“黄背心”抗议中缓过劲儿来的法国政府再次在压力前屈服,宣布将逐步补偿全国警察共计2.74亿欧元的加班费。
   2018年12月22日,法国“黄背心”示威继续延烧,巴黎的示威游行仍在进行,此外,也还有示威者在各城市和边界据点阻碍交通,不过抗议人数已经缩减。
   
   法国2019年首轮示威
   2018年12月29日,数十名黄背心抗议者涌向法国BFM电视台总部,指责该电视台播放“假新闻”,并要求法国总统马克龙辞职。法国黄背心抗议活动自11月爆发以来已经进入第七周。
   2019年1月5日,法国首都巴黎发生了第8次“黄背心”抗议活动。抗议者聚集在巴黎市政厅大楼旁,然后前往奥赛博物馆,并在那里与警察发生冲突。抗议者向警察投掷石块,执法机构人员则多次使用催泪瓦斯。法国圣日耳曼大道也发生了骚乱,抗议者试图修筑街垒并对其点火燃烧。
   2019年1月6日,法国一位高层消息人士表示,法国总统马克龙已决定解雇巴黎警察局长米歇尔·德尔普埃克。
   
   “红围巾”游行海报
   2019年1月10日报道,法国图卢兹的一名工程师洛朗在社交平台Facebook上发起一项名为法国“红围巾”游行的活动,呼吁人们在1月27日下午2点走上巴黎街头举行游行示威,以抗议近几场“黄背心”游行中的暴力行为。
   法国《费加罗报》2019年2月14日报道,一项民意调查显示,有56%的受访者希望“黄背心”运动停止,同比上升11个百分点;同时,支持“黄背心”的受访者人数同比下降了5个百分点。
   2019年3月9日,在法国各地,约有2.8万到9万抗议者走上街头,表达他们对马克龙政府政策的不满。抗议者说,这些政策有利于富人而不是大多数人。自2018年11月以来,约有2000名抗议者在抗议活动中受伤,数十人与警察发生冲突致残。
   
   前期处置
   2018年12月1日,“黄背心”抗议活动中,法国警方与抗议者发生激烈冲突。警方动用了催泪瓦斯、水枪等警械驱散抗议民众。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