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基督教为何不能取代共产党]
谢选骏文集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学科·外篇三十七章、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
·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
·搁置判断与接受信仰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
·汉朝开始中国人喜欢伪造东西
·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
·罗马教廷的“外行领导内行”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国家把头与思想摇钱树
·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美国的路霸公司启发我们
·种族歧视的双面性
·社会·内篇十二章、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基督教为何不能取代共产党

   谢选骏:基督教为何不能取代共产党
   
   《中国官员:西方利用基督教颠覆中国政权》(2019年3月12日 转载法广RFI 林兰)报道:
   
   一名中国官员在周一(3月11日)的全国政协会议上讲话,强烈谴责“西方势力”利用基督教挑起中国的不稳定,甚至“推翻”中国政权。


   据法新社报道,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主席徐晓鸿周一在中国政协大会发言时说,“西方反华势力妄图继续通过基督教影响中国社会稳定、甚至颠覆政权的行为,注定不会得逞。”
   
   法新社报道指,中共历来警惕任何可能威胁其权威的团体性组织,各宗教团体尤其受到特别的警戒,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会属于受到官方认可的五大宗教组织之一,其设立的目的在于避免任何外部势力的影响。
   
   徐晓鸿在政协发言中强调,“坚决支持国家将个别打着基督教旗号、参与颠覆国家安全的害群之马绳之以法。”报道指,近几十年来宗教活动逐渐在中国各地复苏,各种地下小规模基督教会经常利用家庭或公共场所举行礼拜活动,但这一宗教发展在习近平自2012年执政后受到日益严厉的打压,包括强行关闭礼拜场所、拆除十字架或逮捕宗教领袖等。自去年以来,官方开始强化了宗教的“中国化”运动,试图以此来消除外国的影响。
   
   徐晓鸿在大会表示,“继续走”中国式”的基督教之路,是党和政府的殷切希望,是中国教会健康发展的必然选择”,他强调要“毫不留情”地消除中国基督教身上的“外国宗教”印记。
   
   法新社报道提到,美国国际宗教自由无任所大使布朗巴克上周在香港的一次演讲中,谴责中国正在发动一场注定失败的宗教战争,北京则强硬回应,要求华盛顿“尊重事实,克制傲慢和偏见,停止利用宗教干涉中国的内政”。
   
   布朗巴克周一在台北举行的印太地区宗教自由论坛上继续重申对北京的批评,他提及有数百名信徒因信仰而在中国失踪。
   
   谢选骏指出:“中国官员”说“西方利用基督教颠覆中国政权”——这完全是一种满清官员的腔调嘛。但问题是,现在的“中国”像八旗一样,并非真中国,而是共党!既然如此都是“外来”,基督教为何不能取代共产党?这是理论的一面。在另一方面的现实,基督教为何不能取代共产党呢?因为现代基督教已经丧失了天国精神和殉道情结,尤其在华人世界,基督教会已经多少变成了吃教者的混混团体!不改变这一点,它怎么可能担当大任呢!而对于一个真正的基督徒来说,殉道而死,就是和耶稣基督一起在乐园里了!而且就在今天!——那是极其快乐的,那是美得无比的事情,那是人生在世最高的奖赏。
   

此文于2019年03月12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