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自己和自己结婚就是新社会了]
谢选骏文集
·中国政略的集成(《书经》)
·“王略”论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略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术
·王道与霸道
·王道与霸道的第一层涵义
·求义与求利是不同的轨道
·怎样克服国际无政府状态
·新的政治原则已经出现
·王道的代言人
· 间接统治
·王霸战略的光谱层次
·国家制度与间接统治
·间接统治的全球政府
·全球政府要奉行王道
·王道的保衡者
·王者的要素“德日新”
·人类动物园如何推行“递进民主”?
·中庸之道
·希腊的中庸与中国的中庸
·《金滕》所阐释的中庸之道
·中庸的政治要超越理想层面
·人格化的政治违背中庸之道
·《吕氏春秋》与融合集团
·中庸之道与虎狼精神
·全球政府的临近
·从美国的911到西班牙的311
·民主国家如何胜任反恐战争?
·民主国家互不交战?
·核武恐怖的幽灵意味
·商业主义和政治精神
·整合全球的力量将告别欧洲
·全球中枢
·世界政治的核心问题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中国”的“保民官”
·“中国”的内在意义
·反恐战争的逻辑结论
·世界和平仅需有限战争
·天下与国家
·氏族宗族民族的主权国家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秦汉是天下而不是国家
·蒙古首开元明清的天下
·全球政府需要刷新统治原则
·天下秩序是人类命运保育者
·平定主权国家,有益于天下
·地外文明
·全球政府需要宇宙基础
·生存空间与人类命运
·星际探险与人类命运
·勘察宇宙的生命前景
·为宇宙秩序立法
·最后的书评
·回归祖辈的文化
·望文生义的误解
·新儒家是不必要的
·“整合全球”并非“上帝之城”
·立此为社会福音派鉴
·本书开始起草于1975年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被囚禁的时代第二部《被囚禁的中国》目录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1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2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3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4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9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自己和自己结婚就是新社会了

   谢选骏:自己和自己结婚就是新社会了
   
   《“自我合法化”:朝鲜举行最高人民会议选举》(综合新闻 2019年3月10日 综合报道)报道:
   
   数百万朝鲜人将于3月10日前往民意调查,以选举约700名国家立法机构成员。


   
   
   
   每五年举行一次的选举是针对整个最高人民会议。
   
   每个选区只有一名候选人注册,根据朝鲜法律,17岁以上的公民可以投票。选举结果将取代2014年3月议会选举中的人选。
   
   这些候选人是由朝鲜劳动党和其他几个的联盟政党—例如社会民主党—选出的,他们在议会中拥有席位,但几乎没有独立的权力。
   
   最近在越南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举行第二轮会谈的朝鲜领导人金正恩是最著名的候选人,他正在平壤区竞选连任。
   
   韩国联合通讯社援引朝鲜官方媒体报道,候选人包括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和士兵,他们努力维护领导人金的思想和领导,并支持他推动国家发展。
   
   投票通常被视为朝鲜的责任和义务。在2014年的上一次选举之后,朝鲜官方媒体报道了99.97%的选民投票率,称其 “表达了朝鲜政府所有选民的绝对支持和信任”。
   
   3月10日,执政党官方日报在一篇评论中表示,“尽管存在风暴和压力,选举将显著体现出我们人民坚定信任和支持领导人金正恩的坚定意志”。
   
   “所有人都必须通过选举,充分展示朝鲜的不可战胜和力量,以完全的统一,”评论指出。
   
   投票开始于当地时间早上9点左右(格林威治标准时间午夜),具体取决于地点,并一直持续到深夜。
   
   选民向选举官员展示他们的身份证,以便他们在摊位上投票。如果他们赞成,他们只需将选票放入盒子中。如果他们不赞成,他们可以把这个名字划掉,再放在同一个盒子里,但这种可能实际上是闻所未闻的。
   
   “我很自豪,能够第一次投票,”19岁的大学生Kim Ju Gyong表示,她于3月10日早上在平壤投票。
   
   “我很高兴,作为一名公民,我想为我国的未来尽力而为。”
   
   由于完全没有选举竞争,分析人士表示,该投票主要是作为一种政治仪式,使当局能够得到人民授权。
   
   韩国风险集团的兰科夫表示,这是“建立制度惯性,需要通过模拟民主程序,以使政府合法化”。
   
   “朝鲜只是效仿所有其他共产主义国家,”兰科夫说。 “早期共产党人真诚地相信,他们正在创造一个世人从未见过的民主。所以他们需要选举,这成为其自我合法化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
   
   谢选骏指出:所谓“自我合法化”,就相当于“自己和自己结婚”;自己和自己结婚,就是新社会了——这是布尔什维克发明的游戏规则,是共产共妻的逻辑结论,也是一切“人民民主”的特征。难怪我说列宁是二十世纪最有独创力的人物,谁也不知道他那个典型的榆木脑袋里到底装了卸什么玩意,难怪他的政治实验也在二十世纪就无疾而终了。因为自己和自己结婚就算成立了一个新的家庭,那还不如“朕即国家”的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这个列宁发明的新社会真是太太太搞笑了。
(2019/03/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