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川普政府高估了中国]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章
·从思想主权升级《老子道德经》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章
·《老子道德经升级版》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川普政府高估了中国

   谢选骏:川普政府高估了中国
   
   《斯蒂芬·罗奇:川普政府低估了中国》(2019-03-03 参考消息)报道:
   
    “特朗普政府低估了中国的韧性和战略决心。”在发表于26日香港《南华早报》网站的一篇文章中,来自耶鲁大学的经济学家斯蒂芬·罗奇做出这一论断。


   
   
   罗奇曾任摩根士丹利首席经济学家兼亚洲区主席,被认为是华尔街的亚洲问题权威人物。
   
   在文章一开始,罗奇就直指美国对中国的误读——美国认为中国正在承受“痛苦”,并认为中国迫不及待地希望结束贸易战;而事实上,中国拥有足够的政策空间来应对当前的经济增速放缓,并没有必要放弃更为长远的战略。
   他指出,尽管中国经济增速在过去几个月内有所减缓,但与美国认为由于其所谓“成功的关税战略”的看法相反,中国的情况最初是由去杠杆化引起的,而这项政策旨在消除债务密集型经济增长所带来的风险。
   罗奇在文章中称赞道:“值得赞扬的是,中国决策者大刀阔斧地采取行动,以避免可怕的‘日本综合征’——即不仅债台高筑,而且还有大量僵尸企业和生产率下降困局。”
   
   罗奇认为,正是由于中国的政策努力,中国信贷增长率已从2016年初的大约16%放缓至2018年底的大约10.5%。这对中国一度强劲的投资引擎——其经济的最大组成部分——产生了显著的影响,其增长率也随之放缓。而美国关税的影响才刚刚开始。尽管2018年12月和2019年1月中国对美国的出口同比下降了大约3%,但对世界其他地区的出口仍继续增长,这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新兴市场、尤其是亚洲市场的恢复力。
   罗奇在文章中提到,为了对冲风险,中国不失时机地利用自己的内在优势:比西方经济体更为充分的政策灵活性——西方经济体在财政和货币刺激方面基本上已经达到了极限。与此相应,中国过去一年里数次降低存款准备金率,由此才可以留出2019年初银行放贷上升和信贷增长回升的空间,这将支持总体经济活动在年中之前得到改善。
   分析并对比中国的经济状况,罗奇认为,美国经济更像是一个“短期势头的故事”。随着财政刺激的消退,美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率将随之下滑——这符合国会预算局有关2019年增长率仅为2.3%的最新预测。
   他进一步指出,中美两国可能出现的经济增长轨迹反差明显——中国由政策主导改善,而美国由政策导致放慢,这将使得双方经济长期基本面对比更为明显。2018年中国的国内储蓄率是GDP的45%,美国是18.7%。经贬值因素调整后,美国2018年的净国民储蓄率仅为3%。20世纪最后30年这一数字平均值为6.3%,现在的水平显然已经不到过去的一半。与中国的净储蓄率相比,美国的数字更是远远不及。
   罗奇认为,储蓄方面差距凸显中美增长潜力在“投资”支柱上的关键差异。2018年中国的投资占其GDP的44%,是美国的此项数据是21%,还不到中国的一半。而且,随着美国预算赤字继续拉低国内储蓄,美国和中国之间的储蓄差距在未来几年很可能进一步扩大。
   归根结底,经济实力是相对的。罗奇指出,美国经济当前的实力似乎转瞬即逝:其短期恢复能力已经摇摇欲坠,而从令人担忧的长期基本面来看,这种能力可能会进一步消退。中国的状况则恰恰相反:在相对稳固的长期基本面背景下,当前的短期放缓应该会在年中结束。
   “这一现实对于美国谈判代表们而言将是追悔莫及的醒悟,这些人正在误读中国的实力以及表面上的空洞好处。”在文章的最后,罗奇这样写道。
   
   谢选骏指出:来自耶鲁大学的经济学家斯蒂芬·罗奇的榆木脑袋一窍不通,还要变着法子信口雌黄,结果他的论断真是贻笑大方了。因为,川普政府并非“低估了中国”,恰恰相反,它们正好是“高估了中国”!我为何说“川普政府高估了中国”?因为它们错误地以为共产党中国具有自我调节的能力,可以满足它们“结构性改革”的要求——错了!大错特错!共产党中国政府没有这个能力!绝不可能从事任何一点进行结构性改革!懂了吗?不懂的话,也要趁早回家洗洗睡了,免得再从越南败兴而回。越南越南,本来就不是一个吉利的好地方,怎么会选择这个充满死亡的地方来从事一场建设性的谈判呢!太太太搞笑了。
(2019/03/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