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改朝换代的时候到了吗]
谢选骏文集
·6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0思想主权论
·7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6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6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6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6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6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7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7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改朝换代的时候到了吗

谢选骏:改朝换代的时候到了吗
   
   俗话说“春江水暖鸭先知”——改朝换代的时候真的到了吗?人过百岁,精神涣散,唯求速死——一个党也是这样吗?国民党是这样,共产党也会这样吗?改朝换代的火候已经到了吗?
   
   《习近平感知政权危机来临》(2019-03-03 看中国)报道:

   
   近期习近平突然召集中共省级党政军一把手开会,特别强调防范多个领域的重大风险,以及把“政治安全”放在第一位。有美媒称,这次会似乎是为传达一种令人焦虑的紧迫感而精心安排的。中国国内外观察家普遍认为,中共政权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依靠军队来维持其政权。然而,中共的军队状况又是如何呢?
   
   感知危机来临 习近平让军队“打仗指挥棒立起来”
   1月21日,中共举行省级党政军一把手“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专题研讨班”,习近平在讲话中特别强调防范政治、经济、社会和科技等多个领域的重大风险,以及把“政治安全”放在了第一位。
   美国纽约时报2月25日报导说,“…这次会似乎是为传达一种令人焦虑的紧迫感而精心安排的。习近平对官员说,中共在各个方面都面临着重大风险。”
   就在1月4日,习近平在中共中央军委军事工作会议上表示,当前正面临“各种可以预料和难以预料的风险挑战增多”,全军“要强化忧患意识、危机意识、打仗意识,做好军事斗争准备工作”。并签署了中央军委2019年1号军令,发布全军开训动员令,强调“要把备战打仗指挥棒立起来”,“确保一旦有事能快速有效应对”。
   2月11日,中共新华社消息称,中共军队军事训练监察试行条例(试行)近日正式发布。“条例”要求贯彻习近平的强军思想及从严治军,聚焦备战打仗。
   英媒BBC2月1日刊发评论文章说,中共在新的一年里,对重大风险的警觉性骤然升高。这表明中共高层直接感受到了危机或许就在眼前。
   退伍军人沦为维稳对象使中共政权或陷险境
   
   美国之音2月26日报导称,海内外观察家普遍认为,中共政权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依靠军队来维持其政权。然而中国退役军人的遭遇却有可能使中国军人瞻念前途不寒而栗,从而使军心涣散,使中共政权陷入危险境地。
   报导称,由于退伍军人各种福利待遇问题在中央和地方政府之间来回被踢球,得不到实施,近十年来,各地退伍军人不断举行大规模维权抗议和到北京上访。抗议政府腐败和官僚主义导致他们得不到应有的法定待遇。而众多维权退伍军人被冠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抓捕。一些政府官员还警告说,退伍军人抗议活动有国内外敌对势力参与。报导还称,据信退役军人问题也是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领导层心目中的重大风险之一。
   2018年4月16日,中共“退役军人事务部”正式在北京挂牌成立。今年2月26日,中共国家退役军人服务中心成立,官方称主要承担退役军人信访接待、权益保障等事务。
   希望之声电台引述分析认为,这些都是为当局维稳而做出的紧急安排。“就从退伍军人的内部收集相关信息,看谁是领头、带头的”,“(实际上)就是维稳,相当于一个新的、做为专门对付退伍军人的维稳机构。”
   大陆青年宁愿“自残”也不愿当兵
   让中共纠结的另一个问题就是军队面临“征兵难”的问题。
   2017年2月15日,中共军报发文《拒绝和逃避兵役者应受惩戒》,指中国有些青年,想方设法逃避兵役义务,如:扎耳眼、文身、装听不见、看不清、站不直等等。
   青年拒服兵役案例逐年增多,并从经济发达地区向中西部扩散。2017年1月25日,中共军报曾报导,上海、浙江、江苏、湖北、福建等沿海地区都曾发生过青年以绝食等办法拒绝服完兵役的现象,而且屡禁不止。
   福建民主维权人士游明磊亦曾对自由亚洲电台分析称,在1989年“六四”以后,“越来越多人看到军人不是国家人民的军人,而是共产党的军人,他们不是保护老百姓的,是为了保护共产党利益的。所以现在很多年轻人不愿意去当兵,除了一些农村的年轻人,为了摆脱贫困状况,可能愿意去当兵。”
   对于大陆青年不愿意当兵现象,海外中国问题专家庞钟接受《看中国》记者釆访时称:中共军队既然是党军,军队的设计不是对付外来的敌人,而主要是对付人民。他举例说:“1989年的六四,军队在天安门广场镇压的是学生;大陆当今大量被爆出的无辜民众被活摘器官的罪行中,军队医院和军医扮演着主要的角色,主刀手基本上都是聘请的军医。”
   网上一篇题为“现在为什么年轻人不愿服兵役甚至自残逃避兵役”的文章称,“一个国家,青年参军热情是否高涨、军人权益是否得到有效保障、兵员征集系统是否高效完备,直接决定着军事力量的强弱和国家的前途命运。”
   而中国退伍军人权益长期以来得不到有效保障并作为维稳对象,这或许是大陆青年人不愿当兵另一个重要原因。该文还称,年轻人不愿意当兵的真正原因是中共军队太腐败,这样的部队不能保家卫国,让官二代富二代去当兵吧。
   军中卖官黑幕深重 习执政期“在网银上支付”买官体制照旧
   中共军队腐败惊人,2013年1月,国际反腐组织“透明国际”就把“解放军”列入腐败“高风险级”,中共军队腐败堪称世界任何军队之最。
   2月20日中共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前参谋长房峰辉,因犯受贿罪、行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处无期徒刑。与房峰辉同时被捕的前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主任、上将张阳,2017年11月23日在家中自缢身亡,有知情人士透露,涉及张阳案的共有40多人,目前均遭调查。据称,张阳外号叫“张麻袋”,背靠着徐才厚,在广州军区任职期间,谁想跟他买官,至少得装一麻袋的钱,才可能见到张阳。
   BBC2017年11月29日报导称,张阳因为涉及徐才厚、郭伯雄案而受到调查。
   香港《太阳报》2016年1月27日指,所有师团以上军官要想晋升,都得向徐才厚的党羽总政系统的将军们送钱、物、工程和美女,这些操盘手又向徐才厚输送利益,形成遍布全军的卖官敛财网。
   因中共军队实行“双首长”制度,晋升将军级、校级,要徐才厚和郭伯雄共同签字同意,郭伯雄因此也收受大量“钱财”。
   中共官媒曾报导,郭伯雄之子、原浙江省委军区司令员郭正钢曾扬言,军队半数高级将领为其父提拔。
   2016年1月9日,有署名“总政治部知情干部”的文章揭露中共军中买官卖官黑幕,称在徐、郭二人担任军委副主席期间,全军上下跑官买官成风,“千军万马”(指军职干部标价千万元人民币)、“百万雄师”(指师职干部标价百万元人民币)成为军内人人皆知的潜规则,团、营、连层层明码标价,军心涣散,全心用在请客送礼、搞关系拉选票上。
   港媒文章指,尽管徐、郭倒台,中共军中已存在的卖官体制及网络仍然在运作,习近平现在沿用的所谓民主测评和后备干部等制度设计本身就潜藏问题。
   总部设在北京的《多维网》2018年6月16日也指称,中共军队高层被揭出来群体性腐烂。中共军队在江泽民时期已腐败不堪。军队从当兵、提干到转业,到边防部队走私军火,走私产品和守矿山等,处处腐败,腐败导致军队战斗力虚弱,经商致使军队军心涣散。徐才厚、郭伯雄执掌军队近20年,全军上下贪腐成风,军队几乎烂掉。
   庞钟对《看中国》说,反腐中揪出来的所有中共军队的高官相信的就是金钱和利益,官都是买来的,指挥能力可想而知。
   美国之音2月21日报导,长期研究中国军队的美国智库兰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的全球防务问题专家何天睦(Timothy Heath)表示,习近平早已意识到腐败对中国军队战斗力的危害。随着中国在南中国海、东中国海和台海卷入冲突或发生擦枪走火事件几率的上升,腐败将严重制约解放军“能打仗、打胜仗”的能力。
   中共色情治军糜烂风气冲毁军队士气
   另一个使中共军队丧志的是中共色情治军糜烂整个部队。
   2018年11月14日中共发布涉及军队内部招待所的新规,称军队招待所将会内部留用为主。而军队招待所以及衍生的军人俱乐部之类,在中共建政后就涉及色情化问题,到了江泽民主政时期,军中色情业发达,招待所更是成为淫乱窝点。
   大陆《澎湃新闻》2015年11月23日摘录当时新出版的《见证: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京西宾馆那些年那些事》一书所披露,涉及的军人俱乐部,提到各类舞会。与此前官媒曝光的中南海舞会色情化内幕有所关联。
   中共建政后,中共领导人和中央办公厅机关都搬进了中南海,举办舞会,一周两次。中共军方最高级的军人俱乐部、招待所,包括京西宾馆这类中共顶级秘密场所,也是选择地点之一。
   最早是从各部队文工团临时抽调人伴舞。公安部门认为不安全,1953年,从各兵种和大军区,抽调几十人成立了“中南海文工团”。
   江泽民掌军时期,为了拉拢军心以保军权,以腐败、色情治国、治军,以致军队贪腐日益猖獗。
   《江泽民其人》一书披露,军方有很多档次不同的俱乐部、招待所、疗养院、渡假村,都争先恐后地给高官提供声色犬马、寻欢作乐的场所。仅1995年总参三部属下就有15间娱乐场,编制外招聘476名“六陪”女郎。这种糜烂的风气已经严重影响了军队的士气。各俱乐部、招待所、渡假村等更发生了女青年被奸污后自杀的事件。
   这些色情场所大多是江泽民当军委主席后兴建的。还分特级、高级、次高级三个档次,天天“客满”。特级的、高级的军人俱乐部,还配备医务所,并有高资历的军医服务,还配备有急救用的“直九”型直升机。
   工作人员则全部是未婚女青年,经过“政审”从军警文工团、军警卫生学校、中小城市党政机关中挑选出来,再经过文化、文艺、礼仪、社交等培训过的。
   而江泽民更是带头淫乱,自己最宠的情妇宋祖英也来自军中。江的军中代言人徐才厚、郭伯雄等亲信落马后更是爆大量情色丑闻。
   2016年6月16日,中国作家杨恒均在其微博上发表一篇博文爆料称,一次饭局上,一位将军讲述了还是大校军衔时发生的一件事:中共后勤部曾以“首长太辛苦”为由,决定给每位“首长”从江浙一带挑选一名20岁左右的女服务员在“首长”办公室“端茶倒水”。这名将军称当时他就反对,为此还得罪了“大领导”,但后勤部照样到江南“选妃”,包括郭伯雄、徐才厚两位在内的十几位“那个级别的首长”,每人配了一位年轻貌美的女服务员。而安排给郭、徐二人的女服务员,最终一位“肚子大了”,另一位从“徐首长”的车库拖了差不多一车钱回家了。
   2016年4月5日,港媒《东方日报》报导称,郭伯雄虽年逾70,却依然十分好色,私生活毫不检点。反腐调查人员曾在其位于北京、西安、济南、珠海等地住所中,搜出五百多只色情光盘、一百二十多本色情杂志以及九本假护照。另有传郭长期包养十几名情妇,凡被他看上的,都会由徐才厚调入部队的文工团,再由其包养,极尽荒淫。而且,郭、徐二人均曾透过“军中妖姬”汤灿,拉拢大批军、政两界的高官。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