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文立贺信彤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徐文立贺信彤文集]->[徐文立淺談「人類正常社會秩序」——微信群第二次講話]
徐文立贺信彤文集
·徐文立:民主就是太阳——2003年5月31日在美国旧金山民主基金会颁奖仪式上的讲话
·徐文立:布朗大学圆了我的大学梦又正在圆我的中国梦——2003年5月25日在布朗大学的毕业典礼仪式上的演讲
·徐文立:2003年5月8日在美国国会民主党政策委员会午餐会上的讲话
·徐文立:2003年5月1日普城名人俱乐部演讲
·徐文立:2003年4月30日在普城公立高中演讲
·徐文立:在罗德岛州詹学院演讲
·徐文立:2003年3月29日在美国印地安那州普渡大学的演讲
·徐文立:中国民主制度建立的希望在于渐进—2003年2月12日在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心的讲话
·徐文立: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上的讲话
·徐文立:营救信——致布什总统及美国政府
·徐文立:我不上诉(1998.12.28)
·徐文立:中国政治转型期的民运对策与战略(1998年4月21日)
·徐文立:公开信——就申请建立《中国人权观察》事宜致中共中央、国务院、人大、政协并致日内瓦联合国人权委员会(1998年3月20日)
·徐文立:就中国加入两个国际人权公约事宜致全国人大的公开信 (1998年2月1日)
·徐文立:和《路透社》驻京记者艾伯乐的谈话提出“结束一党专制,建立第三共和,保障人权自由,重塑宪政民主”(1997年11月29日)
·徐文立:引荐《上帝创造宇宙,人也具有灵魂》(1997年9月9日)
·徐文立、秦永敏、毛国良关於签署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公约》问题的原则声明(1998年7月1日)
·徐文立:建立全面的保护私有财产的法律框架是中国经济改革取得成功的关键(1998年5月18日)
·徐文立、秦永敏告全国工人同胞书(1997年12月21日)
·徐文立:朱成虎是言论上比希特勒、斯大林、毛泽东更凶恶的人类公敌(2005年7月19日)
·徐文立:把中国和平地改变为自由民主的共和国才是中国也是美国21世纪的最高国家利益—2005年10月6日在布朗大学西部校友会上的演讲
·徐文立:谁更像这块土地上的主人——谈广东太石村事件(2005年9月2日)
·强烈抗议胡锦涛为首的中共专制集团的倒行逆施//高度关注维权运动领袖郭飞雄、高智晟的危险境遇//台湾施明德前主席等先生联名支持
·徐文立:BBC专稿“毛泽东就是毛泽东——我眼中的毛泽东”(2006年9月15日)
·徐文立:朝鲜核试的最大受害国必定是中国(2006年10月6日)
·徐文立贺信彤致悼林牧老至亲
·贺信彤2002.5.31绝食声明
·徐文立:中国1978民主墙老战士(海外)黄翔等9人呼吁关注前中共官员贾甲出走后的命运
·贺信彤:写在女儿生日
·徐文立:关于《关注中国中心》(CCC)发布《公民常识》讨论稿的说明
·徐文立:中共正把苦难带向全世界——2006年11月26日《关注中国的苦难》澳洲墨尔本群英演讲会上的即兴演讲
·徐文立:自然•社会•人(1981年1月14日)
·徐文立:“未经批准”不能成为拘押、骚扰中国民主党建党和筹备人员的理由(1998年11月24日)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1)(2004年9月28日)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2)(2004年8月15-19日)
·徐文立致2月14日在纽约召开的纪念王若望先生辞世五周年赵品潞先生辞世三周年追思会
·徐文立就“行为艺术家”严正学被政治迫害一事的严正声明
·徐文立致纽约民运同仁和法轮功朋友2007年度新春联欢晚会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3)(2004年9月12日-30日)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4)(2004年9月27日-10月1日)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5)(2004年 10月11日)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6)(2004年11月3日)
·徐文立:正派和明白的人们组织起来,行动起来——在中国社会民主党二大上的发言(2007年3月17日)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7)(2004年11月2日)
·徐文立:对“王希哲:‘万年筹委会’才是造成民主党今日困局的‘错误路线’——反驳对民主党党部系统攻击的几点辩护提纲”的补充说明(2007年3月30日)
·徐文立:正派和明白的人们组织起来、行动起来——在中国社会民主党二大上的发言(2007年3月17日)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8)(2006年7月26日)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9)(2005年12月29日)
·徐文立:请全党高度重视国内理论界的新动向两篇能与《公车上书》媲美的论文
·徐文立偕夫人10月17日代表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受美国议长南茜•普洛茜邀请出席了布什亲自颁赠国会金质奖章给达赖喇嘛的仪式
·贺信彤简历
·徐文立简历
·賀信彤:不堪此夢六十載——中國大陸反對黨首訪臺灣隨團漫筆(1)
·賀信彤:老街淚酒祭先父——中國大陸反對黨首訪臺灣隨團漫筆(2)
·賀信彤:咖啡吧裏探選情——中國大陸反對黨首訪臺灣隨團漫筆(3)
·中国反抗奴役者的妻子们 第一集 贺信彤
·徐文立:胡锦涛正步着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的后尘前进(2008年4月6日)
·贺信彤:政大后山李酉潭——大陆反对党首访台湾随团漫笔(4)
·徐文立:中国民主社会的第二块基石——各省区的高度自治——兼谈三月台湾大选和西藏事件
·徐文立: 我的1998西藏问题建议(2008年5月3日再发布)
·徐文立先生在普市市府欢迎杨建利先生“公民行”会上的演讲//汪岷:杨建利和徐文立走在希望大道上——陪同杨建利《公民行》日誌(之三)
·徐文立:灾后普查和鉴定、重修或重建全国特别是边远地区中小学校校舍的建议(2008年5月20日)
·徐文立著文:吴伯雄、国民党、中国人的得与失——得:“一中两府”的正式确立;失:中共“一党专制”的近期终结
·徐文立:公民有力量,国家有前途——在中共政府驻美国大使馆前举办的“六四”烛光纪念会上的讲话
·徐文立:历史不容吕洪来信口雌黄——纪念中国民主党建党十周年、欢迎查建国先生即将出狱(2008年6月24日)
·徐文立9月23日出席美国总统布什在纽约总督岛主持的“自由议程”
·徐文立夫妇五千公里加拿大感恩之旅
·徐文立《人類正常社會秩序概論》2008年11月15日香港出版
·徐文立专题讲座 开启民运的启蒙教育
·徐文立:中国《零八宪章》是二十一世纪的《七七宪章》
·杨宪宏「焦点访谈」访徐文立先生
·贺信彤2009新年致贾建英并所有难属朋友:用一种怀抱快乐的心态去面对生活——其实我很幸福!——特别转发刘晓波夫人_友人刘霞
·《天安门通讯》第4期专访徐文立
·徐文立祝贺《中国民主论坛(纽约)》正式开展活动
·徐文立:吕洪来的要害是希望通过“香港模式”招降全体中国反对运动
·徐文立:强烈抗议中共非法判处王荣清先生/王荣清一定顶得住,曙光就在不远
·徐文立:戈扬老的美德在于真诚——在戈扬老的追思会上的发言追记和补充
·徐文立推荐北京西单民主墙三十年回顾——薛明德篇
·徐文立:遇罗克之死,是中共暴政欠下的一笔孽债
·徐文立在纪念六四20周年期间的三个讲话
·徐文立:刘晓波道德勇气,千古留名;中共现已命如薄纸,危如覆亡前的满清王朝;我们强烈抗议中共对刘晓波的任何政治迫害
·徐文立:1979年10月1日民间人士举行的“星星美展”和平示威游行——记民主墙的一场行动
·再发此文以感谢“实地摄影大师”——王瑞30年前所摄的珍贵照片首次发布
·徐文立:司马老的道德勇气是极其非凡的
·徐文立:《公開信》是送給中共的一份國慶“賀禮”
·•敬请联署,敬请传播,敬请评论•"公开信"和"公民三有"的简要说明
·徐文立:得两位挚友,今死足矣
·只要是在中国民主党的大旗下工作都是中国民主党的光荣,王希哲任畹町徐文立2009年12月1日會師中國民主黨全國聯合總部
·汪兆钧:中国人应当学会对话,学会谈判——大政治、大智慧、大策略
·徐文立起草:为推荐刘晓波博士荣膺诺贝尔和平奖,致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的信函
·致电问候刘晓波夫人刘霞女士:晓波是我们中华民族的脊梁和骄傲,我们都愛你们!
·賀信彤:臺北之夜雅典娜——中國大陸反對黨首訪台灣隨團漫筆(5)
·徐文立:中國大勢
·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今年接受了对刘晓波博士的首次提名
·中國冤民大同盟為上海世博開幕式發表严正声明
·《世界日報》就劉曉波獲獎採訪徐文立
·辛亥百年歐洲聖火萬里行相片集
·徐文立:薪火相传再造共和——在法国斯特拉斯堡欧洲理事会会议厅讲话(中英文)
·徐文立:现在的中共太子党还不完全是清末的八旗子弟
·徐文立:中国前途不应再是“现代化”,而是“正常化”——欧洲万里行的思考
·徐文立:我们是务实的民主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徐文立淺談「人類正常社會秩序」——微信群第二次講話


   
   
   
   

   徐文立淺談「人類正常社會秩序」
   
   ——微信群第二次講話
   
   (2017年1月22日)
   
   尊敬的各位群主、主持人冰之雲女士、講座預告製作人和辛苦的轉播員,所有朋友們:
   
   女士們、先生們:
   
   提前給諸位拜年了!
   
   謝謝大家的抬愛,才有了去年12月18日我的「第一次微信群講話」,那次我主要講了「憲政民主國家應有的二大基礎論」、「中國當今社會已有的位移論」和「對中國未來樂觀及二個不樂觀的預見」;那次雖然沒有講稿,卻出乎意料地得到了那麼多的鮮花和鼓勵。
   
   謝謝大家!
   
   特別感謝這一次講座的「預告」,將我和我的摯友——王康先生的合影作為了封面;不然我想今天,可能不會有這麼多的轉播群和聽眾朋友,足見王康先生的巨大影響力。
   
   中國這六十八年來,在思想理論和價值觀上欠了全人類一筆大債。
   
   英國的撒切爾夫人生前,提醒得不錯:「根本不用擔心中國(我想,撒切爾夫人應該是指一黨專制的中國吧!——徐注)」,撒切爾夫人是「因為中國在未來幾十年,甚至一百年內,無法給世界提供任何新思想。」
   
   然而,撒切爾夫人可能忽略了「苦難出真知」的道理。苦難、特別是文字獄猖獗了六十八年的中國大陸,終於有了可能出現思想巨人的機遇,只有我們中國人真的給世界提供了新的思想,我們才有可能讓撒切爾夫人的後人們改變她的預言。
   
   我以為,成為中國大陸的對世界有所貢獻的思想巨人的基本條件是:
   
   1, 有一個天然的、幾乎能夠完全抵制、或抵消共產專制主義的家庭環境和家學淵源;
   
   2, 有完全獨立的人格、悲天憫人的高尚情操、不拘小節的優秀品質和百折不撓的超頑強性格;
   
   3, 擁有幾乎全能全才,超凡脫俗,尤其思想獨特又新穎;並俱有開出新學問、新思想、新學派的氣度和魄力;
   
   4, 有通曉古今中外名人名著,且強聞博記、過目不忘、更有融會貫通,擁有超人的綜合、揚棄、昇華、創新的能力;特別要有通曉中國的諸子百家和儒、道、釋傳統文化、哲學和思想的底藴;此人本身幾乎就是一位百科全書的學者;
   
   5, 有過謙遜、淡定、視名利為糞土,心無旁騖、一心一意、孜孜不倦的業績;
   
   6, 有過自身苦難,卻能甘死如飴的特別經歷。
   
   恰恰中華民族有福了,有了重慶布衣學者、現在流亡在美國的王康先生,王康先生是世界和中國千百年才會出現的奇才、民間思想家、中國當代第一才子!
   
   王康具備以上貢獻給世界的思想巨人的全部特徵,唯獨可能有點欠缺只是他的多國語言能力,配好翻譯助手,幫助王康先生登上國際舞台不是問題。
   
   可能是我孤陋寡聞,以我視之所及,王康可能是中國當前唯一可能貢獻給世界的思想巨人。
   
   當然,我相信苦難的中國也還存有這樣一個王康式的群體,王康不至於那麼孤獨。
   
   今天,我的講座要面對王康兄,和無數一直在聆聽王康講座的朋友們。所以,我第二次微信群講話就不得不擬稿宣講,要格外審慎。
   
   下面我們進入正題。
   
   現在,到了該講講中國和世界未來的時候了。
   
   我以為,對於中國未來最為重要的就是二點:
   
   (一)新思想和新觀念:即回歸到「正常社會秩序」;僅僅說「正常社會秩序」這一點,既新、又不新。
   
   (二)重新制憲。
   
   今天不談重新制憲,只談新思想和新觀念。
   
   第一,為什麼新思想和新觀念對於中國和全人類社會那麼重要?
   
   理由很簡單:千百年人類的歷史發展表明,真正改變世界的除了「科技力量」,就是人文的「思想和觀念」;而不是武力、權勢和金錢。中共武裝到牙齒的「槍桿子」在新思想和新觀念面前,並沒有那麼可怕。
   
   我們來看實例:
   
   有了文藝復興和各國及美國先賢們貢獻給全人類的天賦的「人人生而平等」,以及後來林肯的「民有、民治、民享」的思想和觀念,才有了憲政民主的美國和各個民主國家。憲政民主的美國及各個民主國家,和貌似強大的專制政權比,哪一個更強大?德國、日本、意大利的軍國主義在二戰中的覆滅,前蘇聯在冷戰中的解體就是鐵證。當然,是憲政民主的美國及各個民主國家更強大,他們的強大不僅僅在於物質上,更在於他們時時刻刻保守著的有著深厚人文底蘊的信仰、教育、秩序,以及建築、環境、音樂、藝術,更有每個人的尊嚴和品味、以及對他人的尊重和愛。
   
   反證的例子,是共產主義的思想和觀念。我們中國人得到的所謂共產主義的思想和觀念大體是這樣的:聯共(布)黨史用所謂的人類社會發展的五階段論,以示共產主義的合法性、必然性;又說,共產主義社會是能夠做到消滅人剝削人的制度;更說,唯有共產主義社會才能夠做到物質極大豐富,各盡所能、按需分配。真是前景美好得不行不行的。曾經,大半個世界和人類、及無數的熱血青年為此獻出生命而不悔,結果是血淋淋的現實讓全人類清醒,共產主義的思想和觀念是邪惡的思想和觀念,上世紀初,就有中國知識份子先知先覺,認識和指出過這一點(1998年5月4日北大百年校慶之際,由李慎之先生作序、劉軍寧博士主編的一本新書《 北大傳統與近代中國——自由主義的先聲》中有記述),可惜這些振聾發聵的說法被共產主義的『幽靈』及共產黨等等左傾勢力和中共政權所壓抑,可悲的是,至今依然有人沈迷於此而不拔。
   
   正反兩方面的實例,都在在顯示思想和觀念比武力、權勢和金錢更為重要,它們能夠正確、或者錯誤地改變全世界。
   
   第二, 現在大家都知道:世界病了。
   
   那麼,病在哪裡?如何對症下藥?
   
   現今的世界性的問題是老的共產專制未除,主要存在在中國,中國又出了一個什麼「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就是為了實現共產主義」的大活寶;就是這個大活寶,用最皇權的專制者的排場,接待共產主義最要消滅的各國的資本家代理人,目的難道也是要實現共產主義理想;他簡直就是一個精神分裂的大活寶!
   
   最近的達沃斯會議上,又是他——全球第一大共產黨的總書記來到那裏出席全球化資本主義盛會,向人們鼓吹全球化的好處。吊詭得很!
   
   另外的世界:歐美、特別是歐洲的民主國家因為「均富」等等福利主義的所謂「政治正確」,而不堪重負,甚至即將被「壓垮」。
   
   最可怕的是,共產專制還沒有削解(請注意,我用的是刀子旁的「削解」,而不是「消解」;這是因為中共的專制,恐怕不是能夠輕易「消解」,可能是要「削解」的),福利主義盛行的各民主國家卻可能被「壓垮」
   
   先說民主國家的「均富」等等福利主義的所謂「政治正確」,似乎正確;然而實際上它違背了「人,生而有差異」的天律。人類既然群體生活,倘若沒有差異,如何能夠分工而合作?最簡單的道理:一隻軍隊,沒有士兵、班、排、連,每個人都是司令,能夠打仗嗎?靜心而想:人,不論生前、還是後天,怎麼會沒有差異呢?結果卻要「均富」,現實就是毛澤東時代中國曾經的「普遍均貧」,以及今天民主國家的不堪重負;另外,地球資源不堪重負!人類的垃圾也讓人類和地球不堪重負!
   
   所以,我說:中國反對派人士當今,面對的是雙重使命:結束中共的專制,同時要提醒西方民主國家的所謂的「政治正確」和「現代化」有了太多的不正確。
   
   一,起碼「均富」不可能;
   
   二,所謂「現代化」的負面影響在拖垮全人類賴以生存的自然環境。
   
   中國的「霧霾」既是對中國所謂「現代化」的警告,也是對全人類的警告!
   
   有朋友提醒說:「因為『現代化』一個重要內容是科技創新。這是人類社會發展的一個強大的驅動力,永不停止。」
   
   我要明確回答,我之所以希望未来作为奋斗目标不再提所谓的「现代化」,只是防止所谓「现代化」一般意义上的偏颇和弊端。即便「科技创新」也是要审慎对待的大事,如生物工程中的「克隆」技术潛在的危險等等不勝枚舉……。
   
   所以,我2011年就提出了:中國前途不應再是「現代化」,而是「正常化」。
   
   一個正常、健康的社會同情弱者,經濟政策向弱者適度傾斜沒有不對,完全應該,但是一定要適度;過了「度」,變為鼓勵和製造「懶人」和「窮苦剝削者」,也是大錯特錯。
   
   比如最近一位朋友告訴我一個典型的、他親身經歷的例證:美國加州「有一個叫做『房屋處』的政府組織,根據住房補貼《第八章》資助『貧困住戶』。一個單親母親帶兩個小孩,可以租到一套三睡房公寓,可以獲得每月三千九百二十七美金(每年四萬七千一百二十四美金)的住房資助,還無須繳納任何水電雜費。舊金山市的最低工資是接近十五美金一小時,每週40小時,週薪六百美金,每年52個星期,稅前年薪僅僅三萬一千二百美金(稅後總工資兩萬五千美金左右)。一個不工作,或者只做半職工、打零工的單親母親,僅僅每年住房資助一項就是一位勤奮工作的普通工人稅後總工資收入的一點八八倍(多二萬二千美金),在巨大的利益驅使下弊病百出」,他說:「我們這些老實的納稅人則瘋狂大失血。」
   
   「更奇葩的是這個單親母只需要支付其工資單之帳面收入的三分之一以下的租金,其餘部分全部由『房屋處』根據住房補貼《第八章》資助。(這位朋友)有一個租客原來是做女侍應的,每月工資單之帳面收入兩千美金,她付六百美金租金一個月,其餘的由『房屋處』支付;後來,她故意讓老闆開除掉,按照失業金支票面額的三分之一來支付租金,每月只須繳納一百多美金的租金,其餘的全部由『房屋處』支付;更有甚者,她領完失業金之後,沒有去找正式工作,每月只象徵性交二十五美元租金,其餘的則全部由『房屋處』支付!後來(這位朋友)才發現,原來她一直在做現金交易、不需要開發工資單的特種行業的生意,還做得風聲水起,撈得盤滿缽滿。」
   
   這類「住房補貼」的福利主義政策,原本是在實施「大愛」的同時,防止「貧困住戶」的子女成為更大「問題青年」的政策。可是,一旦過了「度」和疏於監管,就讓整個福利主義的民主國家血流不止,難以為繼!
   
   所以,我認為人類正常社會秩序的第二點是「人,生而有差異」。能上能下,盡可競爭;但是,也要認可差異。
   
   專制社會最大問題就是「人,生而不平等」;那就要用「人,生而平等」這鐵律去「削解」它;而且,今日中共的專制在保護著、製造著中國社會的各個方面的「不平等」和「貧富越來越大的差別」。所以,我的人類正常社會秩序論的第一條就是「人,生而平等」。
   
   我的人類正常社會秩序論的第三條就是「人,生而不完美」。社會領袖、社會菁英、普羅大眾「人人不完美」,人人都想自由、富足,就是要「法至上」才能達成。我們同時知道,唯有憲政民主才能夠做到「法至上」。共產專制下,是不可能「法至上」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