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主页]->[]->[]->[徐文立:草先生的觀念太過陳舊]
徐文立贺信彤文集
·徐文立:宾雁先生成为中国良心在于他懂得感恩和谦卑——在普林斯顿大学召开的刘宾雁先生纪念追思会上的讲话
·徐文立:揭示了另一个中国,挖了中共祖坟的史学家——王学泰
·徐文立:中共自1927年始就是“枪指挥党”,而不是“党指挥枪”
·徐文立:中共军队才是中共的核心力量
·徐文立:六四16周年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纪念会上的演讲
·徐文立:中共想把一党专制延伸到台湾
·徐文立:公布“中国民主党资料汇编”的说明
·徐文立:高扬亚洲第一共和的旗帜“摈弃一党专制,搁置台湾独立,复兴民主中国,共建均富联邦”
·徐文立:大义、公义、正义是以“大意”为前提——在刘宾雁先生八十寿典上的讲话的追记和延展
·徐文立:同悲赵紫阳病逝
·徐文立:和鲍彤先生一起回顾2004年中国人权状况
·徐文立:就选举事致任畹町王有才等先生的感谢信
·徐文立:请关注、营救当今依然系狱的民主墙时期著名民主斗士、中国民主党主要领导人秦永敏──纪念中国民主党成立六周年
·徐文立:请关注营救依然系狱的中国民主党京津党部四领导人查建国、高洪明、何德普、刘世遵
·徐文立:在美国布朗大学主办的中国“六四”十五周年纪念会上的演讲
·徐文立:荣辱不惊度人生——2004年5月16日在美国罗德岛州国际大赦分部的演讲
·徐文立:《“法治”和中国现行的“依法治国”》—2004年5月7日在耶鲁大学法学院的讲话
·徐文立:自由是人类的普遍追求
·徐文立:没有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就不可能真正建立起民主社会—2003年12月2日在华盛顿世界新闻自由委员会上的讲话
·徐文立:人权第一——2003年11月12日在“卡特中心”人权卫士会议上的讲话
·徐文立:作为父亲,我一生最大的荣耀就是和女儿同台领奖
·徐文立:中国民主的希望决不在“胡温”
·徐文立:2003年6月2日在罗德岛州优秀中学生颁奖典礼上的讲话
·徐文立:促进中国民主转型的几点设想
·徐文立:民主就是太阳——2003年5月31日在美国旧金山民主基金会颁奖仪式上的讲话
·徐文立:布朗大学圆了我的大学梦又正在圆我的中国梦——2003年5月25日在布朗大学的毕业典礼仪式上的演讲
·徐文立:2003年5月8日在美国国会民主党政策委员会午餐会上的讲话
·徐文立:2003年5月1日普城名人俱乐部演讲
·徐文立:2003年4月30日在普城公立高中演讲
·徐文立:在罗德岛州詹学院演讲
·徐文立:2003年3月29日在美国印地安那州普渡大学的演讲
·徐文立:中国民主制度建立的希望在于渐进—2003年2月12日在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心的讲话
·徐文立: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上的讲话
·徐文立:营救信——致布什总统及美国政府
·徐文立:我不上诉(1998.12.28)
·徐文立:中国政治转型期的民运对策与战略(1998年4月21日)
·徐文立:公开信——就申请建立《中国人权观察》事宜致中共中央、国务院、人大、政协并致日内瓦联合国人权委员会(1998年3月20日)
·徐文立:就中国加入两个国际人权公约事宜致全国人大的公开信 (1998年2月1日)
·徐文立:和《路透社》驻京记者艾伯乐的谈话提出“结束一党专制,建立第三共和,保障人权自由,重塑宪政民主”(1997年11月29日)
·徐文立:引荐《上帝创造宇宙,人也具有灵魂》(1997年9月9日)
·徐文立、秦永敏、毛国良关於签署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公约》问题的原则声明(1998年7月1日)
·徐文立:建立全面的保护私有财产的法律框架是中国经济改革取得成功的关键(1998年5月18日)
·徐文立、秦永敏告全国工人同胞书(1997年12月21日)
·徐文立:朱成虎是言论上比希特勒、斯大林、毛泽东更凶恶的人类公敌(2005年7月19日)
·徐文立:把中国和平地改变为自由民主的共和国才是中国也是美国21世纪的最高国家利益—2005年10月6日在布朗大学西部校友会上的演讲
·徐文立:谁更像这块土地上的主人——谈广东太石村事件(2005年9月2日)
·强烈抗议胡锦涛为首的中共专制集团的倒行逆施//高度关注维权运动领袖郭飞雄、高智晟的危险境遇//台湾施明德前主席等先生联名支持
·徐文立:BBC专稿“毛泽东就是毛泽东——我眼中的毛泽东”(2006年9月15日)
·徐文立:朝鲜核试的最大受害国必定是中国(2006年10月6日)
·徐文立贺信彤致悼林牧老至亲
·贺信彤2002.5.31绝食声明
·徐文立:中国1978民主墙老战士(海外)黄翔等9人呼吁关注前中共官员贾甲出走后的命运
·贺信彤:写在女儿生日
·徐文立:关于《关注中国中心》(CCC)发布《公民常识》讨论稿的说明
·徐文立:中共正把苦难带向全世界——2006年11月26日《关注中国的苦难》澳洲墨尔本群英演讲会上的即兴演讲
·徐文立:自然•社会•人(1981年1月14日)
·徐文立:“未经批准”不能成为拘押、骚扰中国民主党建党和筹备人员的理由(1998年11月24日)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1)(2004年9月28日)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2)(2004年8月15-19日)
·徐文立致2月14日在纽约召开的纪念王若望先生辞世五周年赵品潞先生辞世三周年追思会
·徐文立就“行为艺术家”严正学被政治迫害一事的严正声明
·徐文立致纽约民运同仁和法轮功朋友2007年度新春联欢晚会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3)(2004年9月12日-30日)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4)(2004年9月27日-10月1日)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5)(2004年 10月11日)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6)(2004年11月3日)
·徐文立:正派和明白的人们组织起来,行动起来——在中国社会民主党二大上的发言(2007年3月17日)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7)(2004年11月2日)
·徐文立:对“王希哲:‘万年筹委会’才是造成民主党今日困局的‘错误路线’——反驳对民主党党部系统攻击的几点辩护提纲”的补充说明(2007年3月30日)
·徐文立:正派和明白的人们组织起来、行动起来——在中国社会民主党二大上的发言(2007年3月17日)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8)(2006年7月26日)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9)(2005年12月29日)
·徐文立:请全党高度重视国内理论界的新动向两篇能与《公车上书》媲美的论文
·徐文立偕夫人10月17日代表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受美国议长南茜•普洛茜邀请出席了布什亲自颁赠国会金质奖章给达赖喇嘛的仪式
·贺信彤简历
·徐文立简历
·賀信彤:不堪此夢六十載——中國大陸反對黨首訪臺灣隨團漫筆(1)
·賀信彤:老街淚酒祭先父——中國大陸反對黨首訪臺灣隨團漫筆(2)
·賀信彤:咖啡吧裏探選情——中國大陸反對黨首訪臺灣隨團漫筆(3)
·中国反抗奴役者的妻子们 第一集 贺信彤
·徐文立:胡锦涛正步着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的后尘前进(2008年4月6日)
·贺信彤:政大后山李酉潭——大陆反对党首访台湾随团漫笔(4)
·徐文立:中国民主社会的第二块基石——各省区的高度自治——兼谈三月台湾大选和西藏事件
·徐文立: 我的1998西藏问题建议(2008年5月3日再发布)
·徐文立先生在普市市府欢迎杨建利先生“公民行”会上的演讲//汪岷:杨建利和徐文立走在希望大道上——陪同杨建利《公民行》日誌(之三)
·徐文立:灾后普查和鉴定、重修或重建全国特别是边远地区中小学校校舍的建议(2008年5月20日)
·徐文立著文:吴伯雄、国民党、中国人的得与失——得:“一中两府”的正式确立;失:中共“一党专制”的近期终结
·徐文立:公民有力量,国家有前途——在中共政府驻美国大使馆前举办的“六四”烛光纪念会上的讲话
·徐文立:历史不容吕洪来信口雌黄——纪念中国民主党建党十周年、欢迎查建国先生即将出狱(2008年6月24日)
·徐文立9月23日出席美国总统布什在纽约总督岛主持的“自由议程”
·徐文立夫妇五千公里加拿大感恩之旅
·徐文立《人類正常社會秩序概論》2008年11月15日香港出版
·徐文立专题讲座 开启民运的启蒙教育
·徐文立:中国《零八宪章》是二十一世纪的《七七宪章》
·杨宪宏「焦点访谈」访徐文立先生
·贺信彤2009新年致贾建英并所有难属朋友:用一种怀抱快乐的心态去面对生活——其实我很幸福!——特别转发刘晓波夫人_友人刘霞
·《天安门通讯》第4期专访徐文立
·徐文立祝贺《中国民主论坛(纽约)》正式开展活动
·徐文立:吕洪来的要害是希望通过“香港模式”招降全体中国反对运动
·徐文立:强烈抗议中共非法判处王荣清先生/王荣清一定顶得住,曙光就在不远
·徐文立:戈扬老的美德在于真诚——在戈扬老的追思会上的发言追记和补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徐文立:草先生的觀念太過陳舊

草先生的觀念太過陳舊
   
   徐文立
   
    (2016年10月22日)

   
    這樣說,草先生一定接受不了。那我們就看看、論論。
   
    最近在《獨立評論》上,草先生發表了:
   
    草庵居士“我认识的老魏兼谈其他” 2016-10-20 14:32:28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369469
   
    通篇文章的觀念還是五、六十年代在中國大陸學來的:什麼社會主義、共產主義、资本主义、极左路线、右翼路线、中国工人运动、領袖等等;以及草先生自己的政治主張:社會民主主義、或者民主社會主義······。草先生文章涉及的其他問題的謬誤,今天暫不談。
   
    為什麼說草先生的觀念和思維陳舊呢?
   
    他能夠告訴我們:世界上存在過什麼叫資本主義國家和社會主義的國家嗎?現在世界上,不就是有民主社會和專制社會、半專制社會之分嗎?不就是有正常社會和非正常社會之分嗎?
   
    特別,在論當今中國事和人上,由於草先生不懂「民主大廈的『基礎論』和『位移論』」,或者不願懂,他的觀念和思維自然陳舊。
   
    我們討論問題不宜搞空對空;特別請不要引用能夠嚇唬死人的洋名詞和誰也聽不懂的話和所謂「經典」來說事。說點我們自已的話。
   
    我們先看看中國的現實——
   
    1, 中國現在是全世界私有化程度最過分的國家。西方民主國家的國有企業,因為嚴厲的法治,它依然是國有企業。中國呢,幾乎所有的國有企業都是權貴「化公為私的私有」;權貴「化公為私的私有」幾乎成為中共一黨專政的經濟基礎、操控市場經濟的黑手、擴大貧富懸殊的源頭。雖然極不合理,但是是客觀存在。由於它沒有任何合法性基礎,遲早是會被剷除的。
   
    2, 中國現在正在逐步實現社會的高度自治。不然人們怎麼那麼樂於談論和斷言:中共中央的政策出不了「中南海」呢?而且,中國包括港、澳、台和網路早已實現多黨制和一定程度的言論自由,「黨禁」和「言禁」在一定意義上已經被打破。儘管中共還用酷刑、綁架、電視示眾,也擋不住社會良知在國內外的輿論舞台上大罵共產黨!儘管千瘡百孔的中共專制者心不甘、情不願,他們也無可奈何。這就是市場經濟(哪怕不完全)、社會自治、私有化、因特網的威力。
   
    「中國的大現實」不能不搞清楚、也不能視而不見、或者故意不肯正視;那,觀念和應對思維就一定陳舊。
   
    不難知道我們期盼的西方「憲政民主」的「基礎論」主要就是二條:
   
    1)全社會的高度自治;
   
    2)公民用契約合法擁有包括土地在內的私有財產的神聖不可侵犯。
   
    這麼一對照,中國的社會整體是不是已經逐步「位移」到一個正常社會的基礎上來了?
   
    但是,中國離一個真正的正常社會還有根本的差異,那就缺什麼補什麼:(此文暫不討論怎麼辦、怎麼補的問題)
   
    1,結束中共一黨專制,極難解決;
   
    2,軍隊國家化是關鍵,極難解決;
   
    3,徹底剷除權貴「化公為私的私有」,很難解決;
   
    4,真正保護私有財產(不包括權貴「化公為私的私有」)神聖不可侵犯,需要以剷除權貴「化公為私的私有」為前提;
   
    5,土地實現公民個體的真正私有化,需要立法;
   
    6,相對合理地調整貧富懸殊,這並不難;
   
    7,實賚上實現多黨制和言論自由,已經就剩立法。
   
    所以,現在中國問題不是靠傳統意義上的「革命」、特別所謂「共產革命」、「殺富濟貧」、「工人運動」、「工人領袖」、什麼左派和右派可以解決的。非要這樣說,那就是有點故意了。
   
    中國近現代史告訴我們,中共不可謂不狡猾。而且,它的「革命」,現在看來,實質上是真正意義上的「復辟帝制的反革命」。
   
    中共從上世紀20年代開始,他們不斷調整策略,不論他們怎麼折騰,就是在國民政府十分脆弱、軍閥內戰和割據、民不聊生、社會動盪的情況下,他們也只能在江西、鄂豫皖和陝北有幾個小小的根據地,毛澤東的路線也救不了中共,30年代幾乎被蔣公的國民政府剿滅。倘若不是日本入侵、蘇俄輸血、美國失誤,中共它斷然竊取不了政權。
   
    為什麼?這就是因為民國時期,開始是正常社會的基礎了:
   
    1)全社會的基本的高度自治;
   
    2)公民用契約合法擁有包括土地在內的私有財產的神聖不可侵犯;
   
    這二條就這麼厲害。
   
    所以,對於已經逐步位移到正常社會基礎的中國,也已經不是傳統意義上的「革命」能夠解決的,你也發動不起來;特別是,反對派擁有武器和軍隊的可能,幾乎等於零。就是中共內部的兵變和政變,也跟中國民運幾乎沒有關係。
   
    不過你要說結束一黨專制,實現憲政民主就是「革命」、「顏色革命」,那倒也是。我贊成。
   
    當然我知道、也明白,舊的觀念和思維模式是有慣性的:
   
    無奈中國民運也是喜歡為別人貼標籤、搞「政治正確」的團體;王希哲先生一旦被人們貼上了「投降派」的標籤,他的中肯之言,也就沒有人肯好好地想一想是不是有道理了。
   
    王希哲先生說得極為深刻——
   
    「但怎么革命?一些人主张用枪用炮,甚至提出CIA训练几百名民运斩首突击队,空降中南海斩首习近平一干人,革命成功。多数人还是觉得不现实,提出还是政变好。魏京生最代表,他就讲还是政变,最好军事政变。但政变军事政变,有你民运什么事?只能望天打卦等着好消息。这好消息一定会来,魏京生等好些人都说了,因为中国经济面临危机,什么都危机,很快崩溃,所以革命、政变一定到来,共产党一定被推翻下台。不错的,今日右派左派都在说,中国经济危机一定要来。但大家不要犯马克思犯过的错误。二百多年前,资本主义长期发展后的第一次经济危机来到,天昏地暗,马克思就断言,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不可克服的内在矛盾要爆发了,资本主义社会要炸裂了,“资本主义的丧钟敲响了”。后来才发现,这资本主义的第一次经济危机,不过是少女初潮的月经,吓得要死,但流点血就过去了,今后每月来一次,从此不再大惊小怪。现在中国面临的经济危机,也不过是共产党领导搞资本主义后必来的第一次经济危机,第一次“少女初潮”,什么“崩溃”呀,“革命”呀,“政变”呀,不敢说一点不来,但还是能应付过去的,今后就不会再大惊小怪了。再说,军事政变,当年叶剑英们必须把主席华国锋抓在手里才能搞,才能正统,才能“挟天子令诸侯”,今天谁能对党总书记军委主席习近平搞“军事政变”?你政变了,就没有人起兵反政变?就能呼喇喇一片支持“伊利埃斯库”,把习近平夫妇逮捕枪毙了,全国平平安安高高兴兴坐下来“搞民主”?没有全面的混乱和内战了?其实,就是真政变了,也是共产党自家的事,某派当政收拾局面,没有民运什么事。魏京生表面高调,实际透露了自己对民运没有了信心。」
   
    希望有人能夠聽懂、能夠明白。
   
    ——————————
   
    草庵居士 “我认识的老魏兼谈其他” 2016-10-20 14:32:28
   
    老魏出访,偶尔经过洛杉矶。我经常在他转机的时候见面。老魏前一段时间大病一场,其实多年前,每当我看到老魏孤单地走向机场的时候,都会有一种莫名的悲哀。尽管老魏可能有各种缺点,这如同每个人不都是完人一样。老魏也会有各种缺点。但老魏依然是一个值得尊敬和追随的领袖。
   
    老魏本质上是一个左派,就如同王希哲先生所说:“老王为什么自归为“右派”?因为他坚信今日资本主义一定胜利,列宁主义的“社会主义”一定失败、复辟。老王说了,他之所以扶助左派,因为不希望资本主义复辟太猛太剧烈,社会大翻盘,于国于民不利。”而不同的是,老魏本身代表着中国工人运动,是西方社会认同的工人领袖,这本是就是左翼的代表。老魏之所以成为右派,我不觉得是“赌博”,也不觉得是“摇摆”,更不是“投机”。这是中国社会现实造成的。
   
    当年中共是极左的,这毫不容置疑。1979年之后,胡赵接班之后,中共开始走向中间路线,很有可能走向社民主义路线。但在1989年之后,中共走向了极端的右翼路线。早年的老魏、王希哲、徐文立、王军涛相对中共的极左路线下,他们都是右翼路线。而随着大量异议人士流亡海外,右翼成为了中国民主运动的主流。
   
    但是,到了今日,中共成为了中国右翼路线代表的时刻,海外民运的右翼路线几乎成为了中共的同路人,特别是在私有化及国民福利待遇上,已经远远落后于中共的右翼路线,这就造成了海外民运运动无法超越中共的“与时俱进”,无法领导中国百姓的一个障碍。而中国国内的民主运动已经大幅度向左翼扭转的时刻,海外民运依然以右翼自居,这就造成了目前我们的困境。
   
    无法自我突破,无法跟随国内形势的发展,无法与时俱进,这是我们海外民运的主要问题。
   
    2008年,老魏来洛杉矶,我和老魏讲过,老魏应该竖起工人运动领袖的大旗,坚持左翼运动。
   
    今年,在欧洲丹麦,我再次劝老魏坚持左翼路线。成为左翼领袖。这不是投机,也不是摇摆。在我看来,老魏本身就是左翼路线的代表。我一直说,政治学博士王军涛在与我讨论时也承认,在历史上,右翼独裁远甚于左翼独裁,而且更残暴。左翼不代表着错误,也不代表着是列宁主义或者是共产主义。中共也不敢自称为左翼路线,他们自称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他们实际执行的路线是极端的右翼路线,国有资产私有化,物权法不都是右翼路线的典型代笔吗?2015年,纽约时报曾刊发一文,专门谈到了中共的右翼本质,称其为中国特色的极右翼国家社会主义。
   
    在今天,我们看到中国的最大问题是什么?是维权。维权是什么?是寻求公平和正义,是谁在维权?是百姓在寻求维权。在百姓眼中,自由民主是第二位的,首要的是眼前的利益,需要公平正义。其实,这也是左右两翼的分歧所在。海外民运,自称是右翼,其实大家所作的都是左翼的事情,只不过是为了“政治正确”,高喊的是右翼口号而已。从这点看,中国民运的问题,每位民运大佬都有责任,老魏不是“王伦”,是我们每位民运成员都没有真正的认识到中国社会在转型,民运运动需要从右翼路线转型到左翼路线。
   
    这个世界上,每一个人都尿过床,每一个人都做过错误的事情,每一个都有一个成长的过程。我们需要看的不是过去的成长中的烦恼,而是应该看到一个人的坚持。至少,在我的眼中,老魏在来美之后的政治决定和判断是成功和明确的,他的判断远高于其他民运大佬。仅此一点,老魏就值得我们尊敬和追随。如果我们苛刻的眼光看待赵紫阳,我们就可以确认他是一个自私而且怯懦的人,因为他不知道忍耐,为了自己的清明名声而毁掉了中国民主事业。我们可以试想,如果当年赵紫阳低头,邓小平就可能顶住陈云、王震等人的压力,保住赵紫阳的位置,等这些老人们死去,中国民主转型可能就会实现。至少这些民运大佬们可以少在海外流亡十年。但历史就是历史,每人在当时的判断不会都是正确和具有历史性眼光的。我们不可以苛求每个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