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为什么有人反對抓特務?]
徐水良文集
·当代的战争根源究竟在哪里?
·反对把责任推给老百姓
·古谜脸皮是否厚了点?立档以存照
·再谈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
·徐水良跟帖答张三一言先生
·评马英九谈话《六四不翻案,统一不能谈》
·普通政治不可能和意识形态分离
·忍不住讲一点——答张三一言先生
·中共的特务活动及其对反对派的控制
·关于自由主义问题的一些看法
·努力分清盲目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理性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的界线
·中共情报机构对付反对派的两极策略和三步大棋
·批评绥靖思想
·重视中国民主变革的决定性力量农民
·简评递进民主制
·中共贪天之功为己有
·中国问题的哲学思考
·中共用特务控制反对派
·关于左右概念和自由主义概念
·保障错误思想的言论自由及相关的宽容态度
·简评秦晖先生《中国现代自由主义的理论商榷》
·进口西方垃圾文化的教训和覆辙
·不要越搅越臭
·建议多数民主党朋友不同意见转入内部讨论
·读胡星斗教授三篇文章
·谈甘地主义并奉劝中共不要把事情做绝
·近来发表部分观点汇编
·防止误导!
·西方人权,与上帝和神权没有关系
·谈一点与严家祺先生的不同意见
·胡锦涛到访纽约
·简评纽约抗议活动
·重发两篇文章修改稿(暂时未找到)
·简评李敖北大演讲
·近来部分短评观点汇编
·李敖北大演讲的骂和帮
·李敖清华演讲无耻吹捧中共摘录(暂时尚未找到)
·太石村的抗争经过说明什么?
·到工农中去
· “归队老同志”李敖和台湾危局
·拉大旗作虎皮的自由主义
·坚持理性激进主义的正确策略
·中西"上访"简要对比
·全国无数“太石村”呼唤革命
·中共打倒一个假黄世仁,制造无数个真黄世仁
·为“自由化”平反
·神六,胡安宁内奸面目的又一次暴露
·消灭共产党——已经没有几个共产党员不反对共产党了
·向忘我献身的朋友们学习
·“黑狼、白狼、眼镜蛇”
·不废除中共领导特权,就绝没有民主
·当代中国无法学也不能学甘地主义
·消除革命恐惧症,为革命呐喊
·抛掉幻想,做好准备,迎接革命
·驳世界日报的亲共汉奸理论
·与吴国光先生的一点不同意见
·不要对法律斗争抱不切实际的幻想
·对胡安宁(余大郎)《中国及中华民族考》的三点诘问
·最近在海外中文网站关于文化和文字的辩论选编(一)
·五四运动和左翼专制主义的教训
·从地图和工程制图谈起
·中共的保守惯性和胡锦涛的权术家性格必然导致中国大乱和共产党灭亡
·立足自己,操之在我
·认真揭露拉法叶案中共江泽民集团犯罪事实
·松花江污染事件再一次宣告中共“基本路线”的破产
·大家都来呼唤和准备革命
·就网上有关语言文字讨论,谈一些本人的浅见
·台湾选举简评和选后趋向预测
·中国大陆反对派在台海问题上的四种策略
·以革命反抗中共屠杀
·[评论]:忍无可忍!
·胡锦涛温家宝必须尽快向全国人民作出交代
·重提以暴抗暴、以暴制暴的原则
·关于宗教和信仰问题的一点意见
·[评论]:是从根本上思考基础经济理论中国经济问题的时候了
·发一篇旧文,驳胡安宁谣言(此文暂未找到,待找)
·正义党的特务铁证
·从太石村到汕尾,甘地主义的终结
以上2005年文章,绝大部分已经初步恢复
·北春记者亚依采访记录(本文暂未找到,待恢复)
2006年
2006年文章(可能有其他少量文章)
2006年文章(上半年4个月文章被破坏,绝大部分已经初步恢复)
·《网路文摘》新年献词:曙光在前!
·再谈革命概念和伪改良主义伪自由主义的错误
·实行“清浊分流、各自为战、互相配合、立足大众”的方针
·抛弃对立思维,蓝绿共治,打造抗共基地
·如何看待民运“内斗”(网文两篇)
·继承一切文化的有益成分,反对一切文化的反动成分
·中共灭亡的命运是必然的
·驳spring似是而非,欺骗性很强的谬论
·对spring先生的两个帖子的回答
·与中共对谈互动及有关理论问题
·宗教神本主义专制与世界当代文明的冲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什么有人反對抓特務?


徐水良


   

2019-3-11日


   

   
   全世界都知道间谍特务的危害,所以都把揭露和抓捕特务当作非常重要的工作。除了有被抓危险的特务们自己,没有人,没有国家会反对抓特务。反对抓特务,恰恰是特线占绝大多数的、早已沦陷的中国狭义民运圈特有的奇怪景象。这里的原因在哪里?
   
   中共及其情报机构特别善于利用特务,并派出大量特务搞人海战术式的间谍活动。为了掩盖他们的特务活动,就制造大量歪论谬论来颠倒黑白,反对抓特务,以掩盖土共自己的特务。土共制造大量极其荒唐的荒谬谬论,来欺骗国人,例如用摸石头过河的摸论来反对自由民主道路;用黄色文明蓝色文明的无稽之谈,来为马列土共推卸罪责,把罪责推到传统文化头上;用腐败是改革的润滑剂,来为土共的腐败张目;用极端荒唐的告别革命谬论,来反对民主革命。在特务问题上也是同样,他们甚至通过他们的歪论,把没有能力抓特务的反对派,揭露和提醒特线严重性问题,提醒大家注意防备的做法,与有能力抓特务的土共,历史上和文革中乱抓特务的做法混为一谈,制造“谁抓特务,谁就是特务”的荒唐逻辑,群起围攻污蔑揭露特线问题严重性的真民运人士。而且二三十年如一日,不断重复,给人洗脑,企图使这种荒唐逻辑成为人们的“常识”。其实,这种攻击污蔑、反诬反咬的逻辑之荒唐,比胡平“不求胜,只求死”的史无前例的策略:“见好就收别求胜,见坏就上去送死”还要荒唐,比许多人配合宣传胡平的这种策略,企图使它成为人们的“常识”,还要荒唐。
   
   如果说,过去有许多许多幼稚天真的人们,被中共及其特线洗脑欺骗,坚信特务在反对派中只可能是一小撮,人数很少,他们对反对派民运的作用很小的幼稚错误看法。那么,到现在特线占反对派人数绝大多数,民运被特务打败搞臭的大量事实早已暴露的情况下,还要顽固坚持这种看法,那就非常奇怪。
   
   二十多年来,我写了无数文章发帖子论述特线问题,呼吁美国、国际社会和中国反对派,重视和警惕中共对西方、对反对派的渗透和特线问题的严重性。时至今日,土共渗透和特务问题的严重性,越来越暴露,甚至开始引起国际社会的高度警惕的情况下,有人还要反对揭露特务问题,还要说特线对民运不起作用或作用很小,这些人,事实上,基本都是特务。尤其是那些把特线们为丑化民运,以民运名义做的内斗、分裂、贪污腐败、撒谎欺骗、淫秽堕落、胡言乱语、小丑行为小丑化等等大量坏事,包括特线们漫天造谣造出来的大量大量的东西,都说成民运整体的问题,借此污蔑、攻击和否定整个中国民主运动,污蔑、攻击和否定整个中华民族广义的中国民主运动,那这些人,更应该是土共特线。
   
   狭义民运圈早已经沦陷,十多年前本人的保守统计75%特线,后来特线比例继续增加。本人数据是80%以上,中共前二年透露出来的数据是接近90%。特线们反对抓特务,说如果抓特务,抓到最后都是特务,也就是抓到最后彻底暴露狭义民运圈早已经沦陷的真相真面目。所以特线们反对抓特务,目的就是掩盖中共特线问题的严重性,尤其是掩盖狭义民运圈早已经是沦陷区的真相真面目。
   
   实际上,共产党国家的民运和政治反对派,都是特线占绝大多数的沦陷区,连瓦文萨等等,都不得不承认自己是签订了线人协议的,也就是有协议的共产党线人。東德的共产党线人,占了全国人口的六分之一,成年人的近三分之一。连民主国家的美国,法律允许渗透共产党,虽然美共人数曾经远远超过中国狭义民运圈民运人士人数,美国情报机构人手特别紧张缺少,但最后,FBI探员仍然占了美共总人数的60%。所以,特线们越是掩盖特务问题严重性,就越是暴露他们自己的真面目。
   
   当然,对于真正反共的、但又没有抓特务权力和能力的中国反对派人士说来,说明中共渗透和特线问题的严重性,提醒和引起中国民众和西方国家防备中共渗透和特线,配合和向有能力抓特务的西方国家举报土共特线问题,就基本完成了自己在这方面的任务。他们更重要的任务,是要批判和击败土共炮制的大量谬论,制造革命舆论,揭露和批判土共罪恶,引导人民发起突发事件和革命,去推翻中共。揭露特线防范特线破坏,只是为了配合这个主要任务。
   

附几篇本人短文或短帖:

   
   有人转贴冯胜平文章:《答民运中热衷抓特务的人》,攻击徐文立先生等。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325033
   

徐水良:反对揭露特务的,几乎全是特务"


   

2014-12-29


   
   海外民运不是被中共直接打败而是被特务打败。民运败在没有抓特务能力,因此,特务成为民运成员的绝大多数,任由特务内斗、胡搞,把民运名声搞得一塌糊涂,然后民运和其他方面的特务又把特务胡搞的罪行加到全体民运头上,搞得民运名声扫地。
   
   民运人士最多只有揭露特务、提醒大家警惕的能力,没有抓特务能力。而为了对付这一点,中共特务又千方百计反咬一口,把揭露特务说成抓特务,反诬反咬造谣污蔑揭露特务的人是特务,打混战。反正他们人多,能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把水搅浑。使得真正的民运人士连揭露特务也举步维艰。
   
   但是,有一条,在感情上,尽管没有抓特务能力,真民运人士仍然都痛恨特务;相反,特线都痛恨抓特务,因此,凡是咒骂抓特务,甚至说对抓特务深"恶痛绝的",几乎全部是特务。
   
   在这个情况下,顽强地闭着眼睛坚持说特务只是少数,有少数特务无关紧要,顽强坚持反对抓特务的,几乎全部是特务。
   
   我曾经认为一些反对揭露特务的人不是特务,但到最后,发现全部是特务,迄今没见到例外。
   
   

再谈中共间谍特线问题


   

徐水良


   

2014-5-28日


   
   
   
   多少年来,尤其近十多年二十年来,关于民运圈特线问题的论战,可以说是骇浪滔天,极度惊心动魄。中共特线极力掩盖狭义民运圈特线问题的严重性,以及对解释特线问题的真民运真反对派人士,漫天造谣,反咬一口,搅浑水打混战,无所不用其极。正像李洪宽等一些网友说的:“对每一个真正的民运人士,派上10个特工无休止的纠缠,把水搅浑,把你逼疯,看你还敢不敢和中共作对。”相反,对于已经暴露的中共特线,则有许多特线全力力保,造谣污蔑攻击揭露者。中共官方数据民运圈特线占80%,狭义民运圈全是特线市场,假民运围攻真民运变成狭义民运圈多少年的常态。
   
   没有办法,这是极其残酷的斗争,必须有心理承受能力。这里的关键在于判断。中共特线拼命污蔑的,一般是真反共人士;中共特线拼命捧抬的,不管其表面表现如何,都应该打个问号。
   
   最近,有些特线人物有来拼命否定特线问题的严重性。有人故意装傻,说:“中共怎么会花大成本去树立自己的敌人,再去打倒?特线会有而且不少,但没可能象水良先生所说的那么耸人听闻。”
   
   实际上,中共使用特线对付反对派,是一种最省钱、最省劲的常规办法。中共从国内数千万特线中抽出万分之一,从海外一百多万或二百多万特线中抽出万分之二,从他们的维稳经费中抽出万分之一,就把民运彻底掩没、控制、并且可以控制、领导和随心所欲地利用狭义民运圈,何乐而不为?这最省钱最省劲最省成本的事情,怎么反倒变成了“花大成本”?
   
   我到海外后,非常震惊地发现,绝大多数民运组织和海外中文网站,都是中共特线搞的。接着,东欧各国档案解密传出消息,共产党安插到反对派中间的特线人数,东欧各国接近60%。而美国,由于麦卡锡时期法案允许FBI渗透美国共产党。FBI渗透美共探员,最后也占了美共党员的大多数。我们过去特线只占少数的传统观念,显然是错误的。根据中共习惯打人海战术的特点,中共对民运和反对派的渗透人数比例,应该超过东欧各国和美国。
   
   实际上,国内和海外的许多反对派组织,是中共根据“筑巢引鸟,做窝养鱼”的方针,主动组建起来的。其中有的,如正义党,被揭穿以后,一度解散,后来又由王炳章石磊重组。又例如海外有的著名人士大张旗鼓宣传的、在中山陵召开大会组建的所谓中国国民党大陆组织,被揭穿以后,销声匿迹。多维新闻网,中宣部等投资,年年亏损,却坚持办下去,后来被揭穿以后,效果很差,亏损又实在过大,中宣部不得不决定结束,转移给其他亲共人士。
   
   为了对民运基本情况作个排队摸底,作个基本估计,十多年前,我曾经特别排列了国内和海外民运人士270人。涵盖了国内外几乎所有最著名的民运人士。其中,当时仍然无法判定属于哪个阵营的,有55人;基本(不是绝对)可以判定真正属于我方反对中共阵营的,有53人;基本(不是绝对)可以判定属于对方阵营的,有162人。我方人士与对方阵营之比,大约是1:3。情况极其糟糕。
   
   本人统计数据时,取向保守,狭义民运圈特线75%。中共官方数据当然比本人精确,因为官方非常清楚他们在民运圈有多少人。但多少年中共特线为此一哄而上,全力污蔑本人偏低数据是极度夸张,扩大化,可是最后,能否认抹杀民运圈特线占绝大多数这个铁的事实吗?
   
   说实在的,本人统计结果,数据75%,连我自己也吃了一惊,好几年不敢公布,因为怕特线攻击,怕不明真相的人糊涂,只说狭义民运圈 特线占大多数,可是中共特线一而再再而三攻击,非要利用多数人糊涂,以为特线只是个别的习惯思维,非要把民运圈特线说成只是少数,并且因此极力把本人搞臭。这十多年围绕这个问题的论战,特线们的的围攻,惊心动魄。但到现在还仍然利用这陈旧手法来攻击本人,实在是太过陈旧了。
   
   在本人统计不久以后,有出国以后又回到国内的人士写文章,说:“特务和叛徒的比例在纽约的民运圈子里占70%,在大陆则占80%。每个真正的民运人士,身边都围绕着3到5个特务,并且以他们为至交,一个不行,就再换一个。”不过,根据我的统计,海外和国内,中共渗透的比率,大致差不多。前些年,胡佳写文章披露,非盈利组织、维权组织、维权律师等反对派,几乎全部与中共进行不同程度的合作,否则就无法生存。在这前后,国内海外又陆续传出中共官方统计数据,包括胡锦涛说的数据,民运特线比率,是80%。
   
   九年前的赵紫阳追悼会,纽约的民运大佬,除了极少数或个别例外,其他绝大部分全都听从他们说的“中共驻北美最高特务头子”唐宇华的安排,用把追悼会规模搞大,把调子降低的办法,帮助中共度过难关。也完全证明75%或80%这个数据的真实性。这确实是帮助中共的一个高招:把规模搞大,就是把真民运的声音压制住;把调子降低,就是帮助中共维护稳定。追悼会后,我问相关人士,为什么要听从唐宇华指挥?他们也讲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