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伊斯蘭教”也是極權主義,不信請看:]
徐沛文集
·相同的时空不同的追求
·六四不忘 茉莉飘香
中华民国
·宝岛台湾
·后笑是蒋介石
·请听采访
·为茉莉花冲洗污垢
·民国百年谈蒋中正与革命
·民国君子 — 陈立夫
·阎锡山与九尾狐狸精
· 邓丽君的“中国梦”
·用邓丽君照照马克思
·共产难民-各有选择
·“文革”岂止五十年?
共产党是制造民族分裂的罪魁祸首
·一本西藏画册
·愿当藏人
·生在藏区
·致达赖喇嘛的公开信
·汉藏本一家
·从西藏被“汉化”谈起
·民运健将知多少?—兼评首届藏汉对话
·不自由毋宁死   — 为焚身的藏民而作
·达赖喇嘛与中华民国
·用心眼看西藏
·笑迎热比娅
·可敬的热比娅与可悲的白岩松
·与流亡藏人对话
·致藏族同胞 —谈“中间道路”
今生乐做中国人
·今生乐做中国人
·不同的文化 相似的智慧
·被“圈养”的铁凝
· 宋氏三姐妹与浦氏三姐妹
·法兰克福书展上的红牢囚徒
·关不住的中国精神 从思想牢笼到监狱
·洋人与我
抵制共特伪类
·宋庆龄与史沫特莱
·高瞻远瞩
·走马观花(刘荻-刘衡)
·异议五毛—不锈钢老鼠刘荻
·关于雪峰
·鉴别真伪—认清《多维》
·漫话“共特”、民运、“六四”以及法轮功
·谁是共特?
·笑谈共特
·回敬韦石—再谈共特
·有人盗用徐沛名义
·我笔写我心 — 想起赵达功
·谁有“毛”病?(袁红冰—刘路)
·走马观花(余杰-老舍)
·解读艺术家严正学的狱外新作
·共产囚徒种种 — 响应唐柏桥声援力虹
·余杰和丁子霖之我见
·先父与《金陵春梦》
·回头看三毛
·透视琼瑶现象
·“七君子”的真相
·以廖天琪与吴弘达为戒
·曾节明终于自暴其丑
·廖亦武必须当心
当心小毛泽东
·在比较中鉴别真伪—看穿刘晓波的过程
·刘晓波是诗人吗?
·没有正义的和平是中共的河蟹
·为了和平的炸药 — 屠龙者毕尔曼
·白梅笑傲刘无敌
·白梅笑傲刘太监
·白梅笑傲刘无常
·白梅笑傲刘影帝
·白梅笑傲败类刘
·刘晓波与共特
·因“诺奖门”致一刘晓波拥趸
·写给草泥马
·红牢囚徒与独立笔会
·无名英雄与无耻之徒
·哈维尔的人生荒诞剧
他山之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伊斯蘭教”也是極權主義,不信請看:


   穆罕默德:劍是天堂的鑰匙,殺人之路即天堂之路/歧見俠
   
   歧見俠按:要瞭解伊斯蘭教,看這篇文章就夠了,一個人願意花上數年蒐集資料,花上一早上整理資料,那他的這篇文章肯定也值得你花十幾分鐘看完。
   

   瞭解伊斯蘭教,我們先總結幾個幾個基本事實:
   
   一、穆斯林大多不是恐怖分子
   二、恐怖分子大多是穆斯林
   三、伊斯蘭世界和世俗世界產生普遍衝突
   四、伊斯蘭教杜絕一切形式的改革
   
   伊斯蘭教是戰爭的宗教,起源於戰爭,壯大於戰爭。公元七世紀,麥加人穆罕默德創建伊斯蘭教,當時阿拉伯半島戰火紛飛,流血千里,生靈塗炭。創教者穆罕默德既是宗教的創立者,又是政治領袖和軍事統帥。所以伊斯蘭完全不同於通常概念裡的宗教,它是戰爭的宗教:最有利於發動戰爭,最有利於持續戰爭,而從來不利於和平。宗教戰爭將無休無止,因為誰也不可能戰勝誰。
   
   所有不信伊斯蘭教的人即異教徒、卡菲樂:卡菲樂(非穆斯林,詞意為「拒絕的人」或「忘恩負義的人」)都是伊斯蘭的敵人。《可蘭經》明明白白地寫著,要用武力把所有不信伊斯蘭的人,變成穆斯林。穆斯林都是一手拿寶劍,一手拿古蘭經,那是一種可怕的宣示:要麼信,要麼死,沒有其他。伊斯蘭教的擴張歷史是一部充滿血腥的暴力史,當初默罕默德傳教的時候,也是一手拿古蘭經,一手持劍,對著卡菲樂宣稱:要麼信奉我們,要麼消滅你們。
   
   根據伊斯蘭教義,信士殺死不信道者或叛教者(即背棄伊斯蘭、安拉與穆罕默德的人),將在天國裡處高位。有人跟很多穆斯林辯論,發現他們的邏輯就是:
   
   一、穆斯林熱愛和平,伊斯蘭是和平的宗教;
   
   二、我看誰敢說我們穆斯林不和平,誰敢說我們不和平我們就要他的命。
   
   伊斯蘭號稱和平的宗教,但查閱《古蘭經》全文,沒有發現「和平」的影子,更多的卻是說教,恐嚇。在廿多萬字的經書裡面:
   
   四百八十六處提到「懲罰,刑罰」;
   
   兩百一十五處提到「火獄」;
   
   一百一十六處提到「恐懼」「畏懼」;
   
   一百〇六處提到「砍」,「殺」;
   
   九十八處提到「禍,災」;
   
   九十五處提到「順從」;
   
   五十五處提到「嚴厲」;
   
   卅五處提到「仇恨」,「仇視」;
   
   廿八處提到「烈火」;
   
   廿五處提到「血」;
   
   廿三處提到「恐怖」;
   
   僅有的一處提到「寬容」。
   
   這就很容易理解為什麼穆斯林各個都是氣性子,很容易就被某個詞語激怒動刀子,缺乏包容的美德。
   
   為了鼓舞聖戰死士,伊斯蘭先知穆罕默德承諾教徒,戰死的人將直接升天堂,他說:「寶劍乃天堂之鑰匙。為安拉流一滴血,勝過齋戒和祈禱兩月。無論誰戰死沙場,他的罪惡都會被赦免。在最後審判之時,天使的翅膀將代替他失去的四肢。」(《布哈里聖訓》一:二:卅五;四:五十二:卌六):穆罕默德說神(真主)保證,自願參與聖戰的人,若生存,會得戰利品為報酬,若死去,會進入樂園。
   
   歷史上,眾所周知,恐怖主義與伊斯蘭教存在著密切的關係。阿薩辛(assassin 暗殺之意,這個詞彙來源於阿拉伯語的 hasasin)。最初專指專門暗殺十字軍及非伊斯蘭教徒及叛教之人的職業恐怖暗殺組織。每個暗殺者被許諾死後可以進入天堂,並且在從事暗殺前的七日,被餵食使人精神恍惚的藥品,然後秘密帶進一個地方,裡面有處女扮演的仙女,讓其盡情享受,讓他們誤以為自己正在天堂,從而加深從事暗殺者對天堂的嚮往。
   
   伊斯蘭從公元七世紀創立以來,一千四百年的傳播過程,只有一百四十年沒打仗,九成一的戰爭加上九趴的和平。這一千四百年裡大約有兩億七千萬人死於穆斯林的血腥擴張,哪怕是蒙古人的屠殺,納粹的暴政,還是斯大林的古拉格都遠遠不能望其項背。伊斯蘭教徹底滅絕了古埃及文明,古波斯文明,古印度文明和東羅馬文明。這世上不曾有哪個意識形態有如此的血腥暴虐,而且不知疲倦,永無休止。這個血腥的宗教無從改良,無從遏制,無論是十字軍東征,還是佛教徒的和平;無論是凱末爾改革,還是納賽爾主義;無論是塞爾維亞人的英勇,還是漢族人的怯懦,都無法讓這個宗教進化,也不能讓它放棄嗜血的本性。這世上根本沒有所謂溫和穆斯林,想在穆斯林裡找到溫和穆斯林,根本沒可能。綠綠沒有極端不極端之分,所謂極端綠綠是已經在殺人的綠綠,所謂溫和綠綠是暫時還沒殺人的綠綠。
   
   人類當前有兩大威脅,一曰紅教,一曰綠教。紅綠皆極端恐怖主義,與人類為敵,實行殘酷之種族滅絕政策也。對抗紅教,一代人差不多矣,對抗綠教需要幾代人甚至十幾代人則還有不足。綠教者,視異教徒為豬狗,視異教徒財物為真主賞賜,視女人為移動陰道。殺人之路乃天堂之路,寶劍乃天國之鑰。戰死者直接升天堂,天使之翼會代替在恐襲中失去之四肢,是以人肉炸彈如雨後春筍、禁而不絕。綠教基本無法改革,無法同化,很難征服,聚居千年而不融合,乃邪教也。此等匪類,不足憫,不足交,不足敬,他弱時會欺騙你,他強了會滅了你,絕不尊重你!
   
   關於聖戰:穆罕默德和歐麥爾命令穆斯林侵略異教徒的國家,與他們戰鬥,直到他們只敬拜安拉或交納人丁稅。(《布哈里聖訓》四:五三:三八六)
   
   穆罕默德說真主使他藉著恐怖而得勝 (布哈里聖訓一:三三五,四三八;四:五二:二二〇)
   
   最好的穆斯林,是那些用將鎖鏈扣著人的頸項、直到他們接受伊斯蘭的穆斯林。(《布哈里聖訓》六:六〇:八〇)
   
   穆罕默德奉命和人類進行鬥爭,直到他們念清真言。(《布哈里聖訓》一:二五,三九二,三九三;四:五二:一九六)
   
   真主要把恐怖投在不信道者的心中 (古蘭經三:一五一;八:十二;五九:二)
   
   穆斯林當斬不信道者的首級,斷他們的指頭 (古蘭經八:十二)
   
   穆斯林在哪裡發現以物配主者,就在那裡殺戮他們,俘虜他們,圍攻他們 (古蘭經九:五)
   
   
   
   伊斯蘭教法學方面的學術名著《偉嘎耶教法經》第十一章出征章。這一章的內容是關於伊斯蘭教「聖戰」的規定。
   
   教法中明確對異教徒的聖戰,出征章可謂開篇明義:「出征是付天命。在與敵人作戰的初期,只要部分穆斯林出征,其他人則責任脫去。無人出征則全體犯罪。」也就是說,穆斯林必須保持與非穆斯林的交戰狀態,這是真主的命令,不可以任何理由加以推脫。不一定每個穆斯林都要參與戰鬥,但沒有人投入與非穆斯林的戰鬥則是絕對不允許的。
   
   如果穆斯林是生活在非伊斯蘭國家中,「敵人」(非穆斯林)佔據優勢,那該怎麼辦呢?《偉嘎耶教法經》的規定是:「敵人不服從教法的,他們所有的權利,財物者是不受保護的。無能力制服他們時,暫服從他們的規定。」
   
   這有二層意思,一方面,如果穆斯林佔優勢,只要非穆斯林還沒有投降,那麼對穆斯林來說:「他們所有的權利和財物不受保護」,穆斯林對他們幹什麼都可以,教法都是允許的。另一方面,當穆斯林處於劣勢,只要有利於伊斯蘭的擴張和傳播,任何退讓、欺騙或甚至投降,都是允許的。
   
   若有誰勸人奉伊斯蘭教,會建議他先認識幾則頗嚇人的教義。你一旦證信奉教(只要念誦:Ash hadu an la ilaha ill Allah wa ash hadu anna Muhammadar Rasul Allah「萬物非主惟有真主,穆罕默德是主使者」,就算入教),種種嚴厲教規、歧視婦女的規矩亦隨之而來;新奉教的人不知不覺間,就成為伊斯蘭思想和伊瑪目的奴隸,你會失去自由,讓一個新世界、新神(安拉)、新規例來規範。
   
   伊斯蘭教是一個從來未曾容忍過任何置疑和反思的宗教。任何質疑伊斯蘭教的人都被認為是叛教,而叛教的下場之一就是死亡。你一旦歸順伊斯蘭,就無路可退,因為棄教即是不信道,是叛徒,按安拉在古蘭經所說,叛教者應予處死。判教者死,伊斯蘭的人口對內是封閉的(跟蘋果ISO系統一樣不與其他系統兼容):伊斯蘭家庭後代必然是穆斯林,並誅殺叛教者,即使在伊斯蘭系統裡,離教後很難獨立生存。教義說:離教者死!當今眾伊斯蘭社會透過政府、伊斯蘭教法庭、宗教組織,甚至個別穆斯林為履行真主(安拉)、穆罕默德與古蘭經教導,不憚下手殺死叛教者,令人望而生畏。
   
   古蘭經是一整套生活方式,杜絕一切好奇和問題。聯合國統計,二〇〇二年一年內被翻譯成西班牙語的書籍,甚至超過上千年內翻譯成阿拉伯語的書籍地總合。伊斯蘭國家不可能登月或者發明互聯網。
   
   伊斯蘭教並沒有原教旨主義這一說。因為伊斯蘭教的教義就是,必須完整執行古蘭經上說的每一個字。禁止改動任何一字。理論上連翻譯都是禁止的,因為翻譯不能完美傳達古蘭經原意。違背任何一句話都叛教。這種嚴格禁止轉述,翻譯和斷章取義的規定,就保證了古蘭經教義不會被曲解。
   
   伊斯蘭教允許宗教自由嗎?伊斯蘭要用死刑威脅對叛教者嗎?叛教者死,這是證實了穆罕默德的言行。信仰自由的唯一自由是信仰伊斯蘭教的成為穆斯林的自由。
   
   穆斯林相信古蘭經逐字地記載安拉的話,信士無論身在何時何地,都應遵從其中教訓。穆斯林以千百年來《古蘭經》「一字未變」而自豪,進而蔑視諷刺猶太教徒和基督徒,因為他們的經典是被篡改過的,於是他們便是「卡菲爾」——「不信道者」,自然應該是被「和諧」的才對。伊斯蘭的經師,肩負傳播責任的少數幾個識字的「烏里馬」,他們堅持「一個字都不能變」,也沒有人敢於反對。
   
   在歐美和中國,穆斯林是少數民族,他們按照教義指導,「以暴恐方式淨化非穆平民,以塔基亞原則迷惑當地政府。」穆斯林塔基亞原則說;「穆斯林在弱小時,可以對非信道者撒謊,騙取非信道者的寬容和同情,以保存穆斯林的實力」。所以每次穆斯林暴恐後,總有人跳出來說:「穆斯林是熱愛和平的!爆恐分子是少數!」這時候,其實是穆斯林在撒謊,他只是覺得自己太弱小,通過撒謊,來軟化你的自衛意識。
   
   一千多年前,基督徒們為了免遭伊斯蘭教的奴役,經過艱苦卓絕的戰爭,終於把殘暴的穆斯林侵略者趕出了歐洲大陸……一千多年後的今天,伊斯蘭教的穆斯林們又捲土重來了,不過他們卻改變了戰術,他們這次是以難民或移民的方式來蠶食歐洲大陸的。他們在歐洲各國定居下來並狂生孩子,他們把教堂改造成清真寺,他們最終將用民主的選票鵲巢鳩佔竊取各國的執政權,尤其是英法俄三個大國龐大的核武庫也許也將落入他們的手中。然後他們就會逼迫中美印日等國投降,否則,殺無赦!
   
   伊斯蘭文明不像基督教文明溫和,只要發現真空就會撒種。如果土壤不能接受,她就會鏟除原有土壤,再自己培育土壤連帶播種。也就是說你只知道吃好果子卻拒絕果樹,就會有另一種樹強行生長。所以東亞綠化已成必然之勢,她不是你接受不接受的問題,而是只要你是真空地帶,他就會強行佔據你留下的生態位。很多事情是完全可以預見的,就如聖經馬太福音中耶穌說的:你看到無花果樹發嫩葉的時候,就知道夏天近了。伊斯蘭將成大患,如果軟弱的人類不知團結抵抗,地球的未來將屬於伊斯蘭。宗教戰爭有始無終,因為誰也不可能戰勝誰。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