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3)政治关涉的只是有效性,哪有什么“崇高的政治理想……”?]
孙丰文集
7.江泽民“经典”批判
·江泽民“经典”批判
8.胡锦涛“七一”讲话批判
·只要立党,就决不可能为公!
·只要执政,就决不能为民
·人有人性,党有党性
·政有政性,权有权性
9.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批判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救不了共产党(2)
·“提高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3)
10.胡锦涛言论批判
·赵简子,你在哪里?
·究竟是人对政权负责,还是政权应对人负责?
·捕廖元华等是为夺回“已授人之柄”
·世界观是“树”而有的吗?
·只有人的世界观,没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
·坚持共产党“先进性”是对人的存在平等性的瓦解!
·政党是用来保证政权合法的,不是用来执政的
·什么是党性原则?答曰:一霸二骗
·人是为人而活 不是为意识形态而活!
·“先进性”的党必是侵略性的党!
第二部分 专辑
1.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共产党并不是一个党——我来给共产党(中央)上党课(第二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四讲)
2.“六四”
·顺“六、四”者昌,逆“六、四”者亡!
·巴黎举行“‘六、四’意义座谈会”
·“六四”——悲壮的人类史诗
·“六四”——悲壮的人类的史诗(下)
3.山东的“六四犯”
·“他娘会养”的史晓东
·原罪的共产党(10)
·原罪的共产党(11)
·原罪的共产党(12)
·原罪的共产党(13)
·原罪的共产党(14)
·原罪的共产党(15)
·原罪的共产党(16)
·原罪的共产党(17)
·原罪的共产党(18)
·原罪的共产党(19)
·共产党不是党--与姜福贞商讨
·原罪的共产党(20)
·小唐:批评不对缝
·原罪的共产党(21)
·原罪的共产党(22)
·咱把党剁内肉馅包成党肉包子,大家都吃吃有什么不好?
·原罪的共产党(24)
·原罪的共产党(25)
·请问温家宝:道德还能形形色色,多种多样?
·就严正学事与胡锦涛对话
·孙丰:论“明智”
·原罪的共产党(正文)之1
·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2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3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4
·就观念的非经验性在《自由中国》的作答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5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6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8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9
***以下是备份恢复目录,请选择缺失部分补充的以上
作者简介
·孙维邦小档案
·孙丰简介
·鲁汉简介
第一部分 批判系列
1.“合法性”批判
·引文
·什么是“合法性”?
·“合法性”在哪里?
·人的客观性与人的能动性
·一般意义的“政党”的合法性
·从以上批判里得出的几个重要结论
·“共产党”批判”(一)
·“共产党”批判(二)
·“共产党”批判(三)
·“三个代表”想从哪里为共党补充合法性?(一)
·“三个代表”想从哪里为共产党补充合法性?(二)
·人类正义
·共产党是一功利主义的集团
·鸟瞰“十六大”
·“十六大”专侃
·打倒江泽民,重振中华
2.共产党“合法性”批判
·
·人类是有理性的存在物
·人是从哪里得到“法”的?
·“宪政”批判
·共产党“合法性”批判(4)
3.“三个代表”批判
·引文:批判,必须是对被批对象的还原
·仅在代表者与被代表者之间建立不起“代表”关系
·论“代表”一词对人性的割裂
·人是自己“是人”的,还是由第三者代表着才“是人”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3)政治关涉的只是有效性,哪有什么“崇高的政治理想……”?

(3)政治关涉的只是有效性,哪有什么“崇高的政治理想……”?
   
   政治关涉的只是有效性,哪有什么“崇高的政治理想,高尚的政治追求……”?习放的全是与政党合法性无关的屁。政党合不合法是个客观关系,因“法”说的都是根源,根源是客观,不能抗。而“崇不崇高,理不理想”是人的情操,情操是不能把握的,与合不合法风马牛不相及。因而老孙只一个自信就足以击溃习包子的所有自信:习的话全驴唇不对马嘴,纸糊的B过海,尽是云山雾罩,100%地瞎扯鸡巴淡。
   
   “马克思主义政党具有崇高政治理想、高尚政治追求、纯洁政治品质、严明政治纪律……”老孙评曰:全是些语无论次的屁话!是因习的心底被他的控制欲望所鼓动,只有向外喷发的欲火,没有回身反观的自知,所以就只能经验到心底喷发的欲火,却不知喷发的语句构不构成有效语义。他自己也搞不明白自己说的话通不通,洽不洽,是什么意思。

   
   今次只批“马克思主义政党具有崇高政治理想、高尚政治追求”这句话。
   
   老孙要纠正——无论马主义还是驴主义的政党,都只有合法性,且全人类的政党也只服从同一个合法性。根本不存在也不需要“崇高性,理想性”。政治是出于必然,凡必然都不可抗,凡不可抗的都与崇不崇高无关。政治也不出于理想,理想是选择,是可抗。所以政治与崇不崇高亦无一毛钱关系。
   
   合不合法是对着“法”来说的,合法是以知识为条件才成立起来的。
   
   “党”字就是一个知识,就是“法”。只有实际的党才有合不合法问题——合不合法就是看实际的党字前其定语(即其理念或目标)是否与“党”字相矛盾,亦即在理上说通说不通。因“党”字就是一个单纯的完满的理,不存在不合法。“党”字做为理所说的就是互为作用、互为对抗。互为作用不可能是自身对自身,必须多元素相对。所以有了互为性就合法,不具互为性的就不合法。政党“只要有了互为性,其他如“髙不崇高,理不理想”一概由奧卡姆拿剃刀一扫而净光。
   
   因只有知识才既有反映对象所需的介体,又有被反映的对象。真假所指只是反映对象或思想的那个介体,因只有介体对被反映对象来说才有相不相符。被反映的内容只有实不实,没有真不真。所以真假的标准无例外的都出自先天,只有先天原理,才是知性所能证明,才是经验判断所必须依靠。而我们对共产党的批判未能上升到纯知性,只活跃在实际中,因而我们只是处在斗争中,并非是批判。只处斗争层面,就不能在字面意义上完成对共产主义、共产党的真际揭露。因只从实际出发共产党就可任意捏造理由来应对我们的批判——他们用机械力的镇压来对付我们说的理,理在机械力面前就太过苍白。因经验之理没有绝对的真际有效性——我们是在实践中经验了共产党是恶棍是坏蛋的,并不是由理性的证明揭示了它们所以是恶棍是坏蛋。
   
   习所讲的话都是关于如何控制社会的:是控制欲牵着习的手,控制欲又从背后鞭趕着他的脚,这使习与他的控制欲就发生了颠倒——习被自己的控制欲操纵着,成了控制欲的奴仆。是控制欲在主宰习,不是习自主地在思想,习被自身的控制欲所玩弄,习已沦为自己的控制欲的玩偶,由他背后的控制欲像木偶牵线那样牵引着他的生命的行动。他背后的控制欲才是他如何活动的操盘手,他只是操盘者手里的所用的工具。
   
   习已不是为自身在往下活,他也享不到自身生命,他是被自己的控制欲所消费。他已不能从他的控制欲的捆缚中挣脱。习近平已不是习近平,而是习近平的控制欲所玩弄的玩偶。
   
   习不知自已在干什么,也不明自己说的话是啥意思,干的事是什么价值。
   
   习连“人之来世并不是自主”都搞不懂——人之来世是不得已,人之往下活当然也不是自主。人既已降生就没办法退回去,所以人是“不得不往下活”。从“人不得不往下活”里哪来的“崇高的政治理想?高尚的政治追求”?读者请弄清——理想与追求都隶属于意志,但“人不得不往下活”却隶属于不可抗。不可抗的必然性里哪有理想与追求说三道四的资格?
   
   “政治不出于理想,也不能被理想,更不能被追求”。管你崇不崇高,高不高尚!政治是人的生命必然,必然不可抗也不许抗;但理想与追求都是选择,选择可抗呀”。这样一个伦理常识都没进入到习的意识,他能不把社会带入深渊?习不明白:不管什么理想、追求,都是意志所发动。生命的存在却非意志所能主宰。相反,意志是生命存在的必然后果——只要人下了生,就不可抗地非往下活不可,只要往下活就非形成联系不可。人与人与环境对象的联系就是社会,对社会的关注与调剂就是政治。所以政治的形成是不可抗而非出于理想。所以政治所关的就只是有效性,政治的有效性是奠基在“政者‘正’也”这个条件上的,政治不以理想与追求为条件。
   
   “正”就是“是”!“山‘是山’,“水‘是水’;“人‘是人’”……
   
   “正”就是:任何事物都是“已是”,亦即人已经“是人”了,就只能“是下去”,社会就是保证让人完满地“是下去”的上层设施,合乎这一点就是“正”。而“政”就是保证“正”的上层设施。至此,我们证明了政治不是理想的结果,也不能通过理想来获得,政治是必然,是不可抗拒。因而政治只能被完善,不能被理想也不可被追求。完善是对着先已存在的物象的,因而政治的完善是以人的智慧进化为条件,但理想与追求却是以意志为条件。
   
   我只有一个自信,我的这个自信,已把习近平那全部自信都扫进了历史的垃圾筒,我是按照人类理性的严秘的推进步聚经了一层层地推演,证明了习近平的“马克思主义的政党的崇高的政治理想、高尚的政治追求……”是些瓜搅葫芦,葫芦搅瓜的胡诌劣址,语义不通,是辨不出砂粒与米粒硬倒进一个锅里煮粥的把戏。我也自信读者肯定我说的是理,而习近平说的只是他的不能抑制的控制欲,他根本就不懂什么是理,他心里只有控制的欲望。?
   
   政治关涉的只是有效性,哪有什么“崇高的政治理想,高尚的政治追求……”?习放的全是与政党合法性无关的屁。政党合不合法是个客观关系,因“法”说的都是根源,根源是客观,不能抗。而“崇不崇高,理不理想”是人的情操,情操是不能把握的,与合不合法风马牛不相及。因而老孙只一个自信就足以击溃习包子的所有自信:习的话全驴唇不对马嘴,纸糊的B过海,尽是云山雾罩,100%地瞎扯鸡巴淡。
   
   “马克思主义政党具有崇高政治理想、高尚政治追求、纯洁政治品质、严明政治纪律……”老孙评曰:全是些语无论次的屁话!是因习的心底被他的控制欲望所鼓动,只有向外喷发的欲火,没有回身反观的自知,所以就只能经验到心底喷发的欲火,却不知喷发的语句构不构成有效语义。他自己也搞不明白自己说的话通不通,洽不洽,是什么意思。
   
   今次只批“马克思主义政党具有崇高政治理想、高尚政治追求”这句话。
   
   老孙要纠正——无论马主义还是驴主义的政党,都只有合法性,且全人类的政党也只服从同一个合法性。根本不存在也不需要“崇高性,理想性”。政治是出于必然,凡必然都不可抗,凡不可抗的都与崇不崇高无关。政治也不出于理想,理想是选择,是可抗。所以政治与崇不崇高亦无一毛钱关系。
   
   合不合法是对着“法”来说的,合法是以知识为条件才成立起来的。
   
   “党”字就是一个知识,就是“法”。只有实际的党才有合不合法问题——合不合法就是看实际的党字前其定语(即其理念或目标)是否与“党”字相矛盾,亦即在理上说通说不通。因“党”字就是一个单纯的完满的理,不存在不合法。“党”字做为理所说的就是互为作用、互为对抗。互为作用不可能是自身对自身,必须多元素相对。所以有了互为性就合法,不具互为性的就不合法。政党“只要有了互为性,其他如“髙不崇高,理不理想”一概由奧卡姆拿剃刀一扫而净光。
   
   因只有知识才既有反映对象所需的介体,又有被反映的对象。真假所指只是反映对象或思想的那个介体,因只有介体对被反映对象来说才有相不相符。被反映的内容只有实不实,没有真不真。所以真假的标准无例外的都出自先天,只有先天原理,才是知性所能证明,才是经验判断所必须依靠。而我们对共产党的批判未能上升到纯知性,只活跃在实际中,因而我们只是处在斗争中,并非是批判。只处斗争层面,就不能在字面意义上完成对共产主义、共产党的真际揭露。因只从实际出发共产党就可任意捏造理由来应对我们的批判——他们用机械力的镇压来对付我们说的理,理在机械力面前就太过苍白。因经验之理没有绝对的真际有效性——我们是在实践中经验了共产党是恶棍是坏蛋的,并不是由理性的证明揭示了它们所以是恶棍是坏蛋。
   
   习所讲的话都是关于如何控制社会的:是控制欲牵着习的手,控制欲又从背后鞭趕着他的脚,这使习与他的控制欲就发生了颠倒——习被自己的控制欲操纵着,成了控制欲的奴仆。是控制欲在主宰习,不是习自主地在思想,习被自身的控制欲所玩弄,习已沦为自己的控制欲的玩偶,由他背后的控制欲像木偶牵线那样牵引着他的生命的行动。他背后的控制欲才是他如何活动的操盘手,他只是操盘者手里的所用的工具。
   
   习已不是为自身在往下活,他也享不到自身生命,他是被自己的控制欲所消费。他已不能从他的控制欲的捆缚中挣脱。习近平已不是习近平,而是习近平的控制欲所玩弄的玩偶。
   
   习不知自已在干什么,也不明自己说的话是啥意思,干的事是什么价值。
   
   习连“人之来世并不是自主”都搞不懂——人之来世是不得已,人之往下活当然也不是自主。人既已降生就没办法退回去,所以人是“不得不往下活”。从“人不得不往下活”里哪来的“崇高的政治理想?高尚的政治追求”?读者请弄清——理想与追求都隶属于意志,但“人不得不往下活”却隶属于不可抗。不可抗的必然性里哪有理想与追求说三道四的资格?
   
   “政治不出于理想,也不能被理想,更不能被追求”。管你崇不崇高,高不高尚!政治是人的生命必然,必然不可抗也不许抗;但理想与追求都是选择,选择可抗呀”。这样一个伦理常识都没进入到习的意识,他能不把社会带入深渊?习不明白:不管什么理想、追求,都是意志所发动。生命的存在却非意志所能主宰。相反,意志是生命存在的必然后果——只要人下了生,就不可抗地非往下活不可,只要往下活就非形成联系不可。人与人与环境对象的联系就是社会,对社会的关注与调剂就是政治。所以政治的形成是不可抗而非出于理想。所以政治所关的就只是有效性,政治的有效性是奠基在“政者‘正’也”这个条件上的,政治不以理想与追求为条件。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