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根本就没有思想政治教育这回事]
孙丰文集
·天津大爆炸头号警示是:停止9.3阅兵
·赞同革命与革命是否发生是两回事
·习近平恰好陷在扭转乾坤开辟新纪元的历史链条的环节点上
·天津爆案对中共的警示是:
·自然界里本无党,"党的规矩"就是疯子的自欺欺人
·哪是什么"亡党危机"?明明是瓜熟蒂落蒂要换新宇
·天津爆案标志了爆炸已经成中国政治的常态,
·评《退休高层痛斥"党内腐败"和痛哭"亡党危机"》
·医生只给人珍病,不为党珍病
·腐败是社会人格双重化的表现
·物由什么所造,就只能服从什么力量!
·硬件上打虎,软件建设上谜续指鹿为马!
·对《党政同责,一岗双责,失职追责……》的理性清理
·是共产党有罪于周、薄、徐、令、郭……
·从来没有党的领导,党的领导是人借的名
·从来没有党的领导,党的领导是人借的名
·没有阴阳两面人的资源环境境,怎么会有阴阳两面人?
·人之"是人"属于天,这里没有选择没有自由,
·习近平不知应纯洁的是人文环境,不知救党是死路!
·国民党有错误是后天的,共产党的错误却是先天的
·对"意识形态安全"的纯知性讨论
·人感觉自己支配自己不是真相。真相是:人受知识的支配
·“中共是抗日中流砥柱论〞乃是继续腐败的宣言书
·若习近平回答了〝你是人还是党?〞国安便长治久安!
·〝爱党爱国的主旋律〞才是祸国殃民的根源、
·《腐败不是因理念,信仰的缺失,相反理念与信仰倒是腐败之母》
·合法性是是公理,王歧山说的是私理
·在以〝执政党〞自居前首先要回答什么是〝党〞
·为人民服务只能服出人民价值,哪来的党价值?
·凡标榜自身意识形态的力量都是非法的
·共产主义是一种先天腐败型政治
·价值观是形成,〝党有权提出核心价值〞却是外造加工
·国民党腐败是后天,共产党腐败却是先天
·“党中央”也不能想正确就能正确!
·评《“党中央权威”要靠自己的正确来赢得”“维护”》此题目
· 海外民运没有毁,也毁不了!
·国又不是党的财产,哪来的〝治国必先治党〞
·国又不是党的财产,哪来的〝治国必先治党〞?〔2〕
·国是财产,也推不出私盟集团占有的合法性
·国不是党的私产,何来〝治国必先治党〞〔2〕
·回答赵森林网友的发问。他的问题是--
·如果习近平真读过萨特、菜布尼茨、康德、黑格尔
·广西爆案所诉求的
·〝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这一命题包含着两个问题
·共产党不是执政党,而是篡国的武力集团
·共产党不是执政党,而是篡国的武力集团
·纯粹的合法性
·对〝对党忠诚〞的纯知性分析
·〝接受、承认亡党危机是事实〞,推党于亡才是大勇
·党又不是泥巴,任凭搓、揉、甩、捏,你想从严治就能治了它?没门!
·点评团派与任志强的论辩
·〝必须解决不平等〞只是想当然,因完成对不平等的知识,因而没有配套方法论
·〝把纪律和规矩挺在前〞并不能使党员成为好人
·只有道德没有社会主义道德
·只有道德没有社会主义道德
·习近平不懂〝复兴〞是啥意思
·对《理直气壮地高扬共产主义伟大旗帜》的心理学剖析
·还有〝不是多数党员严重违纪的党组织〞?毒霾之下岂有净土?
·党不就是应了〝议政〞而生的〝议政〞管道吗?
·只要〝理想为真〞,你〝高不高扬、树不树立〞它在人心里都持久不衰
·2、纯知性批判案例〔一〕
·历史是个进程问题,理想的动摇却是唯意志问题!
·共产主义是理想或理念,理想或理念只有真不真
·(一)不能说胡跃邦的人性超越了党性
·(2)不能说胡跃邦的人性超越了党性
·泄密罪的密奥所在
·评︰孟建柱所说--令计划现象使习总寝食不安﹙1﹚
·“共产主义理想”为什么是〝坚持〞?还要附加上定语〝牢固〞?而资本主义却
·共产主义的伟大理想讲的是〝坚持〞,还要加上定语〝牢固〞?资本主义却用〝
·凡须坚定须树立的理想、信念都是骗人的歪理邪念
·何频的“腐败是所有共党官员的共同特征〞想说什么?
·3,对何频的“腐败是所有共党官员的共同特征〞的删繁就简
·4、无沦多么〝特的征〞,一旦〝共同〞也就不是特征!
·5,何频的话的本意要说的究意是什么?
·打虎不=反腐!(1)
·5,从纯粹知识角度对〝什么是腐败〞的定义——
·6,与纯粹知识相对的是什么知识?老孙曰:是经验知识
·6,与纯粹知识相对的是什么知识?老孙曰:是经验知识
·对“媒体必须姓党”的理性清理
·对“媒体姓党”的清理
·对“媒体必须姓党”的清理3
·王军涛的“共产党堕落成腐败暴虐政党……”立论错误
·王军涛的“共产党堕落成腐败暴虐政党……”立论错误(2)
·王军涛的“共产党堕落成腐败暴虐政党……”立论错误(2)
·对《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理性与知性的双重清理
·对习总说错了的话的至诚而庄严的纠正――
·“正知、正念,正能量…”是闭门造车。不管对不对,也不问通不通
·下里巴通电习近平――有“两面人‘事实’”,没有“两面人‘现象’”
·2丶)《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2丶)《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2丶)《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2丶)《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2)《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心中有没有党”不是科学所能证明
·巴那马文件以科学名义宣布:“媒体、党校姓党”全错!
·欧洲共产主义又为什么会在一夜间骤然解体?
·评《人民日报》:《深刻把握,正面引导舆论监督的辩证统一
·川震灾款500亿哪去了?曰:姓党去了!
·雷阳死,是因自然世界本无“姓党”者
·只有存在“非理性看待”“必须理性看侍”才能成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根本就没有思想政治教育这回事

   根本就没有思想政治教育这回事
   
   别说从娃娃抓起,就是从习家头辈祖宗的DNA抓起,“思想政治教育”也只能是枉然,煞费心机,照样为0。这样的教育只能越抓越乱,道德越沦丧。
   
   能被教所化育的永远是知识,知识是对对象的,是来自对象的,是出自对对象的认知。而“思想政治教育”是立场,立场是形成,并不得自被认知的对象。立场没有被施教的对象,因而不是对对象的知识。凡不是对对象的知识的都无真可言。凡无真可按的都不是知识,凡非知识的都不能由教而化育。“思想政治教育”只能是重复先已存于环境中的既成与陋习,如套话、空话、假话。而陋习和套话、空话、假话可因外部的强力灌输而被记忆、再被重复又返回于环境,但不能化育。因它们不是对对象的认知所获得的关于对象的知识,根本不具可认性。无根无源,你认什么?你怎么化育?政治立场只是官对民、上对下的控制要求所激出的统治者单厢的欲望。


   
   须清楚:知识是关于对象的,对象就在那里,教者是按照对象的“所是”以逻辑为方法来格物。所得是对对象的知,知识不是由教者加给对象的,是对象所原有的,教者只是根据对象完成的对规律的揭示,学者只是经验了教者所揭示出的规律,从而知识了对象。所以——
   
   知识是公理,
   立场是私见。
   
   立场由个人在具体场合所偶得,属之私人。习在《学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座谈会上》所讲的话连私见都算不上,而是他的私欲。私欲人人有,且一人一个样,私欲不是出自必然的源头,当然也不可能推出同一个终极。私见构不成条理的,足以自洽的知识。因私见无先天根据可考,无律可循,哪来的“理论”?从娃娃抓起就是从乌有抓起。“思想政治理论课”是一个词组,构不成一个能完整并独立的概念,到哪理论去?习近平啊习近平,你连这个词组根本就构不成一个完整的思想都弄不懂,你“理论”个屁呀?你是真能牛呀?你以为老天真能被你吹破吗?没门!
   
   构成理论的是什么?曰:必须是在“一个概念之下的,成条理的,其内部不陷于矛盾的,足以自洽的知识系统”。所以只要“理论”所说的就必须是“理”,不是日常经验。“思想政治理论”是一词组,连融为一体都未能达到。未融为一体就是用来构建概念的那些不同的思想成分未能融合为一个有机的无间隙的思想,这些成分虽经联结可还处在各是各的的状态。其关系不能相溶,构不成为一个概念——因概念是反映思想的,只有足以独立并完滿的思想才能算是概念。习的“思想政治理论”有三个独立成分。这个词组的原成分被联结后没发生互融,是些不同思想的毫无秩序的堆积,不能反映一个完整思想,各成分反映的仍是它们原来各自的思想。在一堆根本无理性可找的胡乱堆积的词汇里,又到哪里去找“理论”?纯是些高衙内看上林娘子,立马要施暴,不只要施暴还要把施暴上升到对党的忠诚的“思想高度”,结果林娘子坚贞不屈就变成了林冲私闯白虎堂,构成了反党罪。相当于王林清与成都七中食物事件同套把戏。
   
   请务必警惕,对这两事件的正式官方态度是:“对放火的州官和肆意点灯的百姓都要管”。这句话意为着习氏维稳的对策发生了质的转变——习知不稳全是因官员腐朽,官的腐朽只能越反越腐,若起民众的怒火,全民要中共、要习下台才是真正的危机,只有堵绝民众的怒火才有所谓的“稳”,官方这一反腐新调整意味着把对付国民当成了最紧迫的仅腐方面。维稳已上升到不须讲任何理由只讲对民众的镇压就是一切的程度。
   
   习还能算是一个人吗?老孙还非立志为扫荡匪共斗下去不可,不荡平共匪我还就不死!誓同习匪玩到底!
   
   需在理论上回答的第一个问题是:为什么思想不能成为政治的前定成分?而政治可做思想的前定成分?
   
   因概念包含的思想必须独立、完满、无矛盾,既能被思及又被运用。思想做为知识其域限几乎是无限的,中国哲学把这叫成“最大共名”,大共名不经定语附加的修限,就构不成实际意义。政治也是一大共名,但比思想要小得多。单纯用知识的眼光来看政治就是一个特定的道理——因而就是思想的外延。思想有许多外延,如:教育思想、医疗思想、军事思想、服务思想、治国思想、政治思想……等等。就因以上各项的域限都小于思想,它们才能成为思想的外延,即可以把思想分离开来构成不同领域的专门思想。
   
   但思想却不能充做政治的外延,因思想的域限比政治大,思想能包含政治,政治却不能包含思想。可用桶从水缸里提水,不能用水缸来提桶里的水!毛时代有“政治思想”这个词,唱的也是“政治思想好”。证明“政治思想”在语法上可构成为合法的语义,成为完满的概念。思想可被分离为不同的领域即外延。政治只可被思想所分析,不能被思想所分割。可分析的是事物所涵的元素,可分离是把事物分割成不同的部分。政治可做为思想的一定内容,所以“政治思想”能够成立为一个独立自洽的概念。但“思想政治”永远只是个割裂着的词组,因思想不溶于政治。只要自问:“思想政治”反映的到底是什么?没人能回答。也就立马明白它们组不成一个独立概念。它反映的到底是思想还是政治?无解。证明它什么都不能反映。因思想的内涵大于政治,就不能做政治的前定。可政治也不能做思想的补缀。因二者不能相融为一个思想,当然构不成能独立的概念。
   
   对于知识,既要从内容上研究,也要从形成上研究,我们叙述的这一部分,关涉的是不同知识的形成其路经也不同,程序上就各异,这是哲学中的知识论。有人说老孙是在讲课,只是涉及到反共,并不是正统的反共。不错,我的的确确是在讲课,只是把中国社会的现状当成被知识的内容,来作纯知识的分析罢了。
   
   老孙问习混混:“思想政治”就构不成一个独立概念,又哪来的“思想政治教育的理论”?连这回事都没有,又怎么能发生对没有的事的教育呢?知识中根本就没这么一个理,又怎能把“不是理的东西”当作“理”来教育呢?叫人不明白习男士到底有“多伟大”?说他是白痴吧可他意志很顽固,说他坚强吧可他说的话从来没有语义上成立过。这么一个无知识的八骑子弟竟成了十四亿人的元首,怎能叫人不悲痛?!
   
   需在理论上加以证明的第二个问题是:只有知识才是可教的。第三个问题是:不可抗拒的人性遇上了不讲理的党性就是两面人现状的解释。需分述。
(2019/03/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