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6之5)政党既无高尚性也没有政治品质]
孙丰文集
·“共产党”批判”(一)
·“共产党”批判(二)
·“共产党”批判(三)
·“三个代表”想从哪里为共党补充合法性?(一)
·“三个代表”想从哪里为共产党补充合法性?(二)
·人类正义
·共产党是一功利主义的集团
·鸟瞰“十六大”
·“十六大”专侃
·打倒江泽民,重振中华
2.共产党“合法性”批判
·
·人类是有理性的存在物
·人是从哪里得到“法”的?
·“宪政”批判
·共产党“合法性”批判(4)
3.“三个代表”批判
·引文:批判,必须是对被批对象的还原
·仅在代表者与被代表者之间建立不起“代表”关系
·论“代表”一词对人性的割裂
·人是自己“是人”的,还是由第三者代表着才“是人”的?
·“代表”是机制联系事实
·纯粹语义学意义的“共产党”在逻辑上就非法
·“先进文化的前进要求”是谬句
·对“先进”的还原
·驳“文化的前进方向”
·对“立党之本”的批判
·对“执政之基”的批判
·“三个代表”是贪污之伞
·从对“党”的还原里把握“立党之本”
·“全民党”是一个矛盾,在逻辑上无解
·关于“共产党是否代表工人阶级”的问题
·“三个代表”的创建背景就是二难背反
·为腐败的合法化立法!
·信仰价值观对经验价值观的反动
·信仰是理性成果,人是自然事实
·经验,是人类达到自身的唯一管道
4.对“三个代表”入宪法的讨伐
·批判提纲
·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议题
·对“宪政”的思辩
·人是目的之物吗?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法,但不是宪政之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国,不是共和国
·“三个代表”是意志,是反宪政的
·中国的问题是因《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腐败
·中国已经成熟到走进“全民公决”的程度
5.“为人民服务”批判
·引文
·人只是自然之物
·造物主创造了人,是让人在世上干什么的?
·对“异化、分裂”的证明
·是语言让自然之人成了社会之人的
6.“价值观”批判
·“价值观”批判
7.江泽民“经典”批判
·江泽民“经典”批判
8.胡锦涛“七一”讲话批判
·只要立党,就决不可能为公!
·只要执政,就决不能为民
·人有人性,党有党性
·政有政性,权有权性
9.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批判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救不了共产党(2)
·“提高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3)
10.胡锦涛言论批判
·赵简子,你在哪里?
·究竟是人对政权负责,还是政权应对人负责?
·捕廖元华等是为夺回“已授人之柄”
·世界观是“树”而有的吗?
·只有人的世界观,没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
·坚持共产党“先进性”是对人的存在平等性的瓦解!
·政党是用来保证政权合法的,不是用来执政的
·什么是党性原则?答曰:一霸二骗
·人是为人而活 不是为意识形态而活!
·“先进性”的党必是侵略性的党!
第二部分 专辑
1.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共产党并不是一个党——我来给共产党(中央)上党课(第二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四讲)
2.“六四”
·顺“六、四”者昌,逆“六、四”者亡!
·巴黎举行“‘六、四’意义座谈会”
·“六四”——悲壮的人类史诗
·“六四”——悲壮的人类的史诗(下)
3.山东的“六四犯”
·“他娘会养”的史晓东
·四大恶囊——孟庆秦
·无腿大侠王在京
·“丹顶鹤”是个伊斯兰
·监狱里的六四
·张霄旭拳打“刁德二”
·姜福祯人称“咣咣镲”
·还是张霄旭
·张杰
4.孙志刚案
·孙志刚案,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
·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6之5)政党既无高尚性也没有政治品质

   (6之5)政党既无高尚性也没有政治品质
   
   
   老孙于此说的政党是全称,不是某些也不是某个,而是全体或无例外,这当然包括共产党。我的理由是——除非你不是党,只要是就绝对没有崇高性也没有政治品质。习的原话是“马克思主义政党具有崇高政治理想、高尚政治追求、纯洁政治品质、严明政治纪律”其中的“崇高”与“高尚”都是评价,全等关系,即同一个词。习却把同一个词当成两个各有独立涵义的词来使用,证明他已经很文盲(应说是理盲)“很宽衣”了,衣被再宽他就裸体啦。以下的批判将这两个词合成一个。
   


   
   崇高说的是人格或道德。即只关乎到人的内圣之德所处的阶段,崇高不能说政治也不能说政党,因政治与政党所关的都是外王之功,对外王之功的评价只能是成不成功。政治是用来调剂人际领域关系的设施,求的是在公平或正义上的有效性,有效性表现为对人的生存的适不适合,或适应度的大小,所以对政治的评价只能是宪政还是专制,是封建还是共和,是普世还是特殊,不能崇高。表现出高不高尚的是情操,情操只属人不属党也不属政治。
   
   
   党有性质,但没有“政治品质”。党有性质是以“党”为中心语,“政”为修限成分才成立起来的,党的性质说的只是“什么是党”,或对“党”这个名下的定义。可见凡党在性质上就只有合法不合法,而合不合法就是对实际政党在政治上作的评价或认定,又哪来的政治品质?
   
   
   凡而立后,智慧上有了“不惑自觉”要求的人读习说的话无不感到别扭,怪异、呆板、死气、语义不明,不干不净……为什么?这一点并不难揭示——凡人都是表达思想在先,也就是说话在先,说话在先就是造句在先。但人要说出成条理又无矛盾的话只凭能说话(能造句)是不够的,精致的话是以解词为条件的。解词就是揭露概念的涵义,必须不惑才能达到。但人只要被外部物象剌激到要表达意识的程度,不管懂不懂所说的话,都非说话不可。可见说话是不可抗拒的,但解词却不是出自自觉。不与造句相同步。话语人人一听就能记忆并储存,差不多马上可以复述,但话语的理解却需长久的训练与努力。习近平说的话大多语无伦次,驴唇接在马嘴上,就因他的欲望不可抑,只顾着造句,却未达到解词的程度。上世新文化运动时期出了许多精致准确运用语言的大师,如沈从文、周作人、冯友兰、梁实秋、钱钟书……当代的三毛、山西那个叫赵孔谦的,陕西的贾平凹……都有很高的成就,他们的笔流出的话特美,美到读后韵味邀人终生不散,他们的文章为什么那么美?就因他们能准确解词。可习的话不利不索,不干不净,就因他不能解词。我的老乡默然只是造故事,却不能出美文。
   
   
   
   政治是党字前由实际政党自选的目的或理念。来自意志,其涵义有高近阔狭,直接间接之分。若理念所含的主观思想能使党字的客观涵义从中通过就合法,陷于矛盾的就不合法。这就是政党的合法性,合法是政党不可或缺的性质,但不能释为政治品质,因合不合法说的是知识或道理的真假对错。这证明习是一个完全不能思维而只凭想当然(想当然就是臆想)而活动的最凡夫中的凡夫,甚至是连凡夫都够不上的豆腐西施。他的话的主词是政党,其谓词的补修成分竟用了属人的高尚,他嫌高尚还不过瘾,又跟补上“政治品质”。他为什么一开口就三个小时?只凭意志来活动的人总是怕言犹未尽,就认为多说总比少说不吃亏。所以他像文革时代的中小学生,不懂的问题就写毛主席万岁,反正老师是不敢划×的。
   
   
   习就如同六二年老孙碰到的一件事——一位姜姓的汶上老兵,连里放他假希望他能回家找上老婆,探亲一个月,归队那天果然带着一个十九岁的女孩子,下身着用被表布自缝的大红花裤,上身披一在到队时公社小卖部买的一件麻袋般粗糟的兰布衫。她来时可能就套着几片棉花套。汶上县有多苦可想!星期天排长老婆张落着凑了点钱给她另买了外衣,又给她两条黄军裤。还到小卖部买了雪花膏、纸盒装的香粉,凡士林……。有天我们早上跑操收队时一进屋看到那正洗脸的女孩正在扑粉,她不知香粉是什么,竟倒一些在左手,右手又挑出雪花膏用发卡去搅拌,还是没溶开,她竟然吐了一口唾沫两手相合一搓抹到脸上……我们看到都不好意退出了屋,以免班长难看。我举此例想说的是——习元首讲那些话就如这个正在化装的女孩的涂脂抹粉。
   
   
   政治是人的关系,关系的调剂所求是公平与正义,公平与正义只有个达没达到,无高不高尚可言,政治不=情操也不=人格,哪来的品质?哪来的高尚?品质只属人,不能用来补充政治。人才有品质,品质才有境界,境界才有高不高尚。所以能高不高尚的只能是人,不能是党也不能是政治。因只有人才识理,只有识理才有条不条理,矛不矛盾,只有理才有真有假。也只有人才能辨名析理,才能辨别理的真假,从而只有人才有高不高尚。
   
   
   真理的标准只有一个,那就是普遍与必然。所以真理的标准是用理证明出来的,不是实践证明出来的。可共产主义制度所以叫共产,是出于老马主观想满足的是全称,可他没研究人的生命是独立的,是单称,共产的结果就成了谁能占有党的名义谁就可为所欲为,占不了的只有认倒霉。就算习把特殊性吹到鲜花满天坠,也不能掩盖只要特殊就是出于对普遍性的逃避。须知:真理的标准只是一个——那就是普遍。凡普遍的就是必然的。人的生命存在既是政治的根源,政治就是生命的存在之果。这个因果链的必然一就是——只要你是人,不问你关不关心政治,都不能不陷在政治之网中。可见政治是一张由人的存在必然地结成的无所不包的网。政治既出于必然,必然就指示出它必是一种功能,否则它不足以形成。
   
   那么,政治的功能性又是什么呢?
(2019/03/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